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Baby > 《少总的秘密情妇》
返回书目

《少总的秘密情妇》

第一章

作者:Baby

章若梅是个道地的乡下小孩,高中毕业后两年,大学联考也跟著失利两年!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为了减少家里的开销,她北上来打工兼补习,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欧天企业的清洁女工,一个礼拜要拖完六十层大楼的地衍,这是件苦哈哈的差事,大家都撑不过一个月就递出辞呈了,只有她——破例!

瞧她做得可开心了!因为她的脑袋单纯,迷糊好骗,不管碰列什么困难,她总是把世界想得很美好!

虽然做的——是个类似女佣的低层工作,而且还是欧天企业里薪水最低的员工,常常遇到不怀好意的男人伸出咸猪手,但她还是做得很开心,天天元气百倍的扫地拖地,晚上再到补习班打工兼上课,这样她每个月扫除了房租,再省吃俭用一点,还有大钞能寄回乡下老家呢!

日子千篇一律的过著,除了某些男人约不到她,偶尔存心刁难她之外,没有什么不愉快。

她以为她会这样过下去的,但是上天老爱捉弄她,带给她无限的惊奇——也是麻烦!

“啊!啊!”高分贝的尖叫声撼动四十五楼,若悔放下拖把,尖叫的事发现场与她近在咫尺,有一个打扮得花伎招展、宛如孔雀的女人摔跤了。

若梅赶紧扶起她,耶女人花容失色,恶狠狠的瞪著她!

“我的屁股痛死了……谁教你把地板拖得那么湿的?害我打滑!”何贞贞推开若梅的手。

“小姐,我有放‘暂勿入内,小心滑倒’的牌子,你没看见吗?”若梅正准备打蜡。

“你!什么身分?还敢顶嘴?”柯贞贞更加气愤了,语气激昂,眼中有着鄙视。

“我说的是实话蔼—”

“给我住嘴,否则我教你这份工作不保!”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威胁我呢?”若梅义正辞严,“我明明就没有错!”

“你你你!把地拖得这么滑,还说没有错!快,跟我道歉!”柯贞贞强词夺理。

“这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放了警示牌,我没必要向你道歉!”若梅坚持她自己的立常

“你真不知好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这身分卑贱的下人竟敢惹我?!”柯贞贞非给她好看不可。“要是你不道歉,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了!”

“除非经理室通知人事处,告诉我我不用来了之外,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她是不会轻易辞职的。

“走著瞧!我的男人就是欧尘西总经理,欧总裁是他的父亲,欧氏未来是他的,你惹到了我,就是死路一条!”柯贞贞姿态摆得很高。

总经理的女人就了不起吗?若梅暗想。

“怎么?道不道歉?趁现在我还想听,否则,到时候你再怎么求我也没有用了。”

“要是你真有这么天大的本领,那我随时欢迎你请人事处来通知我走路!”若梅不服输的道。

何贞贞恨不得掐死她。

“我没叫你赔我一双上万块的鞋子就不错了,你还那么没大没小?快跟我道歉!”何贞贞仗势欺人,大家对她是既巴结又谄媚,哪像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小清洁工!

但站在一旁的若梅自觉没有错,她坚决不肯道歉。

就在情势僵持不下时,有人上来了,那人正要开口,就惊险的“哦”了一声,显然也是差点跌个四脚朝天,幸好他及时扶住墙免去了一劫。

“贞贞,你怎么了?”欧尘西问道,他在总经理室就听到她的尖叫了,他对柯贞贞向来没多大的感觉,但基於她陪他度过了一段不算短的时光,他勉为其难的下来看看。“这清洁工还真尽责,把地板擦得这么光滑……”害他险险摔倒。

“尘西亲亲,我尖叫就是为了这个!”柯贞贞的口气立即变得娇嗲。

“人家刚刚在这摔了一跤!都是这个清洁工害的,我叫她道歉,她还目中无人的跟我顶嘴!”柯贞贞恶人先告状,

“我……”若梅无奈地想辩解,她是无辜的。

欧尘西是大老板的儿子,自小在美国长大,在若梅到欧氏工作没多久后,他从美国返台进入欧氏,他的能力受到极大的肯定,在他进公司的那天,她夹在欢迎的队伍中,见过他一面。

公司员工那么多人,她又是低阶员工,他当然从来没注意过她,而且高阶秘书中,多的是美女,在他成了公司的风云人物之后,那些女人动不动就跟他眉来眼去,可是他不碰公司里的人,只是处处留情,风流成性!

若侮最讨厌这种感情不一的男子了!

“的确是拖得太滑了。”这是欧尘西的结论。

“看吧!快道歉!不道歉就辞退你,叫你滚回家吃自己!”柯贞贞的气势更加狂妄凌人了。

“总经理,这是我的职责!我进公司两个月,天天都是如此打扫!”就从来没有人出过事,外国客户到公司来,还直夸赞环境乾净。

欧尘西被若梅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过去,他这才仔细的端详这清洁工,乾净白皙的脸蛋,精致姣好的五官,虽然穿著简单朴素,但是身材窃窕掩饰不住!

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他见过太多了,但是她是最自然的,美丽中带著不矫揉造作的娇憨,令他移不开目光!

“尘西亲亲,你倒是说说话啊!你要帮我评评理!”柯贞贞自以为欧尘西会站在她这边。

“如果总经理要惩罚我我也就认了,但是我不认为我有过失!”这份工作她早极度需要的,但是遇上这种情形,若被开除,她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你还说你没错?我可是跌了跤耶!”柯贞贞泼妇的个性又张扬了起来。到底有没有公道啊?!

“但我有放警示牌呀!”若梅不厌其烦的重复。

“不要再争执了!”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欧尘西打断她们,“听著,这件事我已作出评断。”

“尘西亲亲,人家的屁股可是你的最爱……”柯贞贞投给若梅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

算了,若是欧尘西偏心,她也不会怪他,他偏袒自己的女人本来也没什么错,大不了她再找工作靠吃泡面过日子而已。

“贞贞,下次不要穿这么高的高跟鞋,走路也要注意小心!至于你……”看了一眼她的员工识别证,“虽然是工作,但也要为经过的人多考量!”

“就这样?只是训话?”何贞贞不想善罢甘休。

“我是就事论事。”公平对待。

“可是尘西,她没大没协…”柯贞贞不满意这样的裁定。

“事情到此为止就好!”欧尘西换个口气对柯贞贞道:“走吧,你不是说有一款珠宝你很喜欢,在哪?我带你去买!”

柯贞贞这才眉开眼笑,“就日本人柳原的那家啊!我很喜欢……”只是价格不菲!“尘西亲亲,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这次我要珠宝,也想要钻石……”鱼与熊掌能兼得吗?

“全买给你!”送给情人的分手礼物,他向来不会吝啬。

“是真的吗?”何贞贞惊叹连连,她又捞了一笔!

若梅直想把耳朵捂注,看著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她不能苟同欧尘西的花心多情!

这种人,她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若梅飞也似的打了卡,下班的时间到了,她寸秒必争,回去她那五坪大的小窝内梳洗一番后,就得冲到补习班了。

她在补习班是各种老师的助理,说明白一点就是打杂倒茶的,不过一边工作,一边还能免费听课,剩余的考试卷,那些老师都会好心的送给她作免费复习,再加上又有薪水可以领,这个工作实在好处多多!

正当她背著包包要冲回家时,她被叫住了,回过头,竟然是欧尘西!

“一起去吃个饭如何?”欧尘西提出邀请,见到她匆匆忙忙的模样,“你赶时间?”

“总经理,”若梅低下头道:“很感谢您下午的帮忙!”这个话她还是得说的。

“那是就事论事!我现在想邀你去吃个饭,你有没有空?”他迫不及待的想了解她的一切。

“这个月的薪水还没领,去不了大餐厅!”她找尽了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

“我请你!”本来就没打算让她付钱。

这样她不就欠他了吗?俗话说,吃人一餐,欠人三餐,她要还他三餐耶!划不来,而且会没完没了!

总经理是个大忙人,风云人物,往住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下午的碰面只不过是个小插曲,会突然邀她吃饭一定是大有文章!

想起下午,他跟柯贞贞亲密的样子,若梅仿佛就见到了欧尘西的大野狼尾巴在对她摇啊摇的!

“总……”再拖下去,她可是会来不及赶到补习班呀!

“已经下班了,我已经不是总经理了!”欧尘西窥视苦她脸上浮现的防备,她对他的评价不怎么高呵!

那她要怎么叫他?“大老板的儿子,我没空!”

欧尘西眉一挑,挺大胆的嘛!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有趣!

“要去跟男朋友约会吗?”他喜欢听她的声音,很赏心悦耳。

若梅愣愣的看著他,不晓得接下来要说什么,这时,有一些女人从旁边走了过来,见到他就蜂拥而上,若梅趁他们在打招呼时,很不礼貌的脚底抹油,先溜回家了!

奇怪,她居然会脸红气喘!

大老板的儿子不晓得有什么企图?!

她猜不到,只晓得他神通广大,同时也阴魂不散!

要从家里离开去补习班时,她的手机居然响了!

“喂,我是大老板的儿子,我要约你吃饭!”欧尘西花了十五分钟取得她所有的切身资料。

若梅盯著手机好久,他怎么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他一连喂了好几声,若梅回过神,看到萤幕上的时间,吃惊的低叫一声,她要迟到了!

这通电话要如何结束呢?

他们应该没有什么话好谈吧!于是若梅很没良心的按了结束通话,他不死心的再打来,她就是不理,最後乾脆关机!

她的生活暂时恢复了安静。


若梅坐在阶梯上啃著十块钱的面包,下课时间,学生们纷纷由另一道门回家,这里是她一个人的角落!她的大腿上摆著考卷,凡是做错的题目,她都会反反覆覆的订正温习。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身旁的阶梯空位有人坐了下来,是补习班的实习导师邰源修,他对若梅的情感从来不隐藏,但若梅只当他是哥哥!

“我有些问题不懂,要请教你。”又要麻烦他了。

“有什么问题我都会教你。我买了份消夜,热的,一起吃吧,不要再啃没有营养的面包了,你已经够弱不禁风了!”合源修经常“多”买一份消夜。

“不了,我吃饱了!”她强咽下快要吐出来的面包。

“若悔,你要是不吃,我可不教你!”邰源修不得不使出杀手鐧。

“邰老师,我……”若梅不知如何是好。

“吃一些些也好,今天我看你蹲下去捡考卷,再站起来时,脸都白了,头是不是很晕?”

“没有的事!”她强力否认。

“你骗不了人的,一个人只身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搞垮了身体,就得不偿失了!”邰源修过分忧心的道。

“呃……我会的!”若梅呐呐道。

邰源修收回不知不觉透露出的爱恋神采,这份一厢情愿的单恋,时常让他深感苦恼。

若梅果然乖乖地吃了一点消夜,冰冷的身子吃了难得的热食,一下子整个温暖起来……

“最重要的神圣工作——进食已经完毕,现在你有什么问题尽量放马过来!”邰源修摩拳擦掌。

“就是这个方程式,我搞不懂……”数学是若梅最头痛的科目,两次联考分数都没能突破二十大关,所以这个月她下了不少苦心想力挽狂澜,死马也要当活马医。

“是这样解的……”就这样,邰源修认真的教著她这个数学程度只到小学就中止的数学白痴,讲了三四遍,她提出的问题往往令人啼笑皆非,让邰源修差点反应不过来!

“这样懂了吗?数学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没那么难,只要程式一套就解得开,有时深奥有时容易,只要用心就会懂。”

用心?若梅可是几任何人都用心良苦,他的话摆在她身上一点都起不了作用。

“我回去会多做练习。”若梅细心的抄下笔记。“还有这题,算来算去答案都不一样!”

“别急,我们一题一题慢慢来……”

远处停著一辆跑车,车里头的人正目不转睛的盯著若梅和别的男人亲近的举止,甚至还有说有笑。

哼,对他的态度是避之唯恐不及,还胆敢挂他的电话,和别的男人却是卿卿我我!

一股妒忌在他的眼里燃烧,他从来没有那么在意过一个女人,但她却不把他放在眼里!

那个男子是她的男朋友吗?并不是!她的资料上这项纪录是空白的——他早就查出来了。


一大早进入公司,每个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瞧著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平时若梅只是个小小的清洁女工,虽然因为她的容貌不错,很多男子经过她时会忍不住多瞧一眼,但是她从来没有有名到这种地步……还是她自作多情,以为大家都在瞧著她窃窃私语?

若梅不安的低苦头想快速走过,人事处科长却立刻找上她。

“章若梅,你不用再这么辛苦了,从今天起,你已经升为总经理室的专属秘书。”

“什么?”若梅反应不过来。

“今天早上总经理室贴出了告示,正式任用你在总经理室担任专属秘书,除了总裁室的总秘书长之外,以後全公司上下都得对你言听计从,你成了副秘书长了喔!”薪水当然也跟苦水涨船高?

若梅听科长这么一讲腿都要软了,那么大的职位,她怎么能担任得起?难怪大家要对她评头论足了,一句之间扶摇直上,谁会不怀疑?

别人一定会以为她跟欧尘西有了什么!

“总经理要你来时,立即到总经理室报到。”

她什么也不会啊!若梅脑袋一片空白。

“请问你听到了吗?章副书长?”科长必恭心敬的道。

这个头衔好重,压得她透不过气!

若梅按了电梯,直奔戒备森严的总经理室,她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若梅的心情复杂得要命,欧尘西已遣走了所有的人,诺大的总经理室只剩他们两个。

“对于我安排的职位你满不满意?”欧尘西合上签妥的合约,问她。

“总经理,我不想当什么秘书,我只要快快乐乐的扫地就好了。”若梅鼓起勇气直言。

“为什么?这可是所有人争破头、梦寐以求的位置!”欧尘西肆无忌惮的盯著她,昨晚他气了一夜,莫名其妙地特别在乎她,她却对他视若无睹,但今日见到她,那股气却又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我不会整理文件,打字也慢,不会和大客户洽公,一事无成,我自己有几两重我自己最懂!所以我宁可扫地清洁,轻轻松松、自由自在的没什么不好呀,要是换成了当秘书,我一定会痛苦得要命……”若梅讲到最後沉重的吐著气,仿佛若强迫她去做,真会要了她的命!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欧尘西讲太多不该讲的了,为时已晚地捂住自己的小嘴。

欧尘西好玩的看著她的反应,他以为他会得到她感激的投怀送抱,毕竟要坐上这个位置很不容易!

“没关系!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在这里你可以畅所欲言!”他不会责怪她。

“能不能请总经理收回成命?”她还是觉得扫地会好多了!

“给我个好理由?凡事只要肯学就会,你所说的问题都不大,而且真正复杂的事我不需要你做,我只是要你帮我泡泡咖啡、记录记录我的工作行程就好了,”比扫地更惬意,薪水又多!

天下会有这种不劳而获的事?!若梅蹙起眉头?

“总经理,你还是选别人好了,我不能胜任!”她紧张的绞绞手,她不过是个穷困的乡下小孩,哪懂得这些商人市侩的城府,只能请他不要戏弄她,高抬贵手放了她。

“我一旦下了决定,就很难更改。”

“这可怎么办呢?真麻烦!”若梅看起来很苦恼。

“有那么难接受吗?”欧尘西目光灼热的锁著她,“这是份薪水优渥的职位,胜过你辛苦的去兼三四个工作。”

“总经理……”若梅傻愣愣的。

欧尘西站起身来,握住她的手,心中微微讶异,她可真娇小!

“我调查过你,你生活上经济有些拮据,除了在公司当清洁女工外,还兼差补习班工读生。”他简要的述说了她的生活概况。

“为什么要调查我?”若梅推开他温厚的大掌,直往後退。他的手好大!手里透出的温暖令她为之一颤。

“因为我想了解你,若梅,你引起我的兴趣了!”欧尘西不再靠近她,她看起来像是受到惊吓,他要慢慢来,他记得她的爱情纪录上是零,他十分珍惜这样单纯可人的她!

“总经理,你是在开玩笑的吧?”若梅久久才挤出这句话。

“再认真不过了,你所有的事我都了若指掌!”

若梅暗自咬咬舌,确定这不是梦,昨天才见面的欧尘西站在她的面前,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我不明白。”她整个人都糊涂了。

“那我就讲明些好了,简单一句话就是我看上你了!我要你当我的女人,二十四小时陪在我身旁,所以我把你调来当我的专属秘书,你可以什么都不用会,只要能让我看到你就好了。”他真挚的说,没有戏弄她的意思。

若梅完全懂了,这种方式好像是他包养的情妇,她可以无所事事,什么都不会,陪著他就可以天天穿得漂漂亮亮、花大钱,然後他不要时,一脚踢开付一笔费用就摆平。

若梅生气的鼓起睑,“总经理,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已经严重侮辱我的人格了!”

欧尘西没料到会得到这种答案,“我只是想要你出现在我面前。”他犯了她什么大忌了吗?

“总经理,你也是个有头有睑的大人物,你的女朋友已经那么多了,为什么还来戏弄我?”她再穷也是有志节的。

“要是你点头的话,我可以和那些女人断绝来往!”他说这话是破天荒的,因为在他身边的女人,从没有人得到过他的承诺。

若梅深吸了好几口气,越想越气!

“总经理,有句话说,‘贫暖不能栘,富贵不能淫’,你听过吗?意思你懂吗?”

“不懂,没听过!我要的是你的决定。”够单刀直入了。

“也难怪你会这么说,我都忘了你是喝洋墨水回来的。我的意思是,我不会答应你!谁不知道你总经理是流连花丛的个中翘楚,甜言蜜语厉害得都可以写成泡妞宝典供後世参考,我怎么可能答应你这种人?!”她根本不领情,还把他批评得一场糊涂。

“你不相信我?”欧尘西挑高眉,她竞将他的真心放在地上践踏得一文不值!

“总经理,我只想当清洁女工。”白白的受惠她心领但不接受。

“你和我见过的女孩子十分不同,但水往低处流,人要住高处爬,这是提拔你的大好机会,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有了。”他脸不红气不喘,为了得到她,他可以不择手段。

“这不是什么提拔,这分明是要我当情妇!你别以为我不懂情妇是什么,我、我在书上看过这名词的解释,就是你供我吃暍、供我消费,而我则是供你各方面的满足。”她的脸蛋徘红,没有办法像他那样大方的侃侃而谈,

“呵呵……”见她认真的表情,欧尘西忍不住笑了,她实在是太可爱了她!尤其是她脸红的模样使他想咬她一口!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若悔嘀咕,“我这小员工的心声说到此为止,你的女人这么多,请不要来招惹我,说什么我都不从!”

“你不怕我因而辞退你吗?”一听到欧尘西这句话,她果然停住了脚步,“虽然欧氏还不是完全由我来掌理,但呼风唤雨的本领我还有,要辞退一名没没无闻的清洁工是易如反掌。”

“理由呢?我又没有犯什么错!”他这是在威胁她吗?

“不遵从我的命令,已经是够正当的理由了。”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知道她生活很清苦,他只是好心好意要帮她而已呀。

但看在她的眼里,却成了他恶意的一意孤行了!

“大家都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清洁女工,哪有通天的本事能坐上这么高的位置。”她这个人怎么讲不听?她说不要就是不要。

“至少我觉得你口才不错!”他有感而发,“我重申一次,你来这里不用做些什么,我不过是希望提供给你好—点的生活,要你开开心心的陪我,如果你觉得我花心,0K,我可以跟那些女人断绝来往,证明给你看我的心意。”他诚挚的道,见到她後就萌生了这些念头,他想定下来,结束情场浪子的生活。

有一瞬间,若梅整个人飘飘然,望进他漆黑的眸中,理智有点涣散,等等,要是她一头栽了进去,马上就成了他鲸吞蚕食的猎物了!

他说的情话宛如动听的乐章,她差点把持不住了,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身陷他的情网。

“总经理,我不怎么优秀,没有家财万贯,不是千金小姐,长得没有你身旁的模特儿、美女们美艳……”若梅即时抽回现实中。

“那些没关系,我只要你就好了!”他信誓旦旦,想把她手到擒来。

纵使他器宇轩昂,英俊挺拔,有权有势有地位,但她从不敢痴心妄想,这种“飞来艳福”会降临在她身上。

若梅的思绪被搅得一团混乱,没有办法作主,更拿不定主意,她敷衍傻笑的退到门後,转开门把,“我们还是再也不要见面得好!”飞也似的冲出门,语无伦次的丢下一句话。

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欧尘西更想将她拥入怀了,他看起来像是虚情假意的吗?否则她为什么会不答应?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