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Baby > 《少总的秘密情妇》
返回书目

《少总的秘密情妇》

第六章

作者:Baby

兜了一圈选在你不在时到你的住处

你出去觅食看看哪个女人好猎捕

景物依旧从今以後依赖你的我

不会再哭喜怒哀乐也不再是彼此的心事

我们一拍就散有什麽好不舍

不用千方百计的表现出对我的不耐烦

好说我自己会走

昔日的海美山盟全是假象

把你的所有丢进抽屉上了锁

看你还能不能出来作乱

好说争执吵闹反而不能落幕我就放手

你爱谁在花丛里逛就算我听见了

心如止水那段爱可以挥远

我不再为你浓妆怕比输谁

好说你走断了线我不挽留

手足舞蹈跳到你在我心中不见才足够

你不用再说要摘星给我我也不回应任何温柔

好说这次你玩累了後不要再来找我

“我觉得你陷入爱河里了!”吃着饭的章柏旭有感而发,偷偷的夹掉不爱吃的青菜番茄。

“要是你敢再说一句,我就打得你的屁股开花!”若梅恶声恶气心情不佳。

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章柏旭也感到她高涨的火焰!

“他是不是发觉你很熟悉,缠箸你不放,还说要追求你……依他的个性,他一定会吻你!”一切彷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是目击者吗?不然怎麽会什麽都说中了?!

“没有,没有!”她拿起他的碗,愤恨的把青菜番茄与饭搅和。“你不要给我挑食!”

她不能心情不好就找他发泄嘛!他吃了几口就倒足了胃口,探探裤子内的零花钱,够他去外头解决一餐。

“要不然你心情怎麽会那麽差?”他追根究柢。

“我要想办法辞职,我无法再和他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事情怎麽会进展成这样,完全失控了!

章柏旭起身拿著镜子到她面前,“你好好看著自己再作决定,确定是不是因为怕会深爱他而想逃避!”

儿子居然比她还了解自己!

若梅拿著镜子发愣,她才没有,她只是……真的怕又爱惨了他才会这样!

章柏旭潇洒的撇下话,“我让出空间给你想吧!”

她不要想,她头都要想爆了,怎么想都是他!

“你要去哪里,给我回来!”若梅语毕门已阖上,只剩地一人拿著镜子不知如何是好,然後,她被镜子内的自己给震住了。

镜中的自己喜上眉梢,双眼含羞带怯,温柔得如沭春风,嘴角眼角不时露出笑意,双颊泛红娇艳迷人,一看就是陷在爱河里的女人!

不对!看错了!那怎么可能会是她?!她连忙放下镜子不敢再看。

手抚过娇艳欲滴的唇,上头有他的味道,怎么洗也洗不掉的霸道气息……若梅不由自主的想著他,他的影像在她的脑海不曾消失。起初,她说服自己,他是她初恋的第一个男人,当然较难忘怀,但那股思念与日俱增,她才明白,似乎并不单纯是那么一回事。

门铃响起,她惊得一跳而起!她的儿子从来不按门铃的,也没那么快回来,那会是谁?

由猫眼看出去,她的心脏就要停止了!

她无力的背靠在门後屏气凝神,欧尘西怎么会来?他竟连她居住的地方都了若指掌!

“若梅,我知道你在家,快开门!”他掹按著她的门铃,深知她人在里头。

这样下去会吵到左邻右舍,不开门是不行了!若梅深吸口气,不可以让他知道柏旭的存在,她仓皇的收拾著儿子的东西、合照的相片,鞋子丢入鞋柜,衣服书包丢进房间,大慨就是这样了!

“若梅,你不出来开门,我就一直站在这里!”

“来了啦!”她克制不住的吼道,打开了门。他说来就来,连电话也不通知一声……幸好阴错阳差柏旭出去溜达,否则真会天下大乱。

他咧开了嘴,“我要进去!”他的目的达成了。

“那个……我目前不大方便……”但他习以为常的置若罔闻,早就不请自入。

“好奇怪,我不只觉得你很熟悉,就连这个地方也觉得熟悉,我住过这地方吗?”他故意这么说。

若梅惴惴不安,希望他不要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才好,“这地方我住了七、八年了……”

“我是指我们一起住过。”他用了肯定句。

“怎么可能!”她急於否认更显得奇怪。他不是什么都忘记了吗?她以乾笑来掩饰,“呵呵……少爷……”

“你要说我们不曾认识是吧?”他接下她的话,“但事实是掩盖不了的!”

她心惊胆跳,“你来是为了……”

“没有理由,就只是想见你!”他不客气的坐到她的小沙发上。

这个自大又专制的男人!苦梅暗自埋怨。

“过来坐我身边!”他一副她不过来他就过去的表情。“我不习惯你离我太远。”

不能再这样放纵他恣意而为了!

但是他对她的要求视而不见!

“叫我尘西,”那句少爷好剌耳。“否则什么也别谈!”

“我为什么要顺从你,什么都非得听你的不可?”她有她的原则呀!

“你要知道原因吗?”他可以大方的告诉她。

“不用了!”她气愤的大声道,反正他也只会说他要当她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她就什么也说不出来,无法反驳了。

他注视着她可爱的表情,“我叫你坐过来!”她既然已经明白他的心意,那他就可以更名正言顺的追求她了。

“我去倒茶,你慢慢坐。”她又想逃走。

她才起身走两步,身子就给楼住,他的气息扑在她的脸颊,“我是来看你的,不是来喝茶,你别想逃!”他一旦下了决定,她就是他的了。

“不可以,你放手……”她挣扎半晌才挤出这样的话,细若蚊蜘,阻止得了他才怪!

“真糟糕,我超喜欢这样与你腻在一起,喜欢这样挑拨你,仿佛我们认识很久了,彷佛这里有我失落的记忆。”他含住她的小耳垂,占在她的颈间滑动。

若梅咬住唇,承受著远大的痛楚,理智跟情感正在轰轰烈烈的交战!

“你胡说,这里什么也没有。”她仍嘴硬?

“你不诚实!你一定知道什么天大的秘密,只是你不肯说,而且那个秘密肯定与我有关。”他虽失去记忆但智商可没减低。

“你凭什么一口咬定,你不懂……”那天大的秘密在她的心中,无时无刻的啃噬她的心!

他舔著她的耳垂,本能似的明了这里是她的敏感处,“我一看你的表情,凭著那份熟悉感就知道另有隐情。”

她什么也不会说,他不用白费力气了!总之就是他脚踏好几条船,玩弄了她,这么不光彩不光荣的事,何必再把它掀出来,使伤疤流血?!

“你看走眼了……”她咬着牙,“我又没答应你的追求,你不要上下其手。”

“你不说?那为了避免我的疑惑愈来愈大,我只有自动自发的由你身上找答案了!”他的手往下移,轻碰她胸前的浑圆,“在我的记忆中,它似乎没那麽丰满。”

他要用它的身体来找答案!

若梅惊慌失措,“你要寻回你的记忆应该去找医生,找我做什麽?”她一边拉开他的手,一边还要忍受他的舔吻,不让自己心动,两面为难。

“你比医生还有用。”他隔著衣物搓揉着她的胸部。

他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

“你、你分明就是要欺负我……”她可没那麽好欺负——咳,骗人的!他使出了几招招数,她就臣服了。

真是没用啊她!

“这叫欺负,那接下来呢?”他十分邪恶,感到她的花蕾在他指下挺实。

“只要吻一吻你的耳朵你就会有感觉,稍微逗弄你的胸部你就会丧失理智……”他都记得!

“不要再说了,你住口!”他说得分毫没错!

“而且你尝起来的味道甘甜,我觉得我们上过床!”他的记忆有了新的突破,他更加地确定他们关系匪浅,“我进入过你的身体。”他扳过她的身子,锁住她意乱情迷闪烁不定的眸子。“我所说的都对是不是?”

“我们根本不认识……”这个理由用烂了她还是会继续用。

“撒谎!”他低吼,“你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我?”

“我说的你又不信,你要我说什么?”

“说出实情我就信!”症结就在她身上。

“我全盘据实以告,你还是不理不睬,我也无可奈何!”他伤害了她,又要从她身上找回血淋淋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不会太残忍了吗?

“若梅,你说的都是谎言,光由你左右不定的眼神就可以窥出端倪。”她如果没说谎,为何会不敢看他?

她最不会说谎了!

”言归正传,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再问千百遍,我还是会坚定不移的告诉你,我们从不认识!”从一而终的回答。

他就不要再追究了,真相不会大白,就算知道了,他记不起来又如何?

徒惹伤心罢了!

欧尘西盯著她复杂的神色,她的守口如瓶不会没有原因,不然她的痛苦不会那么真实。

“时间还长,我会慢慢的把过去找回来,”她是关键人物,“即使是不择手段!”

若梅可以料到一场风暴就要展开了,她再也逃不开他,他想要的,从没有得不到过。


欧尘西正准备到健身房去健身,若梅的出现令他灵机一动,“陪我去健身!”常常跟她在一起,可以激荡他的脑力,也许有那么一天,他会突然记起所有——有关他们的曾经。

“我有事要请求,不是来陪你健身的,”她的手置在他的大掌内,他都不怕其他人的眼光了,她拚命闪躲也没有用!

“有事请求?新鲜!我头一次听见这用词,自你小嘴内说出来就更诡异!”她从不求他的,可见她非常在意这件事。

“下个礼拜三,我要请假不能来,我是来请你准假的。”她另一手拿著准假单。

“为什么要请假?”他脸色一沉,“你不想见到我吗?”

“我是不想,但找不到理由辞职,我只要请假一天,不是因为你的关系!”他别胡乱猜忌。

“你还真是诚实!”他并没有被她的直言不讳伤到,因为她清澄的眼中没有厌恶排斥,他总爱看她注视他的眼光,当他看著她,让她羞得低下头时,柔情就漾满他的全身!

“你准不准?那天我非请不可!”

“要是我不准呢?你没有理由,无故请假我可以不签字!”欧尘西的形式历上记载那天他要去参加异常世界设计大赛发表,这次他回国来原本没有任何工作行程,但那天的主办单位是欧氏,他出面是在所难免。

“那天……我我我……”唯唯喏喏。

“你想说谎吗?”既然她没诚意那他何必答应?“不老老实实的说,那我就去健身了,请假必须前一个礼拜请才有用,今天很不巧,正好是最後一天!”他不签字她的请假会泡汤。

“先等一下!”她编出了理由,“我是想,好久没回乡下见我父母了,想回去看看他们!”对於当年的事章父章母只能感叹遗憾,既然女儿坚持生下孩子,他们也不方便插手管,毕竟天真可爱的孩子是无辜的。

她的父母?他努力想想起什么,但没有奏效!

“他们都还好吗?”他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若梅一度以为他记起了过往云烟,他见过她的父母,那对亲切和蔼的老人家可是对他赞不绝口,时时念起他……

“尤其是你爸爸,身子健朗吗?心脏血管方面有在注意吗?”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吐出这样的话。

“好,他们很好!”他问起这些也於事无补了,“可以准假了吗?”

“我可不可以跟你去?”他无礼的要求。

那怎么可以!她父母见到他,铁定是什么话也藏不住!“我平日交往向来单纯,他们见到你会无法接受的。”

“那太遗憾了!我还觉得你父母会很乐意见到我。”

他千千万万不要再说非跟不可,诸如此类霸道的言语了,那她会相当地头痛!

其实她不是回乡下见江东父老,而是怕旭所发明的东西在一场世界选拔赛上荣获第一名,打败各地列强好手,在那天主办单位的负责人会去颁奖。怕旭没有父亲,而她为他的表现深感骄傲,绝不会让他孤孤单单一个人去领奖!

况且,无论什么奖项怕旭以往从没看上眼的,但这次他却格外在乎,她再怎么困难重重也要排除,不能扫儿子的兴!

欧尘西若不准,她就不来……

君子有Cheng人之美了!不刁难她了,虽然他想跟著她。

“你又要去度假吗?”那又要好久才会见到面了……

“不是,”他逗着她,“你会想念我吗?”

若梅睑蛋徘红,“我才不想你!”她转身想跑,恨透了自己的心口不一。

他追上去搂她入怀,“你口是心非,你误以为我可能要去度假时,我明明看见你脸上很失落。我真是高兴!”

他也舍不得与她分开,就算一天也很难熬!

“会被看见!”她轻推著他?他那么温柔害她所有能反抗的力量都融化了!

“我还没签名,你就急著想逃?”他抽起她的假单,“要我签名很简单,你亲我一下!”

“你怎么那么卑鄙……”

“不要,拉倒!”他潇洒自如道,山不转路转,她不亲就他亲。

若梅略感好笑的亲了下他的脸,“行了吗?”嫩豆腐他也吃到了,可以放她一马了没?

他可没那么好打发!

“我不是要你亲那里,是亲我的唇!”想也知道他的胃口哪有那么小?

他吃死了她,反正他本来就爱吃她了嘛……

后来呢?当然是让欧尘西得逞罗!


颁奖会场上热闹滚滚,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作品一字排开,琳琅满目,绕了—圈後就令人眼花撩乱了。

若梅强押著儿子介绍东介绍西,虽然章柏旭耻笑她,说她听了也不会懂,但一提及自己的拿手领域,谈论起来可是滔滔不绝。

章柏旭正等著好戏上场!

他之所以这么热情邀请若梅参加颁奖典礼的用意,是因为他知道主办单位是欧氏!

这是一场国际性的大赛,欧尘西十分重视产品的创新研发,他不可能不出席。

那么一来……

若梅刚绕完了C区的展示场,欧尘西由B区中走了出来,正和相关人员交谈。

“没想到这次首奖的作品是个年纪只有七岁的小弟弟发明的,真令我讶异!”不过这个作品十分完美,无懈可击。

“我们也很讶异,他真是个天才儿童!据说学者们花费好几年才能研发出的等级,他一夜就能设计出相同的构思了。”慕名而来的外国贵宾笑著说。

“真好奇他的庐山真面目。”

“不知道他的设计卖不卖人?”大家只想著要发财,谁教他们是脑筋动得快的商人!

“那你们可要大失所望了!”欧尘西乎平淡淡道,“欧氏举办这场大赛的用意是要推展创新这片领域,而不是以营利为目的!颁完奖後,作品会由发明者带回去,当然,要是发明者肯发表这个产品,欧氏会全力支持!”也就是说,就算要把产品推出市场也是由欧氏来生产。

再笨的人也知道要把产品卖给欧氏,丰厚的报酬外加上给发明者无限自由的发展空间,令人人趋之若骛!

这场大赛就是要用来鼓励发明者,使他们勇於发表作品?

欧尘西和相关人员们举步走入了C区,观赏其他作品。

“妈妈,那个男人好熟悉!”章柏旭指著前方?

若梅看了花容失色,那不正是欧尘西吗?她才请一天假,好死不死的居然在这里碰见他!

记起他说这天有事,该不会……天啊!没有错,她这才看见各大区门口标示的主办单位名称——欧氏!

若梅一把抱住要跑向前方的章柏旭,“你不要轻举妄动!”闪入了另一条展示街。

“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谁料到害怕东窗事发的若梅会力大无穷,箝住了挣扎不已的章柏旭,“你这样是破坏我们父子重逢,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你懂什么?他什么都忘记了,根本不知道他曾几何时有个儿子!”她回吼他。

“他会查明真相的,他比你有胆量有勇气多了,你只会逃避、逃避,不敢面对事实!”他在她的伤口上拚命撒盐。

“是是是!我就是那样,你满意了吧?!”若梅捂著他的嘴,“这件事你是有预谋的对不对?我就在想,你从不领奖,怎么会突如其来对颁奖有兴趣……”整件事联想起来是有迹可寻的,她恍然大悟!

“对!全是我的安排,你放开我,我要去认我爸爸,你没有权利阻止……”拉下她的手,章柏旭大喊大叫!

会引来侧目的!若梅很惊慌。

“闹剧到此结束,回家我再跟何算帐!奖也不用领了,你根本也不想要,我们现在就回家!”正要走时,欧尘西已绕到这条街来了,她拔腿就跑!

他看见了她的背影,一个像若梅背影的女人,但眨眼间就消失在转角了。

若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她说她要回乡下见她父母的,但是那个背影极为神似……

欧尘西厌恶这样的参观行程,陪行的介绍人员个个公式化寒暄来寒喧去,他倒宁愿到发明区去走一趟。

“若是他真的见到你,我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章柏旭沉默不语,或许他天生爱捣蛋,或许他是个天才儿童,但他的心里多少都会希望有个父亲,更少在他感到悲伤或快乐时,也能一同分享……

“柏旭,妈妈……”若悔凝著儿子的面无表情,不禁一阵心痛,她是否做错了?

一直以来,他们母子吵吵闹闹,她给的爱是加倍的,但孩子毕竟都希望有个父亲在身旁。

“你不用说了。”章柏旭感到失落,“放我下来。”

若梅愧疚的看着他,两个人都觉得心灰意冷!

“妈妈不要你被抢走!”她红著眼眶说。

章柏旭抿住唇,做无言的抗议,这是他们头次争执得这么严重。

“也许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给你生活物质上的供应也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不能失去你!”或许太自私了,但是心爱的男人已经不在身旁,她没有筹码再失去儿子。

“你怎么都没想过,我需要个父亲?以前他不在,我无话可说,但此时他近在眼前。”章柏旭要她明白,“他失去记忆,却还对你感到熟悉、想追求你,这代表他的心中有你!那是场大车祸,他的记忆被洗劫一空,忘记你不是他自愿的。”

“反正我说不过你!”

“那你就继续自怜自艾吧!明明爱到心坎里,要靠近时却又逃避,你永远都只能这么儒弱!”章柏旭气急败坏的朝她吼道,当这个中间牵线人他也有会累的时候!

“没有你想得那么单纯!”若梅突然觉得不对劲,她从来没跟柏旭提过这些,他怎么……“你是不是偷看我的日记?”要不然怎可能料事如神!

章柏旭回地一句,“那你自己不锁好,不然我也不想看!”内容无一处没有写到欧尘西。

可见欧尘西已住在她心中,根深蒂固!

若梅握住自己的拳头,好,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正当她要大发雷霆时,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一个人边跑边喊的冲到他们面前。

“章小弟弟,原来你在这儿,颁奖已经开始了,大会的人都在找你,走走,我们快进会场!”那名服务人员道,“章太太你也请到家长席等候!”

章柏旭立即精神抖擞,真是天助他也!

若梅在心中哀嚎,她可不可以不要去啊?!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