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柳潇潇 > 《吉利鸳鸯扣》
返回书目

《吉利鸳鸯扣》

第一章

作者:柳潇潇

乾隆三十三年八月一大片茂密青郁的竹林,恰好掩住一间不甚起眼的竹屋。



淙淙的流水声与阵阵的鸟鸣声,让人忍不住爱上这仙境,然而这坐落在后宫一角的竹屋却是禁地、众人口中的煞屋。但还是有个与众不同的女孩走入这间屋子,她是当今圣上的女儿,排行第五的和月格格。



“和月,你与玉凤世子情投意合,为什么皇上要将你许配给镇国大将军?”说话的是名身穿粗布衣袋的女孩。由衣服受磨损的程度可看出此衣被制成的年代久远,更让人吃惊的是,此女孩竟直呼和月格格的闺名!“玉凤世子没权势,只是空有世子之名,皇阿玛他……”是玉凤世子在她枯竭的生命中,注入无限活力,然而她终究还是与其他姐姐们一样,逃不过被指婚的命运,她是多么希望皇阿玛能将她指配给玉凤世子呀!然而天不从人愿,她早该死了这条心的,可是……和月深深的叹一口气。



“别伤心,我想到了一个方法。”着粗布衣裳的女孩樱唇微启,一双慧黠的眼眸闪闪发亮,白里透红的肌肤散发出迷人光彩。



“什么方法?你可不能莽撞行事。”和月担心的看着女孩,女孩一向有着与天齐高的胆子,老是做些惊世骇俗的事情,像只桀骜不驯的飞鹰,让她是羡慕不已。她却也免不了替女孩提心吊胆,毕竟在这深宫之中,凡事都得守着古板的规矩,而与这些规矩作对的人,一向没有好下常“反正只要有个格格嫁给镇国大将军不就成了,我代你嫁过去。”原来这女孩是个格格,排行第六,名为尚叶,因为生下来便被宫中的算命师算出命带天煞星,说会克死当今圣上--乾隆,因此她们母女受尽冷落与嘲讽。-



乾隆更一度将她们趋往深山荒岭的尼姑庵里,任其自生自灭,一直到尚叶的母亲--忻妃病死于山中,而她们栖身的尼姑庵又被大火焚毁、尚叶才得己搬回宫。



“这不成,皇阿玛他不会答应的。”即使有人代她嫁给镇国大将军,皇阿玛也不会把她指配给王凤世子,这点她非常清楚。



“虽然我是个煞星,但好歹也是六格格,反正我们年纪仅相差两岁,有何不可?”尚叶下定决心要帮助和月与玉凤世子。



“可是……”和月犹豫着。



“难不成你不想与世子在一起吗?”纵使大家都不看好这段感情,尚叶还是很支持和月,因为这是和月从小到大,第一次依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不行,这太委屈你了。”想到尚叶从小就历尽风霜,如今又要代她受苦,她怎能答应。



“从小就只有你敢靠近我、对我好,我不帮你要帮谁?况且那个镇国大将军居然正室还没娶入门,就纳了妾,根本没把你放在眼底,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我要让他知道我这个煞星格格的厉害。”



尚叶眼中含有不屑,传闻这个镇国大将军性好渔色,偏偏又生得风流倜傥,令不少名媛淑女拜倒在他的跟前,但她可不吃这套。



“就算我不嫁给镇国大将军,皇阿玛也未必会把我许配给玉凤世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临亲王曾经得罪过皇阿玛,虽然他们一家人幸免于难,但从此不得皇阿玛的宠爱。”



玉凤世子为临亲主--富察毓衡之子,临亲王为已故孝贤皇后的兄长。



孝贤皇后在世时;富察毓衡被乾隆封为亲王,并委以大学士的职务,可因为曾经上书告和坤一状,而得罪了皇上。



皇上对和坤宠爱万分是众所皆知的事,即使和坤有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并未责罚和坤。谁知这事被和坤得知,心胸狭窄的和坤将当时闹得满城风雨的贪污行案扣在临亲王的头上。



幸亏刘罗锅与纪晓岚力挺临亲王,否则临亲王哪能保住王位与薪俸。经历过这事,临亲王对乾隆是心灰意冷,从此埋首修书、不理政事。“唉!皇上有毛病,忠臣与奸臣都分不清。”尚叶真替临亲王叫屈。



那个不要脸的小人和坤,仗着皇上对他的宠爱,为所欲为,自己贪了那么多钱财,还反告别人贪污,真是做贼的喊捉贼,够可恨的。



“小心隔墙有耳。”



和月捂住尚叶大声嚷嚷的嘴,这事要是让和坤的妹妹--玉贵妃听见,尚叶的小命铁定难保。



“怕什么!我是天煞星耶!他们敢对我怎样?”



幸好世人普遍迷信,当真以为她是天煞星,所以看见她是避得远远的,谁也不敢招惹她,就连那气焰高张的和坤与和玉兄妹。也不敢靠近她一步。



“反正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和月坚决反对,尚叶从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她怎么可以再将尚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你与玉凤世子怎么办?他可是个很痴心的人,万一你嫁给了镇国大将军,他肯定会为你自杀,要不然就算活着也终生不娶,难道你想害临亲王断了香火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你可就成了千古大罪人。”



“我……”她是真的无法放下与玉凤世子的感情,但若是要她狠心将尚叶推给镇国大将军,她又做不到。



既然鱼与熊掌难以兼得,那么她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也不要尚叶再受苦。



“你放心,反正我有法子让皇上将你许配给玉凤世子。”尚叶道。



“我就老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叫皇阿玛而叫皇上。”和月好奇的问。



从她认识尚叶至今,尚叶从来不提皇阿玛,即使不小心提起也都以“皇上”称他,从没喊过皇上一声阿玛。



“因为我不承认他是我的阿玛,即使他把煞星这件事忘了,我也永远无法忘记人们是怎么耻笑我、辱骂我,而他又是如何对待我额娘的。”忻妃出身于官宦之家,在未嫁入宫中前,多少名人雅士倾心于她,然而忻妃却在一次出席皇宫的宴会上,与乾隆一见钟情、从此开始她悲剧性的后半生。



“可你就是他的骨肉……”



“别说了,今晚我得好好费神,明早你与我上朝。”尚叶打断和月的话说。



“不需要如此夸张吧?”难道非得让殿上的文武百官看笑话吗?也许他们在背地里会说皇上无能,连后宫之事也处理不好,逼得她们将事情闹上台面。



“怕什么?我就是要文武百官当见证人。让他想反悔也不行。”尚叶冷哼。



“那我与你睡在一块儿,不然我怕一回宫,明早嬷嬷不会让我出来。”大家皆愚昧的认为尚叶真是天煞星,其实她非常清楚,那是后宫的姑娘们,为了拔除忻妃这眼中钉,花钱请算命师捏造假象的。



“好呀!我们很久没秉烛夜谈了。”她回宫后,很少有机会见到和月,虽然曾想过到永乐宫找她,可是又怕会带给她麻烦,所以一宜末前往。



“是谁刚刚说要养神的呀?”和月笑了,觉得好似回到从前在尼姑庵的日子。



“好了好了,尽抓我的语病,只是我这儿可没宫女伺候哦!凡事得自己动手。”乾隆并未派宫女服侍尚叶,连尚叶住的屋子也是比别的格格们简陋偏僻,不过尚叶并不以为苦,因为她认为这样自己也乐得轻松,否则整天听别人在她耳边窃窃私语,那实在不是她忍受得了的。



“我没你想得那么娇生惯养,其实呀!我还真怀念我们小时候在尼姑庵里玩耍的日子呢!”和月回想起小时候快乐的时光,本来她的额娘--娴皇贵妃,也与别人一样认为尚叶是天煞星,还禁止她与尚叶来往,但后来因为尚叶救了她一命,而且娴皇贵妃知道后宫的阴谋后,便开始与尚叶、忻妃密切来往。



“是呀!当时额娘还健在,后来发生了大火。你也没再来过。”尼姑庵发生大火后,和月的额娘,也就是原本被封为皇后的乌喇那拉氏,因为犯了满清禁忌断发一事,而被降为皇贵妃,形同被打入冷宫。



受不住此等打击的乌喇那拉氏卧病在床、以至于和月忙着照顾她,才没多余的时间去找尚叶。



“我还真想看看救你的高人呢!”据尚叶所说,当时大火燃烧得很猛烈,而庵里的几位尼姑恰巧下山化缘,就在尚叶奄奄一息之际,一位身穿白衣、蒙着白布的少年救了她们一命。“可惜我从那次后,再也没见过他,我真希望离开这座牢笼后,有机会能遇见那位恩人。”尚叶一向爱把皇宫比喻为牢笼,而宫里的这些妃子、阿哥、格格皆是皇上饲养的珍奇异兽。



“一入深宫里,十年不见春。其实我小时候挺羡慕宫外的小孩,能够自由自在的奔跑、随心所欲的玩乐。”那样无拘无束的生活与打从心底感到畅快的滋味,不知何年何月她才能体会到。



“那跟我的生活差不多嘛!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尚叶从小就生活在青山绿水中,虽然少了物质享受,却多了许多快乐,这想必是宫里的小孩所无法体会的吧!



“记得,怎么不记得。当时我因为初缠脚而痛得躲到偏僻的地方偷哭,正巧碰到你,你听我诉苦,二话不说便将我拉到额娘的宫殿,指着我额娘大骂,还涝下一句狠话,如果额娘再让我缠脚,你就要克死额娘宫里的每个人。”每当想起那一幕,和月就会忍不住开怀大笑,那时宫中每个人的表情真是有趣极了。



满人本来不时兴缠脚的,康熙与雍正皇帝更曾经明令禁止,可自从满人汉化颇深后,宫里便开始风行缠脚这事。“可不是,要不是我聪明,你的脚现在早烂了,跑也跑不快。”她就想不透缠脚有什么好处,一双长年未洗、血肉模糊的臭脚,有什么值得欣赏的?跑不动也跳不高。“对呀!想不到额娘还信以为真,从此不再绑我脚,真是太好了。”看见其他姐姐们血肉模糊的小脚,和月打从心底感到恐惧,同时也庆幸自己不用缠小脚。



“你真不怕我是煞星?”



“怕什么,我相信你不是。”和月握住尚叶的双手说道。



“我也相信自己不是,不过并不想向大家明说。”尚叶整个人往棉被里钻。



“为什么?洗清自己是煞星的冤情不很好吗?”和月不明白的问。



“有两个原因,一来,我不管做什么,谁都不敢管我;二来,我若嫁去了将军府,谁也不敢欺负我。”基于这两个原因,她才一直没为自己辩解。



“但是这样好吗?”如果这件事未有昭雪的一天,那就表示尚叶在后宫永远没有地位,她将会是个有名无实的格格。



“你别担心,说不定我还没过门,那将军早就被我给克死了也说不定。”尚叶异想天开的安慰和月道。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听说那名将军生得高大威猛,脾气又暴躁得很,他的手下是敢怒不敢言。”她曾经目睹将军对犯人动用酷刑,那种阴沉可怕的眼神,令她望之怯步,她怕都怕死了,怎么可能会喜欢他,甚至嫁给他。



“那想必是他的小妾没能好好满足他的兽欲。”她倒要看看这位镇国大将军是如何的脾气暴躁,她就不信他胆敢凶她。



“你……你怎么说出那么露骨的话来。”和月脸红了起来,虽说她时常幻想嫁给玉凤世子后的生活,但对于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的,因为嬷嬷总是说“格格婚后就知道了。”



“拜托,害羞什么,你尽管放心,玉凤世子会很温柔对待你的。”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偷翻过额娘的压箱宝,长大后更乔装成男人过,在市集上付钱看春宫图,更曾经为了筹措额娘的医药费,到青楼当过小厮,所以对这种事嘛!她虽没有经验却了解得很透彻。



“哎呀!你很色哦!”



“那我这色鬼要吃美丽的姑娘罗!”尚叶故意翻白眼,并作势要染指和月。



“不要啦!”和月一边笑一边用棉被抵挡尚叶的逼近。



***



翌日,和月和尚叶一大清早便跟在文武百官后面,准备上太和殿朝见皇上,却让殿外的侍卫给拦了下来。“你们是谁?竟敢私闯大和殿!”



“我是永乐宫的五格格,有要事要朝见皇上。”和月身上绣工精致的衣裳与华美的旗头,加上浑然天成的气质,令人一看即知她身分尊贵。



侍卫们赶忙跪下请安。“属下失礼了,属下该死,参见五格格,格格吉祥。”



“免礼!”



“谢格格!但是格格您还是不能进去,皇上正与文武百官们商讨国家大事。”皇上有交代,闲杂人等均不得于商讨国事时随意干扰,所以待卫们只好将她们挡在外头,格格虽然大,总大不过皇上吧0我们要说的正是国家大事,还不让我们进去!和月,别理他们,我们走。”



尚叶一脸威严,虽只着粗布衣裳,但其天生拥有的王家气度是不容人忽视的。



尚叶的举止令侍卫们就像见到乾隆的尊容一样,他们开始心生畏惧,但后来瞧见尚叶的穿着即道:“大胆宫女,竟然敢直呼格格的闱名。”



“什么宫女,我只是没漂亮的衣服可穿而已,我是六格格,带煞的那个。”她装模作样吼叫了一声又道:“你们再不让我们进去,我就克死你们。”



“什么!六格格。你快进去、快进去,千万别克我们哪!我们上有八十老母要奉养,下有一岁稚儿嗷嗷待哺。”左右侍卫慌张了,连忙跪下来。



“好了,别再废话连篇,只要你们让我们进去,我就不克死你们。”“好、好,请进请进。”



***



太和殿真的是华丽非凡,尤其在龙椅之下,皆是重要的文武官员。



器宇轩昂的乾隆皇帝正高坐在龙椅上,任百官们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真是威风极了。



只见和月与尚叶走过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官员身旁,来到乾隆的面前。



“五格格和月拜见皇阿玛,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和月恭敬的向端坐在龙椅上的乾隆皇帝行礼。



而尚叶则是动也不动,不屑的看着乾拢尚叶的此举让个个文武大臣惊讶不已,大伙儿不禁纳闷这小姑娘是谁竟然这么大胆。



“大胆宫女,竟然不向皇上行礼,简宜目无王法。”



不用想也知道,骂的这个人就是那可恨的奸臣--和坤。



“我一生中只愿跪两人,一是我额娘,二是我的恩人。还有,你才目无王法、瞎了眼珠,我只是没有正式的衣服可穿、没有旗头可压,也没有半个宫女帮我梳头,但我六格格的身分却是事实,你说。究竟是格格大还是和大人您大呢?”尚叶毫无畏惧的看向和坤。



这普天了下,除了纪晓岚这不怕死的人敢惹和坤外,恐怕只有尚叶敢勒和坤这只恶虎的须。



原来她就是那位传闻中的煞星格格呀!文武大臣们开始议论纷纷,自从纪晓岚被贬到乌鲁木齐后,太和殿上再也没这么热闹过。



“肃静!”乾隆清清喉咙,文武百官们霎时安静下来,随即他便道。“怎么可能一个格格连正式的衣裳都没有,而且还没半个官女伺候她,穿的又像一般平民百姓呢?”他乾隆对待子女一向慷慨厚道,怎么会有这种离谱的事发生?如果这事让番邦的人知情,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失了大清帝国为天朝之国的美誉。



“这都要感谢皇上您的大恩大德。十三年前,您下令让我与额娘自生自灭,连给我住的寝宫也是位在最偏僻的角落,大家虽然不敢正面说我的坏话,但私底下对我却是鄙夷得很,原因是我命犯煞星,会克死您。试问,如果我会克死您的话,您现在怎么还安坐在龙椅上,享受着荣华富贵呢?”



她的这席话教大家听来,可真是够大胆的了,但光是如此,还是无法消去她积压多年的怒气。



“你叫什么名字?”乾隆看着怒气未消的尚叶,一脸慈祥的问。



“尚叶!勉强可以称为金枝玉叶,多好的名字不是吗?”尚叶嘲讽的说。



“那是朕一时胡涂做错事,朕马上下令派宫女伺候你,并请后宫的御用裁缝师帮你做几件新衣裳。”尚叶想必就是忻妃为朕生下的女儿了,因为她们是多么相像呀!那绝俗的容貌与精致的五官,如果稍加妆点将会更出色。可她这脾气却十足是朕的翻版,当年若不是朕听信谣言,以为忻妃背叛朕,也不会将忻妃与朕的骨肉逐出宫中。听尚叶说话的口气、与生俱来的气度,朕当初怎么会误以为她不是朕的亲骨肉呢?乾隆暗自想着。



“这倒不用,只要皇上答应我两件事,您可以把它们想成是补偿我的方式。”



“哪两件事?”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即使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他都会答应。



“皇上是答应罗?”总算你这皇上还有点良知!尚叶暗自想道。



“没错!”



“第一,我要代替五格格嫁给镇国大将军。”



“为什么?”



跷勇善战的镇国将军--叶赫那拉.赫尔龙焱,拥有傲人的背景,与天生的军事长才,尤其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令许多敌人闻“龙”色变,更因与边疆部落的酋长交情特好,令乾隆不得不多加提防他。



赫尔龙焱于乾隆二十年曾跟随远征军征服伊犁,后战事告平,并因父亲辞世,而返回京城奔丧。



乾隆二十三年,他以二十岁之龄,从北京率军前往黑水救援定边将军--兆惠而成名,平定回族的最大功臣非他莫属,也因此才被授与“伊犁将军”的职务,统领新疆各部与天山南北路。



“因为五格格不想嫁给他。”



“这……”由于大臣们皆听闻赫尔尤焱可能联合敌方反叛,因此他才会想以许配格格一事重新拉拢他的心,毕竟大清帝国还需借助他的地方很多,而且他统驭着千军万马,若将军有了叛逆之心,将造Cheng人民财产与生命安全的莫大损失呀!



“皇上,君无戏言,这里的大臣们可是我的见证人哦!”尚叶提醒他道。



“好吧!没问题!第二呢?”幸好他尚未下旨赐婚,否则情况将无法改变。“我要您将五格格许配给玉凤世子。”



“临亲王府的世子!这又是为什么?”想起临亲王曾经上书一事,至今虽仍令他不快,但毕竟事过境迁,而且临亲王所为皆是为大清着想,他也不想再与临亲王计较。但乍听到“临亲王府”四个字,难免令他有些惊讶,和月是如何与临亲王的世子认识的?



“因为五格格想嫁给他。”尚叶的回答依旧简单。



“和月,这是真的吗?”乾隆和蔼的询问和月。



和月想不到乾隆会有如此亲切的一面,她红着脸并轻轻的点点头。



“好!朕答应你嫁给玉凤世子。”



“谢皇阿玛。”和月从来不敢妄想皇上会答应让她嫁给玉凤世子,她兴奋得想手舞足蹈,可这里毕竟是太和殿,她强压住心头的喜悦,忙叩头谢恩。



“尚叶,你不感激朕吗?”乾隆看着不动如山的尚叶。



“既是补偿我的方式,我何必言谢呢?”



“刚才老是听你叫皇上、皇上,你不叫我一声皇阿玛吗?”虽然知道尚叶至今仍在怨怼他对忻妃不公,但他仍试探性的问道。



“没必要,我生下来就没阿玛,只有额娘。”



如此大胆的作风,令殿里的众臣们莫不替尚叶捏一把冷汗,尤其是她身旁的和月,更是紧张得不得了,假如皇上突然生气,下旨砍了尚叶的头,那她不就是罪魁祸首吗?她拉了拉尚叶的衣袖,示意她适可而止。



“唉!你们都退下吧!”这一幕乾隆都看在眼里,看来尚叶与和月是很要好的姐妹,他挥挥手并未为难她们。



“谢皇阿玛!”和月再次行礼,然后才与尚叶一同退出太和殿。



过不了多久,太和殿又传出议论国事的声音。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