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简璎 > 《佞情煞火》
返回书目

《佞情煞火》

第三章

作者:简璎

伸展着笔直修长的腿,妄二恣意地仰躺在船屋前的休闲椅中,透过太阳眼镜的墨绿镜片,懒洋洋的双眸尽览游泳池畔的各色美女。

“东方先生,您的鸡尾酒。”一名操华语的侍者端来冷饮,经过特别吩咐,他知道自己伺候的是红阳帮的贵客,因此份外殷勤。

这是泰国的第三大岛——苏美岛。

此岛虽不若普吉岛般享誉度假盛名,但其风情一点也不逊于任何天堂岛屿,高低起伏的丘陵甚是迷人,蓊郁的热带雨林及数百万棵椰子树打造出岛上的独特魅力,白沙、奇石与瀑布教人流连忘返,原始的气息和永不缺席的阳光可以治疗任何忧郁的心。

妄二此刻身处的船屋便是岛上极有特色的住宿地点之一,渔船改装的精致客房,一艘艘的木船错落在椰林间,船型的游泳池饶富风情,还提供泰式按摩与不同国度的美食,所以住房率一直居高不下,不过这几天已经被红阳帮将整座旅馆给包了下来,他就住在其中最豪华的十二间双层船屋之中。

“搁着。”妄二用极慵懒的声调吩咐。

“是。”侍者识趣地退开。

他知道他维持同一个姿势已经够久了,久到或许会有人以为他已经睡着。

而,他当然不可能睡着,反而有愈来愈兴味之意,原因无他,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好可以看到一名波涛汹涌的黑发美女半个盈润酥胸,他怎舍得错失这项福利?

昨晚与何帮主将大事商量抵定后,在何帮主热忱的邀请下,他应承来参加何千金的婚宴,没想到何千金的婚宴是在度假岛屿举行,因此他偷得浮生半日闲,拥有他接掌东方盟以来的难得假期。

东方盟是个老早就步上轨道的风云黑帮,事实上他毋需投注太多心力,若他志在守成,他大可恣意度日,逍遥当个傀儡帮主。

但他志不在守成,一心想将东方盟的版图从亚洲扩展到全世界,因此他日以继夜的规划,几乎未曾稍歇,务求将东方盟推至最完美的境界,让东方盟成为世界性的黑帮之首。

撤六曾潇洒地说,人生苦短,何必汲汲于名利?

他很清楚自己,他并非在汲营名利,只是不怎么乐于见到东方盟在他手中了无新意罢了,一径走那些老步调有什么意思?母亲最喜欢创意,所以他要子承母业,帮东方盟创新创新。

事实上,二十七岁的他,无论如何都还没有接掌一帮之主的资格,他太年轻,实力有待外界斟酌不说,他上头还卡着一个东方家的头号正牌接班人——他大哥东方拓一。

但他的盟主父亲坚持要将东方盟交棒,他也就无可不可的答应。

以残酷邪恶闻名的他,并不将掌管一个万众之帮放在心上,惧怕他入主东方盟的倒是那些原本就畏东方盟三分的黑道帮派,东方妄二的代名词就是生灵涂炭,他们生怕他的残佞作风会比东方龙腾更加不留余情,到时让他们连混口饭吃的余地都没有。

他会吗?

妄二淡淡地笑开一抹痕纹。

他当然会,肆虐是他的乐趣之一,同时,他也不喜欢他的视线之中有障碍物,他知道外界对他的评价,他们叫他鲨鱼——嗜血的鲨鱼,东方家族最令人胆战心寒的恶魔。

他喜欢鲨鱼这个代号,甚至是享受这个代号,看到在他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哀号者,他往往能了解他们的痛苦,随后当然不是释放,而是再在他们身上施加多一倍的苦难,那么,他的愉悦也会倍增。

在施虐的同时,他不曾有过愧疚之心,为了捏毙颜烙桐的猫而心拧,那是从未有过的事。

他眉心微微挑起。

昨夜颜烙桐如风般走后,他和尤塔尽兴了一夜,尤塔极尽能事的讨好他、迎合他,但不知怎地,他却不怎么悦然让颜烙桐撞见他和一名泰国女子欢好,这令他觉得自两人交锋以来首次略处下风,仿佛他的品味就只是泰女尔尔。

那么在意她对他的评价吗?

这倒是失常的现象,他向来都是我行我素,眼高于顶,以至于看不见旁人的目光,又怎么会在乎起区区一个颜烙桐的眼光来?

若要女人,他身边不计其数,他肯定自己对颜烙桐还没到“想要”的境界。

她是姿色出众,不过显然不懂得怎么讨好男人,若她要成为他的女人,他必要花一番工夫调教。

就拿最基本的身材来说吧,在她总是密不透风的衣着下大概没几两肉,纤细的手脚谈不上圆润,这种女人谈谈柏拉图之恋可以,残酷地说,前不凸后不翘的同体无法引发男人的欲望。

男人对女人最终的想望是性,就拿他对面那位大方半裸丰胸的黑发美女来说吧,那种尤物便是属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勾引任何她想勾引的男人,而颜烙桐显然还有待加强,或许好好食补一番可以为她挽回点天生的颓势。

妄二愉快的逸出笑声。

就在尽情贬低烙桐的同时,他被黑发美女旁边一双纤细白皙的脚踝吸引了。

出于男人的天性,他的视线循着细白脚踝往上,匀称的双腿之上是楚楚细腰,橙红色的柔美泳衣包里着一副玲珑的女性同体,动人的、丰盈的双峰高耸销魂,柔和的颈部曲线教人想啃啮一口,短短的秀发覆盖着极为完美的头型,而女子的五官……

他蓦然一怔,那股玩狎之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轻微的不可置信,拥有那副姣美同体的女人竟是他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女子——

颜烙桐。

他眯了眯眼,看来他必须翻供了,她不止是只能谈谈柏拉图之恋而已,还很可以做些什么,她那身吹弹得破的肌肤恍如象牙般洁白,诱惑着他的感官视觉,让整座池畔霎时明亮起来。

几乎要击掌,他从嘴角慢慢勾出一抹隐晦的笑意。

原来如此,原来她有一副如此诱人心魂的身躯,所以才故意以保守的衣物包藏。

真是太可惜,太暴殄天物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没人规定以她的代帮主身份必须要衣着保守呵,当然,也不是说要她穿着暴露去主持帮务啦……总之,他开始欣赏起不远处的她来。

荫凉的椰子树种满泳池四周,她的橙红泳装在蓝天与椰树之中更显出色,她正准备跃下水,姿势优美极了,曼妙的身段一点也不逊于他昨天床上那位劲爆的床伴。

他注意到,不止是他,有好几名健美英俊的黄种男子纷纷对她投以注目礼,显然大家都很有眼光,全都发觉到池畔有她这颗明亮的东方珍珠。

机会既来之,则安之,岂可错失?

妄二骤然起身,轻松的跃身下水,游至他的目标身畔,轻佻地托起她的身子。

“啊!谁——”烙桐显然想都没想过会有人如此无礼,她直觉地推开那双轻薄恼人的手。

妄二随即又扣住她动人纤腰,好整以暇的扯开一记笑。

“真是相请不如偶遇,铁烙帮的少主小姐,如果我说我们很有缘,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烙桐深吸了口气,他逼近的气息搅乱她的呼吸,尽管他强健的体魄教她不住心悸,她心头还是燃起一把无名火。

“请你放尊重点,我不认识你。”

她的声音冷得让人以为苏美岛也有冬天。

“你不认识我?”他挑起眉眼,嘶哑地低笑,且玩味起来。

她竟然会说她不认识他,她不是恨极了他这个凶手吗?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再度相逢,亏他还想好好地补偿补偿她哩,她竟比他早一步翻脸不认人,她也满绝的。

“对!我不认识你。”不理他噙笑的俊脸就在眼前,她加重语气,这是她领悟到的,要对付无赖就是比他更无赖。昨夜在饭店撞见他时,她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恶梦成真,他真的是来参加红阳帮的婚宴。

看来她还是太大意了,只因为清清告诉她,婚宴是家庭式的,很简单温馨,没有外人,她就一厢情愿的认为不可能碰到熟人,现在算是现世报。

“看来你很坚持你不认识我。”妄二嗤笑地缓缓松开扣住她腰际的手。

她立即游离他几步之遥,惊惶失措的登上池畔,匆忙闪进一栋船屋之中,动作之快,就像……就像只可爱的落水狗。

妄二笑了笑,鼻息间好像还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她在怕什么?为何要逃得那么快?真是教人不解。

不过,他会弄明白的。

***

一袭清雅的白纱是所有女人的美梦,步入教堂的那一刻,便是终生互允的永恒幸福。

烙桐满怀祝福凝睇着那对在圣母像前交换戒指的新人,她心生喟叹,未曾察觉有人向她靠近。

“你今天非常美,原来这就是你昨天逃得那么快的原因。”

妄二低声狎笑,在她耳畔低语,她懊恼的暗叹一声,知道自己绝无法躲过今天两人必然的见面,毕竟他们都是来参加婚礼的,岂有缺席之理?

她没好气的看了身旁西装笔挺的他一眼。“如果你说出去,我不会原谅你。”

妄二勾起嘴角,戏谑地轻笑。“好巧,我并不需要你的原谅,所以我并不承诺不会将我所见的泄露出去。”

一开始,他就别有居心的站在她身侧。

他恣意地欣赏着穿细肩带白色洋装的她,她像朵白蔷薇般迷人,尖尖的瓜子脸显得细致无比,浓密睫毛下的眼瞳清丽明亮,即便是他那双早已被各色美女养刁的眼也不由得要对她赞赏起来。

她是今天的伴娘,但显然她的美貌比那位长相中等的新娘更吸引人,他敢打赌,百分之百的男宾都想在仪式结束后邀她共舞。

“东方盟主,你一定要这么挑战我吗?”她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几近愤怒的神情,对他的挑衅尽力忍着。

无赖。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他是个披着绅士外衣的无赖,妄意地捏死她的猫而毫无愧意,酒吧里的轻佻,还有前夜被她亲眼撞见的放浪,加上昨天在船屋泳池的无礼,试问,他究竟哪里像个一帮之主了?

挺鼻薄唇,老实说,他长得很俊美,加上一头长发狂放不羁,确实可以称为女性杀手,但就是太狡狯了点,她不欣赏如此浮夸不实的男人,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诸如她的贴身保镖辛仲丞,便极富男子气概的沉敛,又如她手下最得力的军师程皓炜,俊朗睿明……

总之,谁都比这个邪恶的东方盟盟主强。

“我一点都不觉得我在挑战你,那是你的想法。”妄二好整以暇地观礼,听不出是谑是嘲地赞叹着,“多美好的宁静婚礼,没想到何帮主会为他女儿举办一个如此富有宗教色彩的温馨婚礼,真是没想到。”

他一直以为他今天会来到一个喧哗铺张又俗不可耐的婚宴,也会见到许多帮派中人,没想到事实与他的想象大异其趣,出席这场婚礼的都是斯文人,女士高贵,男士优雅,连半点黑道色彩都没有,整个婚礼的节奏极其流畅自然,除了温馨两字,没有其他形容。

难怪何帮主没有广发嫁女请帖了,人家根本就不打算邀请五湖四海的朋友参加女儿的婚礼,他算是误打误撞碰上了,所以显然颜烙桐必定也不是因为她的代帮主身份而受邀,那么是……

“告诉我,你今天的身份不是铁烙帮的少主,你的身份是什么?”他深感兴趣。

烙桐仍旧蹙着居心。“若我告诉你,你会保密你看到的一切?”

他眸光诡谲。“考虑。”

“但愿你会良心发现,我并不喜欢被威胁的感觉。”她撇撇唇。“我是何帮主女儿何清清的高中同学,我们在日本同窗三年,感情很好,我知道她父亲是红阳帮帮主,但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他点点头。“原来如此,换言之,你也不希望她知道?”

“当然。”她可不想把单纯的友谊复杂化。

这也是她坚持独自赴宴的原因,她只想单纯来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婚礼,反正她的样貌鲜少曝光,应不可能被认出来,更甚者,清清告诉她,这场婚礼是家庭式的,来参加婚礼的都是自己人,所以她才毫不犹豫的答应来当伴娘,没想到会杀出东方妄二这个程咬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哪。

“那么说来,你并不介意让你的属下看到你这身装扮喽?”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肆无忌惮的把眼光往下移了一点,停伫在她胸前那片如凝脂的肌肤上。

“东方妄二!”她冷箸声音微抬起下颚。

他的恶意真的让她不舒服极了,她不得不再度感到费解,以他这等登徒子的调调,真可以掌管叱吒风云的东方盟吗?

若让她的属下看见她这身穿着打扮,不消说,这一年来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肯定消失无踪,那么她的苦心就白费了,这也是她不让任何人跟来保护她的原因,又怎可在他的手上功亏一篑?

“你终于不再唤我东方盟主了。”他黑色眸子里尽是款款笑意,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

与他相反,她一点笑意也没有。“如果你的目的是激怒我,那么你成功了。”

轻柔的音乐响起,许多人都开始下场在柔软的草皮上跳舞,只有他们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他笑着挽起她的手,不经同意就将她带入怀中。“别把我想得那么坏,我只是想邀你共舞而已。”

“你放手。”她僵直着身体不肯配合,无法想象与杀死彩球的凶手跳舞是什么滋味。

他忽地掀起一抹佞笑。“如果我说这是守密的条件呢?”他几乎可以断定她会为了这个原因而答应他可憎的邀舞。

“你最好信守承诺。”她不甘心的将自己的双手交给他,已经有人对他们的争执行注目礼了,她收敛地压低声音。

将她柔软的身体纳入怀中,他迷人的一笑。“放心,我好歹也是堂堂东方盟的盟主,怎会言而无信呢?”

天下没有逆转不了的情势,不是吗?

才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他居然可以如此悠闲的在度假天堂与一个原本恨他入骨的人共舞,不会有人相信的。

但这是事实,他正搂着颜烙桐慢舞,她的身体柔软极了,雪白的丝绸洋装令她曲线毕露,也令他心猿意马。

她确实很美,但他从来没见她笑过,如果她肯笑一笑一定颠倒众生,可惜她吝啬得很,从不绽展笑颜。

他疑惑,是什么让她了无笑意?

她身上的幽香阵阵传到他鼻息间,又是这股幽香,她身边总有股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但教人心旷神怡。

他顿了一下,笑容有些邪气。

突如其来的想法令他俯下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她染枫般的唇瓣,目睹她因惊诧盛怒的恼恨目光,他很自爱的收回他的唇。

两人对视着,她眼中满含怒意,他则饱含笑意。

“我以为你会给我一巴掌。”他扬起英挺的剑眉,以一贯不实可否的姿态面对她的愤怒。

“我想给你一剑。”她森冷的看着他,不懂他为何要那么无聊的轻薄她,她相信俊美如他并不缺少女人的爱慕。可恨哪,这一年来她强逼自己练就不动如山的心绪,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全被他打乱了,他先是夺走彩球的生命,复又掠夺她的吻,尽管她并不信怪力乱神,但他是她的天敌吗?

她真的可笑的要怀疑起来。

幸而她后天早上就要回台湾了,这一切的紊乱都将告结束,他——东方妄二不可能再困扰她,他无礼的、难缠的打扰也仅止于在这个岛上而已,就算他想再对她怎么样,那也是不可能的。

她对自己的想法微感失笑,他会想对她怎么样呢?他不过是把逗弄她当乐趣罢了,滥情如他,又怎会对她存有什么真实的想法,离开了这里,他过他的独木桥,她走她的阳关道,两人再无交集。

***

清凉的椰风送人舒爽,烙桐放松的沉醉在睡梦之中,或许她早已醒了,但她不愿睁开眼睛。

就这么半梦半醒着吧,她难得有此闲情逸致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知已多久没尝过长睡的滋味了,这一年来她疲累得只剩这副躯体,倦怠了吗?不,她不能,若她倦了,铁烙帮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也该起来了吧。”

扰人的音调在她耳畔搔弄,直觉地,她把那道男声误解为她的贴身保镖——辛仲丞。

“你先去,我随后就到。”她含糊的命令,每当她又挑灯夜战,累得趴在桌上睡着时,总会对来唤她起床的仲丞如此命令。

“去哪里?”轻拍柔软的脸颊,妄二好笑地问,她的睡颜还真是可爱,凌乱的短发,不施脂粉的丽容清妍无比,像个少女。

烙桐蓦然清醒过来,不是仲丞!仲丞不会这样问她。

“是我,东方妄二。”他主动为她解惑,她身上的粉色睡衣有点撩人,看久了恐怕会出错。

“你是怎么进来的?”她以寒冰般的瞳眸瞪着他,他那不规矩的眼光无法打乱她的步调,毕竟她并非少女了,她是成年且成熟的女性,还承受得住他眼中泛起的欲火。

他邪恶地笑笑。“用了点手段。”

她蹙着眉,想来除了用钱收买船屋的服务人员之外,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手段。

“你究竟想做什么?”难道昨天那记掠吻还不够吗?或者,东方家族的二少有自虐症,明知她对他没有好感,却非要来挑衅她不可。

“邀你同游。”他直接道明来意。

“邀?”挑了挑眉,她可一点都不那么感觉。

“好吧,威胁你陪我同游。”他惬意的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如何,照得不错吧?”

她的眉心瞬间拢聚起来,嫌恶的怒斥,“这是谁拍的照片?”

她真的快疯了,他居然有他们昨天亲吻的照片,明明只是一秒钟的唇触唇罢了,在照片中看起来……他的唇贴上她的,该死的……缠绵极了。

“好心人。”他笑了笑抽回照片,对她泛起性感笑容。“少主,让我看看你的决定,你是要我把照片寄到铁烙帮且公诸于世呢,或是你心甘情愿的陪我同游一天。”

她咬牙切齿的起身换衣。“我心甘情愿的陪你同游一天。”这算什么儿鬼的选择题,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卑鄙阴险的小人。

他笑了,旋身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

当了一整天的伴游女郎,当夜幕低垂,烙桐以为她应该可以功成身退的取回那张照片,没想到妄二坚持要请她大啖海鲜,犒赏她今天的全程奉陪。

“干杯。”妄二举杯,他兴味不已的再度提起,“没想到你怕大象。”

烙桐皱了皱眉,原本打算与他碰杯的手蓦然停在半空中。

“我们一定要聊这个没意义的话题吗?”

经过一天的相处,她得承认他并不是太坏的人,起码今天他都待她谦谦有礼,既没非礼她,也没轻薄她,顶多只在她爬不上大象背时拉她一把,一切的过程都在她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他优雅的笑,笑意勃发。“如果你不想聊这个的话,我不勉强。”

今天他们一起参加骑象的活动,没想到她竟视骑象为畏途,说什么都不肯上去,最后是由他与她共骑一象,她才勉为其难答应。

与她在一起算是相当特别且新奇的经验,和他想像的截然不同,她并非那种冷漠酷女,她也有她热情的一面,像是她对他发火的时候,不过他轻易就揭发她的刚强不过是种伪装,是种不得不的使然,对命运乖舛的屈服。

要她细弱的肩膀挑起一帮重担,责任是大了些,也难怪她会对那只猫的猝死反应那么歇斯底里,失去猫,就像痛失精神支柱,她几乎要因为这样而撑不下去孤军奋战的日子——据他的了解,铁烙帮的内部并不和谐。

看了她一眼,冷峻的神情掺进一丝怜惜。

相信经过今天之后,她对他的观感一定有所改变,他可从来没有那么尊重一个女人过,对她算是破例了。

无妨,他并不介意偶尔当个君子,反正他原本就旨在补偿她失去爱猫的痛苦,对她好也是自然的事。

“我不想。”她答得飞快,虽然怕大象并不丢脸,但也不是太光彩的事,她希望自己予人的形象是刚强的,而非柔弱。

妄二主随客便,不再提起大象两字,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烙桐无可不可的与对座的妄二碰杯,酒量不错的她,有自信一打啤酒还醉不倒她。

“恕我直言,颜少主,我觉得你的泳姿有些奇怪。”一口清爽的柠檬虾入口,他闲聊的提起。

烙桐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

她就知道他不会放过调侃她的机会,她自知泳技并不好,尤其比起他来,更是与他的骁勇善游差远了,但他也不必提到桌面上来讲,故意给她难看。

一道锐利眼光直射到他身上,她冷言,“东方盟主,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你可以把我游泳的样子踢出你刻薄的思维。”

妄二扯开笑意。“烙桐,有没有人斗胆告诉过你,你很不好伺候?”

“没有。”她皱紧眉头。“但你正斗担的直呼我名讳。”

他嘲谑地轻笑。“怎么,怕男人的接近吗?”

她倏地凝睇着他,他当她醉了,听不出他话中的撩拨挑弄之意?才一天而已,她果然不能太快认定他是个君子,他的狼尾巴露出来了。

“不,我怕下三滥男人的接近。”她将他一军。

他嘴角诡邪的笑痕扩深,亲自为她再斟一杯酒。

两人话不多,菜和酒却消耗得凶,瞬间就终结了一打啤酒。

结帐离开餐厅时,两人总计喝掉四打啤酒,四打酒精浓度不高的啤酒,作用起来也是会醉人的。

“你醉了。”妄二勾起唇,笑容冷邪,扶着她,她嫣红似火的脸颊美丽不可方物,身上的幽香混合着酒香,构织成一片旖旎风情。

她已醉,而他还清醒得很,纵身酒国,早已练就千杯不醉的他,根本不知醉是何物。

“我可以回房休息了吧。”烙桐推开他相扶的手,身体火热无比,她觉得头晕晕的,身体飘飘然的,她真的快倒下去,她需要床,需要床休息……

妄二懒得与醉人沟通,他径自抱起她往她落宿的船屋走,轻易的踹开房门,将她往里抱,直接将她抱到二楼的卧室,行走间,她一点反抗都没有,因为醉了的她,事实上也无力反抗。

双层船屋的一楼是小客厅及卫浴设备,二楼则是卧室和日光浴甲板,将她放在床上之后,他很有风度的转身离开。

有道是,君子不乘人之危,虽然他从来不是君子,但为了挽回他在她面前的劣势,他也只有故作君子了。

“别走……喻韬……”她痛苦的拉住他,眉峰蹙拧着。

他挑了挑眉,冷峻的嘴角隐隐地抽动。

喻什么的,这家伙是谁?

“我是妄二。”他撇起唇更正。

“妄二……”她头疼欲裂,什么妄二……谁哪……

她分不清站在床缘的颀长男子是谁,只觉得体内的燥热快把她逼疯了,酒会乱性,她真不该喝那么多酒。

“对,东方妄二。”他原要走的身躯又停停,眯起眼盯着床上的她,眸光变得黯沉,并深深玩味那个陌生名字对她的意义。

此刻他若要她简直易如反掌。

唇边不禁泛起一抹残佞的笑意。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