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连茹 > 《脱线爱天使》
返回书目

《脱线爱天使》

第一章

作者:连茹

天堂

一群背后有着雏鸟般白翅膀的小小天使们迈着胖嘟嘟的小脚,向由云朵堆积起来喷水池跑去。片片夹着花瓣的云绒在他们身后漫天飞起又落下,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风天使柔柔地飞过洁白的云朵间,告诉她遇到的每个人,爱唱歌的天使们又聚在一起举行音乐会了!

喷水池的水凉凉的,泛着七色的光,映在一名头顶有着大光环、身上斜被白布的黑人天使脸颊上。他微笑的闭上眼,绽开背后一对大翅膀,让水光洗涤那白色的羽毛,发出耀目的光芒。

两个精灵嬉闹的从他面前飞过,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边笑着一边拉着他的手,飞到腾空耸立的四柱露天台阶上,享受日光裕

小天使们继续在身后洒下花瓣,精灵们继续弹着他们的歌——

突然地,一声极尖锐的哈啾声划破这美丽、平静的空间。

水精灵赶紧掩起耳朵,非难地看着坐在秋千上用花瓣揉着鼻子的安琪儿。

“你是不是又惹米迦勒大天使生气了?”

安琪儿急忙摇晃她那一头黑色的松发。

“没有,没有!安琪儿是最敬爱大天使的。”她一派天真无邪的回道。

“这次考试你可不能再失误了,否则你可真的永远都得当实习生了。唉,我是你的小老师——哎呀,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安琪儿暗自吐了吐舌头,一脸天真灿烂的笑,“有呀,安琪儿有在听水精灵的话。”

“那有没有听进去呀?我和火安琪儿都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天使小学中就只剩你没升上正天使。如果你升上天使后,就是爱天使,可不能再像这样整天迷迷糊糊。”水精灵苦口婆心的劝道。“就是说,安琪这次升级考试一定要成功嘛!”安琪儿拉着她的手臂,撒娇的说,“别生气了。安琪儿保证这次考试一定会及格。”

“我不能帮你,否则真想偷偷在一旁替你考试。”话一说完,远处天际倏然传来一声晴天雷鸣。水精灵赶紧噤声,偷偷地觑了眼天上。

安琪儿在一旁掩嘴咯咯轻笑起来。

水精灵轻捶了下她后,一脸正经八百的说:“待会儿乘着彩虹到凡间后,你可不能再贪玩误了时间。记住,这是你第一百零一次的考试,可不能再搞砸了。你可不可以得到天使光环和爱天使的法力及名称,就全看这一次了。”

人间的教堂里,正在举行一场庄严隆重的婚礼。

新娘隔着薄如蝉翼的面纱,含情脉脉地看着新郎。

一名年届六十的老神父慈祥的看着面前这一对男才女貌的新人,口里念着圣经里的祷文,祈求上帝祝福他们。

而就在不远处,安琪儿和水精灵透明的身体浮在半空中。

“好啦,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现在就只要把爱神的箭射在对方的身上就大功告成了。”水精灵悄声说。

安琪儿点了下头。她好紧张,希望不要再出错才好。

上帝保佑!圣母玛利亚保佑!爱神丘比特保佑!

突然,水精灵扯了下她的翅膀,吓得她差点惊声尖叫起来。

她赶紧拿起心形的弓箭,拉开在圆月时美丽的女神维纳斯赐福的弦,闭上一只眼,瞄准新娘的背后。

“我愿意。”新郎柔声说道。

一枝心箭毫无声息地划过天际,不偏不倚地射入新娘的背后,然后隐没消失不见。

男主角搞定,就只剩下女主角了——

安琪儿满意一笑,看来女主角也一样没问题。噢——太简单了点吧?

这次她一定会满分及格。说不定大天使还会拍拍她的头顶,笑着奖励她说:“安琪儿,你这次做得很好。 恭喜你了,爱天使——”呵呵,安琪儿傻笑了起来。

神父转向新娘,含笑问:“你是否愿意一辈子,不管健康或者生病,不管贫贱或者富贵,都愿意遵守诺言呢?”

“我愿意。”新娘甜甜的说。

见新娘许下誓言后,水精灵连忙扯着正陶醉在爱天使美梦中的安琪儿,示意她准备拉弦。

安琪儿一惊,恍惚的思绪还来不及拉回,求好心切的她就误以为水精灵是在叫她放箭。

那么,她就很听话的放箭!

箭像只飞鸟直冲向新郎的背后。

突然,一切像慢动作影片般——

男主角缓缓的弯身去捡从口袋中掏出时不小心掉落的戒指盒,同时间,神父转身面对他。

就像故事里那常常 被用来当作错误起头的情节般,箭就这样射入另一个男人的胸膛,而新娘就这样爱上了他——

“我爱你!”

美丽的新娘抱着站在祭台上的老神父大吻特吻了起来。

尖叫和窃窃私语此起彼落,新郎当场铁青了一张脸。

然后,他拂袖而去。

安琪儿和水精灵不敢置信地面面相觑,接下来也跟着众人搅乱了这淌不能再乱的浑水。

安琪儿已经可以预知她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回到天堂,安琪儿连看也不敢看水精灵一眼。

她知道水精灵正在气头上,而且怒气可能比火天使使出的火焰还来得炽热,靠近她可是会被烤焦的!

水精灵忿忿地投过来个火眼,安琪儿赶紧举起双手,可怜兮兮的说:“安琪儿很乖,安琪儿有在反省,求求水精灵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安琪儿知道是自己不好,是安琪儿的错。都怪安琪儿迷糊,爱做白日梦,害得你生气。安琪儿粗心大意,你打安琪儿吧!”

水精灵微叹口气,心软了下来。“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又怎么舍得打你?这样好了,我们赶紧来想办法,看要如何挽救?”

安琪儿偏着头,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会儿。

“我们把爱神之箭再重新射入他的身体内,行不行?还是跟新娘说,她绝对不可以爱上神父,因为神父是上帝的仆人,是不能结婚的。我相信她能听从天使的话,因为天使是不会撒谎骗人的。”她口吻很是天真。

“爱神之箭的法力是没有法子解除的。你不是很了解这一点的吗?”

安琪儿点点头。

“那要怎么办?如果被大天使知道的话——”她快哭出来了。

水精灵蹙着眉,她也苦无对策。

沉默了一会儿,安琪儿郁郁的说:“安琪儿不想让水精灵烦恼。安琪儿自己去向大天使说对不起。”

“轰隆!”突然一道巨雷从两人头顶上劈下。

安琪儿吓得赶紧躲到水精灵的背后,张着一双大眼睛,迷迷蒙蒙的看着一个白影缓缓从天而降。

他就是大天使——米迦勒,掌管天堂里所有的天使,也是十二名大天使中的一位。

他是力量与权威的化身。天堂和人间的事情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是上帝最得力的助手。“你又闯祸了!”大天使米迦勒愤怒的看着眼前的实习生斥道。

“大天使,对不起,安琪儿知道错了。”安琪儿从水精灵身后走出来,低着头、缩着双肩,像个做错事等大人责骂的小孩。

“凡是被爱神之箭射中的男女,是没办法改变结果的。之前你犯下的错无法弥补也就算了,这次你居然让新娘爱上神父,连带射入新娘体内的爱也因为非所爱的人而一并消失。你要我怎么惩罚你呢?!”大天使寒着一张脸,口气比地狱撒旦的怒火还要可怕。

“安琪儿……安琪儿……不知道——”泪珠儿滚落了下来。

“大天使,水精灵求你,别将安琪儿打入地狱。这件事其实水精灵也有错,如果我看紧点安琪儿的话,她也就不会把箭射中神父了。”

“不,不!这件事一点也不关水精灵的错。是安琪儿笨,是安琪儿不好。大天使,求你别怪水精灵。如果你要处罚安琪儿当撒旦的新娘,安琪儿也不会说不要——”说完,更多的泪成串成串地洒下脸庞。

大天使无奈地叹口气。

“我不会让你到地狱去当撤旦的新娘的,因为他已经结婚。你们俩的友情让我感动。唉,你到下面去吧!”

下面……不就是指人间?!大天使是不是要罚她变Cheng人类,永远都不能再回到天堂?安琪儿小脑袋瓜想到这里,眼眶又一红。

“大天使,求你别赶安琪儿到人间去。安琪儿答应你,以后都会乖乖的听话,求你别让安琪儿变Cheng人类,和水精灵那些朋友们分开。”

“我让你到凡间当人类只是暂时性的。只要你能让刚才被你的错误所害而不再信任婚姻的新郎,能够重新接受爱情的话,就算处罚 过了。”

“真的?那样的话,安琪儿就能回到天堂了吗?”安琪儿一扫阴霾,期待的问。

大天使点头。“你不只可以回到天堂,还让你破格升级成为爱天使,以后将不再是名实习生了。”

听到他这么说,安琪儿简直是欣喜若狂,一双翦水眸子亮了起来,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大天使,如果……如果安琪儿没办法让那个人再爱人的话,还可不可以让安琪儿回来?安琪儿真的会很专心准备下一次考试的,所以请大天使——”

“安琪儿,你还敢讨价还价吗?这是你最后一次的补考机会!下一次彩虹出来时,你就到人间去吧!”大天使命令道。

事到如今,安琪儿也只有认命的份,谁教她又搞砸了呢?

鼓动一对白色的翅膀,从彩虹顶端顺着半圆弧滑下人世间。

安琪儿蹙眉,双手捂着鼻子,在迷蒙的烟雾间眯着眼寻找目的地。然后费力地鼓动一对翅膀,在人类所称的都市丛林中飞呀飞——

将脸好奇地贴在玻璃上,瞪大眼看着被隔成一间间像小盒子的空间,哇,竟然能容纳这么多人,他们都不会觉得闷吗!

当然,以前她也常常和水精灵、火天使等一群朋友们拨开层层云朵,好奇的看着下面的人类,还有他们身上穿戴的东西,而天使中资历最深、到过人间最多次的风天使常常会指着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告诉她们那四轮盒子是人类口中的汽车、那一排排像火柴盒叠起的房子就是大楼。

她们会一边惊呼,一边向往到人间游玩,因为每个天使或精灵只要一从人间回来,总是带回许多不同又好玩的故事。

她虽然也有机会到人间,但总是为了考试,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可是这次不同了。她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仔细地观察人类身边的每一样事物,然后记在脑海里,等回到天堂后,换她有机会向水精灵他们说故事了。

人类的每一样东西都很稀奇,她只觉得有样东西不好玩——她讨厌那种从四轮盒子后面冒出来的黑烟,薰得她灰头土脸,呛得她咳嗽连连!

终于一路找到她要寻找的大楼,刚好她也飞得有点累了。

安琪儿在一扇位于二十楼层高的大楼落地窗前停下。把小手放在玻璃窗上,纳闷的看着屋内,空无一物,连个人影也没有。

“这里真是大天使叫安琪儿来的地方吗?安琪儿是不是迷路找错房子了?哎呀,不管了!安琪儿先进去再说。”

她推着玻璃门,就如她想象的,玻璃门并没有锁上。

她脚步轻盈就像在云上跳舞,走入空荡荡的房子内,一脸疑窦的打量四周,然后在看到一扇门时,走过去推开。

门后的世界也和刚才的房间差不多,只是多了个布帘,还有几个用木头做的衣柜。

安琪儿朝一面嵌在直立双门衣柜上的镜子走过去,好奇地打量镜中的自己,并且看到了自己背后一对不小也不大的翅膀。

“嗯,该把安琪儿的翅膀收起来了。”

安琪儿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消失,翅膀!然后睁开眼,失望地发现自己的一对翅膀还好端端地在背后。

她再度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一次:拜托,翅膀快点消失!接着,她偷偷睁开一眼,垮下肩来,眼眶中顿时蓄满豆大的泪珠。

“拜托拜托,这次一定要成功。安琪儿求求安琪儿的翅膀,安琪儿一定会很专心的!”

她紧紧地阖着眼,小手交叉握拳抵在小巧且形状优美的下巴下,很努力、很努力地去想象背上翅膀消失不见的情景。

霎时,她背后的一双翅膀渐渐变得透明——就像白露在晨曦下蒸发时的朦胧,最后终于融化在空气间。

她睁开眼,满意地吁口气,踱步到红砖色的天鹅绒布帘前,“刷”地拉开布帘。原来布帘后面是个好大的竹篮子,里面堆满了衣服。

她好奇的拿起一件蓝色衬衫,然后抓着两边长袖摊开,比在自己的身上。

“哇!比安琪儿的身体还要大!”她惊呼。

顿时童心大起,一一拿起外套、衬衫和裤子套在身上,不一会儿,娇小的她就被衣服所淹没。

自个儿嬉闹了一会儿,力气用尽,开始觉得有点累了。

她很不淑女的打个大呵欠,眼皮不听话地垂了下来。

好奇怪哟,在天堂时,不管她玩多久都不会感到疲倦,可是现在却已不得有个舒舒服服的云床让她睡觉。

她意识不清楚地脱掉身上厚重的衣服,只留下原先拿起的蓝色衬衫,然后手脚并用的爬进大竹篮内,躺下来。

“当人类就是麻烦!安琪儿不喜欢当人类!”唠叨几句,又打个大呵欠,“大天使曾经对安琪儿说过,人类和安琪儿不一样呢。可能因为人类比天使更喜欢睡觉吧——”再打个呵欠,她揉着眼睛,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没几秒就深深地陷入睡眠中。

她可能永远不知道,在她翅膀消失的那一刻,她已经变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人类,不仅有了七情六欲,更拥有那爱恨情仇的感觉。

回到久久才来一次的家,阎邢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怀念。对他而言,这个不算家的家只是他临时的旅馆。

从那件事过后,他就学到不能把感情投注在某样特定的东西上,因为等到失去时,才不会有任何的依恋,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打开衣柜,找出明天开始一个礼拜换穿的衣服,塞入旅行袋中,然后再把另一个旅行袋中从饭店带回的脏衣服掏出,接着边走边扯开颈上的领结,解开衬衫的钮扣,然后脱下。

他拉开角落的布帘,把要给一个礼拜才来打扫一次的清洁妇的脏衣服全部丢进大竹篮里面。

安琪儿睡得迷迷糊糊,只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大堆云压着,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奋力地往上推,想把那些压得她极不舒服的云推开。

阎邢本来已经要转身走开,眼角余光却瞄到竹篮里不寻常的活动。

他撇撇嘴,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大力掀开覆盖在安琪儿身上的衣服。

在同一时间,安琪儿惊醒了过来。

她看到阎邢,大喊说:“你回来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可是阎邢可不像她那样高兴!

他寒着一张脸,抓住安琪儿的手臂,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拉起。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给我出去,否则我要报警处理!”

“好痛!你抓得安琪儿好痛呀!”安琪儿快哭了出来。她没有想到原来人类是那么凶的动物。

阎邢手上的力气又微微加重,一双黑眸比冰山还要寒冷,比沼泽还要深沉。

“还不快点说?!你是怎么进来的?!”他沉声问道,语气间明显听得出压抑的怒火。

“安琪儿是飞进来的。你就是阎邢吗?太好了,安琪儿还以为找错地方了呢!安琪儿真怕迷路,一个人很可怜的,你知道吗?安琪儿真的非常非常讨厌迷路,有一次安琪儿差点就被黑云吃掉了,其实那次也不是安琪儿的错,因为——”

“够了!”阎邢见她叨叨不休的胡言乱语,斥喝了一声。

安琪儿撇了撇嘴,很不高兴。

“趁我还没叫警卫来时,你赶快走!我不想惹麻烦,我相信你也不想扯上闯空门的官司吧?”他表情阴鸷的威胁道。

“官司?啊,安琪儿知道,那是起司的一种吧?安琪儿看过喔,黄黄的、有点臭臭的。你要给安琪儿那种东西吗?安琪儿不要,安琪儿比较喜欢香香的起司。”

阎邢快被她搞得一个头两个大了。面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才十三、四岁还没成年的小女孩,不仅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家,还疯言疯语的,她有毛病吗?大楼的警卫怎么让这种人上来呢?他想,他该换一批新的保全人员了。

“安琪儿是天使,嗯——其实不是真正的天使,但是很快的,安琪儿就会变成爱天使了,到时候安琪儿就会有天使光环,还有爱天使的法术喔!可以像水精灵他们一样穿墙。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赶快去爱上别人,这样安琪儿就可以飞到天堂。喂,你快点爱上别人吧!”

阎邢不发一言。

他突然走向角落的玻璃圆桌,拿起桌上的电话。安琪儿看见他按下几个按键,然后对着话筒说:“警卫室吗?派几个人上来。”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