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一章 断爱

作者:洛炜

苍龙皇朝六十七年暑残凉风起、秋至潮气敛。

立秋之际,当朝帝君轩辕腾龙特别在「上林苑」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秋猎庆典,一是为庆贺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二为当朝太子轩辕聿已经到了立妃的年纪了,因此在庆典举为的同时,腾龙帝更是在上林苑设席,宴请文武百官携家带眷,希冀在众多贵族之女中,为皇太子选定一名太子妃。

为了在上林苑的绿荫之中凸显自己,百官们无一不在自己的凉亭席地挂上具有鲜艳色泽的薄纱,名义上是为阻挡风沙蚊虫的入侵,实际上,则是希望主布条上的光鲜色彩,能吸引住正在狩猎的皇们的目光。

凉亭内的年轻女子个个娇媚如花,抹胭脂、扑香粉,换上最华丽的服饰,各式美人形形色色,莺莺燕燕,霎时间为上林苑添增了无限旖旎风光。

在这五颜六色的凉亭之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宰相之女蔺雪娘所处的凉亭了,它并没有挂上引人注目的鲜艳薄纱,单只挂上了一层淡雅朴素的珍珠白纱隔离,并没有其他多余的装饰。

「小姐,哼!我说其他人根本就是白费心机。」凉亭之中,一名青衣婢女忍不住冷嗤一声,听到前方几处凉亭居然响起了丝竹乐声,想必对方连家中的乐师也一并带了来,无非是想引起皇太子的注意吧!

「小梅,别多嘴。」蔺雪娘细致美丽的脸上平静无波,仅是将眉心轻轻一蹙,低声喝叱着。

「小姐,小梅说的可是真的。」青衣婢女小嘴一撇,忍不住说道。「虽说皇上赐宴,但是谁不知道小姐您是皇后娘娘心中的人选?这些人一点机会也没有,却偏爱来凑热闹。」

蔺家老爷子不但是当今宰相,更是皇后娘娘的亲表哥,两家向来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皇后娘娘对小姐疼爱有加,许久前就内定了小姐为未来的太子妃,就算他们今日不来参加上林苑的狩猎,太子妃的位置还是非小姐莫属才是。

「这一切只是姑妈的一番好意,太子殿下未必会答应。」蔺雪娘淡淡说道。

轩辕聿乃皇后嫡出,一出生便注定了皇太子尊贵的身份,据说他允文允武,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年纪轻轻就得到朝臣们的爱戴,这样一个人,即使是婚嫁,也未必会遵从皇后的旨意。

「小姐,不管是谁,只要瞧上您一眼,都会被小姐的美丽勾去心魂,更何况是太子殿下?」小梅抿嘴轻笑,忍不住取笑道。

「小梅。」她开口轻斥,但羞涩仍是悄悄染红了双颊。

就在两人说笑问,一支利箭以破风之势刷地穿过纱账,「咚」的一声钉在蔺雪娘眼前的圆桌,箭尾的羽毛兀自颤抖,但箭身却完全隐没在木桌内,可见射箭者使了十足的力气。

「协…小姐!你没事吧!」小梅吓白了脸,半晌后才猛然回神,急着检查小姐身上有没有伤痕。

「啊!」蔺雪娘惊慌地摇头,瞪着那支差点就射伤到自己的箭,她是千金这躯,哪里遭受这样的兇险,一时之间只能惨白着一张脸,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啊!原来这里面躲的是人,不是白鹿。」两人尚处于惊魂未定的时候,一声揶揄的嗓音飘入,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跟着看到一条人影出现凉亭之外。

来者伸手一扬,就将凉亭外悬挂的白纱卷在手臂上,轻轻一扯,就将遮装盖的薄纱整片给扯了下来。

蔺雪娘直觉地抬眼想喝叱对方的无礼,但是当她抬起头,视线接触到对方的一刹那,所有想说的话全都梗在喉头,就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月神!

踏入凉亭中的少年,有着过分妖异的美丽,自然而然地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乌黑的发上束着尊贵的皇子冠,上挑的眉,以及隐含莫名光芒的眼瞳,让人胆寒,却也让人移不开视线。那眼神,类似于狡诈精明,却又万分优雅的兽。红润的唇似笑非笑,让男女都为之癡狂,那美色,甚至比绝代美女更胜三分,一身朱红色的长袍,俊美得根本不像是尘世间的人物,倒像是传说中的月神。

「协…小姐……」不只是蔺雪娘,就连她身边的小梅也看傻了眼。好俊的一个人!从来不知道世间居然有长得这么俊俏的少年,她甚至找不出适当的字眼来形容他光彩夺目的容貌!

「阁下是谁?」蔺雪娘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垂下头,再也不敢多看眼前的华衣少年一眼,心中思绪慌乱无比地转着:他会是轩辕聿吗?那个有着尊贵身份的太子殿下,想不到,他这么俊,还拥有这样一双慑人心魂的眼……「真可惜,我还以为自己这次终于逮着了那只白鹿。」不同于对方的惊艳,少年只是淡淡扯动嘴角,大步走向前,微一使劲就将那支箭从木桌上拔起。

「无……无礼的傢伙!」小梅倒抽一口凉气,就算对方是自己结生所见过最俊美的少年,但倔也不能对小姐无礼,听他的说法,好象是小姐坐在这里干扰他狩猎一样!太过份了!

「嘿嘿,这里是狩猎场地,你穿着这么一身突兀的白,难道不是存心想当被狩猎的白鹿吗?!」少年淡淡一笑,语气仍是充满了戏谑。

「不可无礼!你可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小梅嚷道,看这少年一身的打扮,应该是参加狩猎的皇亲国戚之一,必定是看到小姐独身一人,所以才会大胆地前来调戏。

「碍事的麻雀。」少年嘴角仍是带着笑,但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桌前,伸手一挥就将小梅甩到了凉亭外,蔺雪娘惊呼一声急忙起身,但下一刻,她已经被对方以手扣住了脖子。

「啊!」蔺雪娘惊呼出声,美眸因为过度惊吓已经泛出了泪水。「你……你把小梅怎么了?」

「她只是昏过去,死不了。」少年咧嘴笑道,语调优雅像是在诉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再说我的猎物是白鹿,不是麻雀。」

「你……你到底是谁?」蔺雪娘被迫与他对视,从那一双美丽,深如潭水的眼中,她看到了自己恍如陷入猎人手中的白鹿一样绝望的倒影。「你不要乱来……我要喊人了!」

「蔺雪娘,你可以试试看,看谁会过来这里。」少年笑着俯身,彷彿享受般望着她颤抖的双唇。「托宰相大人的福,你这座凉亭处于整个上林苑最好的位置,不单安静清雅,还在人最少的地方。」

蔺雪娘颤抖得更厉害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为何还这么无对待自己!?

「不要发抖啊!未来的太子妃殿下……」少年嗓子转柔,以一种再温柔不过的声音诱惑道:「你想当太子妃是吧?想进宫就要勇敢一点,那是人吃人的地方,像你这种只会发抖的小白鹿还是放弃的好。」

「你……是太子殿下?」蔺雪娘不确定地问着,这个位置是姑妈特别安排的,应该只有轩辕聿知道,莫非,他真是太子殿下?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只是一个对白鹿很有兴趣的人。」少年漆黑的眼瞳闪过一丝情绪,瞬间为他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上添了几分骇人的邪气。

「啊!」蔺雪娘害怕地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来不及开口,就被他俯下的唇覆住了所有的话语……「呜……」她力想挣扎,但对方看似瘦弱,力气却相当惊人,无论她怎么挣脱都无法甩开他,为了保护自己的贞节,蔺雪娘只能奋力一咬-----

少年吃痛地抬起头,但是他没有松开手,仍是以一种莫测高深的眼光看着她。

「放……放开我……你再乱来,我会咬舌自尽的!」泪水滑下眼眶,蔺雪娘狼狈地喊叫着,想不出其他方法来阻止这个狂妄的少年。

「那就咬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得到你。」少年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嘴角微扬,任由血线从嘴角缓缓滑下。「堂堂宰相之女,在狩猎庆典被暴徒凌虐后自尽身亡,这个丑闻会闹得很热络啊!若是皇上下令追查,会查出怎么样的真相?知道这里,还能够来到这里的,除了太子殿下还有谁?那么流言会说太子强佔宰相千金?又或是宰相之女私会情郎,不巧被人发现,所以被恼羞成怒的太子赐死?你喜欢哪一种版本呢?蔺雪娘?」

「你……你不是人!」蔺雪娘被他的话给惊骇住,流下悲愤的泪水。「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你是这整个上林宛最珍贵的猎物。」少年诡谲一笑,不顾她挣扎地将她举起,让她抵着凉亭旁的石柱,动手掀起她衣裙的同时,亦将身子挤进她敞开的双腿之间-----「而我,向来只狩猎最好的那只……」

「不要!放开我!」蔺雪娘虽是处子,但仍然感觉得出对方不轨的意图,她不停地挣扎,却只是让两人的身子越贴越近。

「喔!为何要我松手?你一身纯洁模样等在这里,难道不就是期待这个?」少年轻蔑一笑,淡淡道出皇后与宰相的计划。「没有护卫,没有保镖,就只有一个不济事的丫头,为的不就是让宰相千金与太子有机会来一场野合?毕竟你的出身不同,怎么也得和其他人隔开,所以选了这最高,最幽静的凉亭里,为的就是让太子在狩猎之时有空隙走了趟,让他摘下你这朵娇嫩的花,对吧?嘿嘿……我不得不讚美你,这步棋下得不错,从此蔺家闺女成了太子妃,称了多少人的心,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子的!」蔺雪娘慌乱地摇头。这不是她想的!虽然她心中隐约明白爹和姑妈的安排是,但是她怎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少年抵向蔺雪娘纤细的颈项,半戏谑半嘲讽地笑道:「只不过,他们千算万算就没想到这一点……」他调整位置,双手捧住她的臀,以欲望猛然刺穿她的柔软--------「不再纯洁的白布,是进不了皇宫的。」

「啊!」蔺雪娘无声淌下悲愤的泪水,只觉得心神逐渐涣散,最后双眼一闭,就这样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蔺雪娘彷彿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用力眨了眨眼,悠悠从昏迷中转醒。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一睁开眼,蔺雪娘看到了一脸焦虑的小梅。

「我……」蔺雪娘在她的搀扶下坐起,有点不知道身在何处,身子隐隐有些酸痛……是自己在做梦吗?

「皇兄,看来你这未来的太子妃很娇弱哩!」男子低柔的嗓音优雅无比,但是对蔺雪娘来说却恍若是索命阎罗的声音。

蔺雪娘浑身发颤,循声转头,在三步远的距离见到了那名有着月神般风采,却以最残酷的方式夺走了自己贞操的少年!

「啊!」蔺雪娘发出了淒厉的惨叫声。

「小姐?小姐!」小梅被蔺雪娘歇斯底里的模样给吓哭了。就连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醒来后,就看到小姐昏迷不醒,而那名少年却自在地坐在凉亭里,状似优雅地轻啜着桌上的美酒。

她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太子轩辕聿却在这个时候来到凉亭,并且对着那名少年颔首,并且喊他为皇弟?!

「无极,雪娘是宰相最宝贝的女儿,不可胡闹。」轩辕聿眉心一紧,俊雅的脸上有着不以为然,望着与他有一半血缘的皇弟。

轩辕无极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在皇子之中排行第八,他的生母是父皇相当疼爱的妃子---------璎妃,由于轩辕无极的相貌与其母十分相似,在璎妃死后,父皇几乎将轩辕无极当成了璎妃的替身,变相地疼爱着。

「皇兄,我找那头白鹿找了一整天啦,所以一看到白色的东西就忍不住放箭。」轩辕无极耸肩,对轩辕聿解释道。「不过幸好我收势得快,不然这花朵般的美人,肌肤若是被我划出血,那可不好。」

说完后,轩辕无极拱手走到蔺雪娘的面前,弯身陪礼道:「雪娘妹妹,让你受惊真不好意思,刚才你这一晕,身体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蔺雪娘浑身一震,只能呆愣地看着轩辕无极那张俊美的脸在自己眼前晃动。轩辕无极?!皇上的八皇子?!他怎么能……怎么能对自己做出这种卑劣的行为后,依然露出这种无邪的笑容?!

「啊!皇兄,雪娘妹妹不肯开口,不如你来帮我说说好话。」轩辕无极露出遗憾的表情,转身面对轩辕聿说道:「这凉亭隐蔽,我就不打扰皇兄和雪娘妹妹谈心了。」

轩辕聿颔首,当轩辕无极背起桌上的狩猎弓箭时,他忍不住开中问道:「无极,你还不死心?莫非一定要射到那头白鹿才甘心?」

虽然轩辕无极年仅十七岁,但是马上狩猎的功夫却不输给任何人,举凡是任何狩猎的庆典,他最终一定会带回猎场中最珍贵的猎物,从不例外。而今天在出发前,无极早已宣称自己看了一头雪白折鹿,大有不得手不回归的气魄。

轩辕无极脚步一顿,以再愉悦不过的声音回道:「今天不了,那头白鹿已经被我烙了印,跑不掉了。」

「是吗?」轩辕聿一愣,看着轩辕无极以轻快的脚步走出了凉亭,不一会已经失去了踪影。

即便轩辕无极已经离开,蔺雪娘仍然无法停止身子的颤抖。刚才所发生的是噩梦……一定只是一场噩梦而已……「雪娘妹妹,不介意我这么喊你吧?」轩辕聿走向前,绽开斯文的笑说道。「让你受了这些惊吓真是过意不去,母后向我提过你会在这里欣赏风景,只是我被那些王公大臣缠上了,一时之间抽不开身,这才来晚了。」

早在狩猎之前,他就知道蔺雪娘会在这里,她是母后属意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然美丽动人,虽然受了惊吓,动添增了几分可怜的风韵。

「太子殿下,刚才那人……真是八皇子?!」小梅见小姐仍是惊魂未定,于是主动开口询问,打定主意要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好回去禀告老爷,让他知晓那少年的无礼。

「无极是我八皇弟没错。」轩辕聿仍是以温文的态度说着话,心想蔺雪娘乃千金之躯,无极手中的利箭差点伤到她,难怪将她吓成这个样子。「他年纪还小,有时候做事就是冲动了些,如果有得罪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见怪。」

轩辕无极……八皇子……轩辕聿的话语断断续续地传入蔺雪娘的耳中,盘旋、飘荡,最后缓缓浮现出隐约成形的轮廓……「啊!八皇子!那个七年前差点死在火中的孩子!」

蔺雪娘低喃出声。想起了自己曾经听到父亲提起这件宫廷中发生的悲剧。

轩辕无极的母亲璎妃原是战败国进贡的美女,由于她长得十分美丽,深得皇上宠爱,在入宫不久后便怀有身孕,生下了轩辕无极,于是被封为皇妃,再加上她能歌善舞,皇上最喜欢看她在落英缤纷的樱花树下跳舞,因此赐名为「璎妃」,就连她居住的宫殿都种满了樱花,更名成「绯璎殿」。

「你也知道这件事?」轩辕聿一愣,同样也想起了寻卫场离奇的火灾。

当时父皇出宫参加祭天大典,当晚绯樱殿就发生了大火,那一场火势来得异常兇猛,就算想抢救也来不及了,等到宫中人好不容易灭了火,绯璎殿也几乎被烧得精光,他们在殿中找到了早气绝的璎妃,奇怪的是,年仅十岁的轩辕无极却整个人浸泡在水池里,虽然奄奄一息,最终仍捡回了性命。

「无极是那场大火中奇迹似获救的人,再加上他传承了母亲的容貌,所以父皇对他相当疼爱。」轩辕聿以平淡的语气结语。他能够体会父皇疼爱侥倖存活的无极的心态,再者,虽然他宠爱无极,却没有过度偏爱的行为,依旧依照礼法立他为太子,对天下宣告他是皇朝的继承人。「你要是恼他无礼,下次我要他当面再认错一次。」

「不……」蔺雪娘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想起了宫廷流传的谣言,据说那场火是有人蓄意纵火,为的就是皇上太过宠爱璎妃,所以趁着皇上外出打算斩草除根,更有人绘声绘影的传闻着,下达命令的正是当时不受宠的皇后娘娘!

「雪娘妹妹!你怎么了?」轩辕聿看到她脸色一白,关心地询问着。

你想当太子妃是吧?想进宫就要勇敢一点,那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像你这种只会发抖的小白鹿还是放弃的好。不期然地,轩辕无极冷漠的话语自脑海中响起,让她恍如置身于冰窖中颤抖着。

因为你是今天这狩猎场里最珍贵的猎物……蔺家闺女成了太子妃,称了多少人的心,不是吗?……不过,不再纯洁的白布是进了了皇宫的……原来,轩辕无极是为了报复而来……而自己,则成了这场宫廷斗争最无辜的牺牲者……「啊!」蔺雪娘惨叫一声,白眼一翻,再次晕车了过去。

凉亭里因为蔺雪娘的昏迷再次陷入混乱,在不远处的绿荫里有着一双不带感情打量的双眼,他看着轩辕聿抱起昏迷的蔺雪娘步出凉亭、上了马,朝宫里的方向疾奔而去,这才从遮蔽的树荫中缓缓走出。

他谨慎地察看四周,在确定周遭都没人之后,这才施展轻功向前疾奔,在树林中几个穿梭,最后停在一块小空地前面,朝树下闭眼休憩的少年恭敬地弯下身子请安。

「绯影,你来了。」紧闭的双眼睁开,露出了大而深幽的黑瞳。

「太子带着蔺雪娘离开了。」被唤作绯影的人恭敬地回报着。

「是吗?」有着俊美容貌的少年扯出淡淡的笑,有些无趣的道:「嘿嘿,我原本以为蔺宰相的女儿会有几分能耐,结果不过就是这样。」

「您为何要这么做?」绯影忍不住提出疑问。

绯影原是璎妃随行送来的臣子,精通武功还有谋略,更是护卫璎妃的死士,不过在她死后,他自然将所有的忠诚献给了轩辕无极。这些年他将所知的一切全部都传授给了轩辕无极,而无极也确是自己教过最聪明的学生,不过现在,就连他也弄不懂轩辕无极在打什么主意。

轩辕无极与太子并无过节,况且当年下令纵火的并非是皇后,而是另有其人,那么,轩辕无极今日的举动就耐人寻味了。倘若蔺雪娘将自己被侵犯的事情说了出来,那么就等于公然与皇后、太子为敌,就算他是皇上最宠信的皇子,这一次恐怕也难以脱身吧!

「没什么,我只是答应了母后,今天要破坏皇后的太子妃计划,而我想,毁了她的清白应是最快最直接的方法,你说对不对啊?绯影?」轩辕无极耸肩,对着绯影露出完全不像是少年的阴沉微笑。「再说,我一旦狩猎,一定要射下最好的猎物。」

「是梅妃?」绯影一愣。璎妃死后,皇上心疼轩辕无极没有母亲的照顾,特别召唤了育有几位皇子的皇妃来到跟前,让轩辕无极亲自挑选替代的母亲。而他也在绯影的示意下,选择了当时颇受皇上宠爱的梅妃为母亲。

「是啊!这是亲爱母亲的吩咐,我只好听从了」轩辕无极淡淡一笑。二皇子和五皇子都是梅妃所生,两兄弟有着和太子相同的才干和能耐,朝中也有许多支持者,正因为如此,梅妃心中始终算计着轩辕聿,好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有机会登上太子之位。

「那么您打算帮助梅妃?」皇子之间的斗争虽然尚未浮出台面,但两派人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只是他没想到轩辕无极居然也想涉入?

一直以来,轩辕无极虽然学会了所有他教导的事情,但始终是一副自在的模样,彷彿宫廷中的勾心斗角都与他无关,只是安心地做那个皇上最宠爱的皇子。

「父皇最近身体变差了。」轩辕无极站直身体伸了个懒腰,模样就像是少年般纯真,但是当他立定面对绯影时,一双眼眸变得再幽暗不过。「若不趁早选定立场,那就来不及了。」

「什么?」绯影难掩心中的错愕,突然意识到在自己眼前的不再是那名从小捍卫的少年皇子,而是一名莫测高深的谋士。

「啊!时候不早了,我该出发了。」轩辕无极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换上一脸的无邪。「母后要我陪她出宫一趟,据说京里来了一个能够预测未来的术士,想必是要他看看熏和煌那两个脓包,看看他们俩谁有那个命顶上太子的位置哩!嘿嘿嘿……」

「殿下!」绯影唤道,虽然知道不该开口,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提醒道。「您没忘记我教学的一切吧?难道,您真的把梅妃当作母亲了?」轩辕无极今天所做的一切,当真只是单纯为了遵守梅妃的命令?

当年他要轩辕无极选梅妃为母,一来是因为梅妃受宠,二来是为了他的安全。但眼看这些年来轩辕无极与梅妃越来越亲近,他着实担心轩辕无极忘了自己的身份。

轩辕无极脚步一顿,慢慢旋过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忧虑的绯影,嘴角勾起了愉悦的笑,但是笑意并未达到眼中,大又寒潭般的黑瞳似冷星、似寒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绯影,你教给我的事情,我一件也没有忘记。」轩辕无极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你那种特殊的教导方式,任谁也不会忘记的。」

绯影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半响后才迟疑道:「璎妃临死前将您托付给了我,您是我不惜牺牲性命也要守护的人,虽然手段极端,但那是当时唯一的方法。」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所教导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轩辕无极一张俊脸平静无波,完全看不出情绪。「在宫廷里生存的第一课,就是要舍弃所有的感情,彻彻底底地『断爱』,这是你教的没错吧?」

绯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垂首、恭敬地目送他离去。

「你放心好了,什么情啊爱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是多余的。」轩辕无极微笑道。「在那一夜,我已经断得干干净净的了……」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