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李璇 > 《舞伶》
返回书目

《舞伶》

第一章

作者:李璇

“唉,真没想到,原来‘千里寻亲’是这样困难。”坐在路边树荫下,叶舞秋双手支颔,一副了无生趣、凄惨落魄的模样。

打从家乡出来,她就已经准备好要面对这趟艰苦的旅程。

三十天前,她打包了衣物和粮食,揣着攒了不少时日的银两,趁着月色悄悄离开了家门。

谁知道,三十天后,她竟然被困在这不知叫什么的鬼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应该,不至于什么都没剩下吧?

她努力捞着早已空无一物的亡命小包包。“啊!”突然,她的手像是摸到了什么,迅速掏出一看--一块馒头?!

她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当然,她可没有这样的力气。伸出左手,她握住自己因兴奋和过度饥饿而颤抖的右手,将馒头一寸寸送进嘴里--人间美味啊!

她闭上眼,享受这令人感动的一刻。

“别跑!小虎子一’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个大娘的声音响起,她手中唯一最后的粮食,被一个绑着冲天辫的小男孩一把抓住,三两下便吞进小嘴里。

“嘻嘻。”小嘴咧着朝她笑。

叶舞秋如遭雷击。

顿时间,一股打小孩的冲动涌进她五脏六腑。“你--你--”她的手高高举起,忍不住要重重落下。

“小虎子,叫你别跟坏人玩,你怎么就是不听!”方才那呼喊的大娘跟在后头跑来,倏地一把抱住儿子,有多远退多远,警戒似地望着叶舞秋。

“坏人!?”她看起来像是坏人?高举的右手此时看来令人尴尬,她硬生生地放下。

“干什么,不过是吞了你一口馒头,要不是来不及挡下,我还嫌脏呢!”大娘护住儿子,满脸嫌恶地上下打量着地。“瞧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家,有手有脚,却穿得破破烂烂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哦--我知道了……,大娘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肯定是你给人作小,后来又被你家大夫人给赶了出来对吧?哼,肯定是,瞧你生得那副狐媚的模样,我就知道你准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她一连几个“肯定是”,说得越来越顺。

“你这女人!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舞秋杏眼圆睁。

真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女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这样侮辱她。

见着她的怒气,怀抱着儿子的大娘突然有些畏怯。“你……你想做什么?让人说中了心事就恼羞成怒,好歹,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当,敢作……还怕人说呢!”

舞秋怒极。一个箭步上前逼到她面前。“你这女人,给我听好了。”她眯起眼,咬牙切齿。“若是你胆敢再多说一个字……”她瞄向她怀中的小孩。“我保证,你那只‘小虎子’绝对……活不过今晚!”她威胁。

“喝!”大娘踉跄地后退。瞧这眼神、瞧这语气……“你--你是杀人魔?”都说京城里最近不安宁,还传说有个专挑小孩杀的杀人魔,难道--就是她?

舞秋再逼近。“我--不是。”她微笑,但却阴恻恻的。“不过如果……你再继续待在这儿……我很快就会是了。”

“啊!”

“哇--哇--”

同一时间,大人尖叫,小孩啼哭,根本用不着她再多说,多事的大娘捞着儿子,一眨眼便拚了命地往反方向跑。

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仍可听见那不绝于耳的尖叫声。

“哼!”舞秋拍了拍手。“恶人无胆!噢--”突然一阵晕眩攫住了她,她支着额,回到大树边坐下。

都是那对该死的母子,不但夺了她的救命粮,还浪费了她的力气。她恨恨地诅咒。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成为头一个因一口馒头而饿死的女人。饿死事小,丢脸事大,更何况,她连姐姐的面都还没见着。

女儿当自强!

她就不信,以她的聪明,真会到不了京城。

“这位姑娘,请问,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啊?我……”她以仅存的力气拦住个路过的姑娘。

这人看来有点善良,或许,向她诉说自己的困难,她会请她吃点包子、馒头什么的。只要有力气,她就可以走下去。

“啊--”被拦下的姑娘像是受到了惊吓,整个人后退半步。“你一一你别缠着我,想要饭,找别人去!”话还没说完,她便像是躲瘟疫似的,匆匆忙忙离去。

舞秋愣在当常

“嗯?她怎么会知道其实我是想吃饭?”舞秋忍不住瞥过头,满脸疑惑。该不会是……·她下意识地拿衣襟按了按嘴角-一不对啊,没有口水。“不给吃……不,不给问路就算了,干么瞧不起人!”她龇牙咧嘴,朝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叫骂。

可恶!她平时可是聪明伶俐得紧,要不是真饿昏了,哪可能送上门去让人羞辱。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等过了眼前这关,往后路上就别让她给瞧见。好歹她也是清泉镇上数一数二的美女,这辈子,让杨羽羞辱过一回也就够了,现在却连问个路也遭人白眼。这一切都该怪杨羽!要不是他阻止爹娘让她上京来找姐姐,她也用不着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常

气起来,她连力气也来T。

好,走着瞧!

她起身,站上了大树前的石头。“各位父老兄弟姐妹们!”拚着力气,她大声吆喝着。记得听过镇上说书的人讲过,流浪在外著丢了盘缠,只要鼓起勇气自救,总会有善心人肯帮忙。“俗语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她一开口,旋即引来人群的驻留。

咦,还真管用呢!

“小姑娘,你年纪轻轻,虽然衣服破烂了些,可生得倒还挺标致的,怎么会在这儿抛头露面、就地吆喝呢?”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涎着笑脸问道。

“这位大叔有所不知。”舞秋一个抱拳。自认学说书人口里的模样学得十足十,心上还不禁有些自豪起来。“小女子千里寻亲,不料途中遇上劫匪,身上所有的财物全给歹人夺了去,现在身无分文,又找不着亲人,还望各位父老伸出援手,赏小女子几两银子,指点个出路,将来若寻着了亲人,小女子自当将银两加倍奉还。”

“哟呵--”另一个男子停了下来。这戏演得不错。”

他身旁的女人道:“是啊!生得比以前那个美得多了。”

“演戏?之前?”舞秋愣住了。瞧人群议论纷纷,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姑娘,你就别装蒜了吧!谁不知道外地来的人都以为咱们京城遍地黄金,随便占个地、演个戏,就可以骗到大把银子。这儿虽是城郊,咱们可也不比城里头的人笨,想骗大伙儿的钱?你门儿都没有!”

舞秋瞪大了双眼。京城?!她已经到了城郊!?

一时间,她竟涌上一股想哭的冲动。

姐姐,舞秋终于要找到你了!她在心里呐喊。真是老天有眼、人间处处有希望阿!

“我不是来骗钱的!”她反驳。好吧,就算是有一点好了,可那也是逼不得已啊0我真的是上京来寻亲,只因为身上盘缠用尽,实在饿得没法子,才会出此下策的,还请各位老爷夫人帮帮忙。”

“肚子饿?这简单,你到我府里来让我做小,本大爷包管你吃香喝辣,一辈子饿不着你。”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开口。

你好呀--竟敢调戏本姑娘!舞秋皱起了眉心,隐忍下来。 顾全大局,这是姐姐常叮嘱她的话。“请问这位大爷,您说这儿就是城郊,那么若要进城或进宫,也不远喽?”

“进城?不远。再走个两天两夜就到了。”有人抢着答了话。“可要进宫嘛……没有门路,你是一辈子也到不了的。不如还是找个可靠的男人嫁了吧,别再作什么进宫的美梦了。”他指了指自已。“像我,就是这城郊数一数二的好男人,小姑娘你考虑一下吧!”

两天两夜--舞秋登时觉得晴天霹雳。 别说两天两夜,眼下,要是再连吃的都没有,她就要饿死街头了。

“我是来寻亲,不是来嫁人的!”她发出严正声明。“你们这些人,想帮忙就说一声;不想帮的,就别在这儿碍着别人,打扰本姑娘的大事。”原来城里人这么没人情味,不但不肯帮忙,却尽想占他的便宜,她叶舞秋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呵!好大的口气。”众人面面相腼。“没见过有求于人,还这么气焰高涨的。好,别说咱们城里人不好相与,你要是有个真本事,大伙儿自然肯掏出钱来,可若什么本事也没有,只想凭你那说词,和你那张脸蛋儿就想换到银两,那可比登天还难。各位乡亲,你们说是吧?”

“没错。”开始有人应和。

“拿出真本事来。”

“银两可是得靠努力赚来的。”一个女人开口。

“对,让咱们瞧瞧你的本事。”

才不过片刻,众人的吆喝声此起彼落,一个原本安静的小广场,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舞秋有些被弄迷糊了。

这城里人还真怪,不同情她、也瞧不上她的美貌,偏偏要她拿出真本事来才肯帮她,真本事她当然有,只是--“先给我个馒头。”她开口,眼神之坚决。这是为馒头散发出的光芒。

“啊?”

“要我拿出真本事,总得先让我填饱肚子吧!一天,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饱人不知饿人饥,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还有力气使什么本事。

“呵,到头来,原来还是个骗吃骗喝的嘛。”有人跟着起哄。“要不到银两,连个馒头也想骗。”

一听这话,舞秋整个儿火气都上来。“你--简直就是--”

“阿福,给她点东西吃。”一个清朗的嗓音自众人中传出,打断了可能爆发的冲突。

舞秋为这样的声音吸引住--男人,有这样好听的声音吗?

“可是大……少爷……这些东西是要拿去孝敬主母……”一个细小的声音讷讷着。

“不碍事。”被唤作少爷的人伸出手,接过一篮食物,递到了她面前。“吃吧!”文若儒朝她一笑。

这女子,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

方才经过城郊,原是为回府探望母亲,顺道将御赐的糕点带些回去,可走到了这儿,却被眼前的喧闹给吸引祝

本来,他是不爱热闹的,只不过在惊鸿一瞥中,她惊人的美貌,和那强悍却又纯真的气质,令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更令他好奇的是,像她这样一个女子,为何会以这副模样出现在这种地方?

前些日子先皇征选秀女,照理说,瞧她的年岁和模样,应该是在征选之列,可他没在宫里见过她,也未曾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那就表示,她根本没被征召人宫这么说--她早已许了人?除出这样,她不可能不被选人宫。

不知为何,这样的念头竟令他有些不悦。旋即,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为这样无稽又无端的念头。

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仍替她觉得庆幸,以她的姿色,若是进了宫,只怕是难逃如叶昭仪般的命运。至少,她逃过了这一劫。

“谢谢。”舞秋傻傻地接过食篮,一双眼却离不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男人。

好俊帅的男子!

她本以为,杨羽应是世上最英挺的男人了。可没想到,京城里竟也会有这样出色的男子!只不同的是,杨羽英武;而他,却浑身散发出一股出众儒雅的气质,更特别的是,他手里拿着柄白扇,一会儿在胸前扇啊扇的,一会儿收起,就不知怎的看来让人打心眼底喜欢。

打小到大,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清泉镇上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粗手粗脚、一种弱不禁风。可他……却很难归类,就像杨羽一样,轻易就可以迷住所有的女人。

瞧这眼前,不就有一群女人全把目光往他身上移了吗?“哼.对此,她有些不快,谁说女人不好色,喜好男色的女人,可多着呢?”

“多谢。”她打开食篮,一阵香气扑鼻。饿坏的肚皮令她连他的名字也忘了问,旋即狼吞虎咽起来。

天哪!真是人间美味!

本来,只期望能有个馒头就足够了,可现在,满嘴满口的鲍鱼、龙虾、生蟹,鲜美得让她差点想哭。

“猴……吼……七……喔……”在极度饥饿后吃下这些美食,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一口接着一口,她一双眼却开始骨碌碌地往救命恩人身上瞟。

能吃得起这样好东西、又舍得送人的,肯定不是寻常人家!想到这里,她的一双大眼又闪出了光芒。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她正巧要进城,还要进宫,若是攀上了他,要进宫里找姐姐,肯定比她一个人如无头苍蝇般瞎撞来得容易多了。

对!就是这个主意。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对男人绽开了笑容。

文若儒一怔,不禁后退了半步,一柄白玉扇僵在当常后退不是震慑于她迷人的美丽笑容;而是,那脸孔美虽差矣,但她满口满牙的饼屑,这实在……

“小姑娘,你究竟吃够了没有?”有人开始等得不耐烦了。“再等你这样吃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

“偶……”舞秋吞下一口饼,抹了嘴,眉一挑、眼一抬。“你……打扰人家吃饭是很没礼貌的,你知不知道,难道你娘没教过你吗?”她缓缓起身,有点犹豫、又有点舍不得地拍了拍身上的饼屑。“算了,你们这些人,本姑娘吃饱了便不跟你们计较。现在,睁大眼瞧仔细了”

话声未落,她脚尖轻轻一挑,右手扬起高举,在空中划了一个极优美的弧度,然后来到胸前。

“这首曲子,是源自于敦煌飞天图。”语声方歇,一双手便划开了莲形。

不过是几个小小的动作,在众人眼里,却像是在瞬间见着莲花自空中缓缓落下,落到了姑娘的胸口。

四周一片无声。

舞秋笑了笑,脸上的神情竟像极了自天上下凡的仙子,随着眉眼挑起,整个舞动也随之展开。

没有乐声,却仿佛听见丝竹歌响。

没有花瓣,却仿佛看见花飞花落。

只见一个曼妙的身影在空中回旋,时而巧笑情兮、时而庄严绝美,那柔软的身形恍若无骨,一个牵动,却能勾起所有人的心动及心跳。

接连着几个几乎是寻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回旋和翻飞,舞动的水色身影因极速而形成一片光,黑发的漆黑、腰缎的鲜红、衣裙的亮蓝,在众人眼前化成一团水墨般的光影,合得人目眩神迷。

倏地,她往后仰倒,柔细的衣料勾勒出匀称的双腿,一个旋身,纤纤玉手恰恰好执起她的脚尖,整个身子向上蹙成一个不可能的弧度。不盈一握的腰肢、小巧浑圆的胸脯,在这样绝美的姿态中展露无遗。

似乎听见丝竹渐歇,她的姿态亦缓缓落下,如风中飘荡的花朵般,直飘进所有人的眼里、心底……

良久,全场没有一丝声响。

她回复到原来的姿势,香汗淋漓。

呼好久没这么畅快地舞过了。大伙儿,应该……还满意吧?她微微抬起眼,只见一大群人目瞪口呆地围着她,脸上的表情诡异得不能再诡异。怎么回事?她转向方才给她食物的那名男子,却发现他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似的,表情呆滞。

哗!

瞬间,欢呼声、掌声,不绝于耳。

“好样儿的!简直像是仙女下凡哪!”

“从没见过穿得这么邋遢,却还能舞得像仙女般的女人!”

“小姑娘,到我的舞坊里来教舞吧!”

“不,到我府里来教我那两个粗手粗脚的女儿吧!”

“小姑娘,你许了人没有……”

邀约赞叹之声此起彼落,这让舞秋倒是愣住了。她知道自己舞得好,却不知道有这样好,竟能让刚才一大堆对她冷育冷语的人在瞬间完全改观?

“哪里哪里、好说好说,大伙儿过奖了。”忙着应付众人的赞美,她脸上却掩不住得意的神情。

虽然知道骄傲是做人的大忌,但偶尔骄傲一下,实在是可以达到调剂身心的神效啊!现在吃饱喝足,又有这许多掌声,她真觉通体舒畅,先前的苦全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要早知道这样也能挣钱,她也用不着白捱那些苦,无端饿上这些天了。

不过幸好发现得不算太晚。看来这辈子,只要腿没瘸、手没断,她是不怕活不下去的。

“咳厂她清了清喉咙。“大伙儿请稍安勿躁。”

才一开口,所有人立即安静下来,等着听她说些么。

“我是来城里寻亲,不是来卖艺的,还请大家遵守咱们先前的约定,我凭真本事赚钱,各位父老姐妹还请多赏些银两,好让我早点找到我姐姐。”说罢,她举起食篮,移到众人面前。“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大伙儿的赏赐,多一分不嫌多、少一分不嫌少,总之,多多益善。”

“小姑娘你还真会作生意啊!”说着,有人投下了第一分钱。

望着眼前雨点似落下的银两,舞秋也忍不住露出满足的微笑。这下,有了这些钱,让她花上几十天都够用,说不定还可以替姐姐买些首饰胭脂什么的,还说不定,都够她带回家让爹娘享福呢!

嗯,或许,等见着了姐姐,她一路回家的路上,还可以这么挣钱。

“小姑娘,你当真不肯做我家的教席?”有人仍不死心。

“很抱歉,我志不在此。”她拒绝大伙儿的要求,倒让许多人面露失望之色。但众人还是心甘情愿地掏出银子,叮叮咚咚地掷进了食篮里。才不过一眨眼工夫,诺大的食篮已经全满,可却还有许多人不断地投银子进来。

她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她!就是她!”突然,一个尖细的声音划过天际。“就是被围在中间的那个女人!”

好熟悉的声音……舞秋本能地皱起了眉头,是在哪儿听过呢?

被围在中间的女人?指的是她吗?

刹那间,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这些人还不让开!妨碍官差办事的,统统送法究办!”一声狮子吼,吼开了人群。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围观的人们立即让出一条路,交谈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官差来了,舞秋瞪大了眼。该不会是--姐姐知道她来了,所以派官府里的人出来救她?

除了爹娘和杨羽,没有人知道她进京,而这城郊,更不可能有人认得她,那肯定就是姐姐得到消息,派人来接她了!

“我就是!”舞秋喜出望外地喊口去。“你们终于找到我了!”

她冲向人群,迎向官差。

“让开!”官差也冲上来。

“你们是不是--”突然,她的声音被哽在喉头。

出现在她眼前的,竟是方才那不讲理的大娘、抢了她一口馒头的小鬼,和--一群面自狰狞、手执大刀的十个官差。

“就是她!”为首的大娘尖叫着喊。“她就是我说的那个杀人魔!”

顿时,整个儿广场尖叫、奔逃声四起。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