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淡霞 > 《摩擦起火》
返回书目

《摩擦起火》

第一章

作者:淡霞

王泓宇这辈子从未如此狼狈过,甫下车,就被一大群守候在警察局外的记者团团围祝

这些记者不只拿着相机拼命照着他,还不时发出尖锐无比的问题,希望从他口中得到一些可以卖钱的新闻。

“王律师,你对自己的妹妹未成年在酒店坐台有何想法?”

想法?!他想杀人才对。不过,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是不会作答的。

他闪开前面的镁光灯,马上又窜出一支麦克风挡住他的去路。

“王律师,听说里面有一个少女自称是你的妹妹,但是,她却跟你不同姓,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看来这些记者打算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王泓宇仍保持一贯的缄默,任由他们去揣测。

毕竟在这媒体自由过于泛滥的年代里,什么尊重隐私权、什么忠实报导都已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记者们相互比较谁能把新闻炒得火热,所以,一旦他开口说了个字,很可能会被渲染成头条新闻或是特别报导。

他拨掉挡在他面前的麦克风,凌厉如箭的目光扫向四周每一个记者,顿时鸦雀无声。

王泓宇满脸寒森的步入警察局内,留下的是此起彼落的马后炮声。

“*什么,只不过是个有点名气的律师而已。”

“是啊!听说他那个妹妹有偷窃、吸毒的前科耶!有这样的妹妹,还真令他难堪,难怪半句话也不敢吭?”

“可是,他明明姓王,他妹妹为什么姓尹?”

“他们不是亲兄妹,那个姓尹的女孩是个拖油瓶,懂了吗?”

“哦!原来如此。”



☆☆☆



王泓宇一走进警察局,马上见到顶着一头红色假发,化着一脸浓妆,身上穿着足以令男人喷鼻血的小可爱和超短热裤,脚上还蹬着时下最流行的厚低短筒靴的尹贞。





令他为之气结的其他在座的女孩子不是用长发遮脸,就是干脆趴在桌上或用外套蒙住自己的脸,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哪像她——尹贞,不只大剌剌地跷着二郎腿,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叼着香烟,摆出一副大姊大的模样。

看她这模样,谁会相信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黄毛丫头!

她见到王泓宇并没有露出太惊讶的表情,只是冷冷地瞄了他一眼,然后肆无忌惮地抽着烟。

“泓宇,你来了。”警察局宋局长见到他,马上热络地跟他打招呼,并将他请到了办公室。

由于宋正雄的儿子曾当过王泓宇的助手,所以,他们并不陌生。

“宋伯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王泓宇感到事有蹊跷,因为宋正雄的脸色十分沉重。

“令妹在临检中不只口出秽言,还用烟灰缸砸伤了一位员警,虽然送医后并无大碍,但若对方坚持提出伤害罪,我怕令妹可能会被送入少年感化院。”

王泓宇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对于尹贞的恶劣行为,他除了气愤还是气愤。

她是该受点教训,若不是想到父亲临终前的交代,他根本不想理会这样一个顽劣的小太妹。

“宋伯伯,可不可以请您的手下赏个面子给您?我愿意支付对方所有的医疗费用,毕竟小贞她才十六岁,有很长的人生道路要走,一旦她被送进感化院,就会留下无法除去的污点。”真是亏大了,明明是尹贞闯了祸,他不但得“免费”出面为她收拾残局,还要卑躬屈膝地替她求情。

“这点我当然可以了解。”宋正雄有所感触地道:“不过,令妹的行为确实该好好收敛一下,她进出警局的纪录实在太辉煌了。”

“我会尽力纠正她的行为的。”唉!这可能比登天还难,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改变尹贞这么叛逆又充满劣根性的女孩子,谈何容易。

不过,他似乎放纵她太久了,该想个法子来对付她不可。

“泓宇,我觉得……”宋正雄欲言又止。

“宋伯伯,有什么话请直言无妨。”

“令妹的心理或许有问题,我建议你找个心理医生跟她好好地沟通并给予适当治疗,或许会有帮助。”

宋正雄的建议让王泓宇大感意外。因为他一直以为尹贞的叛逆是体内的劣根性作祟,没想到……

“其实,像令妹这个年龄的小女孩是亟需家人的关爱,也许,你该多关心她一点。”宋正雄一针见血地指出,令王泓宇面带尴尬神色。

他跟尹贞并没有血缘关系,加上当年他对父亲在母亲去世不满百日便让尹贞的母亲进门十分不谅解,连带的,他对尹贞也不具好感。

所以,要他去关心尹贞,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泓宇,人性本善,我相信令妹的本性并未坏到无药可救,你对她有所付出,绝对会有收获的。”

“宋伯伯说得是,我会尽力而为的。谢谢您的帮忙,我现在马上去办保释手续。”王泓宇十分狼狈地步出宋正雄的办公室。

他从未把漠视尹贞当成是种罪过,但是,在听过宋正雄的一席话后,他竟心有愧疚。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干嘛心有愧疚?他们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他才不需要对尹贞所犯的过错负责。

完全不需要!



☆☆☆



办妥了保释手续,王泓宇以为尹贞会像以往一样乖乖地跟他走,没想到今天她却一动也不动。

“走啦!”他拉着她,压低音量道:“手续办好了,你还想赖在这里做什么?想被送进感化院吗?”

“我还不能走!”她用力拨掉他的手。

“为什么?”他真想掉头走人算了,这丫头分明是厕所内撑竿跳——过分(粪)。

“因为我的好姊妹小敏没有人来保释她,我不能不讲义气的抛下她不管。”

哇咧……王泓宇气得差点脏话就说出口,破坏他完美的形象。

义气?她以为她是大姊头啊!

“你连小敏也一起保释吧!”她一副命令的口气道。

“你给我搞清楚——”

“如果你不保释小敏,那我就留下来陪她。”她语带威胁地打断他的话,“可是,我不能保证我心情一郁卒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届时,我上了头条新闻,你可能也脱离不了关系。”

“她闯的祸自然由她家人出面处理,你操什么心?”他看了一直用外套蒙着脸,不时发出啜泣声的女孩一眼。会哭表示还有点羞耻心,不像尹贞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不以为意,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令他有想掐死她的冲动。

不过,他不会傻得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犯罪的,那太不值得了!

“小敏是孤儿,她没有家人,所以,我有责任照顾她。”

尹贞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得王泓宇哭笑不得。她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照顾别人?

“你是走还是不走?”

“那你是保还是不保?”她回了他一句。

如果他这么容易就妥协,那他还叫王泓宇吗?

“小贞,你别管我了,你走吧!”小敏拿下外套,露出一张纯稚的小脸,眼神充满羞怯,看得王泓宇于心不忍。

不像看到尹贞,他就觉得一肚子气。

不是因为她母亲的关系,而是她那过度嚣张的态度惹毛了他。

什么人性本善,根本不适用在她身上,她做错了事不仅不知悔改,而且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从无照驾驶、毁坏公物、当街打架、到偷窃,她犯下的过错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今天因未成年坐台被抓,他无法想象她明天会因做什么事再次进警察局。

“小敏,你别怕,我会罩着你的,”尹贞拍拍好友的肩,“要进感化院,我陪你一块儿去,我对天发过誓,福祸同当。”

“小贞,你走吧!不用管我了。”小敏哭泣地说。

“不要,你不离开,我也绝不会走的!”尹贞很有义气的说。

“小贞!”小敏哭得唏哩哗啦。



☆☆☆



王泓宇暗暗咒骂了声,他这个人最受不了就是这种哭哭啼啼的场面,加上外头不时有记者在探头探脑,他还是替小敏做了保释。

“谢谢你,尹大哥。”小敏感谢地说,不过,显然她并不了解他和尹贞的关系,不然就不会不知道他姓王,尹贞才姓尹。

“别跟他道谢啦!”尹贞实在受不了当小敏叫他尹大哥时,他脸上露出那嫌恶的表情。

干嘛!姓尹很见不得人吗?尹姓可是很独特又少的姓耶!才不像他姓王,这街上招牌砸下了,随便都可以砸到一票姓王的人;遇到人家不爽时,还会被人骂王八蛋,王八乌龟……

想到这儿,尹贞忍不住笑出声,天啊!她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脑筋居然可以动得这么快,如果她去参加脑筋急转弯比赛,铁定得冠军。

“你笑什么?”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笑声让王泓宇感到很不开心,他不明白,为何她在每次闯祸后,还可以如此的怡然自得,甚至连小小的忏悔也不懂?难道在她的字典里,真的没有惭愧、羞耻等字眼吗?

“我笑不行吗?”尹贞挑衅地看着他,唇角扬起得意的笑,他越生气,就表示她的目的达到了。“我笑是因为我高兴,我开心,我爽,你嫉妒、羡慕吗?”

王泓宇双手已握成拳,要不是他从不打女人,他会让她知道忍耐是有限度。

“小贞……”就连小敏也忍不住拉拉她的衣角,示意她别太过分了。

“算了,我觉得困了,小敏,我们走。”说着,尹贞拉着好友欲往前走,随即衣领却被紧紧揪住,活像只小鸡似的被拎祝

“你跟我回家!”王泓宇顾不得什么风度问题,*着她,直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放开我!”尹贞发起飙来可是十分吓人的。

但是,王泓宇可不是被吓大的,不管尹贞如何扭动、尖叫,他仍老神在在的。

“王八蛋,你放开我!”要不是王泓宇从背后拎住她,她绝对有方法挣脱掉,才不会受这种鸟气呢!

尹贞一方面不断扭动,一方面脑子里快速转动,希望想出方法可以摆脱王泓宇的控制。

记者仿若苍蝇见到糖,一窝蜂的向他们冲过来,镁光灯也闪个不停。

“救命啊!有人要绑架我啊!”尹贞见机不可失,拉开喉咙大叫,她不怕丢脸,但王泓宇可就……嘿嘿嘿!

果然,一向镇定的王泓宇竟也对这突发状况有点失措,尤其尹贞口出不实的控诉,他心一急,用力*着她快步往前走,岂知记者们不只穷追不舍,还将他们团团围祝

一大堆的麦克风挡在他面前。

“王律师,你妹妹为什么喊救命?为什么她说你要绑架她?”

“王律师,你跟你妹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王律师,你可以跟我们解释一下你跟你妹妹现在究竟发生什么问题?”

“救命啊!各位大姊大哥,救救我啊!我不要跟这个人走,他不是我哥哥,他是恶人,他会虐待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泓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手蒙住她大吼大叫的嘴。

如果以为蒙往她的嘴就可以让她乖乖就范,那他真的是太笨了。

王泓宇想驾驭她、驯服她?哼!他是在自找苦吃。

尹贞张开嘴,粉用力、粉准确地就朝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哦!”王泓宇痛得松开了手,尹贞逮到机会,立刻挣脱他的控制。

但她不肯就此罢休,仗着人多势众,她竟恶向胆边生,脚一抬,猛朝他的胯下就踹了过去……



☆☆☆



小敏偷偷瞄着尹贞,她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却是第一次见到尹贞脸上露出如此骇人的神情。

说是神情,倒不如用面无表情来形容比较恰当。

这样的尹贞令她觉得陌生,因为她认识的尹贞是高兴就大笑,生气就破口大骂的女孩子,绝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小贞……”小敏怯怯地叫唤声,令一直沉默不语的尹贞像着了魔似的狂笑起来。

“哈……哈……”她的笑声听起来十分怪异,而且还边笑边掉眼泪。

她是喜极而泣吗?这是小敏唯一想到的,因为,她知道尹贞是个不会哭的女孩子。

在给了王泓宇那致命的一脚后,她应该要觉得很得意、很开心才对,但为什么她会流眼泪,而且还越流越多?

“小贞,你没事吧?”小敏从口袋掏出一包面纸给她。

“我会有什么事?”她抽出一张面纸,胡乱地在脸上抹一通,以带点鼻音的声调说:“有事的人是那个人,不是我。”

小敏略有同感地点点头,尹贞那致命的一脚,可以令男人去掉半条命,虽然王泓宇并没有出声叫疼,但从他扭曲变形的脸看来,她可以体会他有多么的痛。

“小贞,你会不会做的太过火了?”想起王泓宇是保释她的恩人,小敏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

唉!都怪她反应太慢,要是她早点察觉尹贞的动机,她绝对会阻止她的。 毕竟那一脚的后果恐怕不只是疼痛而已,说不定还会令王泓宇难以人道。

“过火?!你没瞧见他对我做的才叫过火吗?死王八蛋!”她一点也不淑女的用力擤着鼻子。

“他是你哥哥耶!我看得出他很关心你。”

“哈!哈!哈!”尹贞大笑三声,一脸不屑地道:“我呸!我才没有哥哥呢!你没听到我叫他什么?王、八、蛋!他姓王,我姓尹,他关心我?省省吧!他是在惺惺作态,怕他老头知道他没听从遗嘱,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掐死他。”

“什么?”小敏有听没有懂,“我被你弄糊涂了。他不是你哥哥?但是,你不是在警察局内说他是你哥哥?如果他不是你哥哥?那谁才是你哥哥?你哥哥又是谁?”

“停!”尹贞揉揉太阳穴,她知道小敏很单纯,但没想到她会蠢到这种无药可救的程度。“什么哥哥不哥哥的,你是在绕口令吗?”

“可是——”

“拜托啦!你别再像个好奇宝宝似地问个不停,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解释太多,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前因后果。你肚子饿不饿?”

小敏咽了口口水,重重地点点头。

“那我们好好去吃一XXX吧!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可是,我身上一毛钱也没有,你有吗?”小敏担心地问。

“当然,”尹贞拉开小可爱,从胸罩内抽出纸钞——两张五百元。“这是那个好色的林董赏的小费,我把它暗杠起来。”

“可是领班不是说不能私藏小费的吗?”小敏老实地说。

“别傻了,不私藏小费,我们这两个菜鸟能分多少小费?一样付出劳力,凭什么要跟老鸟六四分帐?”

“可是,如果让领班知道了,那我们会被记过的。”

“记你的大头鬼啦!”她用钞票打了一下小敏的头,“酒店都被抄了,你以为他们还能营业吗?”

“那我们不就失业了?”小敏哭丧着一张脸,“我只有两个礼拜的假期,我必须赚到学费,还有生活费——”

“哎哟喂啊!你别紧张好不好?满坑满谷的工作,你还怕没钱赚?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烦恼,我快饿昏头了,你到底去不去吃东西?”

“好吧!我相信你会有法子的。”

“这么想就不会有烦恼了,”她搭着小敏的肩,“我们去吃蚵仔煎、大肠面线、米糕……”



☆☆☆



用狼狈二字仍不足以形容王泓宇此刻的情形,他万万没料到尹贞那丫头居然朝着他胯下踹了一脚,她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是男人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部位吗?

她分明就是想让他绝子绝孙嘛!他们王氏三代单传,如果香火因此断了,他倒要看看她有什么颜面去见他死去的父亲。

他一直想不透,即使尹贞的母亲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错事,他父亲却仍不减对尹贞的疼爱,甚至在临终前,仍挂心要他好好照顾尹贞。

“泓宇,你怎么了?没事吧?”沈玲玲娇柔的嗓音唤回王泓宇飘远的思绪。

“我很好。”才怪!众目睽睽下,尹贞那一脚不只让他差点再也无法“重振雄风”,就连他的男性自尊也大受挫折。

更可恶的是,今天晚报纷纷刊登他被踹了之后因忍受剧烈疼痛而五官扭曲的照片,甚至加以讽刺。

什么名律师雄风大挫,大律师难敌小女子的玉脚,大律师惨遭继妹的修理……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羞辱!而这全拜尹贞那小魔女所赐。

“王泓宇,你‘那里’觉得怎样?要不要去看医生?”沈玲玲含蓄地问。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没问题了。”幸亏他当时反应迅速,稍稍往后退了两步,承受的力道不是那么大,只是微微被扫到而已,不过说真的,还是满痛的,毕竟那是男人最敏感的地带。

“对了,我刚才替你做了一道药膳,对你损伤的‘元气’有补强的作用,我现在就去端来给你吃。”沈玲玲的体贴让他动容。

“玲玲,谢谢你。”其实,沈玲玲就像一朵细心、温柔的解语花,是许多男人心目中最佳妻子的人选,他有幸得此粉红知己,夫复何求?为何他却一点想结婚的念头也没有?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拒婚族一员,甚至深受他两位好友林伟杰、邓家威纷纷娶妻后,那为人夫为人父的得意、骄傲刺激下,他真的好想结婚,但为什么他总是在最后打了退堂鼓?

看来,该去看心理医生的不只有尹贞而已。

“泓宇,你快尝尝这药膳的味道,中药铺的老板说这帖药对‘那里’受伤很有帮助的。”沈玲玲端来一碗药。

王泓宇暗叹一声,男性的自尊再次受创,看来,他那里受伤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了。

王泓宇面对那一大碗黑漆漆的药膳,实在倒足了胃口,但在不想抹杀沈玲玲的用心,他还是屏住气息,喝了一口——

天哪!好怪的味道,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药膳?

“泓宇,你别只喝汤,还得连这个一块儿吃。”沈玲玲用汤匙勺了几颗拇指大小的东西送到他嘴边。

“这是什么?”他皱起眉心,对这看起来黑黑、怪怪的东西产生抗拒之心。

“是一种蛋。”沈玲玲笑得很暧昧。

“蛋?”他可没见过蛋有这么小又这么诡异的。“哪种动物的蛋?”

“是……鸡的蛋。”沈玲玲说得很心虚。

“鸡蛋?!”他更好奇了,“哪种鸡下的蛋?怎么会这么小?”

“是公鸡的。”

“什么?!”王泓宇不敢相信地叫出声,虽然已迈入二千年,虽然科技也十分发达,但是公鸡会下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都不知道?

“哎呀!其实,我说的蛋是指‘那种’蛋啦!”沈玲玲有点难以启齿地叫道。

“玲玲,你快把我弄糊涂了!请你坦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一种蛋?”今天他实在没什么心情打哑谜。

“这是公鸡的gao丸,很珍贵的,而且很补,还可以壮阳——”

“天哪!”他大叫地打断她的话,“玲玲,我没虚弱到需要吃壮阳的药膳吧?再说,你要我吃这么……可怕的东西,我实在不能接受。”他本来想说恶心,但又怕伤了沈玲玲的心,连忙改口。

“泓宇,我当然不认为你不行,只是,我怕你继妹那一脚会让你得内伤,所以,才会做这道药膳给你吃。我为了买这些鸡‘宝贝’,可是跑了好几摊鸡贩才买到,还炖了一个多小时耶!你真的不吃吗?”

“我……”他实在没勇气吃下这些鸡“宝贝”,但见到沈玲玲一脸委屈的表情,他还是强忍下作呕的感觉,将汤匙内的宝贝们给吞入肚子里。

“再多吃一点,这真的很补的哟!”沈玲玲像哄小孩般地哄着王泓宇。

在她柔情攻势下,王泓宇把一碗的鸡gao丸全吞到肚子,但那一波比一波作呕的感觉,令他再也无法伪装下去,他快速的放下汤碗,冲进浴室,对着马桶大吐特吐。

尹贞!你给我记住!王泓宇边吐边发誓,下次她再闯祸,他绝对让她自生自灭,绝不再伸出援手。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