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三章 激爱

作者:洛炜

祥宁殿缓竹凝终、轻歌曼舞,宫廷乐师端坐在大殿两旁,左侧奏萧、右侧抚琴,让悠扬的丝竹乐声在华丽的殿堂里飘扬着。

样宁殿的主人腾龙帝,手握美酒端坐在上位,微微瞇着眼,欣赏着大殿中央表演的舞孃群。

「无极,不管她们的舞姿如何曼妙,但却远远都不及你。」腾龙帝轻歎一声,转头望着端坐在自己身侧的轩辕无极。「说到跳舞,你已经好久没有跳舞给父皇看了。」

轩辕无极去世的母亲璎妃善舞,他年纪小的时候也学了一些,再加上无极一张脸生得与璎妃极为相似,有时候换上绸缎羽衣,几乎让腾龙帝以为璎妃活了过来,也或许是无极体贴他思念璎妃的心情,所以偶尔会在他面前跳舞,让他重新拾回过去的美梦。

「父皇,您瞧孩儿的模样,已经不适合穿女装跳舞了」轩辕无极笑着轻啜一口酒。

腾龙帝以带着骄傲与慈祥的目光看着轩辕无极,是啊!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男孩,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虽然无极仍然拥有一张传自璎妃绝色的面孔,但是他的身形就像吸收养分的柳树,一日一日茁壮成高大优雅的形态。

「是啊!不知不觉……你已经长这么大了。」腾龙帝轻歎一口气。「时间过得好快,让朕都不得不服老了。」

「父皇,您别这么说,天下的百姓都奉您为明君,国家在您的治理下安平祥和,再者,太子殿下也获得朝野上下一致的爱戴,您为什么还要歎息?」轩辕无极细心地为他再斟上一杯酒,以体贴的语调关心着。

「一国之君,仍是有保不住的遗憾呐!」腾龙帝若有所思,有些无奈地拍拍轩辕无极的肩头,歎气。「就像当年我阻止不了绯璎殿那场火一样,现在,我也同样守护不了自己的孩子……」

原本以为那以是最安全的地方,况且,自己并没有正式与「他」相认,再说,以他的身份与为人,更不可能与人有冲突,既是如此,好好一个人为何会突然不见踪影呢?

「父皇?」轩辕无极抬起头,对腾龙帝若有所指的话语感到好奇。「守护不了自己的孩子,主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父皇只是心有所感,你不用介怀。」腾龙帝挥挥手,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是」轩辕无极垂首,聪明地不再多问。

「皇后娘娘驾到。」就在两人谈话的同时,殿外传来侍卫通传的声音,一名气质高贵的美妇人站在大殿门口,她的目光淡漠,像是一尊玉雕的人像。

「皇上。」细长的柳眉微蹙,轻声开口。「臣妾有事禀奏。」

「你们先退下。」腾龙帝看出皇后有事相谈,于是挥手撤下正在表演的舞孃。蔺氏是他从太子之时就立下的皇纪,虽然说两人个性不合,但腾龙仍是尊她为后,但若非必要,两人根本不会见上一面。

「儿臣参见皇后娘娘。」轩辕无极弯身行礼,保持礼仪与距离「父皇,既然您还有事,儿臣先退下。」

「你留下来无妨。」腾龙帝摇头,他与无极难得的相聚,实在不想就此被打断。「皇后,你来这里有事吗?」

「皇上,莫非你只将他当成皇儿,其他的皇子在您眼中,全部是破铜烂铁吗?」腾龙帝明显的偏爱让皇后忍不住出言讽刺。

「皇后,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腾龙蹙眉。对于他怜无极、宠无极,这些年皇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曾多说什么,他不明白她今日突如其来的发怒是为了什么原因。

「臣妾今日来,只求皇上给一个交代。」皇后冷着脸,冰冷的目光直直望着腾龙帝身旁的轩辕无极。「两个月前的狩猎大典,为的是让聿儿选太子妃,这既是皇上亲口允诺,为何放任这浑……八皇子胡作非为?今日无论如何,皇上都得给我一个交代。」

「朕放任无极胡作非为?这话从何说起?」腾龙帝一头雾水,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无极,但后者一脸茫然,露出了十分无辜的表情。

「皇后娘娘,您还是把话说清楚,儿臣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哩。」轩辕无极拱手询问,语气仍然十分无辜。

「皇后娘娘,您还是把话说清楚,儿臣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哩。」轩辕无极拱手询问,语气仍然十分无辜。

「哼!在秋季狩猎里,聿儿对宰相干金蔺雪娘独有好感,在祭典之后,聿儿曾多次拜访宰相府,但都遭到相府千金的拒绝,说是不敢高攀。」皇后有些激动地提高嗓音。「聿儿怎么也弄不明白原因,被选为太子妃是无上的光荣,蔺雪娘没理由出席了祭典却拒绝他,聿儿感到苦恼万分,所以来向我这做母亲的请教,我为聿儿走一趟相府,最后仍是得到『高攀不上』这四个字。」

「这关无极什么事?」腾龙帝听了个大概,听出对方拒婚,但仍然不懂这和轩辕无极有何关联。

「我也想知道八皇子做了什么好事,让好好一个姑娘家,宁死也不愿嫁入皇宫!」皇后再次以冻结的目光望着轩辕无极「我和聿儿仔细询问过雪娘,在聿儿与雪娘见面之前,她与八皇子见过一面,然后,整个人就变得不对劲了!」

「无极,有这么一回事吗?」腾龙帝转头,面色转为凝重地问道。

「启凛父皇,那天在狩猎之前,儿臣看上了一头大白鹿,打算将它猎下送给父皇,谁知这畜生跑得好快,让儿臣怎么找也找不着,最后一路追上了山顶,看到了一个闪动的白影,儿臣一时心喜放箭就射,谁知道凉亭内的不是大白鹿,却是相府的蔺家小姐。」轩辕无极说得坦率,露出了抱歉又无辜的笑。「那一箭虽没伤到蔺家小姐,却把她吓得晕了过去,事后儿臣不论怎么道歉,她还是很害怕哩!若是蔺家小姐为此不愿嫁给太子,那当真是儿臣的罪过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腾龙帝撚须大笑,虽然觉得无极有些莽撞,但这毕竟是意外,再说,那个蔺雪娘为了这点小事不但吓晕了,甚至还打了退堂鼓这未免太胆小了些「呐,皇后、你也听见了,整件事虽是无极引起的,但他也是无心之过,我看那位蔺家千金这么胆小,并不适合当聿儿的太子妃,日后聿儿登基,她很可能有机会贵为国母,没有一点胆识怎么成?我说这门亲事也就算了,你为聿儿另外选别家的千金吧!」

「皇上!」皇后一时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她还想开口,却被腾龙帝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腾龙帝不耐烦地挥手,有些严厉地道。「你偏爱蔺家千金的原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一直不说。那是因为我尊重你的身份,但事已至此,怪谁都没用,就怪他们两人无缘好了。」

听见腾龙帝转为严厉的话语,皇后脸色一白,再也无法多说些什么。

「父皇,这件事既然错在无极,就让儿臣择日亲自登门道歉,就算为大皇兄尽最后一分心力吧!轩辕无极拱手请示,将笑意深深藏在眼底。

「也好,难得你有心,那就去吧!」腾龙帝满意地点头,最后对皇后语带警告道:「无极是代表我的身份去的,亲事成不成与他无关,不过是意思意思道个歉,我想,你的『表哥』蔺顺德应该不会过分为难吧!」

「是。」皇后身子一抖,自然听出了皇上语气中的警告,他心中偏袒的,始终是轩辕无极,在那个女你死了这么多年之后,依旧无法忘怀她吗?

皇后淡漠的脸上漾起一丝苦涩的笑,平静地道:「臣妾告退了」

皇后离开后,腾龙帝重新坐回椅子上,看了轩辕无极半晌,微笑问道:「无极,你也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一阵子,也能为你选妃,你心中可有中意的对象,可以告诉父皇,千万别害臊哩!」

「父皇,贵族之女嫁人皇家,图的是荣华富贵,而皇子们之间的娶亲,为的也是拉拢 彼此之间的关系,谁中不中意谁根本无所谓,等时候到了,儿臣一切听从父皇的安排,就算娶一个土番国的公主,只要对父皇有帮助,那也是无妨的。」轩辕无极耸肩,最后语带调皮地说着。

「哈哈!你这小子!等你遇上了自已真正想要的人,就不会这么说了。」腾龙帝再次笑出声,忍不住说道。「就像我对璎妃那样,那是一种癡狂,一种激烈的爱情,只要遇上一次,一辈子就再也无法忘怀了。」

「激烈的爱情……」轩辕无极一楞,自言自语道。「这种感情对皇室的人来说不需要。」

「无极,你说什么?」腾龙帝只看到轩辕无极的口唇翕动了一下,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

「我是说,倘若我遇到了这种让我癡狂,能够激烈爱上的人,我一定会和父王一样,绝对不松手的。」轩辕无极点头,漾起十七岁少年认真而无邪的笑。

「是啊!别像父王一样,保不住自己最心爱的人。」腾龙帝深深一歎「就算贵为天子,也有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

「父皇,我该下去了,我还得去陪母,后呢,她最近心情不太稳定,常需要人陪着她说话解闷。」轩辕无极拱手请示。

「是吗?身体不舒服吗?」腾龙帝关心地问。

「不,我听侍女们说,前阵子母后出宫,见了一位少年神人,之后心情就不太好。」轩辕无极缓声开口,以目光仔细地观察腾龙帝的反应。「事后我派人去找,但那名少年神人似乎从庙以离奇失踪了。」

腾龙帝身子微震,有些惊讶地问:「她也知道那少年神人?莫非两人见了面,让她发觉了……」

「父皇?」

「啊!没事没事,你下去吧!替我向梅妃问好,说我过阵子会去看她。」腾龙帝挥挥手,示意无极退下。

「是。」轩辕无极弯身行礼,恭恭敬敬地转身退下,就在他走到宫殿门口时,忽然听到腾龙帝喊住他的声音。

「无极,你当真只是射了一箭,就吓得宰相千金晕过去了吗?」不知为何,腾龙帝脱口问出。或许是因为无极向来是个神射手,眼力极佳,这次为何如此凑巧就将相府千金看成了白鹿?!

「父皇,实不相瞒,儿比虽然及时收手,但那一剑仍然射穿了小姐的衣袖,我想,这才是她吓昏的原因吧!」轩辕无极露出了淡淡的笑。「父皇以为儿臣还会恶劣到做出其他的事情吗?」

「你下去吧!」腾龙帝笑着摇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是啊!自己真是多疑,无极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能做出什么真正恶劣的事情呢?

「那么,儿臣告退了。」轩辕无极拱手,笑着走出祥宁殿。

轩辕无极在梅妃的「紫沙宫」待了不到片刻,就离开转回自己的寝宫。虽然寺庙占卜一事已经事隔近两个月,但梅妃依然尚未消除对他的猜忌与害怕。

轩辕无极聪明地什么都没问,只是了如往常地嘘寒问暖,每隔数日更会带着太医上紫纱宫问安,不然,就是捧上别人进贡的珍贵补品,以表示自己对梅纪的关心。

「殿下,沙雁公子依然吃得很少,还有,您让他整日待在宫里,不怕他生病吗?」一名宫女端着小篮子迎面走来,对轩辕无极行礼的同时,开口向他报告沙雁的状况。

「冬雪。」轩辕无极扯出迷人的笑说道。「不碍事,他只是还没有身为『宠物』的自觉,等他习惯就好了。」

「嗄?」把少年当是宠物豢养?!冬雪有些错愕,不过虽然自小就服侍轩辕无极,但她仍然不敢提出任何僭越的言语「没人知道他在这里的事情吧?」轩辕无极问道。

「没,奴婢谨遵殿下的旨意,不让任何人靠近沙雁公子的房间,就连送水送饭都是由奴婢亲自送去的。」

「好冬雪,辛苦你了。」轩辕无极宠爱地拍拍冬雪的脸颊,笑看她因为害羞而胀红的脸颊「这食物由我带过去,我来劝他吃点东西。」

接过冬雪手中的篮子,轩辕无极噙着笑,迈开脚步来到软禁沙雁的房间,门口边站着两名侍卫,他们都是由绯影亲手培训、只接受轩辕无极命令的死士。

「你们退下,没有我的命令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两名侍卫恭恭敬敬地退下。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但沙雁半点也没有回头的意愿。

他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少时间了,十天、二十天,或者是更长的时间,一开始的时候他天真地想逃走,但他甚至连武功都不会,刚推开了门,就被两个冷着脸的侍卫给带了回来,每日会有一名圆脸的宫女送上食物,至于其他时间,根本不会有人来到这里,就连那个莫名其妙将自己抓来这里的轩辕无极,也只有在第一天出现,跟着就像是在空气中消失了一般,再也没出现过一次。

他不见了,翱一定很着急吧!当初被轩辕无极折断的手臂,此刻应该已经治好了吧8吓!」一只竹篮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眼前,让沉思中的沙雁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

轩辕无极格格笑出声,觉得沙雁的反应非常有趣。

「是你!」沙雁一转头,看到了轩辕无极笑得极为开心的脸,胸口迅速燃起愤怒的火焰,狠狠地怒瞪着他。

「宠物不吃东西,我这个作主人的,只好亲自送食物过来了。」

轩辕无极挥挥手中的竹篮,从里面将食物一样一样地取出;精致点心、素菜面食,甚至还有一小壶美酒。

「轩辕无极!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沙雁强忍住怒气,决心在今天把话好好说清楚。「我是人,不是什么宠物!」

「还说不是,瞧!你现在不是在和我闹脾气吗?」轩辕无极将点心推到他面前,自顾自地饮起小壶中的美酒。「就像小猫小狗,主人要是久不来探视都会闹闹脾气。」

「轩辕无极,我不管你是什么皇子,也不管你们皇室有什么把人确宠物的癖好。你不能把我关在这里。」沙雁双手已经愤怒地捏成拳头,努力克制想给他一拳的冲功。

「我不能?事实上我已经把你关在这里了,不是吗?再说,在这里有什么不好,除了我,外面没有人需要你」轩辕无极有趣地挑高一道眉,故意以慢条斯理的声音激怒他,刻意隐藏父皇派人四处寻找他的消息。

「我不是犯人。也没有做错事,你没有理由将我囚禁在这里」沙雁气得胀红了脸,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惹上轩辕无极这个魔星,他们在任何事上都没有交集,为何他偏偏就是找上了自己。

「你称这是囚禁?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宠物,或许我该将你扔到牢里去,让你确实尝尝真正地牢的滋味。」轩辕无极笑了,突然伸出手将沙雁拉到跟前,将酒杯抵在他的嘴巴面前,硬是将酒灌了进去。「喏!我若是真要囚禁你,就不会有这些美酒……」

「咳!」沙雁第一次饮酒,无法克制猛列地咳嗽,却怎么也咬不出喉头那种烧灼的感觉。

「可怜的孩子。从来没有喝过酒吗?」轩辕无极有趣地笑—。看着沙胀一张脸胀得通红,难受无比的表情1虽是如此,但酒气陋红—了他的脸颊,厂「可恶的傢伙!我—不是你的玩具!」又难受又而苦,沙雁想都不想地挥拳,但才一伸出手,就被轩辕无极轻松扯祝他使劲一转,就将沙雁的手肘反扣在身后,用力抵在腰后。、「宠物闹闹脾气是无妨,但若是想要抓伤主人,可要受惩罚的喔。」轩辕无极低笑,手一使劲,满意地听沙收发出痛苦的喘息声。

「谁……谁是你的宠物!」虽然整只手像是要被折断似的疼痛,但是沙雁不愿意屈服,咬牙切齿地咒骂着。

「关在我私有的房间、接受我给予的食物与保护,谁说你不是我的宠物?」轩辕无极揪住他的长发往后扯,听着他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尖锐喘息声。

「谁要你的保护!放开我!」沙雁嚷叫着,怎么也不肯示弱。

「宠物哪有决定主人的权:?」轩辕无极对他的坚持也不气恼,依旧好整以暇地解释着。「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存在,强者和弱者,前者决定一切,而后者只能接受一切……」

「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同样是生命,没有什么强者弱者!」被压的手臂越来越痛了,冰冷的汗珠一颗颗冒上额头,但沙雁仍然强自忍耐着。

「没有分别?」轩辕无极冷哼数声,突然松开手,让沙雁整个人往前跌,在他喘息着要爬起时,轩辕无极从后方整个人罩了上来,密密实实地压住了沙雁。「你说我们两人没有差别吗?门口外有两个侍卫,只要你现在喊,大声喊、用力喊,他们一定会听见的,我倒想看看有没有人会进来救你?」

「放开我!」沙雁大声喊叫着。

「嘿嘿,你还不明白吗?不管我要对你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进来阻止的……」轩辕无极轻笑出声,心中一股许久不曾拥有的征服渴望,因为这少年胀红脸地拚死抵抗,一点一滴地从胸口蔓延开来。

贵为皇子的身份,早在十三岁他就尝过了rou体的欢愉,不管是宫中的侍女或是脔童,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大部分的人因为迷恋他的容貌而心甘情愿,至于其他的,也因为畏惧他皇子的身份而安静承受,从来没有一个像沙雁一样,拚死地挣扎,还在口中嚷着人生来平等这种废话。

「滚开!」胸口的空气都快被轩辕无极搾干了,沙雁觉得头晕目眩,但意识依然顽强地对抗。

轩辕无极噙着笑,欣赏沙雁因为剧烈挣扎而披散在肩上的发,衣服也因为扭功而露出了麦色的肩头,不同于女子的瘦弱,但在他的眼中,却仍然纤细得能让他一掌就捏碎。

「可爱的沙雁……不想做我的宠物,那么就做我的人好了……」征服的意念一旦升起,轩辕无极发现自已一点也不想掩饰渴望他的念头。为什么不?这少年确实有让自己心动的容貌与身子,再加上他那股宁死也不愿意屈服的倔强表情,看起来格外迷人,好久没遇上这种有趣的人了!

沙雁整个身体一僵,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犯人一样,无止境的恐惧从心口湧了上来。虽然知道皇室中人向来有豢养脔童的行径,但他不是啊!他只是一个生长在寺庙电的孤儿,一心向佛、平静无求,为何会沾惹上这个魔里呢?

「放开我!」沙雁使尽力气喊道。「我宁愿死也不会接受你的摆佈!」

「啪」的一声,轩辕无极将身下的沙雁转过身,一手扣住沙雁的脖子,深幽漆黑的眸瞳动也不动地锁着他,嘴角咧出—抹无情的笑痕,淡淡地道:「我说过,要生要死。不是由你来决定,是由我。」

「呸!」沙肿冷阵一声,若不是因为他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他非要将唾液吐在这个疯狂少年的脸上。

「嘿嘿、」轩辕无极不怒反笑,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轻声道:「那么我换一个说法好了,要是你想死,或是不顺从我,我就杀光龙泽神庙里的人,那些秃驴,还有你那条忠犬般的翱,一天一个,每天让你看—颗人头,怎么样啊!沙雁……」

「混蛋!」沙雁激动得想揍他,但他的力气与自小习武的轩辕无极一相比,就如同孩童要与武士相抗衡一样的可笑。

「这样你听清楚—吗:」轩辕无极勾起魅笑,以淡淡的语气诉说着:「这不是威胁,而是我的保证。」

望着那双彷彿要喷出火焰,却又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双眼,轩辕无极眼中的渴望更深了,扣住沙雁脖子的手微微向上提,不带任何犹豫地印上沙雁微微张开喘息的嘴——「呜……」沙收全身僵硬如石,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从对方口中传递过来。他直觉地想退开,但却被对方所制止只能被动地感受这些,所有着愤、耻辱的情绪「轰」的一窜袭上脑门,恨不得自己此刻已经死去。

就在轩辕无极要持续这个吻的时候,忽然听到房间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他一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滚开!我知道八皇弟在里面,让我进去。」门外传来二皇子轩辕熏不耐烦的声音。

「殿下已经睡下,交代任何人也不能进去。」侍卫公式化的问应着。

「呸!大白天的睡什么觉,你们这两个看门狗倒也忠心耿耿,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吗?」同行的轩辕煌也开口「快开门,让我们两个进去!」

「恕难从命—」

门外的争执声,对沙雁来说彷彿是溺水时的浮木一般。听他们的声音,似乎也是宫中极有身份的人,若是他此时呼救,说个定会有机会……「沙雁。」轩辕无极早已看穿沙雁的思绪,在他正要开口时,已经早一步以手摀住他的嘴,同时倾身在他的耳边戏谑道:「想要求救,也要看对像哩!」

沙雁身子剧烈一抖,敏感地察觉到轩辕无极的一只手,已经放肆地伸入他的衣服中探索着,同时,他低醇的嗓音不怀好意地说着:「门外是我的两位皇兄,你知道,我们宫中人嗜好都有点奇怪,像你这种可口、惹人怜爱的宠物,我们都有分享的习惯,嘿嘿......可爱的沙雁,要我将皇兄们唤进来,一起享受你吗?这样好玩归好玩,可是我怕你的身体承受不住哩!」

「呜……」沙雁只能发出伊呜的声音,甚至无法分辨轩辕无极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要吓唬他。

「让他们玩弄身体还算小事,可是,若是让他们知道你是谁,那就不好了,沙雁……」轩辕无极笑容更诡异,张口轻咬他的耳垂,继续笑着说道:「记得两个月前,你在龙泽神庙为两位公子和一位妇人占封吗?那两位公子,就是我的皇兄哩……」

沙雁一楞,努力回想两个月前所发生的事情。

「或许你早忘记了自已说过些什么,就让我来提醒你吧!生长在民间的百姓求的全是富贵荣华,至于我们这些关在皇宫里的皇子,心中日思夜想的,自然就是父皇那张可以统领天下的宝座。」虽然一直注意听着门外的争执,但轩辕无极依旧慢条斯理地说着。「我这两位皇兄想尽力办法,就是想要父皇废太子,那天去占,却被你这少年神人说了句『妄念根除、性命可保』,嘿嘿……你说,现在他们要是看见你,是不是会恨不得把你一口一口给吞了呢!」

沙雁脸色一变,隐约想起了自己曾经做出这样的占卜,但当时的自己怎会知道这样一番话,居然会引起对方的杀意。

「你现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你要是对寻常百姓说出了卜封,不管是真是假、动不动听,最多就是一顿好打,但你占卜的对象可是我们这些谁也不敢得罪的皇子哩!你预言他们抢夺皇位无望,他们因此恨死了。」轩辕无极语调一转,极为亲暱地说道。「沙雁,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可知,在我带回你的隔几天,梅妃派了杀手要到寺庙里灭口哩,若不是我先一步找到你,只怕你这条小命早就丢掉了。」

沙版惊讶地瞪大眼,被轩辕无极所说的话吓了一跳。灭口?!

「别这么吃惊,她会这么做我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她心中所想之事可是非常危险的事,就算你不知道她的身份,但万一你猜出了她心中藏匿的念头,居然是想抢夺太子之位,那怎么得了?最好的方法是杀了你灭口,方便又简单!

说完这些话。轩辕无极松开手,像是算准了就算他放手,沙雁也不会喊出声来。跟着,他缓缓低下头,脸上露出了一种得逞后的狡诈笑容,亲暱也贴近沙雁淡色的嘴唇,伸出舌尖轻轻舔着他发颤的嘴唇,笑道:「别怕呵,只要你一天是我的人,在这座皇宫里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汗毛的……」

沙版的身子再次一僵,说不消楚体内窜起的冷颤,是因为轩辕无极那些骇人的话语,还是因为他过分逼近的身子。

「所以,沙雁,接受我的保护,乖乖成为我一个人的宠物吧!」低笑声结束,轩辕无极的舌尖再次窜入沙肥微启的口中,强制地索取着。

一如他稍早对父皇说的,他的确不需要出那些称之为「疯狂」、「激烈」的情绪,他只知道,只要是自己看上眼的,他一定要得到手!

而这个倔强又天真人的沙雁,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少年,意外地撩起他的前所未有的兴趣,那么,自己绝对不会放手……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