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六章 噬杀

作者:洛炜

「沙雁……是皇上在民间的骨肉?!」绯影难掩心中的惊讶。但这也解释了为何皇上时常造访龙泽神庙的原因,还有,在沙雁失踪后,皇上为何不断派人找寻的原因了。

「看来我将他带口来的决定是正确的。」轩辕无极弯起嘴角笑得很开心。当初若不是对沙雁产生了兴趣,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倘若当时自己先下手为强,又或者沙雁先一步被梅妃的人马找到而灭口,那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吗?

「殿下,您有什么打算?」绯影从轩辕无极的脸上看不出他未来的盘算。一场猎杀同时间除掉了二皇子和五皇子,也将太子陷于不义之地,此时正是处理善后最佳的时候,谁知道突然冒出了「民间皇子」这号人物。

「沙雁的事先按下,反正他哪里也去不了。」轩辕无极微微沉吟,迅速思考着未来的方向。「不出我所料,太子已经逃出宫外,父皇既然将所有事情都交给我处理,我怎么能不把握机会,乘机将他们一网打尽呢!」

轩辕无极双手环胸,缓缓踱步思索,凝神思考的模样不再像是一名少年,而是一名老谋深算的谋士,最后他停住脚步,狡诈又猖狂的笑了。「就先从最恼人的第一根刺开始拔起吧!」

「属下该怎么做?」绯影恭敬垂首,静候指示。

「替我联系梅妃身边夏廷卫那帮人,乘机除掉太子在朝中的势力这档事,我想他们一定会有兴趣的。」轩辕无极噙着笑,指示绯影新的工作。「带他们来蟠玥殿见我,我得去见皇后最后一面,看了十几年那张高高在上的嘴脸,我期盼在最后,她能给我看见其他不同的表情哩!」

「是。」绯影拱手,退下执行任务。

轩辕无极噙着笑,踩着怡然自得的脚步前进着,修长的影子在地上拖曳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恍若一头饥渴、亟欲噬血的兽……

☆★☆

慈宁宫女子高贵而美丽的面孔,有着细微不可查的倦容,但整体而言,她依旧维持着高贵不可侵犯的尊贵气质,即使,这整座宫殿充满了紧绷的情绪;即使,耳边偶尔还能听见宫女压抑不住恐惧而啜泣的声音,但她依然权威而高雅地端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不让任何事情击倒自己,因为她是皇后,整座是宫里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

记忆如同走马灯,一幕一幕地上演着她的过去;小女孩学习着刺绣、礼仪,甚至,懵懵懂懂地背诵着女德。画面一转,她入了宫,成为年轻太子的新嫁娘,即便是现在,她依稀记得当太子掀起喜帕时,脸上那种又惊又喜的惊艳。

他眼中的惊艳消逝得很快,温柔、多情的太子,身边慢慢出现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女子;妖艳的、温婉的、风情万种的,她什么也没说,因为她什么也不能说,仪态、度量、妇德,这些东西化成无形的丝线,紧紧地束缚着她的喉头。

宫廷中的女人,注定不能拥有、永恒的爱情吧!很早以前,她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因为领悟得早,所以她成为一潭再也不兴涟漪的池水,守护、教养自己唯一的孩子,以及任何人都不可触碰的最高封号——皇后。

除了专一的爱情之外,「太子与皇后」这两个封号,是那男人唯一肯给的,不能再要求其他了,原以为会这样过一生,也以为自己早已远离了宫廷斗争,其实不然,敌人在明处、在暗处,时时刻刻窥探着、算计着,随时准备将她和聿儿拉下这个位置。

事到如今,她是否还有能力扳回局面,拯救自己和聿儿呢?

「启禀皇后,八殿下来了,您是否要宣见?」一名太监弯身说道,打断了皇后的沉思。

「宣。」抬起脸,美丽的脸庞换上坚强,拒绝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疲 惫。

「儿臣参见皇后娘娘。」轩辕无极一身宫廷华服,妖惑美丽的脸庞仰起,让对方能清楚见到他眼眸里闪动的笑意。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你父皇的身体怎么样了?」皇后拒绝被他激怒,只是以淡漠的语气询问着。「有事快说,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多谈。」

「皇后,急着打发我,莫非你想出宫见太子吗?」轩辕无极漾开笑,模样十分无辜。

「大胆!」皇后斥喝一声,一向冰冷的脸出现了愤怒的表情。

「咦?儿臣说错了吗?」轩辕无极呵呵笑出声。「昨晚最先到御花园的,不是皇后你吗?我听侍卫们说,御花园内一片凌乱,但太子却不见踪影,他既然没有长翅膀,怎么飞出城去?我看,多半是皇后为他接上一双翅膀的。」

「是谁给你权力来我这里兴师问罪的?!」皇后的脸上闪过又青又白的颜色。「就算是我放太子离开,那又如何?整件事甚至都还没调查清楚,聿儿未必是有罪的!」

「皇后,『畏罪潜逃』这条罪,可是你硬生生送给太子背的哩!」轩辕无极淡笑,看着皇后浑身一震,知道她内心开始动摇了,他沉吟片刻,一字一句清楚明白地分析着目前的情况。「别说我不同请您啊!梅妃死了两个儿子,若是让她来办这件事,我看太子殿下准没有生路,但如今父皇将这件事交给我,或许……我们可以谈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皇后像是溺水之人看见了浮木般,眼底升起了希望。

「以命抵命。」轩辕无极咧嘴,挥了挥手,从他身后走出了一名太监,手上捧着一壶酒和一只金盃。「你死了,梅妃就是后宫最有权力的女人,倘若她向父是建言,或许可饶太子一命。」

「原来……这一切都是那贱人设的陷阱!」皇后错愕,跟着冷哼一声,美丽的脸上浮现前所未有的憎恨表情。「为了皇后这个位置,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肯杀!真是一个蛇竭心肠的女人!」

「皇后这个位置您也佔得够久了,现在就看您怎么做。我想看看,到底是女人的虚荣重要,还是您确实拥有一颗母亲的心呢!」轩辕无极展开劝诱的笑容,温柔地说道:「一个虚名,换得太子的生机,这个交易不吃亏啊!」

皇后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踩着不稳的脚步,走到了轩辕无极的面前,脸上闪过所有的情绪;愤怒、懊悔、不平,最后她幽幽地歎了一口气,疲倦道:「希望你能谨守承诺,无论如何,要保住聿儿的命。」

轩辕无极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只是示意那名太监上前,为皇后递上鸩酒。

「既然选择母亲的身份,就让我代替太子送您一程。」轩辕无极噙着淡淡的笑,在皇后面前跪了下来。

皇后用力地眨了眨眼,不愿意让眼泪流下,颤抖的手接过酒杯,心一狠就将毒酒喝下——「当」的一声,她将空杯往地上用力一掷,冰冷的脸上有着同归于尽的悲愤。「你不要以为跟着梅妃会有什么好下场,哼!当年就是她……」

不待皇后说完,轩辕无极已经接口冷笑道:「当年就是她下令放火烧『绯璎殿』的,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这个?」

「啊!你……你早就知道了?」皇后吃惊地瞪大眼。轩辕无极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么,为什么他这些年什么都不说,宁愿喊自己的仇人为母后,并且对梅妃百依百顺呢?

「是谁下令的有什么差别?当年你知道这件事,但是仍然选择抽手旁观,不是吗?」轩辕无极讥讽地笑了。一个是主谋、一个则是帮兇,宫廷中的女人,面目丑陋的程度都是差不多的。

向来挂在轩辕无极脸上淡淡的笑容撤去,替代的是强烈的鄙夷与轻蔑,深幽的黑瞳眼底,有的只是冷清与寒酷。从来不知道轩辕无极会有这样的表情!

不!应该是说,她从来不曾想过谁的脸上,会有这般充满了灭世的憎恶之情!

「那么,这毒酒并不是……啊!」还来不及说什么,体内的毒酒已经产生了效应,皇后话才说到一半,一口鲜血就从喉头急湧而上,喷了出来。

轩辕无极无所谓的以衣袖轻拭喷到他脸上的液体,血痕将那一张俊邪妖魅的面孔染得更加迷眩,他像是来自阴间的使者,全身蓄满了阴霾晦暗的气质。

「梅妃不过是个善妒的蠢女人,放火烧殿这件事,或许已经是她这生唯一做出像样的事情吧!」他邪笑,一步一步地靠近皇后。「不过您别担心,帮兇都死了,我保证主谋很快就会下去陪你的。」

「你……」皇后激动之余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设计这一切的,居然会是轩辕无极——那个只会赖在腾龙帝身边、撒娇的俊美少年?!

「一点也没错。」轩辕无极回应了她指控的目光,冷眼看着皇后因为剧毒攻心跌落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您好好地去吧!生在宫廷,却不想战斗的人,这种下场对您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轩辕无极弯下身,语调轻淡地说着。

轩辕无极一直站着,以淡漠的目光看着她嚥下最后一口气。

缓缓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不停颤抖的太监,轩辕无极弯身亲切地将他扶起,当他口唇蠕动,慌乱地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轩辕无极手中的匕首已经无声无息地送入了他的心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忠心一片,绝不洩密?」轩辕无极弯了弯嘴角,遗憾地道。「不过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不是吗?」

他松开手,冷冷地推开太监的尸体,轩辕无极淡淡扫了宽敞的宫殿一眼,嘴角冷冷牵动,扬成一抹满意的笑痕。

挡在前面的障碍又除掉了一个,很快的,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

☆★☆

回到蟠玥殿,一群臣子已经聚在大厅里等候着,他们大部分是簇拥梅妃与二皇子一派的人,少部分的人,则是眼见太子失势,立即更改支持立场的人。

「你们都来了。」轩辕无极朝众人点点头,仪态高雅地入座,轻轻啜了一口茶水,这才抬头面对众人。

「禀告殿下,经此一变,朝中的大臣都拥您继任为下任太子,只不过,朝中蔺宰相那一班人马,仍旧不死心,正在四处找寻太子的踪迹,这点我们不得不防。」开口的是夏延卫,原本是一名祭司官,据闻他通天文、精地理,因此成为梅妃极为信任的臣子之一。

「是吗?让他们先找到太子也无妨,这件事给父皇的打击很大,必须要谨慎处理才行,我不想让父皇更难过,希望大家能提出建议。」轩辕无极说出自己的意见,然后征求大家的意见。「父皇这几日都不见客,至于太子一事,他已经交给我全权处理了。」

朝臣面面相觑,开始热烈地讨论了起来。原本以为轩辕无极召见他们,是为了商量立太子之事,不料他只是传达腾龙帝的意思,照他的说法,皇上似乎无法对太子痛下杀手,毕竟宰相一直坚持这整件事是阴谋,倘若真的让他先一步找到太子,或许事情又会有转机,他们原本是想早一步劝皇上改立太子,免得夜长梦多,但今日一见,似乎事情还有变化,整件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得不谨慎啊!

「看来,你们似乎还有迟疑。」轩辕无极将他们迟疑的表情看在眼里,扬起淡淡的笑说道。「我已经将父皇的意思清楚表达给大家了,至于你们要怎么选择,等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吧!」

众人像是得到了特赦般,又是拱手又是感激。立场一旦选错,象征自己前途全部的毁灭,到底要挺太子,还是拥轩辕无极,他们确实还需要时间思考。

众人依序退下,唯有夏延卫坐定不动,一双精明的眼光低垂着,等候和轩辕无极单独谈话的时机。

「夏延卫,你还有什么事?」轩辕无极托着脸颊,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八殿下,属下虽不才,却学有一点占卜卦象的小本事,五年前属下毛遂自荐来投靠梅妃,等的就是今天这个机会。」夏廷卫拱手说道。「八殿下是我了心想追随的君主,但由于时机未到,我未曾有机会向殿下表态。」

「喔?」轩辕无极有趣地挑高一道眉,俊脸上仍是噙着淡笑,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不知殿下对星象天文可有研究?」夏廷卫见轩辕无极没有打断他的意思,心中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属下多年来夜观星象,若是依顺天意,当由太子轩辕聿继位,传承苍龙皇朝所有的荣耀,但是,苍龙皇朝出现了一位拥有逆转天命的新继承者,所有的一切都即将改观。」

「夏廷卫,你说的话要是让旁人听去,可是要砍头、诛九族的。」轩辕无极双手交叠在前,发出呵呵的轻笑声。

「属下既然敢表态,就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夏延卫抬起头,让轩辕无极读出他眼底的坚持,那是一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惜逆天叛神的执着。

「那么,你想怎么做?」轩辕无极笑了,从对方的身上,他闻到了与自己相似的气味。「或者我该问,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以当前的局面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蔺宰相那一帮人。」夏延卫分析。

「皇上目前病了,再者,太子杀人一事尚未传到民间,若是宰相偕同太子心一狠,逼得皇上提早交出皇位,那么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分析得不错,继续……」

「唯今之计,就是兵分二路,一则尽快找到太子,另外一则,就是先一步分化宰相那边的人马,谅他们也成不了气候。」夏延卫献计。「殿下目前掌控了宫中所有的兵力,占了优势,我们只需斩断他们的手脚,胜利就是我们的。」

「夏延卫,你这么做,想要什么好处?」轩辕无极以指尖轻敲着椅臂,深幽的眼同样在评估眼前的男人。

「殿下是聪明人,您会得到太子之位,而我,则会顶替蔺宰相的位置。」

夏廷卫直接坦白,「我有一个女儿,虽然称不上是绝色,但也有中上之姿,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愿意先将小女献给殿下,以示我对殿下的诚意。」

「成交。」轩辕无极大笑出声,深幽的眼凝敛成精明的眸光说道。「等你挑了蔺老贼那帮人的时候,选个日子把你的女儿送到我这里来吧!」

「属下领命。」夏廷卫拱手,毕恭毕敬地对着轩辕无极磕了几个头,恭敬地退下,就在他要转身离开之际,轩辕无极再次唤住他。

「夏延卫,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你可想清楚了?」

轩辕无极的嗓音慵懒,但夏延卫听得出其中蕴涵的威胁与天生的权威。夏延卫转身,郑重道:「属下自当竭尽所能。」

「那你就去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轩辕无极挥挥手示意他退下,掠起了微微的笑痕。

「殿下。」当大厅只剩下轩辕无极一人的时候,绯影从屏风后走出,回报道:「根据我的调查,夏延卫有两个女儿,一个是他与元配所生,一个,则是他和自己的姐姐逆伦所生之女。」

「嘿嘿,所以他是迫不及待想将自己的血缘融入皇家喽?」轩辕无极无所谓地扯动嘴角,有趣道。「现在他对我来说还有用处,让他作作未来国丈的美梦,也是不错的。」

「皇后那里已经处理好了,就算有人调查,慈宁宫里所有的人,都会说梅妃因为丧子之痛迷失心智,带人强灌皇后毒酒,导致皇后立刻气绝身亡。」绯影拱手,语气变得比以往更加恭敬。

「绯影,心里有事就说出来,不用吞吞吐吐的。」轩辕无极察觉出他的异样,语气和缓地说着。

「不……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绯影有些感慨,或许是这些年轩辕无极将自己隐藏得太好,好到让他几乎以为轩辕无极早已忘记了为璎妃报仇之事;甚至,让人产生了他对权力根本没有半分退想的错觉,但没想到在最短的时间内,他已经一口气除掉了许多人,朝着太子的位置前进。

为他感到骄傲的同时,心中却也为了他罕有的狂律作风彻底地慑服。他亲手抚育的,是一个天生的王者,只要选择了目标,就会勇往直前!

「后悔将我教养成这个样子吗?」轩辕无极玩味地牵起嘴角,缓步走到绯影的面前,柔声道:「是您教我如何在这宫廷里生存,也多亏了您的教诲,让我尝到何谓权力滋味的甜美,我做得不好吗?老师?」

「属下不敢。」绯影退开,丝毫不敢居功。「这一切都是属下该做的。」

「很好。」轩辕无极赞赏地点头,跟着下达下一道命令。「将皇后被赐毒酒的消息传下去,看聿那傢伙可以躲到什么时候。」

「殿下,您要如何处理沙雁之事?」绯影脚步一顿,对于其他人,他都或多或少都能猜出轩辕无极的打算,但是对于沙雁,他实在无法明白轩辕无极心中真正的盘算。

「他怎么样?」轩辕无极挑眉,脸上看不出情绪。

「他是皇上下令找寻的民间皇子,您会将他交出来,抑或是……」绯影不确定地询问,在时局敏感的此时,沙雁若是又以皇子身份出现,说不定朝廷之中又将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将他交出去。」轩辕无极语多保留,想起了仍旧被他囚禁在房间里的沙雁,嘴角咧开一抹神秘的笑。「幸亏你提醒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一只宠物要照顾哩!」

沙雁,如今已经是被他握在掌中的小鸟,和自己拥有相同血缘的少年啊!

多亏了这一层新的牵绊,他可以操控沙雁的筹码,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