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媛媛 > 《到大辽撞冤家》
返回书目

《到大辽撞冤家》

第一章

作者:媛媛

在安静无声的云家客厅里,云念昔和云念敏大眼瞪小眼,足足对视了十分钟。

「姊姊……」妹妹云念敏绝对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也不回头的人。第七次,她问出了与前六次一模一样的问题:「妳愿意来我们实验室打工吗?」

这样的毅力,实在让云念昔不得不佩服,也忍不住想妥协。

可是,从以前的经验及教训来看,妥协就等于吃亏,等于倒霉,等于大难临头。

因为,云念敏平时没有什么嗜好,就是喜欢作弄她这个姊姊!

就说上次吧,云念敏介绍她去帮人化妆,没想到是到殡仪馆帮死人化妆!

上上次,云念敏拜托她去做家庭教师,没想到教的居然是一只长毛猩猩!

上上上次,云念敏请她去植物园照顾一盆花,没想到那盆花竟然是传说中的食人花!

顺便说一句,云念敏年仅二十一,却是一家著名研究室的博士,IQ接近两百的天才!

而她这个姊姊,IQ甚至不到八十。

明明是同一个老妈生出来的,怎么会差这么多!?

清清喉咙,云念昔也捺着性子,第七次的回答她--

「我、不、愿、意!」

「妳真的不愿意?」

「我真的不愿意!」

她又不是傻瓜!

「唉……」谁知,云念敏居然摆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叹气,转身,一步一回头地往楼上走去,「我特地去求了这次实验的负责人,请他把这个出名的机会让给妳,既然妳不愿意,那就算了……」

等等!她说什么?

把「出名」的机会让给她!?

一把拉住妹妹的手,云念昔急切地问:「妳刚才说什么?什么『出名的机会』?」

「呃……妳不是不答应吗?」

如果云念昔仔细一点看,一定可以发现妹妹眼中瞬间闪过的邪恶光芒。

「我才没有!」

如果可以因而成名,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真的?」

恶魔露出天使的微笑。

「真的!」

云念昔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好,妳赶快去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和我去实验室,进行穿越时空的实验。」

穿……穿越时空!?

「是呀!了不起吧?这可是我们实验室最新的研究项目,而妳,则是进行这项实验的第一人哦!」

「可是……妳刚才不是说……成名的机会?」

这和穿越时空有什么关系?

「笨!」

云念敏以无药可救的眼神瞪了她一眼,「妳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作穿越时空?」

「知道呀!」

「知道就好!妳想想,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地穿越时空,如果妳成为第一个,会不会震惊世界?」

「会!」

「会不会很受人崇拜?」

「会!」

「到时候会不会很出名?」

「会!」

「这是不是出名的机会?」

「是的。」

「那妳到底要不要做?」

云念昔坚定地点头,「要做!能出名的话,我当然要做,不过……妳确定真的能出名吗?」

云念敏顿时满脸黑线,吼道:「我保证一定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出名!」

云念昔点点头,表示明白,可是又想了想,仅存不多的理智渐渐开始发挥作用。

「但……为什么要我去?」

这么好康的事,怎么会落到她头上?

「这可是我特地为妳争取的,别人想要,还没办法哩!」云念敏口是心非地说道。

事实是--除了她这个容易被骗的笨姊姊以外,她实在找不到愿意做这实验的白老鼠了!

云念昔点点头,但基于以前的经验教训,她还是要问个明白:「真的吗?那为什么妳自己不去?」

云念敏再次翻白眼,大吼:「我不想去可以吗?我不喜欢去可以吗?我不愿意去可以吗?我爱看的八点档还没完结篇可以吗?」

「呃……可以。」

「妳是我姊姊,有这种好事,当然要把机会让给妳。」吼完,云念敏又开始灌迷汤。

呜呜……好感动……

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云念昔再问:「可是,我走了以后,谁来照顾妳呀?」

「照顾我?」云念敏第三次翻白眼,提高音量:「平常还不知道是谁在照顾谁哩!我问妳,是谁在十六岁的时候去买酱油还会迷路的?」

「是我。」

云念昔微微低下头。

「是谁去年熨衣服时把衣服烧了个大洞的?」

「是我。」

再低下一点。

「是谁煮个鸡蛋搞得自己瓦斯中毒的?」

「是我。」

再往下低。

「又是谁到现在还分不清冷水与热水的水龙头的?」

「还是我。」

继续低。

「那妳迷路又是谁把妳找回来的?」

「是妳。」

「发生火灾是谁帮妳灭火的?」

「是妳。」

「瓦斯中毒是谁送妳去医院的?」

「还是妳。」

「每次洗澡是谁帮妳放好水的?」

「都是妳……」

「那妳说!这些年是谁在照顾谁?」

「妳在照顾我……」虽然很不愿意,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这个姊姊,的确做得很失败!

「那这次实验是妳去还是我去?」打铁要趁热,趁她脑袋还不清楚,云念敏赶紧问。

「我去。」云念昔赶紧回答。

「那就对了嘛!」云念敏推着还没恢复的云念昔走到楼梯边,「快上楼去准备东西,明天就陪我去实验室。」

看着姊姊走上楼梯,云念敏拍拍手,大大吐了口气,气息都还没吐完,才走了几步楼梯的云念昔,又可怜兮兮地回过头来--

「那个……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呀?」

「妳喜欢带什么就带什么,就当是去旅行嘛!」

「哦……」她怯怯地应了声,转身又要离开。

「等等!」云念敏再叫。

「还有什么事?」云念昔回头。

「拿着。」她从口袋拿出一个东西抛了过去。

「这乌漆抹黑的小盒子是什么?电话吗?」

云念昔接过后,不解地研究着手中的东西。

「这是无线通讯器,太阳能的,可以穿越时空的阻隔和我通话,功能就和电话差不多。去了那边,真要有什么事情就利用这个联络我,知道吗?」云念敏突然有点不放心地交代着。

「知道了。」

云念昔听话地点头。

「去吧。」

第二天

云念昔收拾好东西后,来到了云念敏工作的实验里,换上不晓得打哪儿借来的古装,带好装备,出发--

穿越时空的界限,从现代到古代,需要花多久时间呢?云念昔不知道,她只是乖乖地听从云念敏的话,坐在一大堆的机械计算机前,闭上眼睛,接着耳边便响起一阵风吹似的呼呼声--

「不知道会回到什么年代去?」

公元九八九年初秋

皎白的月亮从厚厚的云层里钻出来,霎时照亮了大地。

空地上,草堆后,突然横出了一条欺雪赛霜的腿来,紧接着就看见另外一条腿也横了出来。

「王爷……」一个衣衫尽褪的娇艳女子,躺在衣衫凌乱的男人身下,半是挑逗,半是娇喘地道:「您答应人家的事还没办成呢!」

「哦?」男人的下半身有规律的律动着,虽也喘息着,但声音里却多了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冷漠,「我答应妳的事情,哪一件没办成过?妳说没有首饰可以搭配新做的衣裳,我便给了妳一箱的珠宝;妳嫌生活过得无聊,我便带妳出来郊外散心,这还不够吗?」

「但,王爷之前提过要接人家进王府的!」没有看见男人眼中的不耐,女人抱着他的腰,继续说道。

「妳这么想进王府?」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嘲弄,「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获得地位?」

「当然是为了王爷您了。」女人回答得迅速。

为了他?

哼!

「若真是为了我,就永远不要再提进王府的事。」

「为什么?」女人提高音量。

停下正在律动的身体,男人看着她,冷声道:

「为了妳着想。」

「王爷……」

女人可怜兮兮地望着男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了话--

「玉堂,我们不是约定过了?永远不要对我要求什么!妳该得到的东西,我不会吝啬!」男人冷淡提醒她。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我是真的想进……」女人继续说道。

「不要再说了!」

突然,男人不耐烦地站起身来,拉整身上的衣服,「如果妳觉得失望了,那现在就回妳的玉堂楼去!」

「不要!」

女人飞快地扑过去,抱住男人的腰,挺立的胸部有意无意地在男人的身上摩蹭,鲜艳的红唇一下下地印在男人的脸上,「王爷,不要走!」

搂过名叫玉堂的女人,被称作王爷的男人,再次与她倒在草堆里,激烈地交缠着。

偶尔,传来女人不甘心的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进王府?」

「不进王府对妳来说,才是最好的……」他一语未竟,就听见身旁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啊--」

惨叫声过后,只见高高的草堆里猛然冒出一张小脸,小脸上的一双眼睛直盯着他们两人看。

「啊--」又一声见鬼似的尖叫,来自楼玉堂。

这女人居然没……

没有穿衣服!?

虽然女人的身体她不是没看过,可是,这么美丽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眼神往上稍移,下一刻,她见到了另一张脸,一张俊美异常的男性脸庞。

男人的身子正迭在刚才那女人的身上,他虽不致全身光裸,但是衣衫凌乱,下半身没有被衣料遮盖住的部分,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云念昔呆了一下。

再白痴的人也知道,衣不蔽体的一对男女交迭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A片她是偷偷看过不少啦!可是……真人秀耶!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妳竟敢偷看本王?」

随着一声大吼,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从颈后传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云念昔就发现自己像突然坐上了云霄飞车一般,猛然被抛得老高,然后又陡然下坠--

云念昔被这莫名其妙的力量弄得昏头转向,一声尖叫后,身体倏然落到地面,又顺着地势滚了好几圈。

呜呜呜……好痛哦!

还没哀号完毕,她又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给抓住衣领,像拎小鸡一样一把提了起来。

「王爷,发生什么事了?」抓着她的彪形大汉叽哩呱啦地说着她不懂的语言。

云念昔不高兴的想瞪人,一见对方威猛过人,又赶紧把眼睛垂下。

呜呜……这些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凶?

这里到底是哪里呀……

「这个小女娃是从哪里来的?」

还在彪形大汉手中挣扎的云念昔,因为身后突然响起的低沉嗓音,而止住了动作。

她回头,一见到对方的模样,立即呆住了!

眼前这男人的衣物款式很特别,与现代人的穿著有着明显的差异。她再转头望向另外两人,他们的打扮亦与这名男子雷同。

这种特别的穿著她并不是没有印象,不久前她才跟念敏参观了趟历史博物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古契丹族的传统服饰,就跟他们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

契丹!?

哇--哇--

这么说……她很可能真的回到古代了!

男人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皱皱眉,用契丹语问道:

「妳为什么这么高兴?」

云念昔显然没听懂他的话,依旧沉浸在自己欢乐的情绪中。

「小女娃,本王问妳为何如此高兴?」

他又问了一次,这次则改用汉语。

「喂!王爷在问妳话,还不快老实回答!」

那个彪形大汉提着云念昔抖了两下,也跟着主子用汉语问。

啊!现在听得懂了。原来眼前这个人是个王爷!?

「我……我没……没有高兴。」

云念昔嘴上说没有,脸上却有着掩不住的喜悦。

「哼!」对方低沉的鼻音传到耳边,又是汉语:「这么说……是本王看错了?」

「快回答!」

那大汉又用力抖了她两下。

契丹人在建立辽国之后,深受中原文化的影响,京城中大多数人都能说汉话。

这么说来,她应该是来到了一千多年前大宋时期的辽国了!

「啊!我……我是因为看到你,才这么高兴的?」

真奇怪!为什么那个王爷只要一生气,她就会被抖上两下?

「看到本王所以感到高兴?」

那王爷再看她,猛一皱眉,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又开口问:「妳是何人?从何地来?又是如何来的?」

何人?何地?如何来的?这要她怎么回答呢?总不能老实说是从未来来的吧?

「我是……是从南方来的。」

跟契丹族相比,她住的地方的确算是南方!

「南方来的?」

对方狐疑地打量她,「莫非……是宋国来的?妳是奸细!」

由服饰和语言来判断,她应该是南方的宋人没错。

「是……是的……」

云念昔硬着头皮点头,一想不对,又慌忙摇摇头,「不,我不是奸细!我家在南方,父母早已不在人世,我……我是被坏人给抓来这里的!我被那坏人抓住之后,只觉得脑袋一昏,就不省人事了,再醒来的时候,人就在这里了。我真的不是奸细!」

听她这么说,倒还有几分可信度。

近年来,大宋与大辽连连交战,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这个女娃定是被哪个专门拐骗女子的人蛇带到此处,却不知为何将她丢弃在此。

那王爷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直瞧。突然,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捏住云念昔的下巴,抬了起来,仔细观察。

被人这么审视着,云念昔实在觉得很不舒服。她反抗地甩开头,却又一次被那彪形壮汉抖了两下。

呜呜呜……他真的好凶……

下巴再次被捏住,转了回来,那个王爷继续细细端详着她。

过了半晌--

「真像……」那被众人称为王爷的男人低喃了声。

像什么啊?云念昔十分不高兴的想瞪他一眼,可惜,没胆量!

「的确非常像。而且这么仔细一看,就更像了!」抓住她的大汉也在一边附和道。

「如果将她带到王府……」

男人彷佛在思考着什么,突然,他松开托住云念昔下巴的手。「把她带上马车,我要回府仔细审问她。」

「王爷,那我……」一旁久末开口的女子,突然拉住男人衣袖。

「妳搭另一辆马车,我跟这位姑娘有话要说!」他冷冷地道,朝壮汉使了个眼色。

「啊!」陡然被丢到地上,云念昔还没来得及呼痛,就又被人整个扛起。

呜呜……谁来救救她呀……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