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林如是 > 《威尼斯情海》
返回书目

《威尼斯情海》

第一章

作者:林如是

“你跟我到意大利去好吗?”

那个男孩站在那儿,对着每个来往的女孩,递出手中的机票。他身上背着一个简单的背包,带一点落寞、飘浪天涯的表情。 被问到的每个人,几乎没有例外的,像在看疯子一般地打量他几眼,带着防备的眼神,小心翼翼地避开他。

没有人理他。而他看起来也不在乎!根本没有正眼瞧过来往的那些人,只是无意识的呢喃着。 北纬二十五度夏至的太阳,日出时间五点零四分,阳光直射,白得有点花,映得他脸孔有点模糊。他一只手挂在栏外,身体颓靠着烂干,半张脸侧向空中,一不小心就会坠落似;整个人在光线的蒸发中,宛如曝光过度,慢慢要被消融。漂浮的空气漾来那么一点愁,一点哀伤、沉痛的气味。

江曼光低着头走过去。她原是没注意到他的。下了公车后,她治着人行道一直走,走着走着,觉得疲了,那楼梯又刚好不巧的横亘在她面前,她抬头晃了一眼,只觉得头顶金光闪闪—充满昭示,便走上了天桥。这个地方离天空近一点,头一低仿佛就可以俯瞰人间;要自杀好像也方便一点。当然,那是理论上的;会跳天桥自杀的人只有一个字──笨,智商不高的人才会那样做,活着嫌不耐烦,要死还找自己麻烦。

总之,她就那样上了天桥。只不过,离天空近一点,阳光好像也辣了一点,赤裸裸的照来,充满一种莫名的逼迫,热情得教人吃不俏。她再抬起头,顺手抹掉额前的汗,然后,视线一转,便看到他了。

“喂!你做什么……”她大惊失色,慌忙地窜了过去,使劲的揪住他的衣服,往后用力一拉,将他悬空在天桥外也似的半个身子拉向地面,连跌带摔地双双滚落在地面上。

她这个举动太突然,男孩也没提防这意外—着实地摔了一个人仰马翻。他略蹙了眉,不太友善地瞪瞪跌趴在他身上的她,说:

“你可以起来了吧?”

“好痛。”江曼光动了一下,伸手摸摸头,没有立刻爬起来。“你这个人怎么搞的?好好的干嘛找自己的麻烦?刚才真的好险,要不是我及时拉住你,搞不好你现在已经完蛋。”

她一边说一边尽力地爬起来。今天她才刚辞了工作,好事都还没遇上一桩,就先碰上这种晦气的事。说实在的,真的很衰,她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这应该是我说的。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将人拉跌到地上。”男孩跟着爬起来,拍了拍衣服。声音平平的,没有高低起伏,也缺乏情绪的强度。

“我是看你快掉下去了,才急忙揪住你的。”不然,她干嘛那么多事。她揉揉摔得差点开花的屁股。幸好她肉多,耐摔。“你干嘛想不开?在这种地方跳桥自杀,你知不知道会死得多难看?”

“自杀?你在说什么?”男孩微微又蹙起眉。

“不是吗?可是你……”看他那微快又不耐的表情,八成,大概,是她稿错了。她讪讪地、两个指头交叠相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尴尬地说:“唔,我想……嗯,大概是我弄错了。我以为你……嗯,你那个……要自……自……”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垂越低。

这实在不能怪她。谁叫他挂在那里,半个身子歪在半空中,看起来就像准备要“挂﹂了似。她也是一时情急。

“算了。”男孩背过身,靠在栏干上.不再理她。

她站了几秒,有些没趣,正打算离开,忽然看他扬起手,手戛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就要将它撕灭……

“喂,你……”她想也没想,反射地—又欠缺考虑的拽住他。 过了两秒,才想起来,连忙放开手,讪讪地解释说:“啊,那个……我……我看你好像是要撕什么──”

男孩倾过脸,目光淡淡的掠过她。突然说:“你跟我到意大利去好吗?”声音有些哑,低低的,接近沉,镂着感情的破洞,没有热度。

“好。”她愣一下。只那么一下。

他蓦地抬起头。像是忽然才发现她的存在。从开始,他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她这一刻,眼神相对,她这才看清他的脸。

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干净、青涩,尚未蜕变成男人,还不会去掩饰内心思怀、纯情的相信一切美好事物的少年似表情;年轻得似乎让那些混浊世故的杂质都还污染不上他身上。但那都不是重点。外表会骗人,轻易可以遮蔽内里深层那些复杂的质素。只除了那一对赤裸的眼。

他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深深的黑棕色,像寒潭一样不可测;黑得深邃,深得神秘,只是忧郁了一些,有点冷。阳光照来,泛着邻邻的光辉。

是那样一双烙着传奇性的眼,不要人看深,硬要看深了,不防的会引起昏眩,要人闪了神。一时之间,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也只敢看那么一眼。很平常的一眼,堆不提防阳光让人的眼睛冒汗。

他站直了身,整个人转向她,静看了她一会。没有热度的眼神散发出冷金属的光芒,深黑的眼珠凝如矿石,同质异属。

“星期五上午十点,我在机场等你。”他将机票塞给她,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连一句话都没有多问,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走开。

她愣愣的望着手中的机票,看着他越去越远、逐渐被人潮淹没的身影,突然才想起来,她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钦……”她扬起手,连忙想追。迟了,眨个眼就不见他的踪影。

“天蔼我到底做了什么……”她低头看看机票,喃喃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教她来不及反应。她甚至不太确定她到底做了什么,究竟又说了什么。她大概被施了什么魇法,那一刻才会走失了神。她下意识伸出手,用力捏了自己的腮帮。

“好痛!”这一摸,证明了不是梦;她手中握着的那本机票活生生的正是那荒谬的证据。刚刚那男孩还拿在他手中的,还留有他捏触过的痕迹——曲曲折折,凉凉温温的。多矛盾的温度!在暖与寒的边缘徘徊,夹带一丝感情的飘飘荡荡。

她吁口气,眯着眼望望太阳。

意大利碍…

爱与传说被放逐在此的国度,最古老的情乡。 关于爱情的故事有些老,带一点天荒地老的味道。

☆☆☆

时间很晚了。尽管窗外黑沉沉,杨家大厅却灯火通明,满室的灯光让夜色没有一点侵袭的缝隙,留不住半点晦涩的阴影。

沙发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长腿悠闲地交叠,正专、心看着手上的文件。他穿着简单的白上衣、灰长裤,式样简单,但流露着昂贵的质感;金质的镜框,搁架在挺直的鼻梁上,雕塑出菁英的姿态线条;浓眉下的双眼布满逼人的锐气。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优质的光芒中,不必经过投射,自己就会发光。

“来,阿耀,喝杯茶,休息一下。 别老是工作个不停。”一个五十岁左右年纪的妇人端了一杯茶走进大厅。脸上溢着笑。虽然上了年纪,神态却有寻常主妇少有的雍容优雅,没有一丝龙钟的老态。

“谢谢你,妈。”杨耀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茶喝了一口。

“你爸也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叫你做这么一堆工作,也不晓得多放你几天假。在公司,他要这么折腾你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你把工作带回家,真是的,我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说我什么?”一个国字脸、表情带几分严肃、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从楼上走下来。“我把大半个公司交给他,他不努力怎么行。”

“爸,”杨耀站起来。杨耀父亲杨道生比个手势,让他坐下。

“努力也不是这种努力法埃”杨太太摇摇头。“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倒有二十小时都在工作,连回了家也不能休息。平时也就算了,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让他休息早做准备,还要他工作,我告诉你,那可不是小事……”

“这个我知道。你不必紧张—该办的事,我早都交代下面的人准备妥当了。”

“那样最好。这可是你儿子一辈子的大事,一点都马虎不得。对了,阿耀,你照片拍好了没有?”

“嗯,前两天我抽空和倩妮去了。你不必担心,妈,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怎么能不担心,你跟你父亲一个样,一工作起来就没完没了,根本忘了今天明天什么日子,脑袋里就只有工作。我如果不盯紧点怎么行。”

“不会的,妈。”

“还说呢,你那个脾气我哪会不了解。我问你,给倩妮的东西,你准备好了没有?还有戒……”

“碰”一声,门口蓦地传来关门的声响,不期然地打断她的话。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孩!身影被灯光曳得长长的。他不笑,也没说话,寒潭黑的眼沉默地扫了三人一眼。

“都几点了,现在才回来。”做父亲的立刻沉下脸。男孩抿抿嘴,一言不发。

“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吗?这么晚才回来,你到底做了什么去?你知不知道过两天是什么日子?还在外头闲晃瞎混。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责任感和羞耻心?”

“你这么大声对孩子吼做什么。”杨太太立刻、心疼地埋怨丈夫。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的说,非得这么吼不可。”

“是啊,爸。”坐在沙发上的杨耀也为男孩说话。“阿照年纪还小,你别太苛责他。”

“什么还小!都二十一岁了怎么还叫小?!你在这个年纪都已经在公司帮我的忙、成为我的左右手。他呢?就只会玩泥巴、在白布上涂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天到晚打混闲晃,也没见过他做什么正经事过,一点都不懂得见贤思齐,光只是游手好闲,丝毫不知长进。没出息!”

杨照更加抿紧了嘴,面无表情。杨太太看在眼里,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同意丈夫说的话似,勉强护短转移话题说:

“你别老是拿阿耀和阿照比较,什么事都要照你的要求。看音阿耀,他什么都依你的要求,结果可好,你看他忙得跟什么似的,连回了家都不能好好休息。甚至连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也因为工作忙得没有时间好好准备。你看他再没几天就要结婚了,却还忙成这个样,连喝口茶的时间都没有,你这样欺负儿子有什么意思?”说到最后,心疼起这个优秀的儿子。

“你懂什么?!我把大半个公司交给他,他当然要更努力。你不懂就别胡说。”

“是啊,妈。你别担心!我会把一切处理得妥当的。”

“听到没有?!阿耀头脑就是这么清楚,所以我才放心把公司交给他,他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阿照……”杨道生说着沉下脸,转向杨照。“你要跟阿耀多多学习,向你哥哥看齐,听到没有?别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思长进。”

“爸,阿照有他自口己的想法,何必强迫他……”

“什么想法?!”杨道生粗鲁的打断杨耀的话,根本不容异己的意见。“像他那样光只会玩泥巴、乱抹乱画的能有什么出息?以前我任着地胡来,也就算了,谁知他不但不思长进,反而变本加厉。我们杨家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差劲的人?!能力不足却还不晓得勤能补拙,加倍地努力,就只会鬼混,一点作为都没有。一个大男人,成天只会玩泥巴,成什么体统!”

“好了,你别再一直数落孩子的不是。阿照也是很努力……”

“他那哪叫作努力!他要是有阿耀的十分之一就好了。打小到大,他哪一件事尽心尽力过?哪一次不是半途而废!哼,没出息的东西!”

杨道生越说气越盛,口气越严厉,杨太太见情况不对,连忙又转开话题说:

“好了,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阿照,你快上楼去吧。你也是,阿耀,早点休息,别光只顾着工作。”跟着推了杨道生说:“道生,你也该休息了,明天一早还有工作。”

杨道生被软软推着,有气也不得好好发作,皱着眉粗声咕哝几句,交代杨耀说:“阿耀,‘大成’。那个案子你仔细看看,明天跟我报告。”

“是的,爸。”

杨道生不再多说,揪紧了眉头扫了杨照一眼,目光多有不耐,露出一种“朽木难雕”的表情,说是轻视也不为过,上驷对下驷的轻蔑,毫不留情地转身上楼。

杨照抿白了唇,握紧双手,强抑住,忍受着父亲的轻蔑与忽视。杨耀走过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

“早点睡吧,别把爸刚刚说的话放在心上。明天一早,他气就会消了。”

“我无所谓。反正爸说的都是事实。”杨照抬起眼,直视着杨耀,目光那样的逼人,甚至还有一点尖锐。

“你要那么想也没关系。只是,别太苛责自己。爸只是求好、心切,别想太多。”

杨耀并未在意他那逼人的视线,对他安慰地笑一下,挈了挈手中的文件!身体一偏,朝楼上走去。

杨照站在原地不动,听着他的脚步声跶跶地响着!带着回音一步一步地敲落在他心坎上,突然惊爆地高声喊住他说:

“你真的决定要结婚吗?”

杨耀回过头来,闲适的态度仍然没变,不以为意地耸个肩,无可无不可的,有一点无所谓的说:“日期都已经定了,帖子也都发了,还有什么真的假的。”

“为什么?”杨照猛然回身。有一点变调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经过压缩,很压抑。像极力想质清什么,那样不平与不明白,又强迫忍祝

“什么为什么?你是指结婚的事……”

“你根本就不爱她,为什么要和她结婚?”杨照急躁地提高声调,打断杨耀的话。

杨耀又耸个肩,似乎不当是什么大问题。

“结婚这种事是很复杂的,因素很多,爱不爱并不是最重要的。反正我也差不多该成家了,爸妈也不反对,那就结婚,也没什么不好。”

“照你这么说,你根本不管跟谁结婚都可以,为什么要倩姊……”杨照胀红脸,猛瞪着杨耀。

杨耀不知是故意漠视,还是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对他过度的反应一笑实之。说:

“我说过了,结婚这种事是很复杂的—因素很多,要说也不清。不过,倩妮她并没有拒绝,算是根本的因素吧。”要结婚的人是他,没想到他这个弟弟倒比他自己还关、心他结婚的理由。

“而且,倩妮文静又贤淑,个性柔顺,没什么好挑剔的—是合适的对象。我想不出有比她更好的人眩我的决定不会错的,你不必担心。”

“我根本就不担心!我……我……我只是……”杨照闷吼着。他一点都不在乎杨耀结婚的理由是什么,他在乎的是那个对象。为什么会是她?!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过,这件婚事大家都赞成,爸妈也不反对,倩妮也很适合当我们家的媳妇,这样不就好了?你其实不必那么认真。有些事,是无法那么理想性。”杨耀漫不在意地再次拍拍他的肩膀。

结婚这种事其实就跟企业管理差不多!同样有很多进行的方式,经过评估、筛选后,选择一个风险最孝障碍最孝最符合经济效益的方式。而往往,最理想的不一定是最切实的。

“不,”杨照不肯接受这种结果。摇头说:“你跟倩姊一点都不适合……”

“我跟倩妮究竟适不适合,我自己很清楚。你不必再为我们的事担心。倒是你,你打算再继续这样下去多久?把时间和精神都投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虽然很好,也比较逍遥自在,不过,偶尔也听听爸爸的话,这样,对你也有好处。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可是,阿照,人是无法完全只照自己的理想过活的,有时需要一点妥协。”

这种话出自凡事优秀的杨耀口中,实在教人意外。杨照抬起头—看他一眼。但从杨耀那笃定由自信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他原就不是那种和挫败慨叹产生关联的人。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他笑一下,按了按他的肩膀,迳往楼上走去。

杨照跟着转身,沉默地望着他的背影。然后,他关掉灯,在黑暗中低下头,循着杨耀走过的地方,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

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下来,在门外站了好一会,才伸手打开房门。迎面扑来一脸的暗。他也不去开灯,将背包随便一丢,整个人便扑倒在床上。

开灯做什么呢?这才是最适合他的暗度,无光又黯淡。他将脸埋入枕头,床头的电话蓦地响了。他侧着头,怔怔地看着电话响,迟迟地,才接起话筒。

对方没开口,他也没说话,耳朵间回荡着微细的、沙沙的声响—倒像风声。他应该知道的,电话那头是谁,但他还是没开口。

夜是这么的沉默。他不知自己能等待什么,正要挂断电话,对方似乎动了一下。

“阿照,是我。”

柔软、甜美又清润的嗓音,他一直那么熟悉的。

“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我?”明明是那么渴盼听到的、教他那么思慕的,杨照的态度偏生却那么冷淡。

话筒中倏地死寂下来。隔一会,才幽幽地传来那么一声喟叹,那么地无奈,又不得已,要教人不忍,不禁要心软。

仅就这声叹息,杨照心就软了。

“倩姊……”甚至声音都哑了。

“阿照,你不怪我吧?”那一声阿照叫得那么柔,柔得教人心折。

杨照咬白了唇,哑着嗓子说:“为什么?倩姊,你为什么选择了他?为什么?”

一声声的痛心和不明白,问得恁般苦涩,那样遍体鳞伤。

“阿照,别这样……”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请你告诉我,倩姊……”“阿照……”电话那端传来一些为难。

杨照抓紧话筒,逼出来的声音又哑又痛。“我不懂—为什么是他?你为什么选择了他?告诉我,倩姊,我要知道为什么,否则我不会甘心的。”

“别这样,阿照……”

“不然你要我怎么样?!”他蓦地高声叫起来。

“你要我祝福你?还是要我恭喜你?”

柯倩妮沉默不语,过片刻,才柔柔幽幽地说:

“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可是,阿照,这么做,对我们会比较好……”

“不!”杨照根本不听她把话说完,急切地说:“跟着他你是不会幸福的,他根本不会爱你!他眼中根本只有他自己,只是要一切符合要求,按照他的程序。除此之外,他根本就无所谓!听我说,倩姊,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离开他吧。”说到最后,简直是哀求。

“我不能……一切都已经决定了……”

“你能的!只要你、心里还有一丝在乎我……”

“阿照,别这样!你知道我心里一真很在乎你的。可是.……”

“如果你真的在意我,就证明给我看!”那句‘可是’让杨照好不心痛焦躁,提高了声调急促说:“跟我一起到意大利去吧,倩姊。我们可以一起作画、生活,一同参观各个博物馆及美术馆,徘徊流连在那些古色古香的街道上,亲眼看看并且触摸那些艺术建筑。罗马、米兰、佛罗伦斯,或者威尼斯,四处随我们翱游。在美丽的星空下,一起快乐地唱歌跳舞喝酒和作画,就像你曾跟我说过的那样……”

“别说了,阿照,别再说了……”

“求求你,倩姊,跟我一起去意大利……”

“我不能……”

“求求你,倩姊。”杨照不放弃,暗哑恳求的声音既炽烈又感伤。“你答应过我的。我们要一起去看佛罗伦斯的落日,去看罗密欧与茱丽叶订情的窗台;要一同走在罗马的街道上,吹拂着异国晚风;一同在叹息桥下听着那悠扬这荡的钟声。我们要一起煮意大利面,在我作画的时候,你帮我拌上肉酱;还有,在露天咖啡座上喝一杯香醇的卡布其诺咖啡。倩姊,你跟我说过的那些,你都忘了吗?”

“阿照,别这样……”对杨照既炽热又带着伤感的感情,柯倩妮只是喃喃重复着‘别这样’。

“求求你,倩姊。你答应过我的,别这样对我。难道我就不行吗?跟我一起到意大利吧,倩姊……”

透过话筒的那感情痴纯又感伤。但柯倩妮迟疑半晌,终究沉默着没有回应。电话筒传出沙沙的杂音,像夜在抽搐的声音。

杨照闭了闭眼,仍是不放弃,对着黑暗的空气,赌注一切似的说:

“星期五上午十点,我在机场等你。你一定要来,我会一直等到你来的。”

“阿照……”柯倩妮迟疑的声音有说不出的为难。

“我等你。”杨照凄凄的笑一声,轻轻挂上电话。

他缓缓的躺落在床上,抬起手臂遮盖住双眼,忽地轻声笑起来,笑声串起又散落,凄凄的转为呜咽。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