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李葳 > 《影皇帝》
返回书目

《影皇帝》

楔子

作者:李葳

夜,阒黑而不见星月,盈满不可告人的秘密。

男人的手缓慢地下滑到他的小腿处,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接着一抹濡湿的触感,伴随着温热摩擦,教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不需要睁开双眼,也知道男人的嘴唇已经在上面烙下了樱

紧闭着的眼睑,发热。 薄薄的眼皮里,冒水。越是这样,越是无法睁开双眼,可耻的泪水,无论如何不能让它夺眶而出。

「伤口,肯定会留下痕迹了。」

男人低哑的声音,在冷冽空气里迸裂开来,声音里蕴藏的情愫,排山倒海的袭击着他的胸口,闷得人心慌意乱。

「多么令人高兴的礼物,这么一来,你就失去了能逃离我的双脚,不再自由,终于全部都是属于我的了。」

本该是得意洋洋的口吻,男人徐徐道来,却有着挥之不去的悲伤与嘲讽。

「啊!」

男人强硬的手握住他的脚踝,缠绕在伤口上的白纱布,无法保护脆弱新生的黏合血肉,渐渐渗出红色的体液。

「别……别捉着那里……会痛。」他吐出不情愿的哀请,阵阵作痛的脚踝,使不出力道,就像是无形的锁炼将他牢牢地束缚在这儿、这张寝床上。

「不要紧,就算伤口又裂开了,我会再帮你上药。」男人干脆地驳回了他的请求,手仍旧紧捉住那细瘦的胫骨说。「最好永远不要愈合,我便可以永远照顾着这道伤口。这是「我的」伤口。」

「唔!」

故意施压在痛处上的行为,恶毒得令人无法相信,他扭动着身子企图缩回自己的腿,可是男人的手劲远远凌驾于他的气力之上。

「好可怜,连踢我的力气也失去了吗?」

在他接连抗拒了两、三次后,男人游刃有余地扬起唇角,讽笑地说:「现在的你,和刚出生的婴儿没有两样,除了躺在这儿接受我的照顾之外,还能再做什么呢?乖乖地别动吧!这样对你我都好,你是知道的,你越是反抗,只会令我更加为你疯狂罢了。」

惊惧地颤抖一下,他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对,就是这样,乖乖地……」

男人开始解开缠捆着的纱布,他吞下一口唾沫,全身僵硬地扣紧被褥,等待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不知道接续而来的将是更为剧痛的折磨,或是大发慈悲的治疗安抚,在不安将他击倒前,他只能承受着这股煎熬等下去。

「血痂剥落了,底下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呢,可以看到粉红色的新生肌肉,好美。」

男人淡淡地说:「蔷薇色的花瓣也比不上这种色泽,从裂痕里流出来的血,就像是清晨沾在花瓣上的露珠,让人不禁想要饮下。嗯……果然,就连你的血的滋味,也是如此的美味,胜过世上最顶级的佳酿。」

倏地倒抽一口气,男人的舌尖就在他的伤处上游移,啜吸着。绽开而毫无保护的新肉比任何肌肤都要敏感,令他产生一种错觉,彷佛男人的唇舌直接舔到了体内,吸走了灵魂与生气。

「……这血香令我迷醉,而这全部都是你的罪业。」

男人喃喃的低语,像是缠人的诅咒,跟随着执拗的舌尖,不放过任何一滴血,贪婪的需索着他。一滴又一滴消失在男人口中的血液,是他心口流下的泪,也是他残存的最后尊严。

「事到如今,全部都变成我的错了吗?」哑声,不情愿地睁开双眼,他已无处可逃的望着男人冰冷的灰蓝眸子。

「全部都是我的错吗?当上皇帝,被谣言形容成喜好男色,听从枕边人控制的无能皇帝,像个女人般在床上被你任意摆布,这些都是我的错吗?我的亲生兄弟们不是被杀就是遭到流放,亲如兄长的友人也离我远去,连见自己的妻子一面都会被质疑──这些,全部,都是我的错吗?」

愤怒的白银与冰冷的灰蓝在空中碰撞出闪电火花。

「说啊!司珐尔,这些全都是我西琉飒亚的错吗!是我不该冠上这个姓,还是我不该身为西琉的皇帝?不该遇上你?我明白了,这的确是我的错,轻而易举的让你乘虚而入,轻而易举的做你的禁脔,轻而易举的就把你视为一生的伙伴,所以才会轻而易举的受到背叛!」

「不是!」

撼然爆发的怒斥,少见的激动神色浮现在男人绝美的面貌上。「不是!不是!都不是!」

「不是什么?说清楚啊!」

男人捧着他的脸,眸中灰蓝渐渐被深沉所取代,转为浓浓的夜色,蕴满情欲的色泽。「不是背叛,飒亚,这绝对不是我的背叛。你怎么会认定这是背叛呢?我只是受不了了,再也等不下去了,见你一天天被四周的人牵制,见你一天天被他们从我身边带走,见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大,你怎么能受得了呢?我无法忍受,不管是任何东西,只要是企图将你我拉开的,就是我的敌人,所以……这是为了夺回你的战争,为了排除我们之间的障碍,好让我可以全部拥有你的战争。」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惧意挟着凌厉的攻势袭来,从背脊一路窜上,冲击着整个后脑,宛如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棒。

「再清楚也不过了。」

男人的唇角微扬,但那冰冷的笑意并没有传达到蓝眸中,教人不寒而栗。

「我的觉悟到达什么程度,你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才是,亲爱的飒亚陛下。」指尖冰冷地抹过他的唇,留下带血的指樱

不给予他开口的机会,火热地封住他的口,舌尖蛮横地撬开他密合的齿缝,入侵他的唇腔,发抖的舌头想逃,旋即被捕捉,无助地承受着残忍的蹂躏。

每一次沉重的鼻息,益发的灼热、乏力。

「失去了光,影子也就不存在了。这是一体的两面,是无法分割的命运,是我俩的宿命。影就算有想反噬光的一日,也注定是会失败的,不能共存,只有共灭的一条路了。是的,正像是现在的我们,是要生或是死,都没有选择的余地,能做的就是去面对等待着我们的命运。」

互相接触的皮肤是温暖的,流动在表面下的血液是沸腾的,心与心在呼唤彼此,鼓动着……「生」的节奏。

悖德媾合的器官是污秽的,充斥在体内里的浊液是剧毒的,身与身在折腾对方,唱颂着……「死」的韵律。

被男人拥抱着而不断往下坠落,他放开了意识,沉沦到没有光也没有影的虚无里。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