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张敏 > 《乞丐新郎》
返回书目

《乞丐新郎》

第一章

作者:张敏

“小姐……小姐……”

采儿慌慌张张的闯进倪曼蝶的闺房里,上气难接下气喘吁吁的大声嚷嚷,“不好了……小姐……不好了……”

而倪曼蝶那小妮子,此刻正用手撑着额头倚坐在桌边儿打盹,被采儿这一嚷,差点儿就从椅子上滚下来。

她睁大那对又大又圆又灵活的眼睛,狠狠白了采儿一眼,绷着脸训斥道:“采儿,你小声一点会死翘翘是不是?我告诉你多少遍了,姑娘家就得有姑娘家的样儿,别老是大呼小叫、慌慌张张的,这样是很难找到好人家嫁出去的,知不知道?”

采儿捂着嘴笑。小姐明明在说她自己嘛!这番话从早到晚老爷不知道要说她多少回呢!

“还笑?”曼蝶站起来,右手叉腰,“瞧瞧你这副德行,哪里像本小姐的贴身丫环?简直像个大——草——包。”

采儿噘高了唇。还说呢!这分明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曼蝶撇了下唇又白了采儿一眼,突然欺身靠向采儿,贼头贼脑的转动乌溜溜的眼珠子笑问:“你刚刚匆匆忙忙的闯进本小姐的闺房,是不是有什么新鲜事儿要报告?”滑稽的挑动右边眉毛。

谈到新鲜事儿,采儿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精神也活泼了。她抿了下唇,忘记身分大刺刺的往桌边的椅子上一坐,抓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饮尽,甚至连瞧也没瞧曼蝶一眼的又续了第二杯,喝完后还赞叹着……

“好喝,真好喝,质醇甘甜,嗯……好茶!”

语毕,抬眸对上正恼火得瞪着自己的曼蝶时,连忙从椅子上跳下来,畏缩的低下头怯怯地道:“不好意思,忘了你才是——小姐!”

“忘了?这种事也会忘了?没半点儿正经,怪不得活到二十好几了还嫁不出去!”曼蝶用手戳了下采儿的头,然后拉了张椅子动作粗鲁的坐下,两条腿还腾空晃呀晃的。“快说,到底是什么新鲜事儿?”

新鲜事儿?对啊!差点忘了。采儿兴奋得趴靠在桌子上,故作神秘的小声道:“又有人来提亲了。”

曼蝶恹恹无趣的用手撑着下额叹气,一对璨亮明眸顿时黯然下来,慢吞吞地说:“这算哪门子的新鲜事儿?无聊!”

“无聊?才不无聊呢!”采儿神采奕奕的说:“我告诉你,对方的聘礼老爷已经收下了。”

“什么?!”曼蝶大叫一声,整个人受惊吓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说……我爹已经……答应了?”

采儿笑着点头。

“噢!我昏了!”曼蝶摸着额头,身子虚软的往后倒下。

“小姐!小姐!”采儿及时扶住曼蝶。

曼蝶维持着靠着采儿的姿势,挑高右边眉毛睁开右眼问:“对方是何许人物?”

“是……我说出来你可别又昏倒喔!”

曼蝶站直身子,用手摸着下颚斜睨采儿。

照采儿的口气推测,对方肯定是——轰动武林、惊动万教,响当当的大人物。

曼蝶放下手,摆出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好,我不昏倒,你说。”

“那我就说了喔!”

“说啦!死丫头吊我胃口。”

“我才不是吊你胃口,我是怕呀!怕你受不了这种打击!”采儿自以为是的抬高下巴。

“唔……”看来对方的名号确实够响!这更提高了曼蝶的兴致。“快说!”

“是,”采儿做了个深呼吸,“丐帮的少帮主。”

“什么?!”曼蝶失声尖叫,往后跳了一步,两个圆滚滚的大眼睛圆睁着,“丐……天啊!爹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把我许配给……叫花子?!噢!我这次真的……”

采儿紧张得脸都皱了,“你刚刚答应我不昏倒的,小姐。”

“哎呀呀,本小姐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我是说我这次非得去找我爹理论不可。”充满自信的扬起下巴,义气凛然的振振有辞道:“虽然说,我的脾气是有那么……一点点怪,个性也有那么一点点……太够淑女……”

采儿撇唇,低声嘀咕,“岂止‘一点点’,简直粗鲁到家了!”哇噻!敢出此言,不怕被剥掉一层皮?

曼蝶没听见采儿的话,继续道:“但不管怎么说,倪家在这地方上也算是名门望族,我堂堂一个千金大小姐若果真下嫁给一个臭要饭的,知道的人不笑掉大牙才怪!而我这一世英名岂不是要因此断送了?”

一世英名?“小姐,请小心谴词!”采儿好心提醒。

“大胆!”曼蝶喝斥,“本大小姐说话还用得着你这个大字不识三个的死丫头来纠正吗?”不过这“一世英名”确实用得有些个不太对劲,但是……也差不多了……哎呀!反正意思到就行了!怪只怪,唉!书到用时方恨少!

采儿见曼蝶发怒,吓得双腿发软,“采儿不敢,小姐请息怒。”

曼蝶挥了下手,“我现在哪里有时间跟你生气?我得赶紧找爹阻止这门婚事去。”旋身,拔腿便往前厅的方向奔去。

采儿这个爱凑热闹的死丫环紧跟在后。咦!别误会,她可不是关心她家小姐的婚姻大事,而是怕错过即将上演的精采绝伦好戏。

曼蝶从后院顺着走廊穿过花园来至前厅,这么长一大段路跑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心里直犯嘀咕:

“早跟爹说过了,虽然倪家是望族,但府宅也不必那么招摇地建得特别大啊!害得我就算吃顿饭也得走得老远、累个半死。现在,想和他谈点事情,从后院跑到前厅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力气说话?”

曼蝶冲入大厅,一张脸都喘红了,她拍着胸脯说不出话来。

倪老爷正站在大厅中央,摸着胡子哈哈大笑,而倪夫人也站在一旁露着微笑。

这倪氏夫妇搁在心头多年的一桩心事终于可以了了。不过说真的,一想到那宝贝女儿即将出阁,心里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呢!

曼蝶待气抚顺后便拉开嗓门喊,“爹,娘。”

倪夫人一看见宝贝女儿,立刻笑盈盈的走过去拉她的手,“我的乖女儿,娘正想到后院去找你呢!你知不知道刚刚……”她的话被曼蝶打断。

“我知道。”忽然用手绢捂着脸笑起来,娇嗔嗲声地道:“娘,女儿不想嫁,女儿要一辈子陪在您的身边,娘。”

倪夫人搂了搂曼蝶,“傻女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你不嫁难道一辈子在家里当老处女?”

“娘,”曼蝶放下手绢,撇着唇跺了下脚。“就算要嫁,对象也不该是个臭要饭的呀!娘,您要替女儿作主呀!爹不管女儿的终身幸福您可不能不管呀!娘。”

“什么臭要饭的?”倪老爷斥道:“丐帮在江湖上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帮派,更何况你要嫁的是少帮主,将来可是个帮主夫人。”

曼蝶放下手绢,声音比她父亲的还要大,“我才不稀罕做什么帮主夫人!我宁愿一辈子不嫁也不愿嫁给一个乞丐。爹,我可是您的女儿哪!之前有那么多的王孙公子来提亲死也不肯答应,我还以为您是因为疼我,想给我挑个更好的,没想到……”两片性感朱唇颤着、颤着,真的落下泪来了,“居然把我许配给一个叫花子?”

倪老爷见女儿真的哭起来,心疼得不得了,赶紧上前哄道:“我的宝贝女儿,爹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这门亲事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订下了,而且,丐帮的老帮主还是爹的救命恩人,爹不能背信忘义啊!更何况刚刚爹已经答应,让丐帮的花轿下个月初一过门来迎娶……”

“什么?”曼蝶杏眼圆睁,“下个月初一?怎么可以连问都没问我就擅自作主?”语毕,大哭起来。

倪夫人也紧张得揪起心,“别哭,娘的宝贝女儿,我叫你爹想想法子就是了,别哭喔!别哭。”移眸望向倪老爷,长长的喊了声“老爷——”

倪老爷甩手叹气,“日子都已经定了我有什么办法?”改换生硬口气,“总之,这次曼蝶是非嫁不可!”

曼蝶一听,泪潸潸气唬唬的咆哮,“您还说您疼我,骗子!我再也不相信您了,我告诉您,我不嫁、不嫁、不——嫁——”语毕,捂着嘴哭着跑回后院。

倪老爷生气地瞅着倪夫人,“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态度?自古以来,哪家的儿女婚姻大事不都是由父母作主?曼蝶这孩子就是从小被你给宠坏了才会这样,哼!”甩手朝屋内走。

倪夫人愣了一下,有些气倪老爷的顽固,瞪着他的背影嘀咕道:“我宠?难道你就不宠?”

曼蝶奔回房内扑倒在床铺上放声大哭。

她真的很不甘心嫁给一个“叫花子”!

下个月初一!剩下的时间连十天都不到!

不!一定得想个法子。

她猛地跳下床,来来回回的在房间里踱着方步,脑子里千思万想,非得想出一个可以解决的对策不可。

绝食抗议?不!饿肚子实在太痛苦了!

自杀?不用吧?才这么点小事。小事?既然是小事,干嘛愁眉苦脸、忧心忡忡、惴惴不安?

噢!她懊恼的抓了抓头,扯开喉咙正想喊采儿,采儿却适时撞了进来。

这丫环真机灵,原来她早躲在门外候传。

“小姐,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采儿……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我真的不要嫁给那个臭要饭的。”曼蝶拉着采儿的手撒娇的甩来甩去,一张嘴可怜兮兮却又娇俏可爱的噘得老高。

她呀!平常凶巴巴、疯疯癫癫,粗鲁得要死,一但有求于人,什么死缠烂打,柔媚娇、装死装活等稀奇古怪的功夫都使得出来。不过对付采儿这个小角色,只要使那么“一点点”力就行了。

“采儿——,你如果不赶紧帮我想个办法,我真的会死啦!如果……”眼泪又掉下来了,“如果真要我嫁给那个臭要饭的,我不如……不如死了算了,呜……”她索性趴在桌上哭他个肝肠寸断、惊天动地。

采儿乱了阵脚、慌了心,脱口道:“小姐,你别哭呀,我的魂都快被你哭掉了,小姐……噢!干脆我代你嫁好了。”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怔住了。

曼蝶立即止住哭声,猛地抬眸看采儿,然后嘴角掀起一抹孩子气的笑容,粗鲁的在采儿肩上拍了一下。

“嘿!聪明。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想出这种上上之策?真不愧是我倪曼蝶的贴身丫环。”将手放在采儿肩上,大声道:“好,恭喜你,未来的丐帮帮主夫人!”

帮主夫人?!

采儿回过神,双腿吓得直发抖,“小姐,我……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想反悔?”曼蝶大叫,双手掐住采儿的脖子。

采儿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求饶,“小姐,你饶了我吧!我刚才是一时情急才会胡说八道,你可千万别当真啊!我海采儿天生命苦,从小就被卖到倪家当丫环,我在你身边少说也有八年十年了,你就看在我一向对你忠心耿耿,看在咱们情同姊妹的份上饶了我吧?小姐,求求你。”

曼蝶看着苦苦哀求的采儿,于心不忍的叹了口气,“好吧!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咱们另外再想办法吧!你起来。”

“谢谢小姐,你的大恩大德采儿会铭记在心的。”采儿见自己脱了险,连忙道谢。

“先别谢。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好好给我想个对策的话……嘿……”摩拳擦掌,“照旧行事。”

“啊?!”采儿向后退了一步。

完了完了,这下可伤脑筋了。

采儿在小姐屋内紧张兮兮得来回踱步,极力的在想办法。她可不想代小姐出嫁,如果对方是个平常人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考虑,偏偏对方是个——叫花子!虽然当人家的丫环是满苦的,但至少也不愁吃不愁穿,如果要她嫁给一个乞丐,恐怕连头上这片挡风遮雨的屋瓦都没有,那她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采儿,”曼蝶不耐烦的喊了声,“你在我面前都走了老半天了,到底想到办法了没有?”

“有了。”灵光一闪,采儿拍手叫道:“逃婚!”

“逃婚?!”曼蝶跟着叫起来,“那万一对方怪罪下来,我爹我娘怎么办?”

“他们都不顾你了,你还管他们要死要活?”

“哎呀呀!”曼蝶戳着采儿的头,“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采儿皱着脸,一屁股往椅子里坐下,“不然你说怎么办嘛?”

“唉!这确实很难办!”想了一下,“好吧!就照你的话去做。不过……”

“不过什么?”采儿睁亮眼睛靠过来。

“咱们两个姑娘家……”

采儿读出曼蝶的想法,接着道:“放心,这个我早就想到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

“女扮男装。”

“咦!”曼蝶一听见女扮男装四个字,两颗漂亮的大眼睛立刻闪耀雪亮晶光,“这主意倒是挺新鲜的!好,就依了你。”

“我立刻去准备。”

采儿说着,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留下曼蝶一个人留在房里幻梦着自己女扮男装的奇景,就凭自己这张脸,嘿!说不定会迷上哪家的姑娘,到时候……嘻……这下有得玩了。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丐帮的少帮主——华书颀,一个高大英挺,俊得没话说的男人,此刻正像个指挥官似的,在丐帮的总舵里指挥着一群叫花子张灯结,准备明日上倪府迎亲。

一名叫花子像耍杂技似的坐在另一名叫花子的肩膀上,拉着一条又长又红的彩带摇摇晃晃的从左边拉到右边,然后等着少帮主的指示好定位绑好。

“高点,再高点,好,就那个位置。”华书颀道。

他摸着下额瞧着这装饰得五花十色的总舵,虽然看起来不是挺满意,但还算过得去,至少置出那份“喜”气来了。

事实上他有点儿担心,因自己要娶的对象是一位“千金大小姐”,要她跟着自己住在总舵……实在是委屈了她,他真怕她会不习惯。

其实丐帮的总舵只是一个大山洞,洞内虽然空旷,但其中的家具陈设实在简陋得可以。

走进内洞——他的房间,总觉得有些个不对劲,但又察觉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刻,一个看起来既亲切又和蔼的老人走了进来,见华书颀在发愣,便笑着问道:

“在想什么?”

华书颀扭头,“爹,您来得正好,我觉得这新房看起来有些不对劲,您帮我瞧瞧。”

华老帮主将双眼笑眯成一条线,“当然不对劲,少了张床嘛!”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要新娘子住在如此简陋的地方已经够委屈她了,他可不能再教她睡在地上,就算她肯,自己也会心疼的。

“趁店家还未打烊,我赶紧买床去。”华书颀说完,急忙出了山洞,留下华老帮主站在原地莫名其妙地笑着。

华书颀走到街上,进了一家床铺店,那店家一见是个叫花子,连理都懒得理他。他对店家一张不屑、瞧不起人的嘴脸感到厌恶,若不是不想委屈人家千金大小姐,他才不太想在此瞧人脸色!

“店家,这床怎么卖?”他看上了一张雕工精细的红大床。

店家不悦的撇唇,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三十两银子。”

三十两?他差点叫出声音,觉得有点尴尬。

店家冷哼一声,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华书颀挺了挺背脊,心中很火大,却装得一点儿也不像在生气的样子,又问道:“有没有便宜一点的?”

“你需要什么价钱的?”店家的眼光很侮辱人,口气更是伤人自尊。

华书颀吸了口气,“五两以内。”

“五两?”店家尖叫起来,一脸愠怒的往里头走,片刻,拿了张与其说是床还不如说是块木板来得恰当的板子放在他面前,伸出手心向他,“喏,五两。”

“这……”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东西,“这值五两银子?”

店家气恼的吼道:“要不要随便你。”

他没得选择了,不悦的拿出五两银子丢到他手上,生气的抱着那块木板走人。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般侮辱,就为了娶个媳妇儿需要张床?他真不知道值不值得?说不定娶来的还是个丑八怪!他就这样一路生着闷气回丐帮。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