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炜 > 《爱杀》
返回书目

《爱杀》

第九章 爱杀

作者:洛炜

一场庆贺宴,因为轩辕无极受了伤而草草收场,所幸他肩膀上的伤并不足以致命,当腾龙帝和沙雁从太医口中得知,他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时,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两人在蟠玥殿里守候着,打算一直等到轩辕无极清醒,他们才能真正放下心。

「父皇,您先去休息吧!我来看顾他就可以了。」

半天过去了,轩辕无极还没清醒,但腾龙帝脸上已经露出了疲倦的表情。「太医已经说没事了,只要他一清醒,我会立刻回报您的。」

「嗯。」腾龙帝点头,有些感慨地看着沙雁,半晌后才说:「现在,我就只剩你们两个孩子了,见到你们彼此这么关心,我真的好高兴。」

腾龙帝满足地轻歎一口气;生长在皇室的弟子,哪怕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有时都会翻脸无情,就像是津儿他们一样,为了太子之位争破了头,甚至失去了性命。但无极和沙雁却不同,他们不但是自己疼爱的孩子,他还亲眼见到无极为了沙雁,不惜挺身挡下了一刀,他们之间这种难得的真情让他感到欣慰,就算自己百年之后,对他们两兄弟也能放心了。

「父皇,您休息吧!」沙雁无法回答,甚至不敢正视腾龙帝的双眼。

☆★☆

腾龙帝离开了之后,沙雁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重歎一口气,沙雁坐到床沿边,静静地凝望着轩辕无极沉睡的面孔;此时的他,没有平日的威胁感,俊眉挺鼻,这是一张甚至比女人更美的脸孔,但是唯有自己知晓他邪恶的真面目,就连父皇,都被他给欺骗了!

真实的轩辕无极无情无心,残酷而狂妄,掌控住自己所有的弱点,将他玩弄在掌心之间,只是,这样一个比恶鬼还可怕的人,居然救了自己?

「要杀死他,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沙雁喃喃自语。

杀死他!拿刀拿剑。或是用手掐死他都可以!那么你就可以解脱了!脑海中,那个对轩辕无极深恶痛绝的自己这么说着。

不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若不是他挡在面前,自己早就死了!另一个自己也开口了,就算轩辕无极再怎么邪恶,他毕竟救了自己一命!

沙雁!难道你忘了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那些羞辱的事情,你全部都忘记了吗?脑中的声音变得激昂。怒斥他的软弱。

就算你恨他!也要光明正大的决斗,杀死一个昏迷的人太无耻了!另一股声音也重复着自己的立常

☆★☆

就在沙雁举棋不定,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沉睡中的轩辕无极,突然发出了申吟,像是被梦魇缠住了一般,润玉般俊美的脸庞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母后!快点出来!火要烧到你身上了!」略微苍白的嘴逸出申吟,急切地呼喊着。

「绯影!快!快把母后带出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沙雁吃了一惊,虽然不明白他在喊什么,但是却为了轩辕无极语气中的慌乱和无助感到悲伤,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他伸手握住了轩辕无极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烫得吓人,是因为伤口引起的高烧,所以才会做噩梦的吧?

「不要!不要杀我母后!」轩辕无极紧紧抓住了沙雁的手呐喊着,最后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喊,然后,他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轩辕无极?」沙雁凑向前,这才发现他沉沉地睡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像是无意中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沙雁害怕地抽回自己的手,不安地向后退去。

不能动摇!不能产生好奇!他根本不想知道任何有关轩辕无极的事情,自己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他残酷卑劣的那一面,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需要知道!

「咚」的一声,不住后退的沙雁突然撞上了一具坚硬的躯体,他吓了一跳迅速回身,见到了曾经有数面之缘的绯影,那个像影子般一直跟随在轩辕无极身边的人。

「沙雁殿下,您的脸色很苍白。」绯影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那一双精明的眼却没有放过沙雁略显惊慌的脸庞。

「你来了就好,换你照顾他吧!」

「照顾殿下的事让翱来做就可以了,我有事情想私下和您说。」绯影挥挥手,示意宇文翱进入,后者同样也是一脸关切,由于轩辕无极是为了救沙雁而受伤的,所以宇文翱对轩辕无极的好感又往上窜升了许多。

「是啊!沙雁,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宇文翱体贴地笑着。「你也去休息一下比较好,瞧你,脸色这么苍白。」

沙雁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于是主动往外走去,想知道绯影要和他说些什么。

☆★☆

两人来到了殿外的凉亭,绯影开口道:「对于殿下的身世,您一点都不了解吧?」

「我为什么要了解他的身世?」沙雁双眼问起警戒。虽然说绯影是轩辕无极形影不离的护卫,应该什么也不知道吧!希望是如此,只要一想到绯影或许知道轩辕无极侵犯他的这件事,中就湧起了一阵恐惧。

「如果你不是沙雁,光是你刚才听到殿下的梦话,我就该杀你灭口。」绯影淡淡说着,彷彿取人性命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般无所谓。

「这是什么意思?」沙雁心中一凛。「不过就是高烧时的梦话,就算我听到了又怎么样?」

「任何知道当年事情的人,都不能留下活口。」绯影摇头,淡漠的脸上霎时间浮上一抹浓烈的杀意。

沙雁直觉地向后迟,但绯影整个人表情一敛,又恢复到原有的平静淡漠说道:「但你是殿下的人,没有得到他的允许,我不会动手的。」

沙雁的脸胀得通红。 果然!绯影知道这件事!

「殿下既然愿意救你,你就不应该再反抗。他是天生的王者,也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王者,就算你再怎么反抗,最后还是得屈服的。」绯影沉吟,缓声提出建议道。「从小殿下接受的训练,就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既然殿下喜欢你,你就应该好好待在他的身边。」

「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待在他的身边?」沙雁低吼出声。这个绯影未免大莫名其妙了,什么叫自己应该待在轩辕无极的身边,好像被选上是无比的光荣一样!他才不要这种荣耀呢8到底是谁把他训练成这种变态的模样?」

「是我。」绯影毫不避讳地承认了。「事实上,应该说这是已故缨妃的遗言。」

「吓!?」沙雁错愕不已。

「缨妃是殿下的亲生母亲,原本是战败国送来求和的女人。缨妃美丽善舞,深得腾龙帝的喜欢,进宫不久后,就生下了殿下。」绯影说着当年的往事。「缨妃受宠的事实让其他人妒嫉不已,所以,趁着腾龙帝出宫的时候,梅妃,就是你今天见到的女人,带人逼死了缨妃。」

「啊!」沙雁惊呼一声,想起了刚才梦中轩辕无极的叫喊声。

沙雁无言以对,甚至找不出任何话来回应自己所听到的残酷事情。

「殿下亲眼目睹了缨妃饮下毒酒,甚至活生生被烧死的景象。」绯影继续说道。「梅妃一是当年受宠的妃子之一,在缨妃死后,腾龙帝心疼殿下,于是为他另找了一位母亲。为了不让梅妃起疑,我故意要殿下认梅妃为母亲,也因为如此,殿下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梅妃多疑,若是殿下投入她的怀中,那么她就会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了。

「但……但他不是目睹了梅妃杀死自己的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要求一个孩子?」沙雁不可思议地摇头。

「但殿下做到了,他听完我分析的情势,了解我所说的每一个字。」绯影以骄傲的语气说着。「然后他走向梅妃,喊了她一声『母后』,这一喊,就喊了将近十年。」

「啊!」沙雁忍不住退了一步,心中百感交集,为当年年幼的轩辕无极感到心痛,却又为整件事感到莫可奈何。

「这就是当年事情的真相。」绯影结语,望着沙雁缓缓道:「是真相,也是永远没人知道的真相。」

「那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沙雁有些困惑。

「为了将来,我只是提前预防。」绯影莫测高深他说着。告诉沙雁这项无人知晓的秘密,是为了将来有借口杀了他。原本以为殿下早已经无心无情,但他对这少年,似乎有着超乎寻常的关心,看似天真的沙雁目前看起来不危险,但是一旦将来阻挡了轩辕无极。他一定会是第一个动手取沙雁性命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沙雁不懂,只知道不单是轩辕无极,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怪得可以。

「就是希望你好好待在殿下身边的意思。」绯影扯开淡淡的笑,最后提醒道:「殿下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你在宫中孤立无援,除了殿下之外,恐怕没有人能够真正保护你,你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说完这些话之后,绯影掉头离开,转眼间已经迅速地消失了。

这个宫廷是沼泽,是会让人变成恶鬼的沼泽,一旦踏进去,就再也抽不了身了,脑海中,莫名地想起了轩辕无极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原来,是因为有这样的过去,才会让轩辕无极拥有这样不择手段。疯狂的过去。亲眼目睹亲人死去,还必须称呼仇人为母亲,他就是这样独自生活了将近十年吗?到底,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沙雁不知道,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自己永远都不知道……

☆★☆

在轩辕无极养伤之际,腾龙帝下令赐死梅妃,以前他可以放任梅妃,但现在她居然疯狂到举刀伤人,尤其还伤到了他最疼爱的无极,实在是罪无可赦!

幻想着总有一日当上皇太后的梅妃,最后以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同一时间,夏廷卫聚集了大队人马,里应外合杀到了宰相府,将几个主要拥护太子的带头大臣全都杀了,只带回了几个不具威胁性的臣子覆命,就算到时候这些人被释放,也没什么作为了。

混乱之中,太子仍然逃走了,但失去了拥护的臣子,轩辕津根本构成不了威胁,所以夏延卫并没有再追,带着满足的笑意回来向轩辕无极领功。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相当平静。

一来轩辕无极年轻力壮,再加上他是个习武之人,当伤口不再渗血后,他就可以坐起身,不到几天的时间,他已经可以起床走动了。

这些日子沙雁都待在蟠玥殿里,毕竟,轩辕无极是为了自己受了伤,他怎么也不能不照顾他。

「皇兄,我为你挡了那一刀,早晚我会索取代价的。」这伤对轩辕无极来说算不了什么,就连惯有的戏谑都没有一丝二毫的改变。

「现在,你心中隐藏的那头野兽是平静的吗?」沙雁突然问道。这是当他被轩辕无极囚禁时,轩辕无极曾经对他说过的:隐藏在他体内的野兽,可以是噬血、也可以平静的沉睡着。

那个时候沙雁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今天他已经懂了。轩辕无极就像是生活在森林里的野兽,为了生存。为了自己,他会渴望狩猎、渴望鲜血,或许是从小就培养起的能力,也或许,这种本能一直隐藏在他的身体里面。

「你说呢?沙雁。」轩辕无极扯开淡淡的笑,并不回答。

「还不能平静吗?」沙雁眉心一紧。逐渐了解宫廷的运作之后,他知道轩辕无极是目前唯一太子的人选,再加上日前他奋不顾身地救了自己,父王更是欣喜,打算等轩辕无极的伤一好,选定了日子就正式册封他为太子。

「或许……」轩辕无极肯说的,也只有这么多。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突然冲了进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来者衣杉褴褛,面容憔悴,居然是消失已久的太子轩辕津!

「太子,好久不见了。」轩辕无极缓缓咧开笑,能够一路闯进皇宫直达他的寝官,看来是绯影特地放行,好让他能亲手解决太子吧!

「无极!我来只是问一件事!」虽然人憔悴了许多,但太子依旧以镇定的声音问着。「我母后是怎么死的!」

「皇后,是为了你而死的。」轩辕无极瞇起眼,毫无所惧地站到太子的面前。「她确实是一位慈爱的母亲,饮鸩自尽,但求换你一线生机。」

「啊!母后……」轩辕津整个人跪坐在地,流下痛苦的眼泪。

「我真不敢相信你冒死回来,就只是为了问我这件事?」轩辕无极抽出随身的长剑,笔直地抵住轩辕津的颈项。「现在,你应该没有遗憾了吧厂轩辕津闭目待死,根本不打算挣扎。母亲、身份,一下子全部都没有了,而自己身上背负的罪名,更是不知从何清洗,既是如此,还不如死在剑下吧!

「等等!」沙雁忍不住出声阻止。眼前的人看起来已经穷途末路了,根本不可能妨碍轩辕无极,既然如此,就不该一定要他死!

「他既然一心求死,你又何必多事?」轩辕无极无聊地撇嘴。

「他已经不再是妨碍,为何一定要杀人呢?」虽然他不知道轩辕津杀人的理由,但是,他怎么也是拥有一半血缘的兄弟,虽然他和太子并不相识,却也不忍心看他死在这里。

「你要为他求情吗?沙雁。」轩辕无极有趣地瞇起眼。

沙雁不语,怜悯的眼光不停地在轩辕津与轩辕无极身边打转,最后点了点头。

「你在要求我做一项违背自己心意的事。」轩辕无极挑高一道眉。斩草除根是他的原则,虽然说津就算不死,也不会有其他的作为,但是死,仍然是让人最放心的方法。

「违背你的心意,但这是正确的事情。」沙雁坚持。就算轩辕无极的理念,是不择手段,但如今太子之位他已经要到手了,就不应该再杀人了。

「我再问你一次,你要为他求情吗?」轩辕无极像是想到了什么,缓缓地笑了。「这个代价会很高,即便是如此,你仍然愿意为他求情?」

沙雁身子一震,最后,缓慢而坚定地点头。

「好。」轩辕无极收回长剑,弯下身,轻声对津说:「你可以走了,我会找一具尸体替代你,就当你已经死在我手上了,皇兄。」

轩辕津抬头,即使再怎么一心想死,但是当他听到对方说,自己仍有一线生机的时候,方纔那种强烈想要舍生的念头,居然慢慢就消失了。

「好好照顾父皇……」轩辕津站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直到轩辕津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沙雁忍不住轻歎了一口气。这就是权力斗争的下场吗?太子的模样看起来好淒凉啊!

「皇兄,别忘了你刚才说过的话。」轩辕无极扬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什么样的代价都不问就急着点头?这么做很危险的……」

「对我来说,生命是最可贵的。」沙雁抬眼,以认真的眼神说着。

「即使,拿你自己来换也值得?」轩辕无极将他拉人怀中,不怀好意地笑了。「你要付出的代价很简单,从现在起,你属于我,不管是身体。性命,全部都是属于我一个人所有,若是你不愿意,我现在就派人取回津的头。」

虽然明知道轩辕无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听他亲口说出时,沙雁仍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如何?我还在等……」轩辕无极扬起笑,妖魅的黑瞳看起来勾魂摄魄。

「好。」紧咬着下唇,沙雁最后郑重允诺。

或许,在那天和绯影谈话之后,他早已看出自己的未来了吧!虽然不明白轩辕无极到底执着于自己的什么地方,但是,若是自己能够克制他心中噬血的本性,那么,自己愿意为了天下人这么做。

只要祭品放得对,我这头野兽或许就不再噬血了。这是轩辕无极曾经说过的话,如今果然一语成仟,自己最终成为了供奉野兽的祭品。

「沙雁……看上眼的、渴望的、亟欲征服的,我会不顾一切的得到它,即便是逆天、叛神,在所不惜。这就是我的『爱』。不顺从的、阻碍我的,不管花费多少时间,毁天抑或是灭地,我统统都会消灭,这就是我执行的『杀』。」

轩辕无极伸手勾起沙雁的下巴,黑瞳彷彿燃起了透明的火焰,他倾身,在沙雁淡色的嘴唇上舔吮轻吻着,发出满足的歎息声,轻笑道:「一如你。一如这天下,总有一天全部都会手到擒来………尾声腾龙帝于苍龙皇朝六十八年,废太子轩辕津,改立年仅十八岁的八皇子轩辕无极为太子,并将大部分的军权移转,间接给予他更多的权力。

册封大典当日,轩辕无极换上一身绛红冕服,头戴镶有白玉双龙的宝冠,将原本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容再添增几分艳华气质。

迈开步伐,每一步都显得自信而沉稳,当轩辕无极穿过朝臣。越过其他皇子们身边之时,他在沙雁的身旁一顿,以只有对方听得见的耳语说道:「皇兄,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啊!」

语毕,轩辕无极昂首,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大殿最前方,恭恭敬敬地向腾龙帝叩头行礼,重新抬起头,轩辕无极的目光看似停在腾龙帝身上,但真正吸引住他目光的,却是腾龙帝身下的、漾着淡淡金光的龙椅。

他知道,自己会坐上那个位置的,虽然不是今天,但不会太久的。

「多谢父皇。」当册封大典结束的时候,轩辕无极拱手谢恩,转过身子面对大殿中所有的臣子,嘴角轻轻扬起,勾出了一抹摄人心魂的浅笑,愉悦地享受着,他生命中的第一场胜利……

【全书完】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