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五章 逆爱

作者:洛炜

同样的夜里,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氛,不同于御花园内的混乱,轩辕无极居住的「蟠玥殿」,却丝毫没有染上半分风雨欲来的征兆。

在回到自己的宫殿后。轩辕无极很自然地走到囚禁沙雁的房门前,挥手遣退门口看守的侍卫,带着愉悦的心情走了进去。

透过矮几上微弱的烛光,他看见沙雁躺在床上,从那平静起伏的背影看来,他似乎睡得正熟。

轩辕无极在床沿边坐下,微微瞇起眼,考虑是要把沉睡中的沙雁唤醒,还是今晚就这么放过他?

不过不需要他的决定,原本背对着他的沙雁在睡梦中翻过身子,转成面向他的姿态熟睡着,轩辕无极有趣地扬起嘴角,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熟睡的沙雁,不但没有初次见面时,那种身为少年神人时伪装的老成,也不是横眉竖目、怒气冲冲的倔强模样,熟睡时的沙雁,像是什么烦恼都没有似的,安安静静地沉睡着。

「嗯……」彷彿意识到有两道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沙雁有些不安地动了一下,紧闭的眼睫眨了眨,最后有些困惑地睁开双眼……「沙雁。」低沉的嗓音从两片优雅的男性薄唇中轻轻吐出,扬成淡淡的笑痕。

「吓!」面前的身影一点一滴变得清晰,具体的影像传递到半睡半醒的脑门,最后,沙雁整个人差点从床舖上跳了起来!

「做噩梦了吗?沙雁。」轩辕无极一字一字地拉长调笑的语调,似乎觉得他夸张的反应好玩极了。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就算沙雁的睡意再浓,此刻也被轩辕无极给全吓跑了。现在应该还没四更天吧!就连屋外都是一片黑漆漆的。

「沙雁,长夜漫漫我睡不着哩,所以才来这里,找我的乐子——」轩辕无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果然,沙雁俊秀斯文的脸在听完他的话之后,瞬间染上了羞愤的红晕。

「不要开玩笑了!」沙雁双拳握紧,忍住想要咆哮的冲动。

当真是贵为皇子,所以习惯了为所欲为吗?还是轩辕无极和自己真有什么深仇大恨?沙雁实在不明白。自己不过是在寺庙长大的孤儿,若是以外貌来论,的确有一些姑娘认为他长得俊秀斯文,但绝对不到让男人产生遐想的地步啊!再者,自己的脸与眼前这个有着像女人般阴柔俊颜的轩辕无极相比,根本就是普通至极,那么这魔星对自己这么执着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不但将他囚禁在这里,现在……居然说出要侵犯他的可怕言语!

「还不明白吗?在我面前,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轩辕无极一点也不把他的抗拒放在心上,长臂一拉就将沙雁扯进了怀中。「我不是说过,下次再见面,我可不打算放过你……沙雁。」

轩辕无极眼中的渴望让他心中一凛,但沙雁依旧抱着一丝能够说服他的希望,他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有些僵硬地开口:「你……你说收留我在这里是为了救我一命!关于这一点我很感激……但是……」

「哈哈哈哈哈!」话还没说完,沙雁就被轩辕无极的大笑声给打断了。

「你笑什么?」沙雁低咒一声,由于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轩辕无极狂笑的俊脸。

「沙雁,你把我说的每句话都当真了吗?」轩辕无极目光变得异发炙热,黑瞳漾着某种暧昧悸动的波光。「嘿嘿,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么就乖乖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好好服侍我这个救命恩人吧,沙雁……」

「可恶!」不管是他眼中的戏谑,或是语气上的轻佻,都将沙雁紧绷的情绪逼到了极限,他使尽全身的力量向前一撞,最后一次试图从对方的怀中逃脱。

轩辕无极仅是冷哼一声,以一只手扣住他的双腕,另一手握拳,用力地朝沙雁的下腹一击,后者痛得大叫一声,「啪」的一声重新跌落轩辕无极的怀中……「嘿嘿……再不听话,就别怪我伤了你。」轩辕无极嘴角一撇,开始好整以暇地拉开沙雁身上的衣服。

「住手……」沙雁喘息,方纔那一拳下手不轻,体内所有的感觉都在翻腾,甚至丧失了抵抗的力量。唯一能动的,就剩下双眼了,沙雁只能拼了命般恶狠狠地瞪着他。

「啊!好倔强的眼神,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只会让我更想欺负你吗?沙雁。」轩辕无极望着他,一只手仍然扣住他的手腕,空出的那只手,则是扣住他的下颚,呜!下颚被钢铁般的手劲给握住,就连转头的自由都没有,不行是脑门或是眼前,都窜起了一阵阵的红雾。

「啊!」沙雁的身子猛烈一震,忍不住剧烈的喘息声。

轩辕无极缓缓松口,戏谑的眼紧盯着沙雁,一颗颗的汗珠浮现在额头上,一张俊秀的脸胀成了红色。

「沙雁,在寺庙里整天诵经很烦对吧!现在,就让我教你尝尝其他的乐趣……」

「啊!呃……放……放手!」随着他逐渐添加力道的摩搓,就算心中觉得屈辱,但难以克制的申吟仍然从他口中逸出。

「对,就是这个样子,让我听听看,你是不是还能发出其他美妙的声音哩!」轩辕无极低头,以舌尖开始在他的胸膛上游走,湿热的舌尖在他光裸的肌肤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让沙雁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着。

「篆…手!」沙雁机伶伶打个寒颤,轩辕无极的吻夹带着一股恶意在他体内燃起了风暴,沙雁甚至无法克制自己的反应。

「真的不要?可是你的身体可个是这么说的。」

「呜……」死也个愿意在这傢伙山前屈服,尽管体内这股震撼得近乎让人发颤的感觉个断地湧上,但沙雁死命咬住下唇,直到将自己的双唇都咬出了血丝。

「别这么顽固,沙雁,你无法对抗我的,为何不干脆一点,好好享受它呢?」轩辕无极轻抚他嘴唇上的血丝,对他的顽强逐渐失去了耐性。

「你……你这个疯子!」沙雁清明的眼神开始涣散,心中残存的理智却不断地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屈服。

「嘿嘿,或许我是个疯子,但是很快的,你就会开口恳求我这个疯子给你解脱……」轩辕无极似乎觉得很有趣,再次勾起他的下巴,煽情地轻舔沙雁嘴边鲜血的滋味。

「我宁愿死,也不会对你屈服的!」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沙雁用力朝轩辕无极的脸颊挥过去,「啪」的一声,在夜晚听来格外响亮。

「我不是你宫里的脔童!」沙雁呐喊出自己的决心,清亮澄澈的眼闪动着宁死也不屈服的光芒。

「你敢死在我面前,所有的人都得陪葬,听清楚了吗?」轩辕无极原本噙在嘴角的愉悦笑容敛去,骤然转为凛然的冷漠,他定定地望着沙雁半晌,再次伸手抓住他时,力道已经充满了紧绷的怒气。「你知道我的能耐,你要是想死,我会杀光你认识的人,一个都不放过……」

「不……」

残酷的耻辱之夜降临了……

☆★☆

意识飘飘荡荡之间,彷彿感觉到有人在身边,跟着,有温热的触感轻轻地触碰着自己的肌肤,沙雁悠悠转醒,正想起身的时候,一股刺痛感从身下整个冲上脑门,他只能发出痛苦的喘息声。

「沙雁公子,您别乱动,让奴婢来帮你净身就可以了。」身后传来有些慌乱的女音,这声音是熟悉的,是每天为他送上三餐的婢女。

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在脑海中转了一遍,沙雁痛苦地紧紧闭上双眼,强烈的羞辱与自我嫌恶同时湧上了心头,而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为昨晚的凌虐感到羞辱,还是躺在这里。任由一目了然的女婢为他净身来得羞辱人。

「沙雁公子,这药抹上后,您就会觉得好过多了。」在细心为沙雁以湿布擦拭身子后,她细心地为沙雁在渗血的伤口抹上一种冰凉的药膏。

沙雁连头都不愿意抬起,恨不得此刻自己已经死了,老天!他为什么会受到这种遭遇呢?倘若说日后在宫里,他都得承受这些可怕的遭遇,那么他宁可一死了之!也绝不愿再受轩辕无极的玩弄!

「沙雁公子,你好好休息吧!」料理好一切,婢女跟着退下,在她要走出房门之时,突然转过身,恭敬地说道:「殿下要我转告沙雁公子,过不久将有一位名叫『宇文翱』的朋友来访,在那之前,殿下要公子好好的养身。」

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嘎的一声把两扇门关上了。

翱?!他要来这里?沙雁一张俊脸瞬间变得惨白,莫非,轩辕无极连宇文翱也抓来皇宫了?这该怎么办呢?

你要是想死,我会杀光你所有认识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脑海中响起了轩辕无极的威胁,沙雁双手紧握成拳。挫败地槌打着床面。轩辕无极这个恶鬼,早就已经盘算好一切了!将翱抓人官,以增加威胁他的筹码!

为力!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软弱!

同时,这也是第一次,自己打从心底如此的痛恨一个人——轩、辕、无、极!

祥宁殿昨天深夜在御花园发生的血案,果然在皇宫内兴起了惊涛骇浪。

当轩辕无极换上正式的宫廷服到祥宁殿请安的时候,在殿前就看到了许多朝臣们聚在前厅,每个人都一脸凝重,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桩皇室丑事。

「八殿下。」几位大臣看见轩辕无极到来,阴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曙光,急忙忙地驱步向前。「八殿下。您来了就好,出事啦!」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你们都聚在这里?父皇呢?」轩辕无极露出诧异的表情,目光淡扫全场一圈,太子一派与拥护二皇子、五皇子一派的朝臣们全都来了。

「陛下病了,此刻太医们正在诊治呢。」一人凑在轩辕无极耳边回报。「昨晚在御花园……出大事啦!」

说话的这人是拥护二皇子之一的朝臣,他简单地将昨晚御花园的血案描述了一遍,太子不知为了什么事持剑杀人、惹下大祸,更糟糕的是,他杀的是二皇子和五皇子,为了这件事,朝中全部乱成了一片,就连腾龙帝也病倒了。

姑且先不论太子要怎么处置,光是犯下这等严重祸事,太子之位就绝对保不住,而至于谁会接任太子之位,便是朝臣们最关心的问题了。

腾龙帝有七个儿子,除却了太子和已故的二皇子、五皇子之外,其余的几位皇子资质相当平庸,而眼前的轩辕无极,可说是腾龙帝最疼爱的皇子,也因为如此,虽然尚未废除太子,但他们已经准备要拉拢轩辕无极这个最佳的太子人选了。

「父皇病了?我先去看看,其他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吧!」轩辕无极蹙起眉心,流露出十分忧郁的神情。随即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踏人了内殿。

「父皇?」轩辕无极走人宽敞的寝宫内,发现除了太医之外,就只有卧病在床的腾龙帝。就连此时应该守候在身边的皇后也不在,轩辕无极将一切看在眼里,神情一敛,表情严肃地走向前探视。

「无极……」听到熟悉的声音,腾龙帝缓缓睁开了双眼「父皇,您没事吧?」轩辕无极在床前跪下请安,转头以目光询问太医情况。

「八殿下,皇上只是一时之间气急攻心,这段时间需要好好静养,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太医恭敬地禀告,继续道:「我已经开了药方于,一会儿就会送上,请皇上宽下心,为天下苍生保重龙体吧!」

「我知道,下去吧!」腾龙帝挥挥手,示意太医们退下。这一场祸事来得太突然,让他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太医一行人恭敬退下,当寝宫内只剩下腾龙帝与轩辕无极的时候,他缓缓地歎了一口气。

「无极……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腾龙帝缓缓流下伤心的泪水。「熏和煌一直以来野心勃勃,就是想要太子这个位置,我不是不知道,但……但津儿并非是个性冲动之人,怎么会糊涂到提剑就杀人呢?」

「我听大臣们说,为的是宰相之女蔺雪娘。」轩辕无极以不确定的口气问道。

「那两个该死的畜生!」腾龙帝摇头,任由淒凉的泪水满两颊。「居然做出了玷污宰相之女的丑事,那蔺雪娘是津儿一心想娶的女子,算起来更是他远房的表妹,所以他才会一时之间气糊涂了,举剑杀了那两个混帐东西!」

「太子殿下人呢?父皇您难道不听听他的说词吗?」

「唉!」腾龙帝重歎一口气,疲倦地道:「禁卫军赶到的时候,就只剩下你二皇兄、五皇兄的尸首,太子的剑还插在煌儿的身上,御花园的凉亭里还有蔺宰相闺女和一名女婢的尸首,太子早已不见踪影,怕是已经走远了。」

「这么说,真是太子殿下做的?」轩辕无极敛下眼,有些遗憾地开口。

「无极……父皇现在心好乱。」腾龙帝疲倦地挥手,骨肉相残之事让他心力交瘁,现在只想好好躺下来休息。

「父皇,您好好休息吧!」轩辕无极坐到床沿边,体贴地服侍腾龙帝躺好,井细心地为他盖上被子。「还有我在您的身边,一切不会有事的。」

「无极。」腾龙帝转过头,突然伸出手,紧紧握住轩辕无极的手臂,说道。「你和他,都是我疼爱的孩子,父皇不能失去你们任何一个。」

「父皇,您别担心,我即刻下令找寻太子,不管太子杀人的理由是什么,我一定会找他回来,让父皇有机会问清楚的。」轩辕无极露出安抚的笑。

「不……我说的不是太子!」腾龙帝轻歎一口气,沉吟了片刻,终于说道:「原本,这件事父皇打算藏在心中一辈子的,但是……现在又发生了这些事情,父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无论如何,我都得见上他一面,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父皇?」

「还记得父皇曾经和你提过,那名在龙泽神庙,会占卜未来的少年神人吗?」腾龙帝不再隐藏,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他的时日已经不多,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回自己的孩子。「那少年神人名叫『沙雁』。」

轩辕无极的眼神,在听到沙雁的名字时,迅速闪过一丝情绪,但瞬间又隐藏了起来。

「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在遇见你母亲之前,年轻的我做了许多荒唐的事,甚至出访民间。流连不肯回宫,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那名女子的,她和你母亲一样温柔美丽,我和她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腾龙帝诉说着当年的往事。「在她知道我真正的身份之后,她却突然消失了,因为她自觉身份不配,所以选择了默默离开,但我却不知道她在那个时候就怀有了身孕。」

轩辕无极沉默地听着,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在生下沙雁之后不久她就去世了,死前,她留了一封信给我,上面说明了宫廷是一个充满算计与斗争的地方,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卷人其中,因此将孩子送人龙泽神庙学佛,一来为我日夜诵经祈福、略尽孝道,而最重要的,就是希望他这一生能平安祥和地度过。」腾龙帝歎息,缓声说道。「为了感念她对我的一番情意,这些年我始终守着这个秘密,一直到沙雁长大Cheng人了,我才偶尔到庙里去探访他。谁知道,不久之前他却突然不见了,不管我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他!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父皇,您告诉我这些是……」轩辕无极回握住腾龙帝的手,温和地询问。

「沙雁是我的孩子,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腾龙帝说出自己的请求。「帮我找到他,在我有生之年,我希望沙雁能够陪在我的身边,无极,你能帮父皇这个忙吗?」

「父皇,无极一定尽力而为。」轩辕无极缓缓扬起笑,轻轻拍着腾龙帝的手,意味着自己的保证和安慰。「有关太子的事?」

「一切都交给你来办吧,父皇相信你。」说了这么许多话,腾龙帝也疲倦地闭上了双眼。

「是。您休息吧!」轩辕无极抽开手,恭敬地退了出去。

☆★☆

走出祥宁殿。甚至是回到了蟠玥殿,轩辕无极平静淡漠的假面具这才卸了下来,原本紧抿的嘴角露出细缝,流洩出些许笑声,最后,他再也克制不住地狂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最后,轩辕无极整个人捧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还是止不住从口

中逸出的笑声。

「殿下?」绯影从暗处走出探视,毕竟他也没看过这么失常的殿下。

「哈哈!绯影……」轩辕无极好不容易止住笑意,转头看向面前的绯影。

「我已经将字文翱从地牢救出,他被人打得奄奄一息,我已经派人照料他了。」绯影主动报告主子交代的事情。「另外,我重回龙泽神庙拜访住持,但是不论我怎么威胁利诱,他们都说沙雁是一名被丢弃在门口的弃婴,只怕他的真正身世,就连那些和尚都不知道。」

「不用再查了,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轩辕无极绽开一抹洞悉了所有秘密后显得美丽又妖惑的笑。

「哎!我最新收藏的倔强宠物,想不到居然有这样了不得的出身哩!」轩辕无极似笑非笑,轻声吐出答案。「父皇对他失踪的事情,看得比什么都要紧,因为,他身上拥有一半和我相同的血缘哩………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