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七章 夺爱

作者:洛炜

虽然一再地告诉自己,再次见到轩辕无极时,绝对要摆出一副冷漠的脸,但是当本尊确实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沙雁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比,喉咙像是被人掐住般,甚至无法发出声音,最后还是只能拼了命、恶狠狠地瞪着他。

「喔!沙雁,你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吗?看来我派人送去的药效果不错。」

仅是一句轻松的调笑语调,霎时间就瓦解了沙雁的故作坚强,难堪的红晕迅速爬上了他那张俊秀的脸庞。

畜生!沙雁低哼一声,这是最适合形容轩辕无极的字眼了。

「怎么,昨晚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所以你生我的气吗?」轩辕无极呵呵轻笑,有趣地看着沙雁那张无法隐藏情绪的脸孔。这种单纯又直率的反应,要怎么在宫廷里生存呢?

「不准再提昨晚的事情!」沙雁咆哮。那是他一生的耻辱,永远也无法洗刷的奇耻大辱!

「喔,这么大的脾气。」轩辕无极挑眉,走到沙雁的面前坐下,修长的手指头捏起桌上一颗经过挑选过的葡萄,慢条斯理地放入嘴中,其间,那一双含着笑意的黑瞳却始终紧锁着沙雁。

明知道这是一种怯懦胆小的行为,但是沙雁真的没办法克制自己的身体,当轩辕无极在自己对面坐下,他的身体就变得僵硬、紧绷得像是要断掉的弦一般。

「你怕我?」轩辕无极将沙雁显而易见的僵硬看在眼底,语气充满了同情,但嘴角的笑却带着让人光火的得意洋洋。「可怜的沙雁,昨晚你真的吓坏了是吗?不过没关系,多做几次你就会慢慢习惯了。」

沙雁的反应像是被针刺到一样弹跳了起来,惹得轩辕无极放声大笑。

轩辕无极戏谑够了,脸色一转,将身子微微向前倾,语带暧昧地问道:「沙雁,我们来谈个交易,如果你答应了,我明天就放你离开,怎么样?」

「咦?什么交易?」沙雁直觉地退后一步,根本不相信轩辕无极突然之间会变得这么好心。

「再陪我一次,那么我明天就放你,可爱的沙雁。」轩辕无极以手掌扣住他的后颈逼迫他平视自己,慢条斯理地说出条件。「不过这一次,你得心、甘、情、愿喔!」

「谁……谁要答应这种要求!」沙雁大喊着拒绝。双颊的肌肤因为愤怒而升高了温度,同时将他一双澄澈的眼染深,就像是夜空的星子一样迷人,蔷薇色的嘴唇因为激动而轻颤着,愤怒的气息让他浑身激动地颤抖着。

轩辕无极着迷地望着他怒气冲冲的模样,或许,自己就是迷上他这种倔强又逞强的模样吧!这样一个有趣的人物,倘若住进了皇宫,他可以确定将来不怕没有东西玩了!

「这么好的交易,你真的不接受?」轩辕无极咧嘴,有些遗憾地发出啧啧歎息声。「我可不是天天这么好说话的幄,沙雁,心甘情愿的陪我一次,然后我就放你走,我也没兴趣每次都要教导你这种情慾生手,我看你连怎么让自己兴奋都不会哩!」

「轰」的一声,沙雁的脸胀成了深红色。

「啊?我猜中了吗?」轩辕无极眼睛一亮,使劲将沙雁扯得更近一些,伸出舌尖诱惑地舔着他半启的嘴唇。「或许,你真的想一辈子留在我身边,让我教会你从来不曾拥有过的快乐,嗯?」

「我……」沙雁迟疑着,内心因为他的话而剧烈地交战着;昨晚轩辕无极对他做的,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情,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承受一次,但,倘若这一次之后,能够换取真正的自由,那么……「你说的是真的?这该不会是什么诡计吧?!」沙雁平视轩辕无极的眼,试图从其中找寻他的诚意。

「是不是具的,明天答案就揭晓了。」轩辕无极轻笑,顺势就把沙雁扯进了怀中。「不回答,那么我就当你答应好了。」

不给沙雁犹豫的时间,轩辕无极已经将他压倒在软榻上面,沙雁吓了一大跳直觉地想挣扎,慌乱之下,居然将旁边的小几都给踢翻了——「啊!」沙雁低叫一声不好,看着上选的果类和精致点心撒了一地。

「我说心甘情愿,不是顽强抵抗啊!沙雁。」轩辕无极撇撇嘴,双手扣住沙雁的肩头,瞇起眼打量着身下的人,就像是一头野兽在打量着猎物,考虑要从哪里开始咬下第一口那样恶劣的目光。

「真的……明天我就能离开吗?」沙雁的脑海中只能想着这个问题。久违的寺庙、熟悉的人们,还有从小就和他一起长大的字文翱,明天就可以见面了吗?

想到翱,沙雁突然又想起了宫女曾经代传轩辕无极的吩咐,说过不久之后,字文翱会来拜访自己8翱……翱也在这个皇宫里吗?」

「专心一点……」轩辕无极不耐地蹙眉,低下头直接就吻住了沙雁喋喋不休的嘴,除了那种销魂的叫喊声之外,他可不想听到其他的话。

「呜……」实在无法接受和男人亲吻,沙雁想抵抗又动弹不得,只能僵硬着身子,任由轩辕无极为所欲为,内心祈求这次的羞辱能够赶快过去,不然就像上次晕过去也好,至少……羞辱不会这么深!

「沙雁,『心甘情愿』和『躺在这里假装自己死了』,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意识到他的僵硬不自在,轩辕无极忍不住嘲讽。

「哦……我又没做过这种事!我不会!」沙雁胀红着脸叫出自己的屈辱!

这傢伙实在、实在是太过分了!

「嗯?」轩辕无极似笑非笑地扬眉,低笑道:「真拿你没办法。」伸出手,很快地扯掉沙雁身上的衣服,同时间,也将自己身上的束缚除掉,露出了结实的胸膛、窄小有力的臀部、修长强壮的双腿,以及早已经微微被唤起的欲望。

一直到这个时候,沙雁才知道两人之间有着如此大的差异;轩辕无极只比他高出约莫半个头,再加上身体也不特别粗壮,所以他一直以为两人体型差不了多少,但当他褪了所有的衣服,沙雁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那是一副长期练武训练出来的精壮身子,宽肩、窄腰,每一块肌肉的线条在随着他动作时,都呈现出力与美的流畅度,完全不像自己这种瘦小的少年体型。这就是为什么轩辕无极每次一出手,他瞬间就被制住的原因了!在体型上的差异,根本就差太多了!

见沙雁目瞪口呆之际,轩辕无极重新覆下身子,赤裸的肌肤交叠在一起,传递着彼此的温度。「听我的指示,我就不会像昨晚一样伤了你。」

沙雁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最后只能死瞪着他,只不过这次他聪明地咬着嘴,就怕自己脱口骂人,到时候这个阴暗不定的傢伙,说不定又不放他离开了。

「嘿嘿,不要用这种漂亮的眼神瞪人。」轩辕无极俯身,攫住他的嘴,丝毫不浪费时间。

「呜……」沙雁想逃,但想起了自己的承诺,随即不动,就连难受的闷哼都不敢发出。

恶梦又要开始了……☆☆☆

当沙雁再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床前跪着一排奴仆,他错愕地起身,再次因为下体隐隐传来的不适而蹙起了眉头。

「你们……」这一群人是来作什么?

「请沙雁公子着装,轿子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开口说话的那位,是沙雁早已熟悉的圆脸宫女,其他的则是从未见过的官人。

「着装?!」沙雁觉得莫名其妙。轩辕无极真的答应要让自己离开?可为什么弄出这一堆人呢?

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沙雁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喜悦,原来,轩辕无极并没有撒谎,他真的要放自己离开!

「换衣之前,让奴婢先为您净身吧!」圆脸宫女捧着一盆热水向前,让沙雁再次胀红了脸,这才发现自己依然全身光裸,身上甚至还有轩辕无极遗留下来的气味……「谢谢你。」沙雁胀红着脸道谢。再一次,让这宫女看见了自己最羞耻的一面,他不是女人,却被轩辕无极当成女人般玩弄身体,真是一生的耻辱。

圆脸宫女微笑,以利落温柔的动作开始用温热的布巾为沙雁擦拭身体,跟着,手上捧着华丽衣服和头冠的宫人们也向前,以熟练的手法为沙雁换上了衣服。

「沙雁公子,原来……您是这么俊俏的一个人。」将沙雁打扮好之后,先前的那名宫女忍不住赞歎。 果然是人要衣装啊!沙雁原本就有着一张俊秀高雅的脸庞,如今换上了墨绿色的绸缎华服,盘成发髻的头上戴上了皇子冠,霎时就成了一位玉树临风、文质彬彬的俊美皇子了!

一排宫人朝他恭恭敬敬地磕头,然后就退下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沙雁被这群人的行为给搞糊涂了。他不是要出它吗?为何大费周章地穿上这身华丽的衣服?

「沙雁公子,请上轿。」女官垂首,恭敬地说着。

沙雁沉吟,知道问不出什么结果,不如就上轿,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他深吸一口气,按下心中湧起的淡淡不安,坚定地向前走去……

☆★☆

当轿子停住的时候,轿内的沙雁也觉得奇怪,这么短的距离,自己不可能已经回到龙泽神庙了吧?!

「沙雁公子,请下轿,皇上已经等候多时了。」轿帘被掀开,在轿子的两边同样站满了两排宫人,每个人的脸上虽然都力持镇定,但沙雁还是能感受到他们有些吃惊与诧异的打量。

皇上要见他?!乍听到这个讯息,沙雁的心也猛烈跳了一下。那是在三年多以前,皇上第一次拜访龙泽神庙,当时他就觉得皇上是个充满慈祥温情的老者,非但没有难以亲近的尊贵,总是以慈爱的目光望着他,几年下来,他们几乎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了。

沙雁脚步突然一顿。难道!是因为皇上知道他被轩辕无极囚禁了,所以特别命令他释放自己?想到这里,沙雁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若真是这样,那么他等会儿一定要好好对皇上谢恩,毕竟以轩辕无极那种狂佞的个性,若不是皇上亲自下旨,自己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获自由呢!

「请随我来。」走进华丽无比的殿堂,一名太监对着沙雁行礼,恭敬有礼地在前方引路,最后停在里面的一个房间,示意沙雁过去。「皇上在里面候着,请进吧!」

深吸一口气,沙雁脸上浮现出重遇故人、亦是入宫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草民叩见皇上。」一进房间,沙雁就跪下恭恭敬敬地叩头,毕竟这里是皇宫,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失了礼数。

「沙雁?真的是你吗?」前方传来又惊又喜的声音,是自己再熟悉不过、属于是上的慈祥声音。「快!快来朕这里,让我好好看看你!」

「是。」沙雁起身,听命地走向前。

抬起头,发现了躺在床上的人明显地憔悴了许多,不复几个月前的风采,倒……倒像是个生命力即将散尽的风中残烛。

「皇上?您……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沙雁眼眶一红。他是真心打从心底敬重皇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皇上居然变得如此虚弱!

「朕没事……朕没事,见到你就好,见到你就好了。」腾龙帝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是第一次他看见沙雁换上宫廷里的皇子服饰,原来,他的沙雁也是个天生皇子,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半点也没有不适合的地方。

「是吗?您要多保重身子,皇上。」沙雁忍不住握住了腾龙帝的手,重逢故人的喜悦化成了感动的眼泪,他的眼睛一下子激动地红了起来。

「沙雁,你怎么还叫我皇上?」腾龙帝有些诧异。无极既然找到了沙雁,应该把他的身世说出来了,不然,沙雁也不会换上这身皇子服不是吗?

「您是沙雁再敬重不过的皇上,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唤法吗?」沙雁失笑,觉得腾龙帝的问题有些奇怪。

「无极找到你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腾龙帝一愣,随即想起了,或许无极是要让自己亲口告诉他吧!

「无极?」乍听到轩辕无极的名字,沙雁整个人一僵,所有不好的回忆都在脑中闪过一遍。

「是啊!你不见了,我非常的担心,迫不得已只好将你的事情说出来,委托无极到民间去找寻你。」腾龙帝拍拍他的手,安慰道。「无极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这次也是一样,瞧!他这不是把你送到我眼前了嘛!」

「皇上……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囚禁自己的明明是轩辕无权,皇上怎么会派轩辕无极找出自己呢?

「沙雁。」腾龙帝紧紧握住他的手,有些感慨,更有浓烈的期待。「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是真实的故事,或许你一时之间会难以接受,但这全部都是真的。」

轻歎一口气,腾龙帝将过去与民间女子相恋的故事重新说了一遍,最后感歎道:「本来……我是想按照你母亲的意思,将你的身世一辈子隐藏起来,但是……你突然失踪,再加上这阵子发生了许多事,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若是无法确定你的安全,我无法放心地走,所以我才会违背对你母亲的承诺,将你接回宫中,我希望你能陪在父王的身边,陪我最后一段日子。」

沙雁僵硬得像是一尊石像。这种事,不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他并不是什么弃婴,而是当今腾龙帝的是子?!这……这不可能是真的!

「沙雁……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看到沙雁惨白的脸,腾龙帝知道自己的唐突吓坏了他,急忙说道:「你不接受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当一对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样就可以了,沙雁……你愿意留下来吗?」

脑门乱成了一片,某种可怕,但又不得不正视的问题,缓缓地浮现出沙雁的心头。

「轩辕无极……他……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沙雁听到自己以怪异又嘶哑的声音问着。

「当然,我要无极找寻你,所以将你真正的身世都告诉他了。」腾龙帝不明白地看着沙雁苍白的脸孔。

「咚」的一声,沙雁的脸色从白转青,化成了让人看了都害怕的颜色。

「沙雁?你没事吧?」

「皇上……非常对不起,我……我现在心里很乱,我需要一点时间,我告退了……真的很抱歉!」沙雁红着眼,勉强自己挤出这些话语,要是再不退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沙雁「唰」一声地站起,像是失去心神一般,跌跌撞撞冲出了寝宫。

☆★☆

他知道!轩辕无极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那么,他怎么能对自己做出那种人神共愤的丑陋事情?!沙雁的心像是一锅沸腾的滚水,双拳紧握、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齿,就连渗出鲜血了都不知道。

「啊!」出了宫殿,沙雁再也忍耐不住地狂吼出声!什么也不看的就往前冲出去。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他怎么会是皇子?怎么会是轩辕无极那种邪恶魔物的兄弟呢?!

「哎呀!我还以为一场父子相会你会喜极而泣,看样子好像不是哩!」突然,似笑非笑的嗓音出现,轩辕无极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倚在不远处的凉亭石柱上,漆黑的眼瞳有着洞悉一切的笑意。

「我要杀了你!」沙雁什么也不管地往前冲,抱着必死的决心、什么也不想地就往轩辕无极那里冲了过去。

轩辕无极不以为意,身子一侧就躲开了攻击,反手就将沙雁扣住抵向石柱,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再次成为控制一切的人。

「刚这么激动啊!」轩辕无极轻挑地笑了,晶亮的黑瞳闪着得意的幽光,慢条斯理地喊着。「看来你不是我的对手哩:皇兄』。」

「不要这样喊我!」沙雁死命瞪着他,从来没有这种想要亲手杀死一个人的渴望,若是他手上有武器,他一定要一剑刺死这个魔鬼!

「这么快摆出皇兄的姿态了吗?」轩辕无极暖昧地调笑。「昨晚你不是还在我怀中申吟喊叫着?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住嘴!」沙雁气得心脏都快炸开了。「你……明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还对我……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

「就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我才舔你的啊!皇兄……」轩辕无极露出狡诈又魅惑的笑。「我可不是那种轻易会服侍别人的人哩!皇兄,因为是你,所以我才尽量让你得到快乐的,你昨天晚上难道没有得到彻底的满足吗?」

「你……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对不对?」沙雁冷着脸,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在口头上争得上风,于是迅速转移话题。「假好心地说要释放我,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皇兄,我是打算要放你走,现在留你的是父皇,你可别随意诬赖我。」

轩辕无极可亲地笑了笑。

「可恶!」这傢伙根本将所有的事都算好了,自己根本无法招架。「我现在就去和皇上说我要出宫,试着阻止我看看!」

突然成为皇子的好处,大概就是再也不用受到这个魔鬼的威胁吧!沙雁恨恨地想着,说出了自己要离开的意愿。

「随便你。」轩辕无极松开手,无所谓地耸肩。

虽然意外轩辕无极的大方,但沙雁不愿意多想,一心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就在沙雁走了几步的时候,轩辕无极偷懒的嗓音再次止住了他的脚步。

「对了,你的好朋友宇文翱,在我的宫里作客喔,你不见他一面吗?」

「你!」沙雁转身,双眼喷出了火焰。「你囚禁了翱?」

「皇兄,虽然你对我的评价不高,但我怎么也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哩!」

轩辕无极嘻嘻一笑,望着他说道。「既然父皇希望你留下,我这个作儿子的,自然很努力地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喽。」

「就当是我教你的第一课吧!这就是宫廷里生活的方式。」轩辕无极走到沙雁的身边,亲暱地拍拍他紧绷的脸说道。「无时无刻都要增加自己手边的筹码,如此,才能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啊!皇兄,欢迎成为一家人……」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