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于晴 > 《红苹果之恋》
返回书目

《红苹果之恋》

第一章

作者:于晴

“乃文!”高氏机构的法律顾问任伦平匆匆走进来,脸上带着罕见的紧张。

办公桌后的男人立刻起身走向他。“发生什么事?是不是小苹……”

“不是。”任伦平皱眉的注意到对方松了口气。“你要是这么关心她,你应该去看她,而不是请一个私家侦探把她每一天的生活全给记录下来。她是你的妻子啊!”

“我雇用你,可不是让你来说闲话的。”高乃文冷静地说着。“你到底有什么事?”

任伦平眯着眼,并不出言反驳。他知道乃文的心情不好,他也不愿跟他计较,但这种情况到底还要多久才会结束,自从苏苹走后……

“你到底有什么事?”高乃文不耐的提醒他。

他耸肩。 保持良好风度。他告诉自己,毕竟两人中总有一个要保持冷静,尤其等会还有更教人吃惊的事呢?他清清喉咙:“张蕊珍回来了。”

“她?”乃文的脸色全变了。“她回来做什么?”

“理由有很多啊,像……来看看她亲爱的继子啊,或者来看看她可爱的小媳妇。”任伦平故意加上后面一句刺激他。 果然高乃文的脸色更苍白了。

“不是我说你,乃文。如果她是我老婆,我会把她留在我身边,至少我还可以保护她,无论我在进行什么计划。”任伦平打开公事包,取出数张纸。“你也知道小苹果是个十足的小迷糊。像昨天……”他瞥一眼纸张的字。“她的手又多几个OK绷,呃,回家的时候呢,跌了一跤,现在走路一跛一跛的,还有……”他还没念完,手上的资料就被夺了去。

“这个小傻瓜!”高乃文一张一张的看。“她就不会照顾自己吗?”他心疼的看着上面的报告。

这一切全落入任伦平的眼里。“我真搞不懂你耶,你这么爱她,为什么不自己去照顾她?难道你不怕有人抢走你的小苹果?”

“我爱她,她不爱我。”高乃文生气的瞪着上面的字,不知道是对上头的报告生气,还是对她不爱他而生气。“要不然她就不会在婚宴的时候逃走。”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逃走?你大可解释这完全是你的继母搞的诡计。”任伦平又眯着眼。“尤其是她现在回来了,你不怕对小苹果不利吗?也许哪一天你不在她身边,而张蕊玲……”他留一些空间给他想像。对付这种人,有时候是要用些小计谋的。

果然,高乃文抿紧嘴。“你说该怎么办?”

任伦平挑眉。“何不把她放在自己的身边?有什么事也好照顾一下。”

“你忘了以前吗?就是因为她在我身边,所以才会屡次差点出意外?”他视而不见的瞪着前方。

任伦平不耐的叹口气:“老天!你真是十足的死脑筋。我真想拿个大槌子好好敲醒你的脑袋。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确定是张蕊玲做的,不是吗?这有可能是其他人做的,如果你只防她,反倒让别人有可乘之机。”他注意高乃文的表情。“不如你把小苹果放在自己身边,这总比让她三天一小伤,五天一大伤,要好得多,不是吗?”他看得出眼前的人有些动摇了。

“可是……她不会回来的。”高乃文犹做困兽之斗,他的心仿佛被分成两半,一半极想要赞同伦平的建议,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小苹一眼了?可是另一半却告诉他在事情还没查出来之前,他会带给小苹极大的危险。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任伦平决定再加一重记。“你总不希望小苹果再出意外吧!现在她是有些小伤,可是难保不会……呃,一些大伤,像……在厨房里拿菜刀,结果没拿好,反倒把自己的手划上一道,也许这对别人是不可能的事,但对她,什么事都有可能,对不对?就拿上次来说吧,她为了救一只小狗,自己差点被车撞了。”

“被车撞?”高乃文猛然抓住他的衣领。“我怎么不知道?”他几乎可以想见当时的情景。天啊!被车撞?万一真的撞上了……他的脸又是一阵苍白。

“是啊,我怕你担心,就叫那个什么侦探的,把这段报告省掉。”任伦平慢条斯理的回答,丝毫不为他的焦虑而担心。

“省掉?”高乃文生气的喊道:“你没有权力省掉!告诉我,她有没有受伤?伤得严不严重?有没有去看医生?有没有好好休息?有没有……”

“停!你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她只不过擦伤而已,你不要紧张,但是下次是不是会有这么幸运,可就难说了。”他补上一句:“当然啦,如果你把她放在身边,这一切不就是没事了吗?”

高乃文放掉他,一声不响的走到窗前。许久,他才开口说:“我会考虑。”

任伦平暗笑。看来他很快就会见到小苹果了。“那我可要先走了,我可不是老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怜哦!外头还下着大雨呢!”他走到门口,突然回头说:“对了!不知道那个什么侦探照的相片是怎样,不过上次我看到小苹果的时候,她瘦得我差点认不出来呢?”他满意的听到撞击声,挑挑眉离去了。

高乃文瞪着窗外的大雨。瘦了?她瘦多少?他每次一有机会就去偷看她,可是每次都只能远远的看。该死的,她难道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

冲动之余,他拨了个电话。“喂!老王,十分钟内把车准备好……对,我要出去。”

转载自:黄金书屋扫校不详

苏苹冒雨跑回家。

这真是十足的鬼天气。早上还是万里无云,下午怎么就下起大雨来了?害得她连一把伞都没带,回家一定要洗个热水澡,要不准感冒了。不知道大猫它他会不会自己躲进屋里,她没把屋里的门给关上吧?有吗?但愿没有!要是它们淋雨了,应该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她专心的在想这些事,以致于她压根没注意到一辆黑色轿车及时在她身边煞祝

“喂,小姐!”车内探出一个人头,“你没看到现在是红灯吗?你差点就被撞……啊,太太,是你埃”他兴奋的向车内喊道。“先生,是太太!是太太!”

苏苹皱皱眉。试图在大雨中看清对方的脸。

“太太!”他急忙下车去替她撑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老王?”她困惑的看着他。

“是啊,太太还记得我,都一年了。”老王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

“我呢?我挚爱的妻子,还记得你的丈夫吗?”没撑伞的高乃文站在老王身后,阴郁的眼神仿佛厌恶见到她似的。

“你……”苏苹吓得仅能说出这个字。她万万没料到高乃文会出现在她面前。

但她马上想起那一天。她在大雨中生气的喊道:“我不是你妻子,我已经把离婚协议书寄过去……”

她被那双冷酷的眼神吓住了。

“很可惜,我并没有签字。”他冷笑。“所以,你还是我可爱的小妻子。”

“我不是。”她强调着。“从来都不是。”

他皱眉。突然握住她的手臂。“不管是不是,你最好进车子里再说。”

她试图挣脱。“不要,我要回去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放开我。”

“没有瓜葛?你忘了我还没签字吗?我会送你回去,但送你回去之前,我有话要跟你谈。”他硬拖她走到车旁。

“我没有话要说。”她仍挣扎着。“放开我。”

“但我可有话说,或许你不介意在这会令人感染肺炎的大雨下进行我们的话话,但我介意。进去!”

她不为所动。

他眯起眼。“我说进去!”他的语气冷得足以使商场上的敌人为之却步,更何况是一个女孩。

她乖乖的进去。但他知道她被吓住了,他也不愿意这样,但想要这个小顽固进去,那比登天还难。他可不想要她得肺炎,该死的!她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她可知道当他看见她差点被车撞上的刹那,几乎要被吓死了吗?他想起伦平的话。真想用力摇醒她,她就不会等雨停了才走吗?她不知道她这样做会多么容易生病吗?

该死的!他就知道一旦见了她,就再也放不走她了。他愈想愈气,干脆用力摔上车门,气冲冲的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进去。从来没有一个能这样影响他的思绪。

“开车。”他简洁的命令,连看一眼身边的人都不看。

老王马上遵行命令,同时打开暖气,他清楚的知道他的主人正在生气,而他可不打算火上加油。

苏苹气呼呼的瞪着前方。要是他以为她会先开口,那他可就错得离谱了。要比大家一起来比,比凶她比不过,比不说话她可是一流的。她紧紧闭上嘴,一句话也不吭。突然之间,一条毛巾丢到她身上。

“你最好把身上擦干,我可不希望我有个病老婆。”

“病老婆?我才没这么弱呢!”她忍不住开口,谁叫他说话这么恶里恶气的!

“哦?是吗?”他突然抓住她的手。“那这是什么?没事在手上缠纱布好玩?而且还不少!”他真是愈看愈气,愈看愈心疼。她到底是怎么弄的?把手伤成这样?

“这不干你的事。”她红着脸的说。她可不打算说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因为那实在太丢人,任何一个人听了,一定会笑掉大牙的。她才不想要让他取笑她呢0不干我的事?”他挑起一道眉。冷冷的说:“我不相信我所娶的老婆记忆力这么差,我记得在上车之前,我就告诉你她几遍,你是我老婆!我老婆!”他到最后几乎是用力喊的。这个小女人,他恨不得掐死她。

她缩缩肩。显然看出他的意图。“我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是你自己不签的。”她小声的说。

他吸口气,控制怒气。他原先的目的不是要这样兴师问罪的,他要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把她吓跑的,一定要控制自己。他默想,控制自己。心平气和才能诱她入瓮。

“老王,找个路边停下来,你可以去逛逛,廿分钟以后再回来。”他暗赞于自己的冷静。

老王立刻驶向路边。

苏苹慌张的瞧见高乃文嘴角的笑意。他想做什么?“你要做什么?外头下大雨,你要老王去哪里?你也未免太狠了吧!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要走了!”她赶紧打开车门,却一下就被高乃文伸出的手给拦住了。

“怎么?怕和我在一起?”他邪邪笑道。“为什么?怕你的老公做什么吗?”

他满意的看见她脸上的紧张,这对于等会他所要说的事有莫大的帮助。

“我才不怕呢!”她鼓起勇气,但声音却小得像蚊子。“我只是想这么大雨,老王出去不是要淋雨了吗?那是会感冒的。”

“你也知道淋雨会感冒?”他故意提高声音。

“不会的。”老王拿起一把桑“太太放心吧,我有伞,而且对面有家店,我可以进去坐坐。先生,我走喽!”他看见高乃文点头,赶紧下车,他可不想卷入这场是非里,而且先生这么爱太太,不会对她不利的,为什么太太就是不明白呢?

等老王走远后,苏苹才不情不愿的开口。“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他注视她一会才突然说道:“你瘦了很多。”他的声音柔得像水,这让她吓了一跳。

她偷瞥他,脸上的表情仍是不可一世的样子,刚才的话是他说出口的吗?

“怎么?刚才还像是小老虎,怎么现在不敢说话了?该不会是怕了我吧?”

“怕你?我才不会怕你。”她赶紧强调。“你有什么好怕的?”

他微笑的靠近她。“那你是怕我们两个独处喽?”他的呼吸几乎都触到她的脸颊。

“是不是?”他满足的盯着她脸上的红晕,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好好看过她了。

苏苹吞吞口水。天啊,他为什么要这么接近?她不动声色的靠向车门。

“是不是啊?”他追问着。

她皱眉。他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她光注意到他的接近,心都乱了,哪还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看来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他暗地里窃笑,她还是在乎他的。但表面上他还是装一副冷峻的样子。

“算了。反正那也无关紧要。不过现在你最好注意听了,这可是我们之间的事。”他注意她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事了。”她痛苦想起一年前的那一天。“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错误,难道你就不能放我走吗?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这不是很好吗?”

“如果我说那一晚是个误会,你会相信我吗?”他轻声说道。

“误会?那一晚我看到一切!”她的声音满含痛苦。“你把我当白痴,当傻瓜吗?你以为我还会被你骗第二次吗?”她太沉浸于自己的伤痛,以致于没注意到另一个人的痛苦。

“是的!”他突然抓住她,用力摇晃她。“你是个十足的小白痴,小傻瓜,你简直是天底下最笨的小傻瓜。”他生气的瞪着噙着泪水的她,知道自己太过莽撞,但他真的控制不住,这个小傻瓜,为什么她不相信他,难道她对他的爱,不足以让她信任他吗?

他放开她,提醒自己要有耐心。但这实在太难了,他真恨不得用力摇出她那些笨想法。他深吸口气。慢慢来,有什么事他高乃文会解决不了的?耐心!耐心0算了。”他稳住自己。“我今天不是要谈这事的。”

“那你到底要说什么?”她小声的问道。他生气起来的样子真是可怕!他差点又没摇她。听她的语气,好似快点结束,她可以脱离他的魔掌似的。他有这么惹人厌吗?耐心!耐心!他再度提醒自己。

“我记得你不是有个梦想吗?!”他冷硬的说着。“到国外自助旅行,是不是?”

“你问这个做什么?”她困惑的问道。

“我问你是不是?”他耐住性子重复。

“是。”她识趣的回答。她已经意识到如她不好好回答他的话,她想走?门都没有!

他满意的点头,很高兴眼前这个顽固的小妮子终于肯乖乖的配合他。

“可是,后来我们结婚了——”他的声音放柔了。“所以,你暂时放弃了,是吗?现在你还想去吗?”

“当然。”她能离他愈远愈好,最好不要在同一个国家之内。

虽然这是一个预料中的答案,但他还是感觉受到伤害了。难道她一点也不挂念他吗?

“很好!”他突然又恢复先前的冰冷的态度,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机会?”她保持小声的声调喃道。她可不想又引来一阵破口大骂。

“是我。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多余的钱去,你有吗?”

“没有。”谁像你那么有钱,爱去哪就去哪。她在心里加上一句。但她可不敢说出来。

“现在你将要有了。”他说出一个数字,吓得她说不出话来。“这笔钱将会让你爱去哪就去哪,你也不必每天那么辛苦的兼差工作。”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重头戏来了。他清清喉咙道:“意思很简单。只要你帮一个忙,这笔钱就属于你的。”他仔细的盯着她。

“帮忙?”她困惑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忙?你那么厉害,也要人帮忙?”

“当然。”他的好心情又恢复过来了。想不到在他老婆心中,他还是个无敌王。

“现在我很需要人帮忙,而且只有你才能帮我。”他微笑的看着她。丝毫不知在她心中已列为脾气最怪的一个,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笑容满面。

“你要我帮什么忙?”她好奇的问他。打从她认识他,她就不曾见过有什么事他需要人帮助的。高乃文也要人帮忙?若不是他本人亲口说出来,说什么她不会相信的。

“很简单。扮你的本分。”

“我的本分?”她看看自己。“什么本分?”

“我老婆。”他简单的回答。看见她愕然的神情,他真是哭笑不得。难道做他老婆这么难以想像吗?

“你老婆?我不是。我已经把离婚……”

“我知道。”他不耐的打断她。“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它是在我手上,但是我还没签字。如果你能让我完完整整的说完,我会十分感激的。”

她乖乖的闭上嘴。说就说嘛,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等他说完,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才不管他说什么呢。

“我有生命危险。”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苏苹措手不及。

“什么?”她颤声问道。他有危险?这怎么可能呢?

他开心的笑笑。她真的会担心他,真好,真好。他恨不得大声欢呼,她还是在乎他的,否则她不会一听到他有危险就吓得脸色泛白。

“我恐怕有生命危险。”他故弄玄虚的说着:“最近三个月来,我常常出些意外;像是差点出车祸啦,车子的煞车无缘无故的坏了;走到工地去,凭空掉下什么东西来的,而且还层出不穷。这些话倒也不假,只不过都是真的意外罢了。

他期盼的转过头去看她的反应。不看还好,一看他心疼极了。

她脸色嘴唇全发白,眼中充满为他担心的恐惧。

“没事的。”他感动的几乎想哭。“没事的。你别担心。”原先想吓吓她的念头全没了个影子了。

“你……有没有受伤?”她盯着他。仿佛要看出他是否受伤了。

“没有,没有。”他兴奋的抓起她冰冷的小手。他怎么忍心再告诉她,他足足躺了一个礼拜之久呢?

“真好。”她担心的看着他。奇怪,为什么他有生命危险还这么高兴呢?她困惑的想道。

“真的。”他几乎可以确定她一定会入网的。真的?他也几乎可以想见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很恩爱的在一起。永远0但这可能只是暂时的。”他继续说着,毕竟打铁要趁热,得趁她可怜他的时候,把她的心拉过来,唉,瞧瞧他,这一切都是为了谁?“如果没有人帮助我,也许明、后天,我就会遭遇到更大的危险呢。”他故意自怜自哀的叹道。

“那你要我做什么?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帮忙,真的。”她真诚的说道。

他暗中的笑,他可爱的妻子真的是天下最富同情心的小女人。他也真想不到他竟然这么有演戏的天分。

他用力咳一咳,正经的看着她。“我说过希望你能回来做我的小妻子!”他注意到她想抗议的表情。“等等,你听我说完嘛。这当然不是真妻子啦。我只是希望你能以妻子的名义住到我那里。瞧我一个人孤军力敌的,又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

“你有伦平、乃亭他们埃”她实在忍不住的插嘴。“而且我也帮不了什么。”

“你能帮的。伦平他们有自己的事,而且我也不忍心让他们担心。你也知道为什么我会连连出意外,那显然是熟人做的。”

“熟人?”

“对啊!”他愈说愈流利。真想不到他的脑筋转得这么快。“我忘了告诉你,连着好几个月公司新出产的产品都被别家公司捷足先登了,这显然是有内奸。只是我不知道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所以我想请你在家里帮我注意些,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司,实在没法子兼顾。再这样下去,恐怕我只是宣告破产的分了。”他低下头让她误以为他在伤心,事实上,他之所以低下头是忍不住想笑出来。他要是真破产了,他准能做个演员。

“天啊,这好像天方夜谭。”她咕哝着。难怪他愿意给她这么多钱,原来事情这么严重。

“你愿意帮我吗?”他抬起头充满期盼的看着她。

“我……”

他赶紧加把劲。“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她皱皱眉,突然想起一个人。“为什么你不去找你最亲爱的‘继母’帮忙?我想她更适合这项任务。”

该死的蕊玲!他闭上眼诅咒。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我再说一次,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缓慢而冷静的说着。“不要再把我跟她搅在一块,不论你信不信,她只是我的前任继母,现在跟我以及高家,没有任何一点关系。我真诚的恳请你帮忙,你只要告诉我愿不愿意?如果你不愿意,我立刻就叫老王送你回去。”他使出他最后的一招。“如果你愿意,在半年后我愿意签下离婚证书。”

她沉默了至少这对他来说,是足够了。至少她肯考虑了,就算她不肯,他也会想尽办法把她诱进他那里的。蕊玲回来了,这个最有嫌疑的人回来了,他实在不知道她回来的目的,但如果她想要对小苹再有什么不利,他会杀了她。等着看吧。

“我可不可以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她软软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她答应了?

她真的答应了?

他清清喉咙,压抑下那股吹呼的情绪。“什么条件?”

“我可不可以把大猫它们带去?”她小声的问。

“大猫?”这是什么怪物?

“就是大狗。”她小心的看着他的表情。“它是很乖的,不会咬人。”

他做出微笑的表情。“当然,没问题。”小小一只狗,何足挂齿。

“还有……”

“还有?”他现在连微笑也做不出来了。“还有什么?”他紧张的瞪着她。她哪来那么多的动物。

“是埃还有三只小狗,两只小鸟,一只刚拾回来的小猫。它们都是很可爱的,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毛绒绒的东西。但是如果我搬去你住的地方。那它们就没有人养了,那它们很可怜的,你不知道刚捡到它们的时候,它们瘦得好可怜呢,尤其是小吱,刚捡到它的时候,它的翅膀都断了,还有……”

“等等,我答应你,你有什么动物全都带来,我全没怨言。”他叹口气。看来若想要她回来,就得一并接受那群“东西”,他几乎可以想见未来的日子里,有多少毛绒绒的怪物要干扰他们的生活,谁叫他的老婆同情心这么强呢!

“还有……”

“还有?”这会儿他可不再掩饰他的厌恶之情。“你到底还养些什么动物?”

“不是。”她抿抿唇。“我只是想问你,你真的会签离婚证书吗?”

他沉默半晌。“是的。只要半年一到,你就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我也会签字。”他的语气又恢复原先冷岭的声调。

“那……那……”

“我们就算成交了。”他代替她说完。“明天一早我叫老王来载你。”

她点点头。伸手准备打开车门。

“你想做什么?”

“我……”她根本不敢看那张可怕的脸孔,他凶的时候真的好可怕,为什么她以前一直都没注意到呢?“我只是想既然我们之间都达成协议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她几乎后悔刚才一时冲动,答应了他。

“外头雨这么大,你就想这么回家?我说过我会送你回去的。等老王一回来,我马上叫他送你回去。”

“哦。”她只是默默的应了一声,不敢再答话。她实在无法想像她竟然曾经想要嫁给他,他这么凶,这么可怕,为什么以前她都没有发现呢?难道她当初真的被爱情所蒙蔽一切了吗?一直到老王回来,他们都没再交谈一句话,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绣芙蓉2004年1月8日更新制作

“到了,到了。”苏苹从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看到她可爱的小家。“老王,到这停下就好了。谢谢。”她赶紧打开车门,一阵雨势趁机飞了进来,但她一点也不在乎,这十来分钟的僵硬气氛,她可是永生难忘,尤其是在高乃文的冰冷注视下,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下可好了,她到家了,也不必再跟他相处下去了。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答应下来,连这十来分钟她都受不了,更何况半年之期。

“等等,太太,还下着雨呢,你把伞拿去吧。”老王把伞递给她,她还来不及说话,伞就被高乃文拿去了。

“老王,你在车里等,我送太太进去。”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进去。”真讨厌,他为什么老是自作主张呢?

他挑起眉,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你不认为我这么好心送你,你该请我喝一杯茶吗?”

是你自己要送我的,又不是我强逼你送我。她在心底默念,但她不敢说出来,以免又引起他的怒气。

“既然你不说话就是默许了。”他得意的转向老王。“你就在车内等,我可能晚些时候出来。”说完,他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先走出车外,绕到她这一边。“出来吧。”他拿着伞等着她。

她除了出去外,别无他法。她不情愿的跨出车外,她一定要给他一怀最烫的茶,烫死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厚颜。他一出去,就故意一句话也不说,先往她的家走去,完全不顾他拿着伞在后头。

“如果你想得肺炎,我是没异议,但是你的大猫可就没有照顾了。”他在她后头讽刺,但是那把伞依旧在她头上,替她挡风遮雨。

她皱皱眉,无法反驳他的话。她只有把气出在手里握的钥匙上头,她用力的打开门,压根不知道他在她身后微笑着。

“你一定要进来吗?我往的地方很小又很乱,不适合你身份这么高贵的人进来,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她挡在门口,犹做最后的挣扎。

他微微一笑,轻轻的推她进去。“我一直很想知道你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一个样子……”

他话还没说完,在雨中一团黑影从她的屋里冲向他们,他连看清它的时间都来不及就赶紧把她拉到身后。那一团黑影直接扑向他,把他撞倒在地上。他感到一股股凉凉的湿意在他的脸颊上泛开。

“老天!”他厌恶的喃道。他知道“它”是什么了。

“大猫!”苏苹紧张的想要把瘫在高乃文身上的巨大的狗拉起。“大猫,起来,快点。”无奈眼前这条大狗仿佛认定了他,硬是拉不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直猛道歉。“大猫不是故意的,它一看到人就很热情的,它……”

“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他平静的打断她。“你先叫狗走开,好吗?”

“我……我拉不起它……对不起,我再试试。”她再度扯着大狗的项圈。“大猫,不要乱来,起来啦。”

他看着苏苹无望的努力,叹口气。“小苹,你离远一点。”他放柔声音。“我不想待会这只超级大狗扑上你。”

她识趣的站开些。

“走开!”他吼着,同时用力扯着它的项圈,把它扯离他的身躯。他趁机马上站起来,退后数步之远,根本不管差点翻跟斗的大猫。

苏苹在一旁根本看傻了眼。她从不知道乃文的力量这么大,连这么大的狗他也搬得动。为什么以前她从不知道呢?她到底不了解高乃文这个人呢?难道她以前都是只看到她想看的吗?

“小苹,别站在雨中,会受凉的。”高乃文拾起地上的伞,刻意远离那只呜呜叫的狗。“快点进去。”

她赶紧跑进前廊,转身面对他。“你确定要进去吗?里头还有三只和大猫一样大的大狗啵”她淘气的说着,难得找到他的弱点,不好好加以利用,岂不浪费。

他好脾气的笑笑。“你没看到我被你的大狗弄得全身湿透了吗?现在已经不是一杯茶水的问题,身为主人的你,不觉得应该让我进去弄身干衣服吗?我想你没钱赔我这套衣服吧。”

她斜睨他一眼,生气的走进屋里头,根本就没当他这个人的存在。

但高乃文一点也不在意,他也是直到今日才发现,不但他作戏的天分是一流的,就连脸皮的厚度也是居全国之冠的,而这完全是拜小苹之赐。他想到刚才她戏弄他的样子,这个小妮子,竟然想拿他的弱点来威胁他,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她刚才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你到底要不要进来?”她在屋内喊道。

他耸耸肩,走了进去。“我可是有名有姓的。我不相信你这么快就忘了我的名字。而且我们还是夫妻。”他打量四周温馨的摆设,突然看到小桌上有一个大纸盒,他好奇的走过去看,而后爆笑出声。他好玩的看着苏苹逐渐通红的脸。

“这就是你所说的三只跟大猫一样大的狗?我看它们满……呃,小的嘛。”他强忍住笑意的调侃。

“好嘛,好嘛,它们是很小嘛。但是那是因为它们刚生出来嘛,等它们长大了,会跟大猫一样的。”她涨红脸强辩着。

“我看它们长大后也大不到哪去。”他咕哝着。事实上,这种狗再怎么长,也长不了多大,她竟然也想拿它们吓他,真是可爱。不过他也放心了不少,教小苹跟着刚才那么大的超级巨狗一块生活,他就已经很担心了,更遑论三只一般大的狗,总有一天,她不被它们压死就已经是奇迹了,如今看来,他只要担心那只超级大狗就成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你拿什么喂它们?”

“我每天煮东西给它们吃呀。”她没注意到他瑟缩的表情。

难怪那么瘦,原来是营养不良啊,他同情的想着。不过它们没被毒死,他倒觉得奇怪。

“喂!你先坐下嘛,我去拿衣服给你换。”

“不要叫我‘喂”,我叫高乃文,是你丈夫……你说什么?你要拿衣服给我?”他惊讶的看着她。“你的衣服我能穿吗?”

她皱着眉,不吭一声,进了一间小房间。不一会儿,她捧着一套衣服走出来。

“你先拿去换,我把湿的衣服拿去烘干。”

他讶异但迅速的抢过她手上的衣服,摊开来看,——一套男性的休闲服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哪里来的?”他狂怒的瞪着一脸不解的她。“别告诉我,这是你穿的。这明明是男人的衣服。你什么时候交了个男朋友?还把他的衣服留在屋子里。你们好到这种地步了?”他咬牙切齿的一步一步逼近她。

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的小苹,竟然已经先被别人抢走了。该死!该死!他为什么不早点把她带回去?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他会十分享受分解“他”的乐趣。

“难道你忘了我还是你丈夫吗?怎么?我们还没有夫妻之实,你就先勾上别的男人了。告诉我,那个不要命的男人是谁?”他猛扯住即将摔倒的她。“是谁?”

他在她耳边吼道。

她用力摔开他的手。这次她真的十分十分生气。他以为他是谁呀?

“你以为你是谁?你凶什么嘛?声音大,就压人埃我爱跟谁就跟谁,你管不着。”

“我是你丈夫,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记住?”他用力摇晃她,摇得她牙齿打颤。“是谁?说,是谁?”

“放手。”她满含泪水。“放手。我说嘛,你弄痛我了,是我爹地的衣服啦。”

他僵住了。

“你爹地的?”他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先前的声势早已不复存在。

“对啦。”她抽出她的手臂,用力擦即将落下的泪水。早知道她就不要拿衣服给他了,让他活活冻死。活该,谁叫他动不动就骂人,动不动就生气。

“我不知道……”他十足的惭愧相。“我没想到你还留着他的衣服。”他的声音还是很校他真是十足的该死。谁叫他不先问清楚,就乱骂人。他应该相信她才是,他怎么这么鲁莽,真是该死!该死!他不断的自责。但是苏苹可没看到,她还在气头上,才不管他在那低着头是在做什么。

“难道我就没权留一件衣服纪念爹地?”她一把抢过衣服。“算了,既然好心拿衣服给你,还遭骂,干脆我拿回来,让你冻死算了。”说完她马上转身就要走。

他赶紧挡在她前面,把衣服拿回来。“是我不对,衣服就给我换,好吗?如果我冻死,你也会心疼,对不对?”他求饶似的说道。

她别过头不理他。

“好嘛,好嘛,我都已经道歉了,你大人大量就原谅我嘛!”他哄劝着轻推她上楼。“你也赶紧上楼换件衣服,要是着凉了,那可就不好了。”

“以后千千万万要搞清楚再说,千万不可以随便发脾气!”她开出条件,她不以为在未来的半年,她能再度忍受这种可怕的怒火。不过,当然啦,这次她是十分有理的,所以她说什么,都是应该的。

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他一直点头。“没问题,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不问清楚就乱生气。”而他所指的以后是指一辈子。“你快上去吗,快点,不然你要在这看我换衣服,我也不反对。”他狡黠的眨眨眼。“有兴趣吗?”

他话还没说完,她就一溜烟的跑上楼。

“小心点,不要跑那么快。”他一直目睹她安全上楼,才开始放心换衣服。

等他换完衣服后,又在楼下足足等了有半个钟头,还是不见苏苹下来。他该上去吗?他可不敢,要是碰到她在换衣服,虽然他是很乐意见到那种场面,但他不以为小苹会让他毫无伤痕的走出她的房子。他猜想,或许是这个小妮子正在洗个热呼呼的热水澡。唉,也罢!就让她好好洗个澡,要不真受凉了,那怎么了得?他打量这间客厅,也许他可以去弄些吃的,折腾了这些时候,她一定饿坏了。他微笑的想起他们初识的时候,小苹的烹饪技巧实在不怎么样,往往她在煮菜的时候,他就必须跟在后头处理善后,要不然他可怜的厨房马上就要遭殃了,而到最后倒成了他为她煮食。他叹口气,能够回到过去他们初识那时候多好啊!那时候没有猜忌,没有蕊玲,只有他们两人……对!要是没有蕊玲的干扰,他和小苹应该是多么幸福的夫妻,小苹也就不用生活在这里,整日吃自己煮的东西,他光想到小苹煮的东西,他就不禁却步三分。真不晓得那些狗猫怎能忍受她的食物,虽然当初他也曾硬着头皮一一吃下她煮的菜,但如今想来才知道原来他的定力如此高强,不过那种日子已经离他好远。他再度叹息,要是小苹愿意再煮东西给他吃,就算拉肚子拉上个三天三夜,他也心甘情愿。不过,不是今天,他决定今天是他一展长才的机会,他要一展身手,让她想起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再说小苹也的确需要一些营养的食物,而不是一些焦炭的怪东西。他心意已决,马上朝厨房走去,说不定等小苹下来后,会感动的流泪呢!可是二十分钟以后,他摆上了冰箱里有限材料所做的食物后,苏苹仍未下来。

他开始担心了,他根本不管她在上头是在洗澡还是在换衣服。总之,不见到她,他心不会安的。

他放下盘子,冲上楼。突然间,他听到某种怪声;很熟悉的声音,但他一时想不起那是什么东西。老天!小苹不会是怎么了吧?他实在不信任她迷糊的个性。他直觉的朝发声的房间走去,一打开门,他愣住了——苏苹穿着换上的衣服缩蜷在床角边,整个人缩着睡着了,地上摆的是未关上的吹风机,很明显的,小苹还没吹完头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乃文自叹弗如的摇摇头。他真想大喊上帝的名字,感激他在过去的一年中,让这个小糊涂虫安然的活下来。他真怀疑这样的稀有人种竟然会毫发无损的活到现在!他轻声的先拔掉插头,再走过去抱起她,虽然他很怀疑此刻即使有超级大地震也吵不醒她,但他还是小心的抱她到床上,他放下她后,轻轻的摸她的头发,还好,不会太湿。这个小女人总是有办法做出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来,害得他动不动就替她担心。他温柔的替她盖上被子,无意间瞄到她不心露出来的手臂。

他僵住了。眼睛直瞪着她的手臂。

该死的!他低咒。同时翻开另一只手的袖子,果然,他再度咒骂,但是声音却是小得不能再小,惟恐吵醒她;而他骂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在刚才楼下的争执中,他竟然把她的手抓得到处是淤伤。该死的!为什么他的力量这么大?难道他忘了他所面对的女孩不但是他的爱人,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东西吗?为什么一遇到小苹,他,整个人全变了,平日的冷静尽失?真该死!全怪他太莽撞了。如果他肯平心静气的听她说完,那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了吗?高乃文!你这哪是在爱她,你根本是在害她啊!你一定要改,是的!你一定要改。你要让小苹挑不出你的缺点来,你一定要做个好丈夫,让小苹觉得快乐、幸福,而不是整条手臂都是淤伤。他默默许下誓言,不单只对自己,也对躺在床上那个女孩。

他爱恋的看着她可爱的睡容,情不自禁的低头轻碰她的唇。

“小苹,很快的,你会发觉你还是爱我的,就算你不再爱我,我也会让你重新爱上我。”他摸摸她柔软的脸颊。该死的,他再不出去,他就会失去控制的。他闭上眼,深吸口气。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有这么浓的爱意,浓得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不!正确的说,根本没有一个女孩值得他爱、能让他爱的。只除了小苹。从他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清楚的知道小苹是他一辈子的爱侣,一辈子的情人。但这个小迷糊要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呢?

他叹口气,安慰自己。有志者事竟成,就算要他每天吃她的菜,他也心甘情愿。他瞄一眼腕上的手表,又马上回到她的脸上。“晚安,小苹。”他忍不住又偷吻一下她的脸颊。“祝你有个好梦,最好连我也梦到。”他苦笑,虽然他明知要她真梦到他,梦得也全是恶梦,但他还是衷心盼望她能想他,哪怕是偶尔。

他轻手轻脚的走下楼,把他做的食物轻轻放在她的床头,希望她晚上要是饿得醒来了,也有东西吃。

唉!要是让伦平知道堂堂的高氏总裁,竟然为了一个女孩在厨房忙半天,还得忍受他最讨厌的动物在他四周晃来晃去,他不知道会说什么?肯定当场大笑。

他摇摇头。谁教他的爱已经深得拔都拔不掉呢?他只期望有一天她也能像他爱她一样深,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用说。今夜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只不过是不同以往的,今天他是怀着兴奋的心情而无法成眠。

他轻轻关上大门。兴高采烈的走回车里,一点也不在乎大雨是否又弄湿了他的衣服。

他甚至高兴的吹起口哨来,看得老王一愣一愣的。

但老王知道是谁能让他的主人这么高兴,除了太太外,又有谁有这个能耐让先生不顾形象的在路边吹起口哨来?他摇摇头。爱情真是会让一个人改头换面,最好的印证就在眼前,一个实实在在的大男人一经过爱情的洗礼,活像个十七、八岁的毛小子。但就算先生的情绪极好,他也不敢说出他的想法来,虽然他认为先生现在会原谅任何说错话或对不起他的人。爱情嘛!就是这样。

不过先生开心,他也开心。至少他不必像过去一年太太不在的时候,整天战战兢兢的,惟恐先生一不高兴,就破口大骂。

他满心欢喜的开回高家去。

而后座的人也一路傻笑的回去,一点也不在乎前头的老王是否把他看做神经玻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