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云非 > 《喂!高中同学》
返回书目

《喂!高中同学》

第一章

作者:云非

成功男人背后必有一个伟大的女人,那么,一个成功漫画家背后必也有一个伟大的责任编辑。呵!没错,丁柔书就是这么一个成功漫画家——陈苡真,背后伟大又苦命的责任编辑。想当初,为了爱看漫画而一脚踏进漫画编辑这个行业,本来将这份工作当成是再幸福不过的事,谁知道,自从遇上了陈苡真后,一切似乎都变了——“柔书,上墨线,速度快,这边要贴网点,用IC74和SE385的……”

“别这样嘛,我这边都还没画好哩!”丁柔书认命的接下陈苡真递来的稿子,因为目前正值陈苡真的赶稿期,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她可担负不起啊!



一年前,陈苡真刚获得漫画新人奖的第一名,作品也刚在“筑梦”杂志上连载;而丁柔书甫获得筑梦杂志编辑的工作,就马上从桃园搬到台北来祝

她找到一间五楼公寓的小雅房,还算不错的是它有个老旧的电梯,至少这样就不用爬楼梯了;房东太太说已经有一个人住进来了,而那个人好死不死刚好就是陈苡真,但在当时她并不知情。

这层楼约莫有三十坪大,三房两厅二卫浴,丁柔书住单人雅房,陈苡真则住最大的套房,另一间房间则还空着。

“你好,我是刚搬进来的房客,我叫丁柔书。”

“我叫陈苡真,我希望晚上你能少在屋内走动,可以吗?”陈苡真脸上没什么表情就算了—口气还有点小差。

“为什么?”丁柔书很好奇。

“我有工作要做,希望你不要吵到我,可以吗?”

“喔,好,我尽量。”丁柔书觉得有点怪,但是又不好意思去问人家的隐私,只要别去骚扰到她就行了。

一个月之后,丁柔书升任责任编辑,专门负责和漫画家沟通、讨论剧情及催催稿。“什么?!要我当‘奕翎’老师的责任编辑?!”哇!丁柔书差点乐翻了,虽说奕翎只是个新人漫画家,但她笔下的人物和剧情真是棒得没话说,是丁柔书喜欢的漫画家之一。“柔书啊,好好做哟,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总编游淑惠交给丁柔书一个电话号码和住址,要她去收这个月的稿子。

“没问题,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丁柔书看着手中的地址,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算了,去了再说。

半个小时后。

“不对啊,这……根本就是我家嘛!”丁柔书找到了那个地址后才惊觉不对劲,她开了门进去。“等一下,难不成……”丁柔书走进屋里之后便听见陈苡真房里传出奇怪的声响。“呜……我不想活了,这是什么世界嘛!这根本就不是人做的事嘛!我要罢工,对!就这么办,罢工!”

丁柔书冲进陈苡真的房间——“苡真,别……别做……傻事啊!”

她被房里的景象给吓住了,桌上的画具散乱不成样,地上则到处是画稿、网点纸及废纸,而陈苡真呢,则是埋头苦画。这时丁柔书才发现原来她的室友就是“奕翎”,更惨的是,这也是柔书日后痛苦的开始,开始身兼二职——漫画家“奕翎”的责任编辑和免钱又辛苦的万能助手。



“终……终于完成了!”陈苡真放下手中的画笔,整个人摊在桌上。当然了,赶稿期间,陈苡真已整整有三天没合眼了,丁柔书收好桌上的稿件,打算尽快送到出版社去。“苡真,你休息吧,我回来时会替你带食物的。”

“喔!谢啦,如果我还醒着的话。”话才说完,陈苡真便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喂,要睡也到床上睡嘛。苡真,你醒醒!苡真!唉,真拿你没办法。”丁柔书知道陈苡真直一睡着,即使打雷也吵不醒她,所以呢,她也就认命地把陈苡真这个“睡人”给搬上床,再准备出门。

陈苡真就是这样,明知道赶稿很痛苦,又不愿意积稿,说什么这样才不会让内容流于俗套,才能保有新鲜感,这……这是什么论调嘛!唉,谁叫正牌漫画家是陈苡真,她只有听话的分喽。

由住处到出版社有一段路程,平常丁柔书都骑小绵羊上班,可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公司附近没多少停车位,于是她决定坐公车,既方便又不必担心没有停车位。

一上车,她发觉车上的人少得可以,可能是过了上班时间吧;午后两点四十分的公车上,乘客都懒洋洋的,连公车司机都悠闲的听着广播。

广播里传来悦耳的声音:“各位听众午安,欢迎继续收听午茶时间,我是方妤,今天的名人谈心单元为各位邀请到的是目前红遍港台星马的名歌手,也是知名影星,上星期才推出的新专辑马上登上这星期畅销排行榜的冠军宝座,新戏也即将上映,真是不简单哪,欢迎尚辰刚……”“咦?尚辰刚,是他吗?”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丁柔书的思绪也跟着转动。会是他吗?那个很喜欢欺负她的大男孩?那个她曾喜欢过的人?

唉,有多久了?那一段日子多令人怀念,好像在做梦似的,一下子大学毕业都四年了……丁柔书的心思逐渐飘远,并没有注意听那一段访谈。

也许是太专注了,以致到站了丁柔书还呆呆坐在公车上,直到那个熟悉的站牌从她的眼前飞掠过时,发愣中的丁柔书才发现不对,赶紧匆忙下车,不过,那公车早已开到下一个站牌了。“哎哟,我到底是在做什么!怎么会忘了下车!别再想那个早八百年前就毫无瓜葛的人了。”她拍拍自己的头,试图清醒;约莫一分钟后,才跨进出版社大门,直奔九楼编辑部。



上午十点整。

尚辰刚昨晚刚拍完广告,清晨六点才上床休息。

恼人的电话铃声却在这时响起,偏偏电话的主人对这刺耳的铃声充耳不闻——第一声,尚辰刚只是皱了皱眉头,并不想理会;第二声,他翻了个身;第三声,他又翻了个身,不过已经有些不耐;第四声,他用棉被盖住自己的头,不过好像并没有多大作用;第五声,天啊!他快受不了了,谁这么没良心在他最需要睡眠的时候打电话来烦他?新装的答录机秀逗啦?尚辰刚举起抱枕用力丢了过去——命中目标!

这一砸,说也奇怪,那个原本无法发挥功能的答录机终于恢复正常——“哈!我是尚辰刚,我现在不在家,有事请留言,话少一点,我想到的时候会回的,哔——”

听见自己的声音,尚辰刚嘴角漾起一抹浅笑。来吧,周公,我们继续。

但是咧,跟在哔声后的是一个浑厚的男声,说话的口气像是早料定尚辰刚一定在家——“喂,太阳都已经晒屁股啦,还不起床?大明星,别装啦,我知道你在家,我想你是很久没有重温旧梦啦,要不要我唱首歌让你想想以前的时光?我看你是很赞同的啦!嘿嘿,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十秒钟给你准备准备,我要开始倒数了,十、九……”

尚辰刚的意识还在模糊之中,只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咦?那不是……尚辰刚脑海中慢慢浮现三个字——袁暨高!

他的朋友之中只有袁暨高会以“唱歌”来威胁自己,噢!他那比杀猪声还可怕的声音三两下就把周公给吓跑啦。

尚辰刚张开眼,侧的从床上坐起,试图阻止这一场劫难降临;不过,好像来不及了。“三……二……一……本世纪最伟大的歌星在此为您献上一曲甜蜜蜜!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袁暨高偏爱邓丽君的歌,偏偏从他口中唱出的曲调一点也不甜蜜。“停!不要唱了,我醒了,我拜托你别唱了!”尚辰刚用最快的速度抄起电话,不过还是慢了一步。

“呵!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不在家呢。怎么样?我的歌艺有进步吧?我可是苦练了很久的喔。”袁暨高得意洋洋的消遣这个高中兼大学时代的死党。

“少来了!我一点也不想重温什么狗屁旧梦。”尚辰刚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他其实不想责怪这个多年老友,反而很高兴袁暨高主动找他;不过他已经三天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好不容易广告终于完成,而他正打算好好睡上十几二十个小时,没想到……唉!谁叫他误交匪类呢!“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吧,我累毙了,拜托你长话短说,我要休息啦!”尚辰刚又打了个呵欠。

“原来你一点都不欢迎我打电话找你叙旧,好歹我也陪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可以说变就变?真是太……太没良心了。”袁暨高假意呜咽了两声。

“喂!别装啦,你怎么变得那么肉麻兮兮的?好像我跟你有什么暧昧关系似的,如果让人听见你刚刚那番话,那我的形象不就毁啦!”尚辰刚好笑又无奈的回答着。谁知道袁暨高接下来会怎么整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小心为妙。

“哟!当了大明星就起来啦?开个小玩笑都不行,好啦,不废话了,我和凯子想办个同学会,怎样,来不来?”

“同学会?什么时候?”尚辰刚一听,精神全来了。天啊!他有多久没看到他那群死党啦?三年?四年?或更久?

“你别急嘛,好歹也听我把话说完。这同学会是高中时代就已经说好的,嘿,别说你忘了喔!”袁暨高发出贼贼的笑声又说:“还记得当时的约定吗?”

“当然没忘,怎么可能会忘,只是……”只是这约定的内容是什么他真的就想不起来了。尚辰刚以手耙过他那不算乱的头发。

“就知道你会忘,不过我先卖个关于。我会寄邀请卡给你,那上面或许会有你想要的答案,我先告诉你时间和地点,一个月后的今天,十一月五号,OK?晚上七点半在凯子的Pub——Stayaway知道吧?另外,我还邀请了披衣菌跟我们一起,你一定要把那天空下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没问题。”连披衣细菌都要来啊?他究竟有多久没看到他这票死党了?嗯,一定会是个很棒的同学会。

“好了,不和你多聊了,快去休息吧,bye——”

“bye——”

他们口中的凯子叫翁凯尧,现在是个相当知名的摄影师,拥有一家规模不错的摄影工作室“靓影”,尚辰刚的宣传照大多是由翁凯尧掌镜,算是与尚辰刚较常联络的一个。不过这次拍广告占去不少时间,算算他们也有半年没见了吧?另外披衣菌(一种细菌名,可导致砂眼)杨涵峻,是尚辰刚大学时的室友,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常联络,但自尚辰刚被星探发掘后,就少联络了,据说他最近还混得不错。

收线后,尚辰刚便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除了他的那些死党们,他还惦记着一个人——丁柔书,那个高中时期尚辰刚常借故欺负的女孩;她现在应该是个标致的女人了吧?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电话铃声再响起了,打断沉思中的尚辰刚。

“我恨死电话了!”他接起电话,是宣传李恩光,通知他临时又有通告。唉,想好好休息一下都不行!成名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尚辰刚新专辑“幻想空间”的企画方仲齐,为了要抓住年轻族群这个广大市场,想结合漫画与音乐两大不同领域,因而与拥有不少知名漫画家的翔风出版社合作,推出一整套漫画造型的周边商品。此刻,方仲齐带着尚辰刚到翔风出版社,准备和知名少女漫画家奕翎讨论这个企画案。

“辰刚,你听好了,今天的行程是……”李恩光在尚辰刚耳畔耳语;这是宣传每天的例行工作,负责督促尚辰刚每天的行程和告之所有的通告。

“上午十一点,拍摄J杂志封面;一点,K电台的现场节目,两点半,到翔风出版社;四点,M电视台的节目录影到十一点,之后你就可以休息啦,加油!”李恩光拍了拍尚辰刚的肩膀。

虽然尚辰刚是个大明星,却一点都不摆架子,和他相处就像朋友一样亲切,没什么负担;反观他同为宣传的女友康怡,在女明星古芊晶那里就像个小媳妇似的,被古芊晶的明星架子压得快喘不过气来。想来他真是幸运埃

关于他今天满满的行程,尚辰刚似乎早已经习惯。唉!谁叫他是大红人呢?哦,对了,还没跟李恩光谈他要同学会的事,他得空出那一天才行,否别不被那群死党们海削一顿才怪,况且……他也想见丁柔书。

“呃……阿光。”尚辰刚停下手边的动作,转向李恩光。

“干嘛?”

“我下个月同学会,可以把那天一整天空下来吗?你知道的,我向来没什么要求,就答应我这次好吗?”尚辰刚脸上带着微笑,可却是一副“你敢不答应试试看”的表情。“我尽量安排啦,顺便帮你多排个两三天的休假,嘿……那你这个月会很忙哟,如何?”“OK!成交。不过真的不能取消吗?”尚辰刚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想都别想!呵!要出去玩就得先把工作完成,上工啦!”



中午十二点半。

“柔书,我告诉你哟,那个群扬制作找我替尚辰刚设计漫画造型耶!”陈苡真突然在画稿时冒出这句话。

“咦?真的吗?为什么公司没告诉我?”丁柔书站起来,脸上被墨笔不小心画到了。陈苡真抬头就看见这超好笑的一幕,毫无形象的捧腹大笑。“哈哈!柔书你……看看自己的脸吧。”陈苡真递上镜子。

“干嘛?我的脸怎么了吗?”丁柔书接过镜子,仔细一瞧,噢!天哪!她快“花轰”啦!为了替苡真累积稿,她牺牲自己的假日,当她的助手,没想到苡真这个正牌漫画家不好好画图也就罢了,还死没良心的“嘲笑”她,这……还有天理吗!

“我不帮你了,你自己画吧,公司要你下午两点过去编辑部一趟,我不陪你啦,我先回公司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啊!”丁柔书拿过桌上的面纸盒,抽出一张擦拭脸上那道墨水痕,一边收拾手边的物品及画稿。

“等等,我们一起去吧,反正时间还早嘛,你就替我挑一下衣服。好嘛!柔书……”陈苡真撒娇的模样果真令人难以拒绝,而这一招对丁柔书尤其有用。

“好,就听你的,这样总行了吧?”

过了一个小时。

“喂!只不过是去一趟公司,不用打扮成……这个样子吧?”虽然她知道陈苡真长得不错,可是……这样子盛装打扮的苡真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丁柔书抚着太阳穴,对眼前这位打扮得像“火鸡”一般的室友,只能摇头;她自己也不过摘下平常戴的眼镜,换成隐形眼镜而已,顶多再擦了口红,没想到苡真她……一袭火红的低胸洋装,衬出她的身材玲珑有致,一点也不像其他长期坐在桌前的漫画家小腹微凸的样子;再加佩带简单有型的单颗钻链,如云的秀发松松的垂在肩膀两侧,重点式的化妆让她的轮廓更加立体。

“如何?好看吧!”陈苡真笑问。

“好看极了,小姐该走啦!快迟到啦!”

下午两点半,翔风出版社里的员工个个都“肖想”上九楼编辑部,一窥尚辰刚这个大明星的风采。呵呵!九楼编辑部的工作人员早做好了万全准备,虽然围观的人不在少数,筑梦杂志的总编游淑惠和美编一号沈雅琪早就兴奋得像什么一样,加上陈苡真这个第二主角又打扮得……非常骚包,和火鸡没啥两样,所以丁柔书就非常头痛啦,被吵得烦死了。“只不过是个明星罢了,何必这么大惊小怪!”丁柔书忍不住抱怨起来,就连总编这个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的老女人也为了他像个小女生般兴奋。

“怎么可以这么说ㄋへ?人家尚辰刚可是风靡了九至九十九岁的女性,怎么可以说他是普通大明星!”文编一号阮凯错抗议。

“就是说嘛,你看演艺圈哪一个男明星像他这么有魅力,哪一位男明星又能够和他相比?喔!我爱死他了。”美编雅琪又再次发表意见,外加傻笑。

等一下!这些人是吃错药了是吧?一个个的对着她开炮,好歹她也是自家人吧?“真搞不懂你们,要是你们知道了他的真面目,看你们还会不会迷他迷成这样。”丁柔书自言自语。

“什么?柔书你认识他?”文编凯铃惊呼。

“不不,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大明星呢!”丁柔书马上摇手,心想:开玩笑!要是被这群疯狂女人知道她和尚辰刚是高中同学兼大学同校不同系,这之后的日子可会被她们给缠死。尚辰刚,你真是个灾星,每次遇上你就没什么好下常

“我……我下去买个东西就上来,等会尚辰刚来了别替我留位子,我……说不定赶不回来了。”她收拾手边的物品,想溜出去偷个闲,其实是不想见到尚辰刚,那会让她想起过去的日子。

“喂,你真的不想……柔书?”凯铃觉得柔书的行为有些奇怪,每个人都想见的明星她却避之惟恐不及,怪哉。

碰的一声,编辑部的门被带上,丁柔书一溜烟饱走,像在躲什么可怕的人似的。她来到电梯旁,伸手按了电梯的向下键,恰巧电梯正好上来,门一打开,丁柔书低着头向电梯里面走去;咚!她撞到了一堵“肉墙”,而且还被那一堵“肉墙”给弹了出来,跌坐在地上。“哎哟!具有够ㄨㄨ的,是哪一个冒失鬼把我撞倒的?”丁柔书嘴里嘀嘀咕咕,不住揉着与地板kiss的臀部。

丁柔书的嘀咕正好让电梯里的所有人听了个一清二楚,里头的人不禁失笑!眼前这位小姐似乎还不知道她撞到的是谁,否则光凭她刚刚说的话就会让所有女人给追杀到天涯海角。“小姐,你没事吧?”“肉墙”先生开口了,嗯,还满好听的声音。

“没事。”她随口答着。咦?不对!这声音怎么那么熟?好像某人……噢!老天啊!他可千万不要是那个人啊!等她抬头和那个人对上眼,丁柔书马上后悔做出抬头的动作,不过,已经来不及了,老天爷似乎在忙别的事,没空听她的心声;因为,撞到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尚辰刚。

这个撞到他的女人可真有趣,没仔细瞧清楚他是谁就骂人,这让他当了一下下普通人,而不是光芒四射的大明星;当然,让个淑女跌倒,还让她坐在地上,基本上不是他这个绅士会做的事,于是尚辰刚作势要扶起她。

“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尚辰刚还蹲在地上,脱口问了一句,她只觉得这个女人很面熟。“啊?没有……你认错人了!”还好他没认出她来,快点闪应该可以躲过……门后的编辑部传来总编游淑惠的叫喊:“怎么没看到丁柔书?她人咧?跑啦?叫她要留下来的,给我跑到哪里去?找个人去找她回来!”丁柔书暗想:不妙,总编那个大声婆可能坏事。

“你是丁柔书?307的丁柔书?还记得我吗?好久不见了。”他问,像在证实自己的猜测,尚辰刚摘下墨镜并将她扶起,一边仔细打量眼前的人。她变漂亮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唉!他还是认出她来了,“想忘也忘不了,谢谢……喔,我干嘛跟你说谢谢,是你撞了我,还没道歉。”还好她今天穿长裙,不然就走光了。瞧丁柔书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似乎她还没搞清楚是她撞上来的,不过无所谓啦,让她占占便宜也不错啊0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尚辰刚的眼底充满笑意。

丁柔书见他笑得有点诡异,是不是又在想什么整人的诡计?开玩笑!好不容易才离开他的魔掌,她可不想再陷入尚辰刚的柔情陷阱里。等等!柔情陷阱?她脑袋是不是“爬带”啦?怎么会用这四个字来解释她和尚辰刚的孽缘?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赶快逃离这个是非地吧,免得他又蹦出什么奇怪的想法。在他人眼中,丁柔书所认为的“很诡异”的笑其实上一点也不诡异,反而还很迷人哩。“嗯,辰刚,不介绍一下吗?”李恩光看情况尴尬,出声“提醒”眼下想叙旧的两人。“呃,她是……”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丁柔书可不想多留半秒钟。

正当她要走时,一串极不客气的叫喊声又出现了——“丁柔书,你别想偷跑!不是早交代你要……啊!尚先生你们到了,决请进!柔书,别光站在那里发呆,快招呼一下埃”

游淑惠紧拉着丁柔书。老天真是不从人愿啊,连她想离开这小小的愿望都不甩她,唉!亏她每次拜拜时都诚心诚意的准备“供品”,根本没用嘛!

“我……”丁柔书还想说什么,但在看到游淑惠“狠厉”的眼神后,放弃了,老大都这么说了,她这个小ㄎㄚ也只能乖乖听话。

“尚先生,这边请。”她很认命的带路,只能在心里怨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见她一副慷慨赴义的表情,尚辰刚又笑了;戴上了墨镜,尾随丁柔书走进编辑部。

“你猜他们是什么关系?刚才辰刚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咧,嘿嘿!这会不会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李恩光问着身旁的伟岸男子,他是尚辰刚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向月”的特别助理安守诚。

“我怎么会知道咧?你在他身边的时间比我久,还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不过,我敢说那个叫丁柔书的女人和辰刚的关系一定很不寻常。”安守诚笑着拍拍李恩光的肩,他是很乐观其成的。

“我想也是。”李恩光笑着说,两人跟进编辑部。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