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有容 > 《恶作剧之恋》
返回书目

《恶作剧之恋》

楔子

作者:有容

桑家大厅

黑色大理石桌上摆着四杯浓郁芳香的蓝山咖啡,主人和来客正高兴的交谈着。这四人谈论的内容由寒暄、话家常,最后全打着一个人身上转。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桑同那貌美又有才情却刁钻、前卫得令人咋舌的宝贝独生女——桑怀哲。

漂亮的女孩刁蛮、骄傲些原不是什么大问题,女孩家嘛,在别人的赞美和掌声中总是会虚荣、骄傲些,可若是思想走得太前卫、太大女人、太不符合“传统”,那就有点小恐怖了,桑家两老,即是在女儿的惊吓中逐渐苍老的。

桑家两老绝对不是思想八股封闭的传统老人,相反的,他们十分开通,正因如此,才会因女儿的资优,且国内对于资优儿没有完善的教育系统,毅然的在桑怀哲就读国小四年级时,将她送到美国念书。

一想起送她到美国念书,两老至今仍不知是对是错,因为她从美国学成归国之后,思想就变得不是恐怖两字所能形容。

她不时高唱不婚主义,就连好友季恋雪羡煞人的婚姻仍不能动摇她不婚的“理想”,为此,桑家两老急得简直像热锅上的蚂蚁般。

桑怀哲的不婚还不是真正可怕的论调,她的惊人之语是——女人可以不婚,但是可以有小孩,所以,上天赋予了男人的功用是当种马。

多可怕的想法,桑家两老初听到这些话时,两人整整失眠了一星期,其间还三不五时的交换心得,想改变女儿“变态”的想法。

可牛牵到北京还是牛,桑怀哲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任何人也改变不了。

两老唯一想到,或许可以救她及周遭的人,包含自己在内,脱离“恐惧深渊”的方法是——找个男人把她嫁了,推翻她的不婚思想,觉得也许她嫁了人之后会正常一些。

有了共识,两老便开始物色准女婿人眩可桑家是大户人家,选女婿自然不能草草了事,更何况,女儿只要抽除那些乱七八糟的怪思想,论外在、内涵,都是万中选一的人。

领着耶鲁医学的头衔,又加上美丽亮眼的相片,前来桑家求亲的男人如过江之鲫般,差些没踏平桑家门槛,而桑怀哲也大方得很——

“要相亲?NoProblem!”她不以为意的耸耸肩道。

她的爽快令桑家两老心上大石落了地,原以为女儿会暴跳如雷,对“相亲”两字反感至极,没想到……

可他们也发现事情不对劲,觉得桑怀哲一向不是个挺好说话的人,怎会……

果然,悲剧在相亲时发生了。

在第一个相亲对象期期艾艾的等着桑怀哲出现时,她竟画了个“媒人妆”出来吓人。红红的两块大腮红夸张的黏在脸上,额上还贴了块黑膏药,少不了的当然是那颗长在嘴角的大黑痣。

她一出现,现场一阵喧哗,男主角见之心死的立即“落跑”。到那一刻,桑家两老才明白,为什么女儿会不排斥相亲了,因为她总有办法来一个、走一个,让对方温文儒雅的来,怆惶没命的夺门而出。

到目前为止,桑怀哲已经相亲不下十余次,仍没有个男人愿意接收她,因为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娶一个状似精神异常的老婆。

许久没相亲,也没男人敢再踏入桑家大门,毕竟桑同的交友范围不是无远弗届,企业界也就那么大,只要其中一人受惊吓,很快的他女儿“不太正常”的话,就会传到每个想前来一睹桑大美人芳容的男人耳中。

不过,今天又来了一个“呒惊死”的,这家伙还大有来头。

“咱们听说桑家小姐年轻貌美,既温柔又善解人意,所以,想咱们家聂煊和她交个朋友。”聂夫人徐娘半老的脸上仍能追溯出年轻时的艳冠群芳。

骗人!是谁造谣说咱们家怀哲温柔又善解人意的?聂夫人一番赞美言语弄得桑家两老面面相觑。

不过,他们仍及时找回笑脸,“您客气了!”两人脸上挂着心虚的笑容,他们一面陪笑,一面心想,丫头这么久了,怎么还不下来?希望她别又玩出什么令他们两人直想投井、切腹的事才好。

今天前来相亲的这位,可是世界著名财团的总裁,桑家惹不起的,若是落得对方太失颜面,人家就只要一根小指头,桑氏企业就会在企业界“万古留芳”了。

只是这位财团总裁……桑同瞄了一眼坐在聂夫人身边的男人,这男人真的是赫赫有名的聂煊?

被企业界誉为企业界新教父的聂煊,除了本身传奇性的一生之外,他极重个人隐私,因此,就算花名在外,也没哪个传播媒体有胆将他的相片弄上媒体去,加上身为企业名人却显少在公共场所公开露面的他,一切事宜都交由属下,就连一些大型的企业聚会也不例外。

所以在企业界打滚了数十年的桑同,也没机会见这位年轻一代的“新教父”一面。

原以为聂煊该长得……呃,一时也说不出他该长得啥样子,可……起码不该是眼前这年轻人既斯文又有些懦弱的模样吧?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这年轻人真的……好像有些怕事的样子,和自己“想象”中的聂煊有些出入,他真的是聂煊吗?

“呃……聂夫人,令郎似乎不太爱说话?!”桑同注意到了,从方才到现在,“聂煊”说的话似乎都只是附和。

年轻人一听,脸一红,忙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不是……”

“你不是?那你是……”桑同正要往下问时,二楼的梯口出现了桑怀哲。

一看到女儿一头乱发和一身血迹,桑家两老先是一惊,然而看到女儿眼中闪过的顽皮笑意后,两人均白眼一翻,心里有数,明白悲剧又要重演了,只是不解这回上演,欲叫求亲者知难而退的戏码会是什么。

“桑先生,桑小姐……她……”聂夫人看着桑怀哲一身血迹,还拿着一把沾血刀子的模样,吓得嘴巴合不拢,“这是……”

“相亲是吧?”桑怀哲似笑非笑的走下楼来到众人面前,“对不起哦,我来迟了,没办法,刚刚和几个社会人渣缠斗,耽误了我一些时间。”她拿起她母亲的咖啡一饮而尽,粗鲁的用袖口一抹嘴角。

然后又倒了杯开水在咖啡杯里,将沾血的刀子扔进杯中搅拌,袖口源源不断的血沿着手腕、刀子流进咖啡杯中,不一会儿杯中的清水全染红了,“那几个人渣被我解决了,杀人,真教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说着,她舔了一下手上的血迹。

“你……”聂夫人看了一下桑怀哲,又看了一下桑家两老,“阿……阿清,咱们……咱们走!”

“这样就走了啊?”桑怀哲颇觉无趣,看了下杯中的殷红液体,心想她都还没表演最恶心的喝“人血”镜头呢!“不送埃”

“慢着。”

一个声音在这紧要关头挤了进来,一名西装笔挺、神情桀骜不驯,却又俊美得令人移不开视线的高大男子站在门口。

聂夫人一看来者,忙走向前,“煊儿……”她抚着胸口,刚才那一幕幕的恶心镜头令她直反胃。老天!桑家的那小姐……杀人又……又……“咱们回去吧,桑家小姐……她……”她回头看了一眼活像是杀人犯的桑怀哲。

“桑家小姐?”聂煊戏谑的朝桑怀哲打量了一番,才玩世不恭的一挑眉,“我还以为是警方通缉的杀人犯呢。”

“不该是‘以为’,我的确杀了一堆人。”桑怀哲将脸仰得老高,顺便将咖啡杯高举,“呐,这杯就是那些人的血,我喜欢血的腥味。”呵!够吓人了吧?接着,就等他们这对母子夺门而出了。只是情况和她所想的好像有些不一样,为什么这叫聂……聂煊的男人那张可恨的笑脸还没垮下来?

“是血吗?”聂煊接过咖啡杯,“那很补喽?正好,我也喜欢血的味道,咱们真是天生一对。”他仰头将杯中的“血”喝个精光,“嗯!好一杯石榴红酒假人血!”

“你……你……”竟被他拆穿西洋镜了,怎么可能?桑怀哲无法置信的睁眼直视着他。

聂煊看着她瞪得铜铃大的眼睛,忍住大笑的冲动,他将杯子交还给她,“既然咱们是同好,以后想必多得是见面的机会,希望下次见到你时,不要再是这副杀人犯的可笑模样了。”

杀人犯会可笑?!现在她更进一步确定,这名叫聂煊的男人头脑构造一定与常人不同。她没好气地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很难吧,我要见任何人,任何人都拒绝不了的!”他霸气的一笑,“包括你,咱们后会有期了。”说完,他向她一挥手,便偕同母亲等人离开。

“我不想见任何人,任何人也休想见到我!”气炸了的桑怀哲在后头大声吼回去。

然而她的话却惹得聂煊爆出更大的笑声。

疯子!真的是疯子!她今天运气不好的遇到了个头号疯子,叫聂煊是吧!她桑怀哲记住他了!她气恼的想道。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