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于席 > 《备胎情妇》
返回书目

《备胎情妇》

第一章

作者:于席

“这年头,做什么工作似乎都赚不到什么钱耶……”饶芷彤穿着清凉至极的白色衬衫,坐在沙发上,脚则是跷到桌上。百般无聊的她是想到自己那个快要扁掉的荷包,于是大叹这年头是“钱歹赚”。

“是埃”端着一个托盘,盘中放了四杯饮料,从厨房走了出来的莞茵也有同感。“而且不仅是赚不到钱,最痛苦的是还得忍受上司的性骚扰,你们都不知道,被那些老不修的纠缠,我都快要发疯了!”

“哼,你们这还好咧,你们就不知道我有多惨!我的老板娘不知从哪儿听来的流言,竟然一口咬定我勾引她老公!”拜托,她也只不过是人长得漂亮一点,老板上次来的时候多瞧了她两眼,办公室的人就绘声绘影的传说老板对她有意思。

对于这种流言她本来是不大管的,但,传了一两个礼拜之后,流言竟然是愈传愈离谱。说她已经是老板养在金屋里的那个娇了,而更过分的是,她都还没跑去跟公司抗议这种不实的流言毁谤她的名声,公司竟然莫名其妙的先把她开除了!

想到这,颜以澄又是一肚子火。

“勾引她老公耶,嗅,拜托!也不想想我们那个老板头顶都地中海了,说不定没几年——嗯,不对,也许是根本不用一年,我那个老板的地中海就完全没毛了,而我年轻貌美,要找情人当然也得找个年轻力壮的。”像她老板那种老年人,她根本就不可能看上眼。

颜以澄边说还边吹着她的纤纤手指,擦在上头的红色指甲油很快就干了。

漂亮。颜以澄满意的看着自己竖直的手指。

而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想要理会颜以澄的自恋,她们现在是各自在为自己的生计打算埃

“那你们想想,这年头到底要做什么工作才会很好赚啊?”芷彤最急,因为她的荷包最扁。

“难不成去做情妇啊?”黄涪涓顺口接了一句。

而无心插柳的结果,竟是替她们四个无业游民找到一线生机。

“嘿!你没说我都还不知道还有这个行业咧……”莞茵兴奋的拍了拍手,这是个不错的Idea哦。

“我咧,这个可以算是行业吗?”以澄扬眉,她从来没听过三百六十行有“情妇”这一项。

“当然可以!”莞茵用力的点头。“反正我们四个人的长相,本来就很像富人家情妇的,而且也是因为长相的缘故,所以一直找不到好的工作。”

因为她们每次去应征,不管有没有能力,就马上被标上“花瓶”的标签,三不五时就有上司来暗示她们,愿不愿意当他们藏在金屋里的那个娇。

“既然如此,那我们几个还不如干脆去应征情妇算了!”

“那你还真是堕落耶。”涪湄摇着头。她单纯的脑袋真的装不下“情妇”这样的行业。只是——涪湄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她的好友。

芷彤她们几个好像兴致勃勃的那,怎么办?

“好啦,反正我们四个现在都处于失业中,那我们就去当情妇好了。”莞茵下了决定。“对,就去找四个有钱的金龟,然后死命的巴着他,等榨干他的钱之后就甩了他。”

“这样好吗?”涪循还是觉得这样好像有点不好耶。

“好啦,反正我们四个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不是吗?那就当情妇好了?”莞茵看着其他三位朋友。“不过,如果你们有其它的意见也可以提出来呀!”

“没意见啦。”芷彤摇了摇头,“家里都快断粮了,还在意当什么吗?”

“我也没意见。”颜以澄耸肩。

“好吧,你们想玩我也奉陪。”涪湄点了点头,算是豁出去了。

“那就一致通过了,我们就各自找四个男人来当情夫。”莞茵笑靥如花,朝好友们猛眨眼。

“不过那个男人除了有钱之外,还要长得帅才可以。”芷彤首先开出条件。

“是啊!最好是长得像金城武,这就更完美了。”颜以澄又想到自己心仪的男明星。

“体格也要很棒,最好是有六块肌的那一种!”莞茵一脸陶醉的表情。

“可是那种男人多?牖峄畹煤芙】担换岷茉缇退赖粢!备睾苤苯拥奶岢鏊目捶ā?

莞茵听到这样的结论,猛然收起她脸上的陶醉,张大眼睛瞪向涪湄。“早死不是我们找金主的条件,OK?”所以涪湄不懂别乱接话嘛。

“可是我们是要去当人家情妇耶,情妇不是都要找老老的,快要踏进棺材板的那一种的吗?这样我们才能在A到钱之后,马上拍拍屁股走人,不是这样的吗?”

“不是。”三人异口同声给涪湄一个否定的答案。

“那是以前的范本,现在的金主是要那种年轻、有钱、帅,还有体格要强壮。”莞茵把众人的条件全列在一起,一口气讲完,让涪湄明白现在时势所趋。

“很好。”芷彤觉得莞茵把重点归纳得很好。“那我们四个在各自找到对象之后,就死命的巴着他,而且对方一定要符合我们刚才开出来的条件才行。”

“只怕那种男人早就死光了,而且——纵使有那种男人的话,他还会缺情妇吗?”涪湄嘟着嘴,不怕死的又点出事实,泼了其他三个人一桶冷水。

芷彤、莞茵、颜以澄闭上了嘴,她们也觉得涪湄说的话极为现实,很有道理,可是——她们就不是不想活得太现实,就是想作白日梦埃

三个人互视对笑,旋即又乐观的把涪湄的话给抛得远远的。

芷彤挥手说:“没关系啦!说不定我们几个是福星高照,真让我们捡到那样的好金主也说不定。”

“是啊,人家瞎了眼的猫都会去碰到死老鼠了,我们几个还怕没机会去钓到有钱的凯子吗?”莞茵挺起胸膛,踌躇满志。

“对咩,说不定我这么走出门就撞上了。”颜以澄回以同样乐观。

“好吧!既然你们三个都这么说了,那——”涪湄伸出手。“我们就立志去当情妇喽。”

“加油、加油、加油!”其他三人将手覆上涪湄的,一同喊出口号,为自己和好友加油、打气。

就这样,四个属于她们的故事就此展开……

*****

‘雷园’是一栋位在近郊占地六、七十坪的高级别墅,而这正是雷氏总邸之所在。要回溯起雷氏一家的发迹可谓是相当久远的历史,早在民国四十年代,当时对日的战争才结束不久,整个社会正陷于物力维艰、百废待举的地步。

雷仲农,也就是当今雷氏集团的创始人,便谨守着雷氏祖训:‘一粥一饭当思得来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不敢有一刻稍忘。

刻苦耐劳、勤俭奋斗的结果,终于也让他在台湾的政、商各界创下一番天地,只是怎样也料想不到,过度的操劳打拼,竟将他推向了英年早逝的地步。

之后,他的遗孀——也是当今雷氏集团幕后最高掌权人,雷老夫人强忍着丧夫之痛,努力经营先夫所遗留下来的产业,就这样年复一年过渡到现代来了。

“雷曜轩,你这孽孙是想气死我不成!”浑厚健朗的嗓音,显示出其人有力的丹田。这声斥责正是出自雷老夫人之口,此刻她微愠的脸色完完全全表露无疑。

“我怎么敢呢?”雷曜轩挂上他那向来有办法迷倒众生的微笑,谄媚地搂搂他嘴里唤的奶奶,“您可是我最最亲爱的奶奶耶?俊?

这等轻浮的口吻更是气煞了雷老夫人。“我跟你谈正经事儿,你还在这儿跟我要嘴皮。”她轻轻拧捏眉心,直觉得自己的无力感再次加深。唉!这孙子总是令她又爱又恨的。

虽然当初她那老伴死的早,害她没来得及多生几个孩子,可她从来不会觉得惋惜,因为她有个最好的儿子和两个最棒的孙子。

她向来是个开明的母亲,当她知道自己的儿子雷仲廷志在绘画而不再经商时,她立刻打消要他继承事业的念头,让他朝着自己的兴趣去发展。

只是不得不承认呀!人真的是会老的,当她年岁越来越大时,她开始紧张了,哪天她要就这么走了,那雷氏怎么办?这可是她老伴辛辛苦苦用条命去换回来的,她绝对要守好它。可就怕这后继无人,该怎么办呢?她苦思良久仍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幸好老天还不算太亏待她,赐给了她一对杰出又优秀的孙子女,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是青出于蓝更胜蓝。

三年前,为了让雷曜轩早日了解公司的经营方式、运作过程,雷氏集团特地收购了一间面临倒闭的小公司,交给他去管理。

她这奶奶的原意本来只是想让他来个职前训练,玩它一玩,没想到短短半年内,雷曜轩不仅解救了这间小公司,更让其营运收入转亏为盈,成为雷氏集团新一批的生力军。当下她就知道,她不需要再为雷氏操心了。

然而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她这孙子死都不肯继承雷氏集团,要他代为整顿,可以;要他帮忙管理,没问题,但要他接掌总裁一职,门儿都没有。

唉!真是让她这老佛爷深觉麻烦透顶哪!

她还有个孙女儿没错,可别说她重男轻女,她老虽老矣,但她可一点也没有这种腐败、老旧的观念,不过人总是有私心的嘛!与其让孙女嫁出门,顺便附送了间雷氏当嫁妆,倒不如让孙子讨门媳妇进来,共同为雷氏齐努力。从商这么久了,她可是从来不作赔本生意的。

雷曜轩一边体贴地替奶奶按摩着,嘴里还不忘帮自己澄清。“这可不是开玩笑唷!您真的是我最最亲爱的奶奶嘛!”这一席至情至性的真情流露,本来应当是很感人肺腑的,可惜他那一脸玩世不恭的神情,将这番话的可信度大大打了折扣。

睨了他一眼,老佛爷丝毫不肯让步。“别跟我打拖延战术,快说,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要他接掌雷氏他不要,现在要他讨个老婆也不要,怎么,这孙子当真是生来忤逆她的吗?

“拜托!我的好奶奶呀!公司每天都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哪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啊!”而且还是‘娶老婆’这等无聊至极的事,哼!再等个八百年吧!

“什么叫没心思?!那些成天围绕在你身边的莺莺燕燕,你就有空去应付她们,是不是?”

这孙子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她那老伴儿可是个忠厚憨直的老实人,她儿子也算是个安分守己的乖乖牌,怎么雷曜轩完全不同。

生就一张俊脸不说,再加上他那浪荡子的个性,不用四处招蜂引蝶,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婆;下至五岁的小妹妹,便会自动拜倒在他无远弗届的魅力之下。真不知道有谁能逃得出他魅力收伏的范围呢?

叫人家莺莺燕燕,他交往的对象可不乏名媛淑女。高官达贵之后呢!

“那些只是玩玩而已,更何况我都还没三十,何必那么急着结婚呢?”他一点也不想这么早就踏进婚姻的枷锁里头,真要如此,那还不如叫他出家而后快呢!

“我不管。”

她这次可是吃了秤铊铁了心了,非得逼的他乖乖就范不可,否则她决不会罢休。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可以带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回来,但是你要记住,这女孩绝对不能入我雷氏大门,她只够格当个情妇,你现在及未来的情妇。”她当然不是那种力求延续后代而不择手段的人,她会这么说自有她一番道理在。

“情妇?!”雷曜轩的表情像是突然有人硬逼他,生吞了颗鸭蛋一样的滑稽。“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奶奶,您刚刚可是说‘情妇’?”

在他和奶奶的斗智中,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吃了败仗,因为他竟然不知道奶奶此话的用意何在。

“没错,就是情妇。”老奸巨猾的脸上挂着诡计得逞的笑容。“我想过了,依你这种滥情的个性,一个女人肯定是绑不住你的,偏偏咱们雷氏好歹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家族,将来要成为雷氏女主人的绝对是不能随便。所以我想了很久,决定就这么着,你可以挑个你喜欢的女孩带到家里来,让我测试个一年,之后等时间一过,你就必须和我挑选出来的女子结婚。”难得能瞧见孙子吃鳖的模样,真是大令她高兴了。

“测试?!”雷曜轩的声调怪异地扬起,他真的觉得奶奶中连续剧的毒太深了,什么测试啊?

“没错,测试。我总得看看这女孩有没有当情妇的料吧!早作准备,免得以后你娶了太太,每天还都得为老婆、情妇这种家务事伤透脑筋。看,奶奶是不是很疼你啊!”这可是她拐了好几个弯才想出来的好方法,姜还是老的辣,她就不信雷曜轩有办法猜透她这席话的真正用意。

“疼我?!”雷曜轩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极了一只愚蠢的鹦鹉,只能呆呆地重复着别人的话。

“当然呀!为了怕你不喜欢奶奶挑出来的孙媳妇,所以先让你挑个自己所喜欢的女孩当情妇,虽是当情妇,但你别担心,咱们雷家是决不会亏待她的。”

“但我从来没想过要讨情妇啊!”

他承认自己是个多情种没错,可男人本来就有疼女人、保护女人的义务,这可是他向来坚信的原则。但那并不代表他花心哪!

像他父母间鹣鲽情深的感情,他并非不羡慕,所以他在找寻,找寻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现在这些只能算是预演、算是练习嘛!

“你当然也可以拒绝。”雷老夫人摆出一副大恩不必言谢的施恩态度。“不过既然如此,想必这一年的测试时间也就不需要了。那好吧!从明天起我会开始安排,你和那些未来雷氏的孙媳妇准候选人见面,嗯……时间这么仓促,也来不及仔细挑选,我看你可能要多费点神了,发现这人数还挺多的呢!”最后那几句,雷老夫人降低了说话的声调,似在喃喃自语,实则故意之举。 哈!想跟我这闯荡商场这么多年的奸商比,你还差的远呢!

“我可以都不要。”雷曜轩抵死不从。这两个主意一样烂,不管是哪一个,他都不想眩

“你还不够了解你奶奶吗?我是那种会轻易妥协的人?”是的,她的确不是。

可他也不是啊0但是我……”还来不及做出有效的反对时,甫进门的人影适巧打断了他俩的对话。

“我回来了。”娇俏的女声出自雷诗颖,小雷曜轩两岁的妹妹,刚刚才结束和分公司各高级主管的晚餐会报。

救星出现。“诗颖,你陪陪奶奶,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脑袋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和司伟还有约,先走了。”

雷诗颖揪住正想从她身旁逃走的亲爱哥哥。“哥!你该不会是想借此来表达你的友爱吧?”谁不晓得最近他们家那个老奶奶是怎么回事,直嚷着要他们兄妹俩结婚。

“虽然我能深刻的体会你的痛苦,但你也考虑考虑一下我的情形好吗?刚开完会回来,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独自面对虎口,然后自己去逍遥呢!”她这位哥哥也真够意思,每次都丢下她一个。

雷曜轩笼溺的拍拍她漂亮的脸庞。“你老哥我可是遭受摧残一整个晚上了,现在也该换你了吧!”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实在很难再去考量什么兄妹情谊,先跑再说。

“你们俩杵在那儿说什么我不能听的悄悄话呀!”老佛爷不甘心被冷落,询问的声音悠悠传了过来。

“没什么,我先走了,奶奶再见。”雷曜轩像是一刻也不愿停留似地飞奔出门。

*****

坐在他新购的银灰色莲花跑车里,雷曜轩张着双眼瞪着已挂上黑幕的苍穹,深感烦躁的吐了口气。

“唉!真烦!”

一样的时间里,同一个城市中,能对着天空大吐心中郁闷之气的,可不是雷曜轩的专利唷!

“唉!真烦!”饶芷彤对着黑压压的天空无奈地抱怨着,住在十六层高的公寓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她俯瞰全市灯火辉煌的夜景,可惜她现在一点闲情逸致也没有。

距离上次她和以澄、莞茵、涪湄三人约好,要以情妇为职业之后,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了,可是……唉!她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呀!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在痴人作梦,她哪里有办法成为一名单身男子的情妇呢?真是那样就不叫情妇了,但是要她去做一名有妇之夫的情妇,这……

她绝不可能接受,毕竟她也曾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而惨遭家庭破碎的受害者之一呀!现在她又怎么可能做的出这种事呢!但是她又真的找不到其他工作。唉!真是无奈呀!

正陷于一片愁云惨雾之中的饶芷彤,可没有因此而降低了她的灵敏性,听门外的脚步声,分明就是她老妈嘛!果不其然,喀啦一声,大门被打开了。

“妈!你不是说今天要加班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独倚在阳台栏杆边发呆的饶芷彤,在瞧见她亲爱老妈的身影时,颇感疑惑地问。

“还说呢!我都快气炸了。”被饶芷彤唤作妈的饶秋菊慷慨激昂地回答着。

她是位职业妇女,十五年前当她发现,她那位在圣坛前发誓要一辈子白首偕老的丈夫,竟然在外面和另一个女人共筑爱巢,重组了一个新家庭时,她不哭不闹便毅然决然地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么任凭她再如何不愿、如何不甘,该放手的还是得放,因为她就是无法委屈自己和别人共享一个丈夫。

之后她便带着饶芷彤,开始过着单亲家庭的生活,一直到现在她从不敢去想,若当初没有离婚,他们一家人会过着怎样的生活。但她很替自己庆幸,在这场不算完满的婚姻当中,至少她得到了一个贴心孝顺的女儿。

“怎么啦?瞧你气的。”饶芷彤赶忙倒了杯水,“喝杯水,消消气。”

“还不是我们那位要不得的领班,说什么要加班,结果一下班就跑的不见人影,害得我们这几位专柜小姐白白浪费时间在那里空等候,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可是又能怎样,也只好东西收一收就回来啦!”饶秋菊一口喝干了茶,以示她有多气愤。

“这样啊!”饶芷彤点点头,脸上挂着抹安抚的笑意。“你们领班好像常常会搞出这种飞机唷!”见母亲一脸赞同的神情。她又继续道:“若真不喜欢那就别去!”

“嗯……我想我应该再重新考虑一下,有个老缠人精紧跟在自己身旁,那不是挺恐怖的吗?”她假意打起哆嗦,仿佛那真是多可怕的事情一样。

“饶芷彤你这死孩子,说那是什么话,也不想想我是怎么一把鼻涕、一把屎的拉拔你长大,你竟然敢嫌我累赘。”她冲过去掐住了自己女儿的脖子,一副要跟她拼命的打算。

“哇!还这么凶,看来我真的要再考虑清楚一点才行。”饶芷彤显然是可以列名不怕死的一员,竟还故意在老虎嘴边捋须,丝毫不畏她老妈那恶狠的神情。

“好!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饶秋菊伸出双手的食指,用力哈了哈气。“别想逃,看我的一指神功!”

“啦啦啦!你捉不到我咧!”她岂会乖乖任人宰割,且看她脚底抹油的功夫。

“让我搔一下痒又不……”

“我就是不……”

母女俩肆无忌惮地玩闹着、喧哗着,直到两人额上都渗出涔涔汗水时,才心满意足的停止这一场人伦大战。

*****

这是一间高级俱乐部,简言之,也就是唯有高收入的享乐份子才会出没的地方,一个月会员费用是一位新进高中老师五个月的薪水。

它很贵吗?是的,的确是不便宜,但既敢索价昂贵自然有它一番道理在。举凡你所能想到的消遣,健身房、游泳池、室内高尔夫、咖啡厅、茶艺馆、餐厅、舞抄…等等,应有尽有,而且全是一流的设备,一级的服务。你是个享乐主义者吗?你嫌自己的钱太多而无处花吗?竭诚欢迎您的光临。

“咳咳咳!什么?你说什么,我……我没听错吧?”由展司伟瞠目结舌兼被呛到,以及嘴角略为抽搐的举动看来,他这位人称情场杀手的书生帅哥,可是着着实实被吓了大大一跳,连脸都严重变形了呢!

展司伟,雷曜轩的死党兼换帖,由于两人的个性近似、兴趣相投,故打从大学互识后便结下的孽缘,一直维持到现在情谊仍不曾稍减。

大学毕业后,两个年轻人凭着自己的能力与热忱,合伙组了一间公司,专营行销与广告的生意,几年发展下来,他们公司的规模急速跃升至台湾排行八大企业之一,可瞧瞧他俩现在的模样,一点也没有一间公司领导者该有的稳重与自持。

“别怀疑,请相信我,所有你听到的话,至是转述自两天前我和我奶奶两人的对话。”雷曜轩心有不甘地埋怨着。

眼看那老狐狸开出的期限就要到了,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唉!难道他这次真的得乖乖束手就擒。

“也就是说,你奶奶是真的要你找个情妇。哇!太好笑了吧!这是什么鬼主意啊!”展司伟遏止不了自己的嘴角,只见它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大大咧了开来,笑声终于克制不住地当场爆开。

“哇哈哈哈!太好笑了!”

也不知道真的是有那么好笑吗?只见展司伟足足笑了五分钟,笑到他捧着肚子喊疼,笑到他眼角的泪水扑籁籁的直掉,但他仍是不停的笑,也不见他有停止的打算。

“如果非要我动手才能打掉你那可恶笑脸的话,我会毫不客气给你一拳。”雷曜轩口气不善地冷声威胁,这叫好友,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给予嘲笑。

“对……对不起。”

展司伟可以对天发誓,他是真的很努力想压下那不听主人命令,自个儿上扬的唇角,可……他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最后他终于宣告放弃,抬起手掌遮住了自己惹人嫌的嘴巴。

“我……我很认真的,绝……哈……绝不再笑。”天知道这有多难呀!

“随你吧!”雷曜轩无所谓地耸耸肩,一副莫可奈何的神情。“连我自己也觉得这是一出可笑的闹剧。”偏偏他还得做这场闹剧的男主角!

“咦?对了,为什么要规定一年期限呢?”

若老奶奶真想逼曜轩结婚,依她的个性应该是一刻也无法等的,不是吗?干嘛还要留个一年呢?所以这之中必定有诈。

“拜托,难道你忘了我老爸正在巴黎开个人巡回画展吗?一年后等他画展结束,他和我老妈就会回台湾,到时候自然有人会阻止她,所以她想尽办法也要在这一年里,将所有的事情一并解决。”

他奶奶就是捉住了他‘孝顺’的弱点,知道他绝不愿意让这点小事去影响他爸妈,所以才这样把他吃得死死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见好友意志如此消沉,展司伟也不禁严肃了起来,好友有难地当然要力挺到底罗!

“我也不晓得。”他老实招供,最麻烦的就是这一点,他雷曜轩何时遇过解决不了的问题了,没想到这次竟会栽在这个可笑至极的难题中。

“你奶奶该不是当真的吧!你干脆就别理她,当作没这回事不就成了。”毕竟这主意实事上是很离谱。

“你说呢?你还不够了解我奶奶吗?”他懒懒的对他挑挑眉,口气中大有‘你不就吃过她的亏了’的意思。

嗯!展司伟心有戚戚焉的点头赞同,雷家老奶奶虽非是那种专制独裁的女暴君,可她那个硬拗固执的脾气却真是叫人不敢领教。

还记得第一次到雷家作客,雷奶奶只差没叫他背出家族的全套家谱来了,干嘛呀?交个朋友还得进行身家调查啊!天可明鉴,他不过是替曜轩送份笔记罢了,最后却硬是在雷奶奶的坚持下,在雷家作了两天客,战战兢兢的两天,他到现在还余悸犹存。

所以……嗯!他可以完全明白雷曜轩的顾虑,若不想出个好办法,到时候雷奶奶真的会每天带着一票娘子军,来和雷曜轩进行相亲大赛,可怜哪!他真是同情他。

“你那一大群为数可观的女友们中,就没有一个能帮你的吗?”他知道雷曜轩的女友都是经过一番挑选的,绝不会有‘难登大雅之堂’的问题!

“那些女人哪个不巴着想当雷家少奶奶呀!虽然说这是带回去当情妇备胎的,谁知道我家那奶奶骨子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不行,我不想冒险。”

滥等充数吗?不可能的!而且他从来也没想过要带他那群‘女性朋友’回家,现在不会,将来也不可能。

“那你打算怎么办,难不成去报上登个征人启事,‘征情妇一名,要能吃苦耐劳,且不能对雷家之孙媳妇主位有觊觎之心,月入XX元,意者请洽雷曜轩,电话0000……”本来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说着说着,展司伟突然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我没告诉你吗?”雷曜轩的嘴角竟荡出了一抹笑。这叫什么,物极必反吗?人烦恼过了头,似乎都会出现异于平常的表现。

“明天就是第三天了。”换句话说,他继续再作困兽之斗也是没有用的,除非老天爷能立刻送他一名情妇,否则他只好使出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那……”展司伟搔搔他帅劲的短发,坐困愁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0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就别想太多了。”因为他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来帮他呀!

“我想……”原本正要交代倘若他真得落跑时,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就要他多关照些,没想到却有人非常不懂礼貌的打断了他。

“我……”突然响起的细微女声迟疑地介入他们的谈话。“我可以帮你。”说话的正是饶芷彤,她缓缓将自己的身影自隔壁桌中拉了出来。“我……我愿意做你的情妇。”她再次坚定地重申自己的决定。

现在先让我们把时间暂时回到三小时前。

仰着头,饶芷彤目光敬畏的看着这栋装潢高贵的建筑物,她手握珍贵的会员证站在这间俱乐部的入口处踌躇不前。不行,她必须勇敢一点,这次可以说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若非有老妈她的老顾客免费送了这张仅只有今天可用的会员证,让她因此得以接近所谓的有钱人的话,她真的打算要彻彻底底打消这个做情妇的念头了,就算是被其他三人骂她没出息,她也认了,只是……

低头重新瞧了眼有效期限仅有一天的证件,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好!她准备好了!再仔细审视自己的装扮一番,饶芷彤终于在心理建设二十多分钟之后,推开了俱乐部大门,迈进了不属于她的世界。

她真的是由衷感激那位带位的服务生,替她选了一个这么好的位置,座落在整间咖啡厅最角落的双人雅座,有着环视全厅的视野,却也提供了极佳的隐避性。换句话说,她可以知晓全咖啡厅的人在做些什么,但他们却无法察知她的存在,因此饶芷彤可以大胆的观察每一位进门的客人。

在完全没有‘猎物’出现的半小时后,饶芷彤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选错地方了。

就这样盯着秒针滴滴答答不停地跳动,她的危机意识也逐渐攀升。不会吧!难道她真的非放弃不可,就在饶芷彤几乎要放弃之际,咖啡厅突然的一阵骚动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好奇地探向引起喧然之处,饶芷彤霍然傻眼。

入口处晕黄灯光的柔和照射下,她瞧见了极度出色的两个男人,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光芒,怕是要比那耀眼的太阳还要再强上许多。

她向来无法目测一个人的身长有多高,但她就是知道这两名男子的体格绝对能和西方人比拟。两人大概差了一、两公分,稍矮的那位留着微略过耳的短发造型,

一派的洒脱帅劲中仍带有温文儒雅的悠闲气质,笔挺俊逸的面容此刻正挂着倾倒众生的微笑,那浑身上下所散发出的迷人风采,叫人无法移开眼光半分。

另外一位则是发长及肩,她向来是不喜欢男生蓄长发的,倒也不是因为说她对娘娘腔或痞子或是崇尚嬉皮的人有偏见,她只是很纯粹的认为不适合,因为她还没见过哪个男人适合长发的,今天算是让她碰见了例外。

深黑色的发丝此刻正被一丝不苟地束在脑后,衬托出的轮廓是那般深刻有型、狂野不羁,宛若是出自古罗马时期的雕刻名家下的极品,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贵族的风范,而且由那轻松休闲服下的壮实身躯看来,他还是个智勇双全的贵族,更甚者,若在古代,他可能是带领百万大军的骁勇战士,或是称霸江湖的武林盟主。

总之他们同样都是出类拔萃,同样都是引人注目,也同样是众人目光追逐的焦点。

望着他们,她实在无法阻止自己放肆的视线,若说他们是集完美于一身的天之骄子,那可真是一点也不为过呀!就连走路的样子也是那般优雅,踏出的步履是结合自信与稳……

咦?不会吧?饶芷彤连忙缩回因忘形而探出整个座位的身子,领位的服务生似乎正带着他们朝这边走来。

砰砰砰!饶芷彤猛烈撞击的心脏,眼看着就要跳出她的喉咙,即使如此,她还是无法自制的将身子往隔在每个座位中间的碎雾玻璃靠去,她当然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非常不礼貌的,但理智终究是驾驭不了她的冲动,她开始密切注意隔壁桌所发生的一举一动,专心倾听的程度大概是她平生仅有。

展司伟错愕的表情,很快就被他的职业笑容所取代。

“小妹妹,是不是找不到家人在哪里呀?要不要我叫服务生来。”这女孩一看就是未成年,怎么可能自己来这种地方呢?所以他大胆推断她应该是和家人一起来的。

饶芷彤手脑并用,摇的像个波浪鼓似的,她连忙替自己澄清。“我已经二十一岁,是个成年人了。”

雷曜轩泰山崩于前而不改其色的面容,稍稍出现了变化,这位讲话的女生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这实在很令人难以想像,瘦瘦小小的身躯,一张童稚秀气的脸庞,穿着一件白净雅素的连身洋装,怎么看都只像个初中小女生,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已经具有成年人的年岁了。

“我知道你需要一名情妇,而我则是想当一名情妇,所以我……我……我觉得我们若能互相合作,各取所需,那……哪是最好不过了。”看着两人只是维持一贯的沉默与震惊,饶芷彤也不知自己怎生的勇气,竟敢打破僵局说出已在心中成形的计划。

雷曜轩乍闻此语的反应不是欢喜若狂,也不是欣然接受,他只是在心中暗启疑窦。是他太落伍了,还是现?纳倥翘鲁鼻拔懒耍坎哦凰昃拖氲鼻楦荆馕疵庖蔡肫琢税桑∠衷谏缁岬姆缙训勒嬉寻芑档饺绱顺潭龋故堑闭娼逃赖侣偕ィ?

而且……再细瞧了她一眼,好吧!他承认自己是风流成性,但他也绝非是来者不拒的那一类人。

“你年纪还这么轻,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你要知道所谓的情妇可不是什么伟大的行业唷!我告诉你,这做人啊就要懂……”

“不是啦!”看来他们都误会她的意思了,而且误会的很深。“我的意思是假情妇,不管她是真是假,你需要的只是一位可以帮你拖延婚事的情妇,也就是说,只要有人能接受你奶奶一年的测试就可以了,而我愿意当你的假情妇。”她扭绞着手指,行的通吗?”

“先坐下吧!”她挑起了他的好奇心,“有话你可以慢慢说。”反正决定权在他。

“喔……好。”她连忙点头允诺,心中的雀跃自不在话下,这是不是表示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机会?思及此,她紧张的情绪才稍微弛缓了些。

一坐下,不经意瞄到咖啡厅内其他客人不友善的视线,嘻!要是目光能够变成一种利器的话,恐怕她背部早被砍成无数段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雷曜轩接着问出声。他从没看错人,这女孩的单纯与紧张不是刻意伪装的,她该不是个心机很重的人才是。

“啊!这……”饶芷彤大惊失色。完蛋了!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一号大人物,还信誓旦旦地要做人家的情妇,怎么办?她该为了保住这份工作而说谎,还是当个诚实的人呢?

饶芷彤挣扎困恼的神色尽收雷曜轩的眼中,他和展司伟互视一笑,太好了,完全合乎他所开出来的资格,就是她了。

“我同意和你合作。”瞧她一脸呆滞,雷曜轩提高音量讲出自己的决定。“我愿意雇用你当我的假情妇。”

*****

“我家到了。”饶芷彤很高兴终于能说句话,来打破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沉默。“那我就在这里下车好了。”她指指路旁示意要雷曜轩停车。

现在的她只希望能立刻享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让她再好好重新想想这整件事情的始末。她是真的很认真在看待这件事,谁知道雷曜轩的存在,打从一开始就严重的影响到她的思绪。试问,搅成一团的浆糊脑袋,还能有什么思考能力呢?

雷曜轩俐落的停好车,随性将上身一趴,便让半身的重量全交给了方向盘,之后那双漆黑的黑瞳,就这么瞬也不瞬地直盯着饶苦彤。就在她满心惊慌意乱,觉得几乎有一世纪那么久之后,也或许只过了五秒钟的时间,他终于开口了。

“你确定没问题吗?”

虽然刚刚他们花掉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来让彼此达到共识,但这整件事终究还是过于荒谬,即使有他在暗中运筹帷幄,他也无法担 保这整件事将会如何发展。

简单的说,他对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嗯!没问题的。”饶芷彤回答的果决肯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是她对这位即将成为她雇主的雷曜轩作出的保证。了解她的人就知道,她向来都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一个人。

“那好吧!明天傍晚你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我会叫人来接你。”他是位惯于发号施令的男人,很清楚自己手中握有怎样的实力与武器,更懂得如何加以运用与掌控。

“喔!好。”之所以用单音节回答,是因为她不晓得还有什么更好的表达方式,毕竟严格说起来,她也只能算是人家的雇员,有什么资格要求人家为她做些什么。

难道你还想要他亲自来接你吗?饶芷彤别傻了,她在心中暗忖。

“那我先走……啊!”本欲道别的话却转成了惊慌失措的呼喊声。

望着雷曜轩突然伸过来的‘魔手’,饶芷彤吓得只差没整个人贴在车座上。他……他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帮你开车门!”雷曜轩随即摆上一副疑惑的神情。她不需要有那么大的反应吧!看她那一脸害怕担心的模样,好像此刻的他摇身一变,成了觊觎小红帽的大野狼。干嘛?他又不会吃了她。

“喔……喔!对不起。”饶芷彤在心中暗斥自己的大惊小怪,没办法呀!她就是无法让自己放轻松。

“你……很怕我?”原本已缩回手的雷曜轩,忽然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那是抹邪佞性感的笑容。他再度伸出双手置在她的座位两旁,低头伏视。“嗯——是吗?”

“不……不是啊!”

她心虚地想替自己的行径解释,只是那不断拂向她脸庞的纯男性气息,持续干扰着她的神经感官。

“只……只是因为我除了国小外,初……初中、高中念的都是女校,所以……”所以她紧张是情有可原的。

“喔!”豁然顿悟的声音,夹杂着笑声逸出他的唇际。

那……该说是他的幸亦或不幸;还是说她究竟是大胆或天真过头呢?这样也想当人家的情妇?

“我会适应的。”他对她不满意吗?虽然自己的胃已经纠结在一块,整个脑袋乱哄哄的,而自己的身子早已蜷缩成一团虾球,但她还是会很努力的。

“适应的”还没听过哪个女人和他在一起需要适应的,更何况,老天!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极度缺氧,要不然一张小脸怎么有办法红到那种程度。

“是……是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她深深凝视他的黑眸几秒钟,然后以快的让雷曜轩不及反应的速度,吻上了他的下巴作为临别吻,接着踉踉跄跄地跌出车外,她甚至没发觉自己是同手同脚的行动。

“那你小心开车,我……我先进去了,再见。”她对着车内的雷曜轩挥挥手道别,随即转身快步离去。

“好一个你会努力的。”雷曜轩不自觉地直抚下巴,那让人猜不透的眼神一直目送着她,当她的背影终于消失在公寓大门后,他才发动离开。

事情似乎愈发精彩好玩了,玩味的微笑再度浮现唇际,是啊!他将拭目以待。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