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简璎 > 《佞情煞火》
返回书目

《佞情煞火》

第四章

作者:简璎

如果她没有叫出那个名字,他不会有那么强烈想要她的欲望。

现在他不走了。

妄二踅回床边,黝黑的眸光转浓,蹲下身,恶意地轻抚她泛红的耳根,那粗糙的触感让烙桐申吟了一声。

“谁……”她头疼得厉害,直觉想挥开骚扰她耳部的手。

“遇倒……”妄二如鬼魅的发出这等音节。

不知那两个字如何写,他模仿她的发音,因为显得可笑,他突然又憎恶起来。

笑话,东方妄二要碰一个女人,还需冒充别的男人吗?

他拍拍她脸颊,企图弄醒她。“颜烙桐,看清楚了,我是东方妄二,不是你的遇倒。”

“东方……妄二……”她含糊的说,胸中有股闷塞之气,她的四肢软趴趴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低笑,确定无论他怎么狎佞她,她都不可能跳起来打掉他的手,因此他可以非常放心地攻城掠池,不会有到尽兴处却不得发泄的后顾之忧。

这算是他最败德的缺点吧,喜欢夺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就如师师,他心知肚明师师为什么会留在他身边,一个女人除了爱,还有什么可以令她如此任劳任怨而无怨无悔?

就因为心知,所以他故意不点破。

也因为他的不点破,所以她有苦难言,他知道高傲如她,不可能主动对他示爱,因此他乐得撤清,把她当成最不可或缺的左右手看。

但是,如果师师的心不在他身上,而是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他或许有夺取她的兴致,可就因为她对他太死心塌地了,他反而兴趣缺缺。

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有一些无聊因子,他的无聊因子就是佞弄眼中无他的女子,他总是嬴家,从未失利,因为从未有女子不把他放在眼里过,他还无从得知夺弄是什么滋味。

过往,那些初时对他不屑一顾的女子,都是故作姿态,瞬间就对他投降,不值一提。

这会是首次的挑战吗?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他先脱掉自己的衣物,接着轻撩开床上佳人的白色罩衫。

丰胸娇艳、楚腰纤细,罩衫里的雪白娇躯如同那天他在池畔所见一样姣美,她拥有男人梦寐以求的身段。

勾起妄笑,他将她裸裎的同体压在身下,男人原始的本能开始勃发。

他好兴致地咬掉她胸衣细带,以唇舌撩起那仅存的遮蔽,瞬间,凝润挺立的酥胸让他下腹流窜起欲望,他大手粗暴的握住她一只浑圆,指尖轻轻拨弄其上的粉色蕾苞,蓓蕾的突起在他决料之中。

“嗯……”她无意识的申吟,迷醉之间,下腹好似愈来愈臊热,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嘤咛助长了欲焰,他进一步握住她两只浑圆,搓揉捏弄,频频在蓓蕾之上邪气的捏扯,冷眼观看她身子的变化。

她的醉意更添妩媚,微启的朱唇满是诱惑,微弓的腿更造就一幅冶艳春光,此刻的她不是铁烙帮的少主,只是个卸下强硬外装的柔媚女人,或许她原就是这样勾人的女子……

“喻韬……”烙桐迷迷糊糊地沉浸在温暖的爱抚里。

妄二动情的眉眼霎时转冷。

“你就不能叫叫别的名字吗?”他觉得有点厌烦,看来有人占据了她的心,东方妄二可没这么吃瘪过。

她眉心一蹙,对飘至的话语不解,她费力的睁开眼,只见一抹摇摆不定的身影在她面前晃动。

“好晕……”她抚着额际,但蓦然有丝清醒。

这是她的房间……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是……不是在露天海鲜餐厅里与东方妄二对酌吗……

东方妄二!

她几乎没失声尖叫,她正赤裸着,大胆的与他交叠在一起,事实上是,他正搂抱着她,而他的手则毫不客气的搁在她隆峰上。

“醒了?”他眯起眼,醒得这么快,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烙桐就算酒没醒,也会被他们两人此时欢好交缠的姿态吓醒,她的心脏可还没强到可以承受一个野男人在三更半夜压上她的身子,更甚者,那个野男人正极不规矩地在揉搓她丰美的上围。

“你……”她甩甩头,企图要想起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是你叫我别走的。”妄二提醒她,顺便吻住她惊愕的樱唇,唇瓣柔软极了,大概未曾擦过口红吧,不显干裂,非常细致。

他的舌灵巧的探进她口中,熟练的吸吮着她的舌根,轻搅吮翻,也不管她舌根痛不痛,逐自吮弄。

她的意识渐渐混沌,他的吻,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霸气,吻得侵略,吻得狂妄,她还没被这么阳刚味十足的吻抚触过,顿时觉得心跳难当,连要推开他的想法都没有。

他的吻,与“他”不同,“他”是温存缠绵的。

“看来你并不排斥我的吻。”他粗嘎的低笑,抚住她凝峰的指节收拢了,缓缓的推挤,让那蜜桃更形挺立诱人。

她猛地咬住下唇,天哪,她这是什么反应?她的迷乱太不该了,只是呵……他真是个接吻高手,她几乎要在他身下融为一摊水,原来即使没有爱,她也可以为了那单纯的感官刺激而产生反应,女人,真是脆弱。

“既然不排斥吻,那么也一定会喜欢我的身体。”

他顶开她的长腿,对于向来不喜欢速战速决的他,这样的前戏是太少了点,但他不想给她唤回理智的时间,那些啤酒的酒精可发酵不了多久,他还是善待自己勃发的欲望。

他的坚挺探入她体内。

她本能的摇着头,扭动身子,不是拒绝,他硕大的探入令她微感不适,这是她不熟悉的身体,她不知道他这么……惊人,出人意表。

“后悔了?”他邪恶的笑,缓缓抽动,紧实的感觉包里着他的欲望,他再次吻住她的唇,汲取她口中的津液。

她闭上眼睛,感受两副躯体的交合,她醉了,也存心要试看看自己是否能再接受别的男人的抚触。

事实证明可以,除了初时的不适,出于本能,现在她甚至已经在反应他的律动。

只是,她为什么想流泪?将身子交给东方妄二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心还想回到过往吧,因为这么一来,她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喻韬值得更好的女人去爱他,她没有思念的理由。

***

铁烙帮位于中台湾一处山明水秀之地,坚固的建筑耸立于占地辽阔的院内,大门的巨形石龙与花岗岩龙往显得威武严肃,柳树微扬,宁谧之气流荡其间。

“少主,你的信,看来是何小姐寄来的。”程皓炜将一封航空邮件递给烙桐,顺道将适才佣人沏的茶搁在她桌上。

云淡风轻的下午,帮中无事,帮务一切照常运作,颜夫人又已完成切除肿瘤的手术,手术非常顺利,烙桐的心情因此也就格外开朗,丽颜淡噙着她自美国回帮后就少见的笑容。

“哦?清清寄给我的信。”她微笑接过邮件,不知那位新嫁娘过得可幸福?新郎是旅馆小开,跟黑道没有干系,想来他们两人可以做一对不理世事的神仙眷侣吧。

拆开邮简,除了信纸,另跌出几张照片。

都是她与新娘的合照,新娘笑得灿烂,尽管相貌平凡也显夺目。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大合照,背景就是举行婚礼的草皮湖畔。

在大合照里,她找到自己,而她身后便是那位永远以西装革履来彰显贵族风采的妄二。

因这意外,她的身子不由得震了下,她的第二个男人,东方妄二是拥有她身子的第二个男人。

一夜情早已是稀松平常的事了不是吗?她何必一直记挂那晚的事,他应该不至于说出去吧?男欢女爱与帮派无关,起码那夜她真的是那么想的,只存心想放纵一夜,让自己断了对喻韬的思念罢了。

若来对她挑情的是别的男人,她也会放纵吗?

会吧,不因为他是东方妄二。

不可否认,她得到高chao,但她又不是性冷感的女子,到达高chao是自然的事,在那样一个性爱圣手的调弄之下,她要维持缄默都难。

因此她让他释放了,自己也得到释放。

“东方妄二。”

程皓炜眼睛一亮,拿起照片端详。

“他怎么也会出现在何小姐的婚宴上?”他扬起眉梢,兴味浓浓地问,对于那位近日频频赘领亚洲黑帮的新领袖,他一直无缘一见。

“巧合。”烙桐收回照片放入信封中,特意轻描淡写带过。

她不想深谈这个话题,皓炜何等聪明,她不想他看出些什么,哪怕只是一夜,若给他们这些常为她的感情世界瞎操心的部属知道了,他们都会想到严重的两大帮派联婚上头去。

“传闻他对女人好的时候很残情,腻时则很无情。”他一直对东方妄二好奇,因此特别留意对方的种种新闻。

“男人不都是这样吗?”烙桐笑了笑,起码她不会给东方妄二对她无情的机会,因为她对他根本没有感觉。

不知他获知她对他的评价会做何感想?女人对他向来都是依从的吧,他确实邪佞迷人,或许她是那晚他泄欲的工具,不过他也是她忘情的工具,扯平,两人都没有真心。

“我不同意你的话。”他似真还假地盯着她。“东方妄二的情史洋洋洒洒,我则一片空白。”

烙桐瞪着他看,他这是什么意思,毛遂自荐吗?

呵,颜烙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这位铁烙帮睿名远播的军师可是一代俊男,条件好得很,据她所知,爱慕他的千金小姐或小家碧玉都不在少数,他不见得会和她日久生情。

她扬起眉梢。“太过洋洒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女人喜欢专情的男人。”

他不疾不徐,像是为反驳而反驳地道:“这个理论好像不成立,东方妄二对女人从不专情,可是女人仍旧喜欢他,那些被他抛弃的女人都叫他东方邪魔,可是仍旧对他念念不忘、死心塌地,他的情史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或许他有他独特的魅力吧。”她又企图一语带开。

唉,怎么回事,愈不想提的话题愈是无法撇清,看来皓炜对东方妄二还真是“情有独钟”埃

“我便没有独特的魅力。”他说得一本正经。

这点她实在不认同。“何必妄自菲薄,皓炜。”

他深深凝视着她。“像除了你的得力助手身份,你也不把我当男人。”

空气倏地变得凝重,烙桐有点措手不及,没想到心思细密的他会来这一招,直接明挑,让她无言以对。

她真的害怕再跟他“聊”下去,儿女情长最害人,依她目前在帮中的处境,最不需要的就是一段萌芽的新感情,若感情谈不成,她岂不是连最得力的助手也没了?更何况,她根本还没忘却旧爱。

不行,太冒险了,她不能接受他的示爱。

“你当我眼瞎了吗?你当然是个男人。”她泰若自然地转身从书柜中取出一叠资料,眸光专注于资料之上。“你昨天说山口组在夏威夷买下一块地,准备用来扩大势力……”

但愿这种拒绝方式不会太令他难堪,正当用人之际,她真的不想失去他这个左右手,但愿他明白,但愿。

***

新加坡四季如夏,恒温达摄氏三十三度,热得吓坏人,也热得让人没事不想出门,有事,也很不想出门。

车厢里冷气充足,驾车的人却显然心浮气躁,不知在叨念些什么,嘴里一直念念有辞地碎碎念。

“看来家里要办喜事了。”毅七一个流利的转弯,对旁边那位无视他人存在,在车里径自吞吐烟雾的人说。

他实在有点讨厌那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人,太教人嫉妒了,他谈恋爱怎么就没那么顺利?人跑掉了不说,连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更是逊极又背极了。

妄二扬唇一笑。“你说大哥和路湘?”

这似乎已经不是秘密了,东方宅邸里里外外重新粉刷装潢,不说当事人,最兴奋的是他们的妈,美丽高雅的莫荷心为了自己首度荣登准婆婆宝座,那天要艳惊四座,已经请了无数裁缝师傅来家里量身裁衣?

毅七没好气地道:“不然还有谁?难道真四会和那个女人复合再结一次婚吗?”

妄二邪恶的睨他一眼。“看来你对老大的婚礼有点意见。”他正考虑要不要去挑拨离间,破坏他们长幼的感情。“难道不是?”他哼的一声。“想想,从他被盟主派到峪里岛去救人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居然就要结婚了,这种速度真是让我为他感到蒙羞。”

其实,是羡慕呀,他苦涩地想,他的小女人也不知道在何方,她,可好吗?真教人牵 挂……

“好酸。”妄二调侃的在鼻息间拂了拂。

毅七立即追加,“先声明,我可没有羡慕他们哦,有道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白痴才会想结婚。”

“我看你倒很想往那座坟墓里跳吧。”妄二恶意挑衅。

谁不知道毅七是东方家最“嗜婚”的一个,自他高中时代起,他就通寻人选,终于被他找到一个,可惜功亏一篑,新娘跑了,弄得他一肚子火,到现在闻女色变,最恨人家成双成对。

“看清楚现在到底是谁在开车,你的命在我手里,最好对我尊重点。”毅七撂下狠话。

“停车!”妄二忽地出声,眼尖的他,看到车窗外的某一定点,不该会出现在此的人。

颜烙桐……

她来新加坡了。

思忆起那夜,她并不热情,他也只是纯粹欲望的发泄,然而他却对她念念不忘。

他不解,她分明对他没感觉,也没像众多女人一般迷恋上他,却愿意与他共度一夜,发生一夜Ji Qing。

他知道那晚她得到高chao,却不曾真正热情以对,他不会欺骗自己这一点,这也没什么好羞于启齿,不热情不是他的问题,是她打从心里就没将她的热情释放出来,是她心理有问题。

占有她的身子,她还不属于他,那天早上他们分手之际,她冷静得就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又像她一直有许多入幕之宾,与男人过夜并不稀奇似的,这点让他颇不悦。

对她好奇,缘自于她一直出乎他的想象之外,究竟她有什么隐衷,被男人抛弃过,玩弄了吗?

哈,他一直对不属于他的东西充满兴致,这是他的劣根性。

“你在车里等我。”他对毅七丢下话,打开车门,跨出他笔直的长腿。

毅七皱着眉头。“喂,怎么回事……”

不等毅七说完,妄二直接穿过分隔岛,停在显然被骄阳烤昏了的佳人面前,她拿着手帕频频拭汗。

蓦然,他哂笑一记,造型不一样,她戴了假长发,逼真的像真发的假发,飘逸动人,充满女性的柔与美,显得婉约雅致,任何男人都会想轻揽如此媚人的女子入怀。

“什么时候来新加坡的?”他站定在她面前,错觉吗?她好像比在泰国相见时略显娇校

长发的她带了娇柔,说实话,他比较喜欢短发的她,有股不腻人的独特风格,不似现在,有点……庸脂俗粉的感觉。

她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甚至还后退了一步,仿佛他是个陌生人。

“别露出那种眼神。”妄二挑起英挺的剑眉。“我在问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又怯又懦,脸颊却不由自主的遍染桃红。“我……来很久了。”

好俊美的男子,他那浑身邪佞的神采教她失神了,恍如关在笼中的金丝雀,她从没接触过这般男子,眼神锐冷,如此非凡的慑人神采……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叙叙旧?”他故意说得邪意,因为不喜欢她眼中那绽放的迷恋神采。

见鬼了,怎么回事,她像变了一个人,与他认识的颜烙桐截然不同,现在的她倒十足像个——花痴。

“我想……”她润了润唇,有点舍不得,又不得不说,“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认错人?”他轻笑。“这是你苦思出来的妙招吗?以为如此我就不会提起我们的一夜情?”

“一夜情?”他大胆的宣言似乎骇傻了她。

他忽而欺近,握住她削瘦的肩膀,攫吻了她的唇。

火辣辣的舌探进她口中,吸吮地撩拨,他挑弄着她的舌,密密地吮着她唇瓣,她霎时双腿俱软,震撼无比,只能任由他抱着、吻着,一颗心几乎要飘到云端之上。

“没忘记我的吻吧,想起来了吗?颜少主。”他揶揄地讥笑。

她无力地倚在他怀中,他的无礼令她惊慌,可是,唇还热烘烘的,他湿润的舌仿佛还在她口中翻搅,怎么会这样,她的初吻……被他要走了。

“小姐!”岫儿三步并两步跑过来,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天哪,您怎么啦?”

岫儿连忙扶住娇弱的主子,把她从陌生男人怀里拖开。

“你对我家小姐做了什么?”岫儿气急败坏,她连忙用绣帕替主子煽凉,主子满睑染红,是中暑了吗?

“小姐?”妄二挑了挑眉,他以为她的属下都叫她少主。

一部白色轿车远远驶近,高赐在车中早已看到情况有变,他立即下车护主,对立于一旁的妄二不善地一瞥,适才车子抛锚,不得已将她们主仆留在路边,没想到才一会工夫就出了事。

“岫儿,扶小姐上车。”他命令着小侍女,身份虽是近身保镖,但自有一股威严。

娇小的主仆俩上车后,高赐深深看了妄二一眼,不多做言语,上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妄二双眉俱扬,不对,颜烙桐何需人扶,她根本从不在人前显现弱点,也没那么娇贵的体态。

那么,拥有一样面容的女子是谁?

饶是精锐的他,也不由感到困惑三分。

***

反覆看着照片良久,邪俊的面孔终于玩味地逸出淡薄笑意。

“双胞胎,颜雪桐,雪桐。”

原来她还有个双胞胎姊姊,毅七说过,颜烙桐是铁烙帮的二小姐,难怪未闻铁烙帮的大小姐影踪,原来患有先天性哮喘及心藏病的颜雪桐,身体虚弱,长年住在空气宜人的新加坡养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哪。

他要请君入瓮,要她乖乖地走到他怀中来,看来她的姊姊是绝佳诱饵,据这份调查报告上显示,颜烙桐很重视她的家人,尤其是她这个自小就身染疾病的姊姊,她一直周密的保护,不想让外界干扰。

不想让人干扰,那么,他就干扰之。

想到那日颜雪桐倚在他怀中的模样,要掌握她并不困难,掌握了她之后,颜烙桐要想逃离他的五指山都难。

颜烙桐,他对她的感觉并非止于一夜情的床伴那么简单,她眉峰间挥之不去的忧烦与她喝过酒后的放纵心态都令他想深窥,她并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她的身份也不容她随便,可是她却轻允他欺上她身,这……

纵然对她有兴味,但他东方妄二从不求女人的亲好,要嘛,女人委身求他给爱,这倒是还可以接受。

“怎么,又想到什么坏主意了,你笑得很邪恶。”师师走进来,手中是新编录的分舵名册。

早上妄二来到东方盟之后,就一直待在他的盟主正厅中寸步不离,她因着有事才进来,当然,也是关切,就见他对着一张照片笑得教人不寒而栗。

“女人。”他轻弹照片一下,将之收在抽屉中。

她敛下眼,不经意地说:“是吗?你的女人还不够多吗?还有余力造福其余苍生?”

他眯起眼,嘴角邪气地勾起。“你不是说过我有桃花劫,那么,我当然要趁火打劫一番。”

“小心,别劫得过火,惹祸上身。”她紧抿着唇,眼底掠过一丝懊悔,多事,替他观什么相、测什么字,徒留话柄。

她的懊悔看在他眼底竟成风景,他早说过,师师的心属于他。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