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八章 刺杀

作者:洛炜

旻雁殿华丽的宫殿、成群的奴仆,还有锦衣华服,这些对于长年生活在龙泽神庙的沙雁来说,是全然陌生的环境。

沙雁轻歎一口气,望着周遭华丽却陌生的环境。住进「旻雁殿」这精致宫殿已经整整十多天了,他已经从原先的忐忐不安,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平静,应该说是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的茫然吧!

皇兄,你那条忠犬,现在可是在我手中哦!

父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你不会喜的想让他伤心吧?

字文翱,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如同亲生兄弟一样的亲人,是伴随着他长大。甚至早已是属于记忆中一部分的人,自己无法舍弃他!

腾龙帝,从见面起就一直对自己关怀备至的慈祥长者,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相遇是机缘,但真正的原因,他居然是腾龙帝留在民间的皇子,想起衰老的亲身父亲紧紧握住他的手,那种留恋欣慰的眼神,他实在是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所以,他最终还是如轩辕无极所料地留了下来,自己是如此容易被看穿心事的人吗?或许吧!但他可不是轩辕无极那种无心无情的怪物,他当然会珍惜生命中重要的人啊!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的,不是吗?

「没错,我这么做是对的。」沙雁喃喃自语,他留下来是正确的,只要……不去想自己已经变成笼中鸟这项事实,其实,日子也不是这么难过。

「沙雁?!」熟悉的声音呼唤着,充满了狂喜和不可置信。

沙雁闻声回头,也惊讶地「肮一声,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看到了宇文翱!

「翱!」沙雁激动地喊着,迫不及待地走向宇文翱!他真的在这里,真的在宫里,他没有在做梦!

宇文翱展开双臂激动万分地将沙雁紧紧拥在怀中。当旁人告诉他沙雁在皇宫,还是当今皇上的皇子时,他半信半疑,一直到他亲眼见到了沙雁,好几个月来悬在半空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不管沙雁是不是什么皇子,只要他安然无恙就够了!

「你真的在这里!」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沙雁满足地歎息。

宇文翱突然放开手,黝黑的脸泛起一丝可疑的红光,有些抱歉他说:「啊!我差点忘了,你现在不是普通人,是这里的皇子了!」

带领他来这里的太监一路上耳提面命,说沙雁如今已经贵为皇子。就算他是皇子的朋友,也不能跃矩,一切得按照宫里的规矩。

「看到你太高兴了,我都差点忘了!」宇文翱搔搔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沙雁,我以后要怎么称呼你才好,还有那个行礼……我实在记不住该怎么做!」

「翱?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重逢的喜悦,霎时因为宇文翱突如其来的生疏而消失了。「就算我是皇上的骨肉,但我还是原来的沙雁啊!难道,就因为我是皇子,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

「啊!你别生气啊!」见沙雁俊秀的脸一沉,宇文翱顿时乱了手脚。从小,沙雁就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但是他一旦动怒,那也是很吓人的。「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们告诉我,这里是皇宫,不是普通的地方,要我什么都得守规矩,所以我才这样问的。」

「不,是我自己反应过度了。」沙雁惊觉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扯开一抹苦涩的笑,抱歉道。「别说是你,就连我也觉得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如果不是因为父皇身体不好,我一定会禀告父皇,要他让我回龙泽神庙的。」

「那可不行!你离开这里会有危险的!皇宫是一个可怕的地方,想当初皇上在还没认你之前,就已经有人到龙泽神庙要杀你,在你失踪以后,还是有人拚命来打探你的消息,我和住持之前都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你的个性根本不可能得罪人啊!后来知道原来你有皇子的身份,我才恍然大悟。」宇文翱打断他的话,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凝重表情,还转头看了看四周,而后神秘兮兮地凑到沙雁的耳边说道,「宫里的其他人一定嫉妒你的身份,所以千方百计不让你和皇上相认,但是你别怕,现在我也进了宫,我会保护你的!」

「你是我从小保护到大的兄弟,以后还是一样!」宇文翱拍拍自己的胸膛,豪气干云地保证道。

「翱……」沙雁忍不住红了眼眶,为他毫不保留的关心而感动。

「真是让人感动的情操啊!」戏谑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沙雁听到后浑身一僵,而宇文翱则是不好意思地胀红了脸。

「八殿下。」不同于沙雁瞬间沉下脸,宇文翱则是恭敬地喊着。

「翱?」宇文翱的态度让沙雁大吃一惊。那天他被轩辕无极掳走的时候,翱也在场,当时还对他咬牙切齿的,为何现在态度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我知道你很关心我的『皇兄』,但是如果你是真心想保护他,就得认真学习武艺,这点你该明白。」轩辕无极噙着淡笑,语气和善他说着。「如果你有这样的决心,那么我就让绯影当你的老师,亲自指导你,唯有学习到真正的本事,你才能好好保护我的皇兄哩!」

「多谢八殿下。」宇文翱欣喜着狂,拚命地拱手道谢。绯影是将自己从地牢救出的大恩人,更是自己见过身手最棒的人,若是能在他的指导下习武,他日后一定能好好保护沙雁的。

「翱,这是怎么一回事?」沙雁瞪大眼,忍不住开口询问。

「哦!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在你被八殿下带走后,两。三天后又来了一帮人,他们不相信你失踪了,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抓到一个奇怪的地牢,三天两头地打我,追问我你的下落。」字文翱述说分手后的遭遇。「后来是八殿下派人把我救出来,还把我留在宫里细心照料,并且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是皇子,而八殿下带你人宫是为了要保护你,我才知道自己一直误会他了!」

沙雁倒抽一口气,转头怒瞪着轩辕无极,不敢相信他居然敢撒下这种漫天大谎,而老实忠厚的宇文翱,居然真的就相信了他?!

「绯影在外面等着呢,他现在就可以开始教你了。」轩辕无极忽略沙雁杀人的目光,依旧和蔼可亲地对着宇文翱说话。

「是。」宇文翱兴奋地拱手,在离开前对沙雁笑着保证道。」我会好好努力,一定会保护你的!」

「翱……」面对他那种直率又正直的脸,沙雁只有说不出的感动。

「你的忠犬真是可爱啊!皇兄。」宇文翱前脚一离开,轩辕无极戏谑的嗓音就荡到了沙雁的耳边。

「你居然对翱说出这么荒谬的谎言?!」沙雁怒瞪着轩辕无极。接他进宫是为了保护他?果然只有这种卑鄙的傢伙,才能随口扯出漫天大谎吧!

「咦,不然我要怎么说?接你人官是因为我想将你留在身边,充当洩慾的玩具吗?」微薄的唇勾起,洩出了呵呵轻笑声。「要是我真这么说,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哩!」

「住口!」沙雁胀红脸,再次确定这个人天生有邪恶的骨血,自然而然就可以说出这种恶劣的话语。

「嘿嘿,或许我该告诉他,你是如何在我怀中发出让人疯狂的喘息声,又是如何诱惑地摆动自己的身子。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那个在他心中可爱纯真、像是圣人一样的沙雁,居然会张开可爱的小嘴,妖魅地喊着:给我……给我……不停地发出这种羞耻的声音哩……」轩辕无极向前一步,扯住沙雁的手臂将他拉向前,凝视他因为愤怒而漾起氤氲的黑瞳,暧昧地调笑道。「要是我真的说实话,以他那种单纯的个性,说不定会疯掉哦!」

「你真是我见过最卑劣的人!」沙雁瞪着他,再也无法克制的愤怒冲上脑袋,想也不想地喊道。「我们真的流有相同的血液吗?像你这种卑鄙邪恶的傢伙!根本就是邪魔转世!到底是谁把你教养成这样的?」

轩辕无极绝魅的脸庞闪过一丝受伤的表情,但是消逝得太快,几乎让沙雁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瞬间,那张俊邪的面容又转成了惯有的戏谑。

「我们体内的血液当然不一样,生你的女人不过是个低贱的平民,不是吗?」美丽的唇,吐出的是再冰冷不过的言语。

「那又怎么样?我根本就不在乎当什么皇子!」沙雁喊出心声。

「嘿。」轩辕无极轻蔑地撤嘴,发出冷笑。「不管你在不在乎,只要没有我的命令,你一天也别想离开这里。」

「我留在这里是为了父皇,只要他的身体一康复,我就回龙泽神庙去。」沙雁不甘示弱地瞪视着他。「去哪里都好,只要别让我看到你这张可恶的脸!」

「是吗?」轩辕无极霍地松开自己的手,咧开一抹恶意的笑说道:「这个皇宫就像沼泽一样,会让人变成恶鬼的沼泽一旦踏进去,谁也抽不了身的,亲爱的皇兄……」

说完这番话之后,轩辕无极撇撇嘴,像是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淡淡说道:「哦,过几天父皇会对朝臣正式宣你的身份,有了身份以后,你在这里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住下来了。」

「嘎?」沙雁一愣。他已经告诉过腾龙帝,待在宫里只为尽一份孝心,甚至不需要公开他的身份,为何又还有这样一个公开的仪式呢?

「父皇要你好好准备一下,当天可别吓得脚软啊!皇兄。」轩辕无极笑着提醒。「我可以教你官廷礼仪,不过前提当然是你得付出相当程度的代价。」

轩辕无极暧昧地比了比自己的下腹,明白地表示他将索取的「代价」。

「不用了。」沙雁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

早已知道答案的轩辕无极不再坚持,择挥手,在大笑声中离去。

☆★☆

由于有沙雁一直陪伴在身边,腾龙帝的身体日渐好转,虽然无法完全恢复至从前的硬朗,但是至少神情不再憔悴。

于是,腾龙帝在早朝时,对朝臣们宣自己在多年前,曾在民间生下一名皇子,一直到今日才寻回,已将皇子接回皇宫,赐子他皇子的身份与荣耀,除了昭告天下之外,还要设下宴席,感谢上天垂怜。

盛大的宴席在御花园里举办,虽然说日前刚发生了一场宫廷血案,但由于太子仍然下落不明,皇后又饮鸩自缢,所以尚未做出真正的裁决。

「恭喜沙雁殿下。」换上一身华丽的皇子服,沙雁很快地就被朝臣的道贺声所包围。

沙雁依旧保有原来的姓名,这是腾龙帝为了纪念他的生母特别允许的。而沙雁已十八岁,所以比他年纪小的皇子,以后也得恭敬地喊他一声皇兄。

「谢谢。」不善交际的沙雁十分尴尬,对于这些满脸笑意,却未必是真心诚意的言谈感到十分无奈,但今天的宴会乃是父皇特地为自己举办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堆满了笑脸。

「我这位皇兄很害羞,你们可别吓坏他了。」轩辕无极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沙雁身后,淡笑着开口。

「八殿下,虽然你少了几位皇兄,但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开口讽刺的是蔺宰相派别的臣子。自从出事以来,所有人都认定了轩辕无极是下一任的太子,虽然这个叫沙雁的颇得皇上的喜爱,但他毕竟是民间女子所出,根本不够资格登基的。

「这点我倒不担心,不像某人,自己的项上脑袋都不知保不保得住了,还在这里说笑话啊!王大人。」轩辕无极端起酒杯轻啜,似笑非笑地说着。「我听说,最近王大人府上,多了很多生面孔是吗?」

自从他重用夏廷卫之后,他不但分化了许多宰相派的人马,同时也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了许多有利的资料。据说商宰相已经和太子取得了联系,正在秘密盘算着,要领着大队人马回宫,名义上是要讨回自己的清白,隐藏在口号之下的目的,自然就是要逼宫了。

他早已掌握了他们的一举一动,目前不出手,就是要等他们全部结集在一起,然后再一网打荆

「嘿嘿……八殿下说笑了。恕我愚昧,一个字也听不懂。」王大人哈哈一笑,背后已经爬满了一身冷汗。怎么……宫廷里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了吗?

轩辕无极噙着笑,俊脸上是莫测高深的表情。

沙雁虽然处在两人中间,却一点也听不懂他们谈论的内容,不知不觉地,目光就停留在轩辕无极的身上,心中不禁纳闷、他真的是一名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吗?在那一双深幽的黑瞳中,没有年少应有的纯真和稚嫩,熟练而近乎是冷静地面对所有的人,甚至,连一般人会有的恐惧,都不曾在轩辕无极的脸上看过,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造就成这样的他呢?

「那,皇兄,真难得你会看我看到发呆哩!」含笑的眼瞳突然出现在沙雁的面前,让他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刚才围在自己身边的人都已经离去,而他仍旧愣愣地盯着轩辕无极在胡思乱想。

沙雁脸一红,由于刚刚的确在想着无极的事情,不擅长撒谎的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解除困境。

「啧。」就在这个时候,轩辕无极的眼神突然超过他的肩头,看向另一端、一丝轻蔑的表情倏地闪过他绝色俊美的脸庞。

轩辕无极突如其来的憎恶情绪让沙雁吃了一惊,很自然地回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甫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名气质高贵、容貌美艳的中年美妇在宫女们的簇拥下缓缓走来。

「母后。」轩辕无极向前恭敬地行礼。

母后?!沙雁大吃一惊,她就是轩辕无极的母亲,那么,刚才轩辕无极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嫌恶是为了谁?不可能是针对自己的母亲吧?

「臣妾叩见皇上。」梅妃涂了浓艳的妆,换上一身华服,踩着婀娜多姿的步伐走到腾龙帝的面前,妖妖娆娆地行了一个礼。

「梅妃,你的身子好些了吗?」腾龙帝对于她的出现也感到有些惊讶。自从熏和煌死了之后,梅妃伤心欲绝地将自己锁在宫中,就连旁人也不见,日前还有流言说她已经疯了,还带人到皇后的地方,逼迫皇后饮下毒酒,但由于腾龙帝当时卧病在床,后来又因为沙雁的事情,所以他还没机会调查这件事情。

「谢皇上关心,今日臣妾听说皇上寻回了失散多年的皇子,臣妾怎么能不来道贺,分享皇上的快乐呢?」梅妃娇笑着,如同一朵绽放的牡丹般娇媚。

丧子之痛让她多年的美梦顿时成空,但是后来听说皇后饮鸩自缢,如今后宫已经空出,也就是说她的机会已经来了。再者,虽然熏和煌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夏廷卫告诉她,无极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任太子的人选,倘若真是如此,那么就算当不成皇后,日后自己还是能够成为尊贵的皇太后。

「是吗?」腾龙帝觉得梅妃的神情有些诡异,脸上的笑容似乎过于欢愉,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虽然如此,他还是对沙雁招招手道:「皇儿,过来我这里,来见见梅妃。」

「沙雁拜见梅妃。」沙雁有礼地拱手,缓缓抬起头,四目相望的刹那间,沙雁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曾在哪里见过这位妇人?

「蔼—」梅妃发出尖锐的喊叫声,早沙雁一步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是他!那个龙泽神庙里的少年神人?!

预言了煌儿和熏儿会因为争夺太子之位而死!预言自己若是东窗事发会命丧黄泉的人!居然会是皇上流落民间的皇子?!想起了自己曾经下令要杀他灭口!那么,他今天出现在这里,一定就是为了要报复!」

「蔼—」梅妃发出一连串的失声尖叫,神智再次陷入一片混乱。如果不是他的预言,她的两个皇儿就不会惨死!如果不是他!他们一定还好好的活着,如果不是他……「梅妃,你怎么了?」腾龙帝皱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来人,将母后带回宫。」轩辕无极迅速下达命令,梅妃的神智看来确实已经混乱,看来也该是下手的时候了,免得她做出一些更难看的事情。

「是。」一旁护驾的侍卫们领命,两个人走向前,试图想要抓住梅妃的手。

「别碰我!谁也不准碰我!」梅妃大叫,双眼闪耀着疯狂的光芒。

「快动手。」轩辕无极再次下达命令。

两名侍卫对看一眼,点点头,从两边慢慢前进打算擒住梅妃,梅妃却突然停顿住,表情呆滞地颓软在地上,正当两名侍卫弯下身要扶起她的时候,梅妃突然抽出其中一名侍卫的配刀,霍地就朝前面冲了过去「除了我的皇儿,谁也没资格坐上太子的位置!」梅妃大喊出声,倾尽毕生之力将刀往手无寸铁的沙雁胸前刺去一一一

轩辕无极原本站在腾龙帝的身边护卫着他的安全,但梅妃的动作来得太突然,更是使尽了全力,以沙雁的能耐根本无法抵挡,眼看情势危急,他甚至没有迟疑,迅速冲到了沙雁的面前将他推开,让他及时避过这致命的一击,但由于梅妃是以全身的力道撞过去,虽然轩辕无极随即侧过了身子,那柄刀仍然狠狠地刺进了轩辕无极的左肩!

「无极!」腾龙帝大喊,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轩辕无极凝着脸,先不管肩头的伤,伸腿踢开了眼前的梅妃,跟着下令道:「快把她带下去,免得圣驾受惊!」

「是。」见自己的配刀居然伤了八皇子,侍卫脸色一白,再也不顾及对方崇高的身份,紧紧抓住了梅妃,毫不留情地就将她拖了出去。

「我是皇太后!谁抓我?谁敢抓我?」离开时,梅妃依然嚷着疯狂的言语,嚷着自己的美梦。

轩辕无极迅速伸手点了自己周遭的大穴,这一刀刺得虽然深,但没有伤到筋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你……」沙雁还没能从震惊中恢复。不但不明白为何梅妃要杀他,更让他觉得诧异的,是轩辕无极居然在最危急的时候救了自己!

「无极,你没事吧?」腾龙帝又是心疼又是感动,知道轩辕无极是为了救沙雁,硬生生挡下这一刀的。「来人!快叫大医!」

「不碍事。」他试图微笑,但发现腾龙帝和沙雁的脸开始在自己的眼前摇晃,他想开口取笑沙雁苍白的脸,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

「咯」的一声,轩辕无极还是支撑不住地跪下,意识虽然清醒,但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最后眼前一黑,他陷入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