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蔡小雀 > 《乱了心弦》
返回书目

《乱了心弦》

第一章

作者:蔡小雀

台湾某个寒冬的深夜

这栋掩映在繁花绿树中的洋房,从黑夜中望去,那窗台边燃起的灯火是如此晕黄温暖,好似能够驱走寒夜的冰寒酷冷,也能够驱走黑夜的幽暗诡谲。

饶若翰在灯下,一手疾然地书写着秘密文件;他一头挟杂着少年白与乌黑色的发丝,平常总是闪耀着年轻与智慧的光彩,可是今夜,竟似光华锐减,黯淡沧老了不少。

他那成熟温婉却美丽依旧的妻子,踩着轻轻的脚步走进了书房;不想打扰丈夫的专注,眸中却隐隐闪过一丝忧色。

“累不累?要不要我让陈嫂炖碗冰糖燕窝来,给你润润身子?”董雅娴温言地道。

饶若翰抬头,充满爱意的黑眸凝望向爱妻,“不用了,咱们那四个小丫头都睡了吗?”

雅娴笑了,母性的怜爱流露在眼底,“都睡了,玩了一天还能不累吗?”

“那倒是。”他又复低头。

“若翰……”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他抬头望着妻子,温柔地询问。

雅娴低垂眼睑,“你会不会埋怨我一连生了四个女孩,却不曾为你添个小壮丁?”

饶家是一脉单传,他们夫妻俩都很心急想要生个男孩来传香火,可是不知怎的一连四胎都是女儿。

不过虽然如此,饶家的四千金却是长得珠圆玉润粉妆玉琢的,活像是用白玉雕成面粉搓成的粉嫩小人儿,无论是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去摸摸她们的小脸蛋,再不然就是凑上前去嗅闻那股子宁馨的奶香,真可说是人见人爱。

饶若翰到澳洲去考察时,还特意带回了四枚火红璀璨的珊瑚戒指,穿银链子挂在她们白白嫩嫩的小脖子上,等待有一天四姊妹都长大了,可以戴在手指上互志姊妹情深。

红红艳艳的珊瑚戒指挂在她们粉嫩雪白的肌肤上,衬得这四个小女娃儿分外娇嫩可爱,就像四个小天使一样。

若翰微讶,“你怎么这样说呢?我一直以拥有这四个宝贝女儿感到骄傲。”

“虽然琴棋书画她们四个可爱的不得了,可是她们怎么说也是女孩子,比不得一个男孩来得……”雅娴对女儿们是又疼又爱,可是对于膝下无子,她还是难掩失落之情。

若翰站了起来,轻轻地拥住了妻子,“雅娴,我饶某人是何等人物?怎么会被传统的包袱所束缚?男孩女孩都好,都是上天给我们的心肝宝贝,我绝不会有任何遗憾。”

雅娴感动地盯着丈夫,“真的?”

他郑重地点头,微笑了,“你别想那么多了,难道这四个女儿还不够你忙的吗?要不,咱们再努力努力,再生一个好不好?”

她脸瞬间羞红了,啐道:“不正经。”

若翰谈笑过后,眉宇又微微有蹙意,雅娴看得出丈夫的心事,低低地道:“又有什么让你烦心的事了吗?”

“国事家事天下事,焉有不烦的时刻?”他摇头,喟叹了一口气。

“你的性格实在不适合暗潮汹涌的政治,只是既然已经担起了为众人服务的责任,有些事就看开一些,大原则把持住,其他的能随波逐流的就随波逐流吧!”她感叹。

若翰英眉一挑,固执地道:“不行,我既然已经涉足政治了,就有责任做股清流做个勇士,我肩上背负的是老百姓对我的期待,他们期待我能为他们做事,我怎么能够像一些无耻之徒随波飘摇?”

“你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发挥多少呢?不过是多累了自己伤了自己,你看像董立委,他还不是这样轻轻松松的过日子,又不伤任何人的和气,多好?”她心疼地看着丈夫。

他就是这副傲骨,直谏不悔,才会在政坛上树立了那么多的敌人,又让自己累成这样。

“老董?哼,他是没有原则的人,白白领了政府的薪饷却不做事,该抗争的不抗争,不该抗争的却带头起哄……我真不知道他究竟在干嘛!”

“你就是这性子……”不过她不就是欣赏他耿直的个性,才会无怨无悔地跟了他大半辈子吗?

夫妻就是夫妻,怎么说都是纠缠甘苦一辈子的缘,怎么样也都不后悔。

“像这次这件事我就真的要揭发,如果再让他们这样搞下去,我们一定会垮掉,人民还有好日子过吗?”他目光愠怒却坚定。

“怎么了?”

“这真是台湾有史以来最大宗最污秽不堪的贪污事件,我一定要揭发这一切!”

雅娴听得心惊胆战,“有危险吧?”

那些个人都是有钱有势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若翰揭发他们的阴谋呢?

“我才不怕,我手上已经握有确凿的证据,明天一早就可以联合几个同事呈报上去,我打算再到大法官那儿按铃申告……那些人就有坐不完的牢了。”

“若翰,没问题吗?”雅娴怎么越听眼皮越跳,心头隐隐约的有种不祥的悸动。

“会有什么问题?”他低头微笑,“我做我自认公正正确的事,问心无愧,不会有事的。”

她紧紧偎在丈夫宽阔的胸膛前,仿佛想要藉此得到安全感。

夜,更黑了。

在幽暗中,几条飘忽飞快的身影跃过墙,奔入庭院……

狗蓦然狂吠了起来,却在下一瞬间消失无声!

月色,竟奇异地蒙上了一层凄惨的色彩……

隔日

本台新闻快报:

……立法委员饶若翰先生的住宅在昨天夜里遭不明歹徒持枪闯入,饶立委夫妇及两名保全人员惨遭枪杀……据消息指出,现场并未发现其他尸体,然而饶立委的四位千金却奇异地失去踪影。现在警方正往强盗杀人的方向侦办,并全力追寻失踪的四千金……

政府高层对此事大感震惊,并下令全力追查凶手以告慰饶立委夫妇在天之灵,政界人士无不同声谴责治安之败坏,政府官员的身家安全也成了目前最热切讨论的议题……

☆☆☆

十五年后澎湖之西屿岛

夏天蝉声唧唧,虽然有微微的海风掠过水面袅袅而来,可是也只能稍稍舒缓些许暑意。

星琴抱着课本,漫步过长廊。

呵,好热的天哪!她觉得自己好像又快要昏倒了一样。

“陈老师,要上课啦?”教五年级的李老师抹着汗,对着她打招呼。

她回头,嫣然一笑,“是呀,您这一堂也有课吗?”

“嗳。”身材微胖已婚的李老师羡慕地看着她,“陈老师真好,就算再热的天气还是这么‘清凉无汗’的模样,哪像我,热风一熏就大汗小汗直直落。”

星琴今天穿着一身雪白色的洋装,只有裙摆和袖口处细细地绣着一朵朵浅蓝色的兰花,看起来飘逸清柔极了。

也无怪李老师会满脸欣羡。

“不流汗才不好呢,热都闷在肌肤底下,快要把我闷坏了。”星琴唇边一抹小小的苦笑。

这就是皮肤白皙又看起来娇弱的坏处,每个人都以为她是水晶做的娃娃,太阳怎么都不怕。

“我还是羡慕你,怎么晒都晒不黑。”李老师今天好像是存心要来褒奖她的,堵在她身前满脸的赞叹,“可不可以传授一点秘方?你平常都搽什么乳液啊?”

她们一堆女老师都嫉妒死了星琴那白里透红的肌肤,简直比水蜜桃还要诱人。

“秘方?我天生胆小身子虚,脸都是被吓白的,当然怎么晒也晒不黑了。”她正经又苦恼地道。“犯不着羡慕,像我这样没好处的。”

“怎能不羡慕?连我先生那天给我送便当来,回家以后都念念不忘要我跟你请教保养的功夫,他呀,就是嫌我黑。”李老师不无怨叹。

“你先生有点人在福中不知福,像你才好,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呢,你知道外国多少有钱人的太太都想要晒成你这种肤色!”星琴一挑弯弯的黛眉。

李老师受宠若惊,兴奋的脸都红了,“真的吗?”

她肯定地点头,“我确定;像你这样才是真正的健康美人,千万别像我这种病猫,风吹就会倒的,烦得要命。”

李老师晕陶陶地夹著书本,嘴角忍不住频频轻扬,“哈,我就说嘛……等我回去以后一定要跟我老公这么说,让他以后都不敢再嫌我。”

“就是就是,对男人就是要机会教育。”星琴煞有介事的点头。压根忘记自己可只是个待字闺中的小妮子,连半次恋爱经验都没有居然还评论得头头是道。

李老师却一脸深受教诲的感动,“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呀,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进教室了。”星琴这才想到。

“那你快去吧,我们班同学今天有两个请假,剩下的那三个乖得不得了,所以我倒是没差啦!”

小岛上的小学校就是有这点好处,每班学生只有小猫两三只,怎么样都照应得到。

星琴快步往二年级的教室走去,蝉声唧唧洒落在背后的阳光底……

☆☆☆

英国伦敦

高耸入云的U.K国际商业集团大楼,有着最现代化的尖端设备和最英国古典的优雅外貌,它是全世界排名第六的大企业,成功经营的除了电子、大众传媒、报业之外,还涉足连锁的国际饭店业。

它是英国第一大企业,麾下单单国内就有上万的员工为它效命,更不用提国外那些个企业与分公司了。

要管理如此庞大的企业非等闲人物所能为,可是令国际间侧目与惊异的除了U.K能在短短十年内创立如此雄伟的商业帝国之外,它的创办人兼老板于开,更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

据说他是中英混血儿,父亲是英国凯特雷家族的爵士,母亲则是来自神秘的中国,在伦敦与他父亲陷入热恋,甚至不惜委身当小妾,所以于开并未继承荣耀的凯特雷姓氏,反而是从了母姓。

外界对于于开这个金钱帝国的霸主相当的好奇,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正面的采访到他,就连他自己麾下最赚钱的电视公司也不例外——“脱口秀”的主持人莱黛儿每次都想要专访这位年轻英俊的大老板,可是就算她是英国最知名,结合智慧与美貌的女主持人也一样。

总而言之,大家只知道他是全英国最有身价的黄金单身汉,行事手段干脆利落,只要手一挥,就像魔法棒一样能够点石成金,所以全英国的名流仕女无不争相与他结交。

☆☆☆

圣伯伦大酒店

于开高大伟岸,足足近一百九十公分高的身子完美地裹在夜黑色的范伦铁诺西装下,贴切地衬托出了他的气概雄伟非凡。

只不过大手执着威士忌晶莹酒杯的他,此刻却很没礼貌地大大打了个呵欠。

他俊美的秘书站在他身旁,忍俊不住地笑了出声,成功赢来大老板的一记白眼!

“抱歉。”秘书艾伦清了清喉咙。

于开哼了一声,“别装作有悔意的样子,你我都知道你全身上下没半根谦逊的骨头。”

“亲爱的老板,你冤枉我了。”艾伦微笑。

于开挑眉,“嗯哼?”

“我刚才的笑并没有任何意思……顶多是对您寄予无限的同情。”艾伦知道自己的老板最讨厌参加任何宴会。

如果不是琳娜王妃亲自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他,要他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于大老板给拖来,艾伦才不会没事找事做,给老板找这么大的麻烦。

于开揉了揉眉心,一脸无聊,“真不明白王妃千方百计把我弄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那个美艳的侄女吧!”艾伦眨了眨眼。

于开皱着眉的模样像头愠怒的狮子,成功地抵挡了不少想要过来向他示好的人士,“饶了我吧,难道我长得那么像瘟生?每个女人见到我都像看到金矿一样贴上来,她们没有其他的事好做了吗?”

“亲爱的老板,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您……”艾伦偷偷睨了他一眼,又想笑了,“您这么讨厌女人,是不是跟某种癖好有关?”

奇怪了,全世界好像就只有艾伦这家伙敢消遣他!

于开警告地瞪了他一眼,“我有没有那种癖好你最清楚,难道你连自己有没有被上过都不知道吗?”

艾伦笑不出来了,表情像是吞进了一枚鸡蛋,“呃,老板,我以为您是个道地的绅士;绅士说话是不能这么直接的。”

“他们不是常说,我骨子里像头野兽吗?”于开满意地道,“如果我是同性恋,你这个兔二爷早就贞洁不保了,还能让你留‘清白之身’到现在来调侃我吗?”

“兔二爷是什么意思?”艾伦呆了呆。

于开得意地道:“你这家伙也有不懂的时候。”

艾伦直觉那不会是什么好话,俊俏的脸庞还是忍不住好奇之色,“那究竟是什么?兔子……二爷……很难理解。”

他虽是牛津大学文学系与商学系的高材生,可是这词连牛津辞典里都没有,也难怪考倒了他。

于开见嘲笑够了,便懒懒地解释道:“兔二爷是中国词,指的就是被男人所豢养的娈童。”

艾伦气得脸都青了,这对他这个翩翩美男子可是一大侮辱!

于开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来这里总算有点代价了,要看到你脸一阵青一阵白可真不容易。”

“老板不是不会说中国话吗?”艾伦苦着脸道。

“抱歉的很,我虽然不会说,可是我母亲是中国人,她总爱用这句中文骂我父亲……我听久了也就会了。”

赫,原来连老公爵也被这样“污辱”过?

艾伦想想心里也平衡了些;就当作老板是在赞美他长得俊秀英挺又风流吧!

于开笑着的眼眸陡然细眯了起来,脸庞闪过一抹困扰,“该死。”

艾伦顺着老板的视线看过去,轻呛了一声,“呃,糟了。”

美丽大方的王妃挽着一名艳光四射的美女,款摆着走向他们。

纵然音乐声翩翩,轻快欢愉地流在空气中,于开却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只不过对方是王妃,他再怎么样也不能尖叫着逃走,再不然就是敲昏她们两人自行离开吧?

哼,女人,真是这世上最难缠的动物了。

“王妃殿下。”他生硬地执起王妃戴着手套的小手,轻触了触。

“于总裁,你今日能大驾光临晚宴,这真是我的荣幸。”王妃兴奋地望着他。

于开微挑浓眉,似笑非笑,“哪里,王妃殿下太客气了。”

他没有忽略王妃身旁那个性感艳丽的尤物正骚首弄姿着,企图引起他的注意。

该死的,那个始作俑者的艾伦竟然还有那个胆子偷偷窃笑,看他回去以后怎么修理这个叛徒。

这个该死的兔相公!

“哎呀,我只顾着跟你说话,倒忘了为你介绍克莉丝汀了。”王妃热切地一笑,拉过那个金发尤物。

“于先生您好。”克莉丝汀那双宝蓝色的大眼魅惑地眨呀眨,好像巴不得融化在他脚下似的。

于开早习惯了女人见到他时的迷恋反应。

他皮笑肉不笑,一点也没有要执手行吻礼的意思,“很高兴认识你,啊,对了,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开,那么我就先离席了。”

王妃和克莉丝汀睁大眼睛,惊愣地看着他大踏步离去。

紧跟在他身后离开的艾伦微拱肩头,那模样好像在忍笑一样。

走出衣香鬓影华丽绝伦的大厅,于开畅快地深呼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

“我不得不说,这次的退席宣言是我听过最婉转的一次了。”艾伦好整以暇地道。

“总该给王妃一个面子,我并不是粗鲁不文,不懂礼数的人。”

艾伦一挥手,门房急急交代泊车侍者将他们的宾士轿车开来。

于开迫不及待地坐进了后座,对着要窝入驾驶座内的艾伦道:“载我到公司。”

“亲爱的老板,你还嫌今天的工作量不够大吗?老夫人要我盯着你,绝对不能……”艾伦忍不住又婆婆妈妈。

“你不是我老妈的员工,别动不动就把她抬出来恐吓我。”于开拉出一方办公专用的桌面,开始处理起繁重的公事,状甚愉快。

艾伦只得缩缩脖子,“遵命。”

车子安静平稳地驶过泰晤士河,夜晚谧静幽然,还有几对恋人缓缓地漫步过燃亮了灯火的岸边,和梦幻的月影灯光水面波澜,揉会成了美丽的夜之景致。

“这么美好的夜色,我们居然浪费在处理公事上,真是虚度大好人生。”艾伦又没大没小地哀叹了起来。

于开从密密麻麻的文件上抬头,“你疯了,怎么今天晚上话那么多?”

“我在替你感到不值。”

“有钱赚有什么不值的?”于开当他疯子。

“人生并不只是赚钱而已,难道老板都没有想过其他美好的事情吗?比方说爱情,婚姻,小孩……”

“我母亲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来跟我说这些五四三的?”于开不理他,再翻了几页文件,签下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

艾伦稳稳地掌控着方向盘,一脸苦笑,“我才没有拿老夫人的好处,我只是有感而发。”

“这些话留给你自己吧,身为花花公子,居然还有那个颜面来教训我。”他低哼了一声。

“我并不缺乏爱情呵,反倒是你,已经太久没有爱情来滋润了吧?所以火气才会变得这么大。”艾伦今天真是不怕死。

若不是艾伦正在开车,于开还真想一记左勾拳海K在他后脑勺上,教他闭了这张油腔滑调的嘴巴。

不过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他还是勉强忍下来,就着这个议题讨论起来。

于开又批了一页公文,反正他向来能一心好几用。

“我并不乏床伴,如果你是想要问我这个的话。”

“做爱跟爱情是两回事。”艾伦越来越喜欢讨论这个话题了,他兴致勃勃地道:“男人可以无爱而有性,可是迟早会觉得空虚。”

于开的金笔差点从雪白的纸张上滑了开,“说得好像你不是个男人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女人,若真要说空虚,你一定会比我早‘空虚’掉的。”

艾伦呛咳了一声,“呃,我指的不是那个意思。”

于开愉快地道:“所以了,为了身体着想,你还是多保重自己吧,别为了当花花公子把命都玩丢了……我听说爱琳娜最喜欢把男人榨干然后丢掉,自己当心一点吧。”

爱琳娜是社交界著名的花蝴蝶,也是艾伦最新的仰慕者,几乎每天都黏着艾伦不放。

“我不要跟你说这个了。”艾伦汗涔涔。

想跟他斗?哈,再修行个一百年吧!

于开满意地听到前座传来抹汗的声响,继续低头批阅文件。

不久,于开陡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

于开拿起一叠投资案,颇富兴味地道:“澎湖在哪里?”

“澎湖?”艾伦飞快地在脑子中搜寻这个地名,“噢,是在亚洲台湾的附近,隶属中国的一个岛屿。”

他赞赏地道:“你的脑袋真不是盖的,留着你总算是有点好处了。”

艾伦不知该把这话算作是褒是贬,只能连连苦笑,“多谢大老板称赞。”

“亚洲分公司那边的负责人给我一份报告与建议,说是台湾有意将澎湖发展成像拉斯维加斯那样的国际赌场,而且当地政府也已经与我们有所接触……他们希望U.K的国际饭店也能够在那里设点,共同将澎湖创造成第二个观光天堂。”于开轻轻敲着桌面,边审视相关细节。

艾伦挑眉,“这桩开发案并不大,您怎么会特别的关注到这则……”

“我母亲是从台湾来的。”于开若有所思地道:“或许……我终于可以做件让她老人家开心的事了。”

“回馈祖国”,够意思了吧?

“您的意思是同意这笔投资?”艾伦不无讶异。

“有何不可。”于开蓦然笑了,露出雪白强健的牙齿,“澎湖这个名字听来挺特别的,我就去看看这是块什么样的地方,竟值得亚洲部的负责人特别推荐。”

“您自己一个人要去?”艾伦睁大眼睛。

“干嘛?你又要当跟屁虫了?”他皱眉。

“身为您的专属秘书,我当然得跟。”

于开抚了抚额头,“这下子是谁比较像同性恋?”

艾伦才不管,他的职责就是跟着总裁到处跑,就算被骂兔二爷也要跟——这是他的职业道德兼做人的原则。

车窗外的景色依旧是熟悉的伦敦城,不过不知怎的,早已惯常跟着总裁飞到世界各地的他,却感到莫名地兴奋了起来。

澎湖这个小岛……是像爱琴海一样浪漫的岛国吗?这岛上的东方美女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情?

艾伦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