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四章 猎杀

作者:洛炜

耳边,仍然听得见两位皇子逐渐高亢的争执声,透过那扇精致的木门,沙雁甚至能看到外面晃动的人影,到底,自己为什么会卷入这场混乱之中的?!

轩辕无极感觉到沙雁的身子变得僵硬而冰冷,他低头,扯开温柔的笑,轻声道:「沙雁,我这两位皇兄脾气就是太躁,你别怕,他们不会进来的。」

「放……放开我!」沙雁出声抗拒。就算门外的人是索命的阎罗,但对他来说,轩辕无极更是可怕,在那一双眸光的注视下,自己就像是快被猛虎吞噬的猎物一般,快要被他生吞人肚了。

「也罢,今天就先放过你,」轩辕无极嘿的一声,松开了怀中的沙雁,缓缓站起身子,整理自已略微凌乱的衣冠,说道:「若是不打发他们走,连我都失去了调教宠物的心情哩。」

沙雁以目光瞪着他,甚至不愿意去细想他口中暧昧又恶意的「调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自己此刻是逃过一劫了。

轩辕无极坦然迎向沙雁燃烧着怒焰的双眼,嘴角漾开的笑意,清楚明白的写着:你这只小老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我去将那对讨人厌的兄弟赶走。」弯下身,轩辕无极出其不意地伸手点住沙雁的穴道,让他整个人瘫软在地,然后将他一把抱起,大步走向后面的床舖安置好之后,在盖上薄被时缓声笑道:「下次,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打断我们……」

无视沙雁愤怒屈辱的目光,轩辕无极低笑几声,踩着自信的脚步离开了。

☆★☆

「呸!今日我若不杀你们这两个狗奴才,倒叫你们小觑我轩辕熏了!」「刷」的一声,轩辕熏拔出了随身的宝剑。

「我皇兄乃是当朝二皇子,你们当真想死?」轩辕煌也大嚷,最后一次希望吓退他们,谁都知道父皇最疼无极,倘若他们真的杀了这里的恃卫,交代起来也不容易。

「两位皇子恕难从命。」在门口护卫的侍卫毫无所动,坚持自己的原则。

「狗奴才!」轩辕熏忍无可忍,大喝一声已经提剑就要砍下去一一一「外面在吵什么啊!」一场混乱即将开始之际,紧闭的两扇门突然「呀」的一声打开,露出了轩辕无极一张俊颜,他伸手掩嘴打了一个呵欠,十分无辜地问道:「原来是两位皇兄,有什么事吗?」

「哼!你宫里的侍卫好样的、一个个都是目中无人。」轩辕煌一看到轩辕无极出来,虽然庆幸不必真的动刀伤人,嘴上仍是不满地斥责。「我们有事找你,你门口的这两个奴才却坚持不肯放行,怎么,你无极皇子果真是天之骄子,不过是在午睡,连我们也要挡?」

「皇兄取笑了。」轩辕无极嘴角轻扬,转头对两名侍卫道:「你们好大的胆子,也敢对两位皇兄无礼,小心他们参奏父皇,砍你们的头,下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两名侍卫拱手行礼,迅速地退开。

「两位皇兄莫恼,找我有事吗?」轩辕无极换上一张笑脸,比着前面的凉亭道。「就请两位皇兄移驾到凉亭,我立刻命人送上美酒小菜,来向两位皇兄赔罪,二来,我也有事要和两位皇兄说呢。」

轩辕熏和轩辕煌哼的一声,转身就往前方的凉亭走去,算是接受了他的赔礼。

☆★☆

轻风微拂,带着阵阵花香,凉亭的石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点心与酿酒,轩辕无极遣退奴仆,亲自为两位皇兄斟上美酒。

「什么?你的意思是,父皇要将皇位传给太子了?」轩辕熏惊怒地瞪大双眼,在听到轩辕无极若有似无的暗示话语之后,激动得险些将手上的酒都洒了。

「无极,你说清楚点!父皇真的亲口这么说?」轩辕煌也急着追问。轩辕无极是最受宠的皇子,常常得到父皇的召见,也因为如此,他们兄弟只要得到轩辕无极接受召见的消息,事后都会来这里探听消息。

「父皇虽然没有明说,但多半是这个意思。」轩辕无极淡淡一笑。「今天皇后到父皇那里走了一趟,说太子已经准备迎娶宰相之女蔺雪娘,皇后离开之后,父皇告诉我,他最近觉得身子越来越倦,还若有所思他说着『太子若是娶了亲,就是大人了。」

「可恶!」轩辕煌用力地一击桌子。原本以为父皇不会这么早就退位,所以他们才处心积虑地表现,想让父皇改变主意改立太子,但若是父皇此刻宣佈退位,那他们一切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皇后与太子中意的对象,是宰相的女儿蔺雪娘,这门亲事若是成功,蔺宰相的势力范围只怕又要扩大了。」轩辕无极仔细分析。目前朝中势力分成两派,一派是以蔺宰相为首的群臣,而另外一派,则是暗中支持轩辕熏两兄弟的朝臣。

「哼!该死的老狐狸!」轩辕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只要一想到蔺顺德那老傢伙的嘴脸,他就一肚子气,他之所以能爬上宰相的位置,不就是靠皇后的裙带关系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大哥,我们若是不出手,就再也没机会了!」轩辕煌出声提醒,说道。「我们立刻回宫请示母后,看她怎么说。」

「哎!母后这阵子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去了一趟龙泽神庙,她整个人就变得很不对劲。」

轩辕熏挥挥手,不耐烦地说。「那少年神人不见就罢了,那里的人我们问都问了。审也审了,就是问不出他的下落,偏母后就是放不下心,真是莫名其妙!」

「怎么,母后要找的那人还是找不着?」轩辕无极倾身,摆出关心的姿态。

「是啊!我们还把那天卜卦时,在那少年神人身边的人抓起来。」轩辕煌也蹙眉,显然不明白梅妃为何对那少年神人如此执着。「我日夜拷问,什么也问不出来,现在人还在牢里呢!」

「哦!两位皇兄,既然母后这阵子心情烦躁,那么不要去打搅她比较好。」轩辕无极微微沉吟,片刻后柔和地说道:「其实,两位若是想阻止这门亲事,方法也是有的……」

「嗯?你有什么好办法?」轩辕熏手中的酒杯一顿,被挑起了兴趣。

「父皇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退位是迟早的事情,两位皇兄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轩辕无极轻歎一口气,欲言又止。

「别说这些废话,你刚才说的办法是什么?」轩辕熏的性子向来急,不待轩辕无极说完就打断他的话头。

「办法是有,但是不知道两位皇兄是否愿意冒险,若是成功,不但断了太子与蔺宰相的和睦,还能让父皇废太子哩。」轩辕无极一顿,幽黑的眸光发出了一种如同野兽眸光的精亮色泽。

「是什么?!」轩辕熏与轩辕煌心头一凛。真有这种办法?同时能让太子和蔺宰相栽跟头的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轩辕无极压低了音量,微微侧过身子;轻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当两人听完之后,脸色同时一僵、不约而同地对看一眼。这……这方法听起来完美,不过……真的能成功吗?转过头,坐在石桌对面的轩辕无极仍旧带着浅浅的笑,俊美尊贵,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为何想得出这样一个计谋?!

「两位皇兄,你们千万别误会。」轩辕无极看出他们的不安,跟着解释道:「这法子可不是我想的,这阵子母后关在宫里不常见人,我数次请安都见不着人,倒是与母后最近宠爱的一个叫『夏廷卫』的人聊了聊,这个方法,就是他告诉我。要我私下转告给两位皇兄的。」

「哦!原来是他。」轩辕煌两人吁了一口气。这才对嘛!轩辕无极怎么看都是个软弱的少年,怎么可能想出这种害人的计谋。至于夏延卫这人,据说是一名能够窥探星象的谋士,是母亲相当信任臣子之一。

「两位皇兄,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心里有数。」轩辕无极绽开诚挚的笑,举起手中的美酒笑道。「那么,祝你们马到成功了。」

轩辕熏和轩辕煌对望一眼,或许是几杯美酒下肚,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激昂了起来,又或许是这个计谋乃是由自己的母亲和谋士所共同策划的,那么,执行起来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只要狠下心!太子之位就是属于他们的!

「哈哈!此事若是成功,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轩辕熏朗声大笑,一口饮尽杯中美酒,意气风发,彷彿天下尽在他手中的得意。

「多谢皇兄。」轩辕无极垂下眼,恭恭敬敬地回了一杯。

这些戏子都上好了妆,再过不久,就能漂漂亮亮的登台上场啦……

☆★☆

当轩辕熏两人带着几分酒意告别后,轩辕无极依旧坐在凉亭里,一手啜饮着美酒,一边耐心地等候着。

「绯影,你可以出来啦!」轩辕无极把桌上的一只空杯斟满,似笑非笑的开口。

一条人影迅速一晃,恭敬地坐在轩辕无极的对面。

「先喝一杯吧!然后把地牢里的宇文翱带来给我。」轩辕无极噙着笑,以优雅的姿态享用着桌上的点心。「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弄死了,那就麻烦了。」

绯影服从地饮下美酒,开口询问:「还有,您似乎对那名叫沙雁的少年非常有兴趣?」

「我最近刚好缺一个宠物,再说,不仅是梅妃,就连父皇也对沙雁的失踪感到兴趣,我对他,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轩辕无极嘴角轻扬,将自己囚禁沙雁真正的目的说出来。「太子之位的争夺不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总得为自己无聊的人生找点乐子,这样也不行吗?」

「属下不敢。」绯影聪明地住了口。」办完殿下吩咐的事情后,我会再去龙泽神庙一趟,看看是不是能问出那少年的身世。」

「嗯,那你去吧!」轩辕无极满意地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直起身子时,俊颜上露出了彷彿要狩猎前的兴奋情绪。

「殿下,明晚的行动要属下随行吗?还是殿下另有安排?」绯影恭敬地请示。

「嘿嘿,一起来吧!这场戏多你一个观众也是无妨。」轩辕无极无所谓的耸肩,笑得很开心。

「殿下,您心中真正想逮的猎物是谁?」

「陷阱是同一个,谁冲动,谁就会先跳下去。」轩辕无极呵呵轻笑,望着绯影问道:「绯影,你觉得会掉下陷阱的是哪一个?或者我该问,你希望掉下去的是谁?」

「属下不知道。」绯影据实回答。说真的,就连抚养他长大的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无法揣测他的心思了。

「说的也是,陷阱只要逮得到猎物就好。」晶亮的眼瞳里,有隐隐跳动的火焰,从漆黑一片。逐渐潋凝出邪魅噬血的幽光。「不过就是一澈猎杀,我可不在乎掉到陷阱里面的,是野猪还是狐狸。」

☆★☆

夜凉如水,黑绢一样的夜空只有点点星光,若隐若现地绽放着光晕。

在深夜里,宽广华美如仙境般的御花园空无一人,除了东侧的凉亭里有一盏忽暗忽明的灯火外,整座御花园陷在一片漆黑之中。

「小姐,这里好黑……还有好多吓人的声音!」凉亭之中,一名纤细的女子坐在凉亭之中,身后还站着一名女婢。

「小梅,那些声音不过是风,没什么好怕的。」貌美的少女强自镇定地开口,正是相府千金蔺雪娘。

没有人知道两个月前她在上林苑受辱之事,就连自己的娘亲,蔺雪娘也因为过于羞愤而只字不提,只是万念俱灰地婉拒了太子的求亲,毕竟自己已非完壁之身,再也不能成为太子妃了。

虽然她心念坚决,但是她的父亲与贵为皇后的姑妈却不能接受这个答案,执意要蔺雪娘接受这门亲事,甚至,皇后娘娘旨意一下,就派人将她接人宫中,表面上是人宫探亲,实际上是想让两人有重新见面的机会。

「小姐,这么晚了,太子殿下真的会来吗?」夜晚风凉,小梅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堂堂一个太子,干么连见面都要这样神秘啊?不单约在无人的御花园。就连附近的侍卫都神通广大地撤走了。

「我们再等等,太子殿下不会爽约的。」蔺雪娘安抚道。傍晚的时候,太子殿下差人送来了一封信,约好了今晚在这凉亭之中见面,信中字字诚恳,希望能有机会和她把话说清楚。

蔺雪娘重歎一口气。把话说清楚,只怕太子也要轻贱她这个人了吧!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她还是忍不住来了,那一天在上林苑的记忆太过惨烈,让她连回忆都不愿意,唯一在她心中萦绕不忘的,却是太子轩辕津彬彬有礼的态度,以及温暖关怀的眼神了。

「是啊!再过一会儿……他就会来了。」蔺雪娘咬着下唇,心情既悲又喜,上上下下起伏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来,让蔺雪娘浑身打了个冷颤,她伸手将肩上的斗篷拉得更紧时,就听到了小梅惊喜的声音。「小姐!来了!」

一条人影从远处缓步走来,身形俊雅,虽然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应该就是太子轩辕津没错。

蔺雪娘有些害羞地抬眼,正想开口,却见到了一个怎么也料想不到的人。霎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喉头上……轩、辕、无、极!

「蔺雪娘,好久不见了。」来者亲切的唤着,嘴角上的笑意将一张俊颜更添风采,彷彿从画像中走出的人物一般。

「啊!」蔺雪娘惊喘出声,一张俏脸瞬间转为惨白。不可能是轩辕无极!他怎么会在这里!蔺雪娘的脑海中已经乱成一片,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今日在进宫之前,明明听说轩辕无极奉了皇上的命令到相府拜访,她因为害怕和嫌恶,所以才会立刻答应姑妈进宫,无论如何就是不想见到轩辕无极,照理说他此时应该还在相府,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

「良夜苦短,在这里等我吗?」轩辕无极自顾自地坐下,表情自然轻松。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蔺雪娘惨白着的脸问道。太子殿下人在哪里?快点来救救她啊!

「自从在上林苑与小姐一别,始终无法忘怀雪娘妹妹你的模样;唇红似红梅。双眸如哀鹿般惹人万分爱怜……盼卿怜我思卿之苦,今夜二更,将妥善安排,但求在御花园相见……」望着她炫然欲泣、凝目张望的模样,轩辕无极忍不住戏谑笑道。「现在我来了,怎么你半点也没有高兴的模样呢?」

「是你!那封信是你写的?!」蔺雪娘像是被人硬生生刺了一剑,几乎快要晕了过去!

「当然是我,尝过你滋味的是我,又不是太子,他哪来的这股念念不忘的思慕呢?蔺雪娘?」轩辕无极撇嘴,忍不住嗤笑出声。

「小姐,该怎么办?」一旁的小梅也吓白了脸。上次在上林苑,她被这八皇子一巴掌就击晕了过去,根本不敢再有其他的妄动。

「你想怎么样?」蔺雪娘的心凉透了,知道自己再次落人轩辕无极的手中,反正她已经受过屈辱了,只要能忍过今晚,她发誓要对父亲揭露一切,怎么也不能再放过轩辕无极这恍若恶鬼一般的少年。

「你说我想怎么样呢?」轩辕无极缓缓站起,最后停在蔺雪娘的眼前,低头笑看她紧闭双眼、纤细的身子微微颤动着,一副坦然就义的模样。

「你在发抖,是因为冷,还是因为迫不及待?」轩辕无极笑着勾起她恐惧发抖的下巴,轻佻的言语果然逼得蔺雪娘羞愤地睁开眼。

「不过很遗憾,我可没兴趣再要你一次……」含笑的眸光一敛,化成了冷凝的寒冰,蔺雪娘甚至还不及消化他话中的涵义,胸口就传来一阵痛彻心扉的感觉。她僵硬地低下头,见到了那柄完全插入她胸口的匕首「你……」蔺雪娘瞪大眼,感觉到心口痛得就像要停止跳动了一般。

「但我需要你的身体。」轩辕无极抽出手中的匕首,缓缓将重伤的蔺雪娘推倒在地,转过身子,盯着早已经吓得腿软的婢女。

「至于你,我还有另外的打算……」轩辕无极笑着向前,温柔地拾起小梅的衣袖,擦拭着匕首上的鲜血,缓声道:「乖乖听话,我就不杀你,嗯?」

小梅僵硬地点头,早已经不知道如何思考了。

「很好。」轩辕无极满意地点点头,知道蔺雪娘的死已经成功的吓住她了。他伸手朝小梅的颈项一击。跟着再将一颗药放人昏迷不醒的小梅口中,最后噙起了淡淡的笑。

他将小梅趴放在桌上,扯下蔺雪娘身上的斗篷盖住她,弯下身抱起蔺雪娘的尸首,大步走出了凉亭。

☆★☆

「这就是宰相的女儿?长得还不赖嘛!就这样杀死她,未免太可惜了,不如让我先和她快活快活,反正等会儿无极还要把太子引来,到时候我们三人一起对付太子,最后再将这先奸后杀的丑事推给太子!」

「大哥,这时候你还在想这些!」

「煌,有什么关系,瞧,她看来被人下了药,一点知觉也没有,杀了多可惜。」

「大哥!」

「别吵。去帮我把风,要不了多少时间的!」

其中一人走出凉亭,认命地去把风,就在他踏出凉亭走了约莫十多步的时候,两颗小石子夹带着劲风击向他背后的穴道,瞬间点住了他的哑穴和后心的大穴,他心中大叫不妙,但是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而身在凉亭里的另外一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脑海中想的只有眼前这具美丽的女体,他得意的笑了,丝毫不浪费时间地将身子覆了上去……

☆★☆

「啊!」就在他发出解放时的吼声时,弓箭「咻」的一声射穿了他的胸口。对方毫无防备,只能白眼一翻应声倒地。

同一时间,两颗小石子再次击向凉亭外的人,无声无息地再次解开了他被封的穴道。

虽然身子不能动,但是凉亭内的惨叫声他听得一清二楚,他急忙转头,一边狂奔一边大喊:「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了?」

就在轩辕煌奔至凉亭时,一支又狠又准的利箭同样来袭,不过他机灵的一闪,避过了利箭,仅仅划伤了手臂。

「是谁?给我滚出来!」手臂见了血,轩辕煌又惊又怒,同时间也看见了一箭毙命的轩辕熏,那一箭射得极深,甚至将轩辕熏与他身下的女子钉在一起。

「五皇兄,太子殿下的女人你们也敢动,当真是不要命了吗?」背后传来冷冷的笑声,轩辕煌猛然一回头,看到了噙着淡淡笑意的轩辕无极,手上正拿着他平日射箭的长弓。

「是你!这一切是你设计的?!」轩辕煌咆哮出声,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无极搞的鬼。「呸!你这贱种!也不看看是谁抚养你长大的,居然背叛我们!」

「妄念根除,性命可保,这既然是占卜来的预言,为何你们听不入耳呢?父皇早就要我盯着你们,要你们别轻举妄动哩!」轩辕无极摇头。「怪只怪帝王之位太吸引人了,是吧!五皇兄?」

轩辕煌拔出腰间的长剑,双眼露出凛人的杀气。一对一的情况下,输的未必会是自己,从小到大,无极擅长使弓,却不擅长近身搏斗,看来只能一拼、为自己博得生还的机会了。

「喝!」轩辕煌举剑直冲,打定主意不让轩辕无极有机会射出手中的弓箭。

凉亭之外,两个人就这样打斗了起来,轩辕无极以手中的长弓当武器,身手灵活地闪躲着,轩辕煌知道自己一旦落败,再也没有其他退路,再加上自己身上的伤,他对轩辕无极的恨意可说是燃烧到了最高点,手中的长剑招招索命,恨不得能将对方的头给砍下来。

「身手不坏啊!五皇兄。」轩辕无极却胸有成竹,一边闪避,一边以言语挑衅着。「你现在随我回去和太子认错,说不定他会饶过你的,皇兄。」

「该死!」轩辕煌怒喝一声,手中的招式又快了许多,就在他举剑要向前直刺的时候,突然间手臂一麻。「当」的一声长剑已经被轩辕无极踢开了。

「你在箭里煨了药?!」轩辕煌只来得及说这些,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兵不厌诈,五皇兄,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消耗体力。」轩辕无极双手环胸,笑得十分开心。

「有本事就一箭杀了我,畜生!」轩辕煌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甚至开始出现了幻影。

「别急着死啊!我还在等适合杀你的兵器……」轩辕无极看他晕厥过去,才缓缓笑道。「例如说,太子殿下从不离身的宝剑。」

不一会儿,不远处传来了喧闹的声音,看样子是宫里的禁卫队发现了什么,产生了骚动吧!

「啊!好戏上场了。」轩辕无极瞇起眼,看着迅速移动的火光,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殿下,人带来了。」一条黑影来到轩辕无极面前,将背上所驮之人放了下来。「我与太子过了三十余招,并且让他在右臂上划了一剑,这才用药迷晕了他。」

「右臂是吗?」轩辕无极从昏迷不醒的太子身上拾起他的长剑,在同样昏迷不醒的轩辕煌右臂划上了相似的一剑,最后长剑用力一刺、狠狠地贯穿了轩辕煌的胸口,他身子一抖,从体内慢慢渗出了鲜血,再也不动了。

绯影从另一端拖出蔺雪娘的尸体,将她放置在凉亭内,并且将轩辕熏身上的长箭拔起,递还给轩辕无极。

「嘿嘿,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轩辕无极也将长剑放回昏迷不醒的轩辕津手中,满意地看着自己置的场景。

「殿下,一切都遵从您的安排,最先抵达这里的将会是皇后娘娘。」绯影报告自己的行动。「为何要这么做?我以为乘机斩草除根,不然皇后娘娘若是先到,只怕会为太子掩护,又或者……」

「或者干脆让太子逃出城去是吗?」轩辕无极微笑,解释道:「若是太子不逃出城去,我要怎么让父皇废太子呢?」

「是,属下愚昧。」绯影心中一凛,确确实实为自己的少年主子感到折服。

「夜深了,我们回去吧!」轩辕无极淡扫地下的人一眼,有些无聊地打了一个呵欠,往回宫的方向走去。

明天,又会发展成一个新的局面,非得养足精神好好面对才是……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