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言情小说作家 > 洛彤 > 《优质恶情人》
返回书目

《优质恶情人》

第四章

作者:洛彤

她慌乱的扬起眸,欲起身的想法被韩睿识破,换来他的浅笑。

“如果你想引荐我跟你的朋友认识,你大可以起身,我不会阻止你。”韩睿靠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似乎真可以顺她的心意一样。

只是说归说,他的手可一点儿也不浪费时间,就放置在她柔软的丰盈上,有意无意地揉动着。

“你!”她已经不知该骂他什么。

他并没有捂住她的嘴,她大可以惊慌大喊,让霈汝找人来救她,顾道将他赶出去,但是这一来,她势必会让人看到她衣衫不整,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样子,她又要怎么解释?

一思及此,到口的咒骂也全没了声。

像是知晓她的想法一样,韩睿得寸进尺的,撩开她睡衣的前襟,霸道的握住她胸前的丰盈,指尖像带着强烈的电流,令她剧烈地颤抖。

“律苡……律苡,开门呀。”门外的霈汝又拍了几下,不禁猜想,身体不舒服的律苡到哪儿去了?

“要不要出个声,让你的朋友知道,你就在这里?”韩睿明知故问,有力的揉捏弄着她胸前的粉红色蓓蕾,换来她急促的喘息,只见他的嘴角带着情欲的笑容,看来有些邪恶。

“嗯……”无助的申吟逸出口,律苡惊慌的咬住下唇,深怕那过多的欢愉会夺去她的理智。

“律苡,你在吗?在不在啊?”霈汝疑惑的皱眉,仍是拍打着门。

他凝眸,看着她强忍娇吟的神情,简直美得眩目,让他更加无法自拔的想诱发出她深藏的性感,撩拨她迷人的另一面。

他用口含住已经紧绷的粉红色蓓蕾,而后以齿轻咬,传来一阵有如电击般的快感,律苡只能紧咬红唇,深怕申吟逸出口,却还是忍不住的拱起身子,呼应他的掠夺。

终于,门外的霈汝因不耐久侯而离去,韩睿更加的放肆了。

他伸手拥住她滑下沙发,落在冰冷的地板上,那清凉的触感,让她迷蒙的眼微微张开,才发现她的衣襟已被他解开。

他高大挺硕的身躯贴了上来,欲望火热的抵着她,眼里的情欲火苗因为第三者的离去,而烧得更旺了。

“你的朋友已经走了,我要听你的声音,不准咬着唇……”他的长指伸入她的口中,分开了她的唇,释放她被咬得发疼的红唇,在她有些呆愣的时候,滑入她的口唇中,恣意玩弄她生嫩的小舌。

律苡惊喘着,本能的偏开头,换来他得意的轻笑,那神态邪恶到极点。

与他分开的四年里,她未曾交过新男友,对于情欲的一切,仅止于韩睿曾经教过她的那些。

但是……韩睿显然更懂得如何撩拨一个女人的情欲,叫人几乎要发狂,想必这些年来的感情生活,甚至床第上的欢爱,他必定经验许多。

一种熟悉的痛楚袭来,竟带着荒谬的酸疼。

她咬着牙,摇去那不该有的愁绪。她不要再为了他而心痛!

就算她真的无法拒绝他,那又怎么样?她是个成年的女人,难道不能自主的享有性爱?难道她不能像湘筑一样抽离自己的爱情,只纯粹享受rou体的欢愉?

韩睿正凝望着她,所以她眸中闪过的情绪,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那像是痛苦、绝望,也像是一种豁出去的决绝。

只是他不解的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律苡似乎有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你真的想要我?”突然,她难得主动的提了问题。

“是。”这答案是肯定的。

要不是不想让久别重逢的第一场欢愉,结束的太过勿促,以他此时汹涌的情欲浪潮,早该剥开两人的衣物,狠狠缠绵几回了。

对于律苡,他的心态与以往有着隐约的不同,他不仅只要她的rou体,他还要更多。

韩睿低头吻住她的唇。而放开她后第一句话就问:“你呢?是不是也要我?”

“除非我重新爱上你,要不然你不会放手的,是不是?”迎着他的眼,律苡的气息十分不顺,为自己脑中的想法而紧张喘息着。

韩睿耸耸肩,并不打算给予回答。

“我不打算爱上你,不过……我也不打算拒绝你。”她软弱地说道,就连自己都听得出语气有多么脆弱。

她真的逃不掉了。他的邪魅、霸道,在无形中已绑住她,那何不就顺服在他的诱惑里,只要她不说出爱他、不承认爱他……那,她就不算输。

她的话让他挑起眉头。她说不打算拒绝他?

“丫头,你的话……算不算是一种勾引?”他端起她的下颚,深深地看进她的眼睛里。

律苡咬着唇没有开口,转开视线不去看他,半晌之后,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说道:

“我没那么高的道行,不过,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我的确是拒绝不了你,那何不就顺着自己的想法,放纵一次,不行吗?”

他皱起眉头,还未采得及理清思绪,她主动伸出手,拢近他的脖子,拉近两人的距离,送上她的唇。

他僵硬得像雕像,这个转变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她义无反顾的执意加深热吻,虽然生涩却无比坚持,柔嫩的唇摩擦着他,丁香小舌羞涩的探入他口中,全心全意的勾引他。

待惊诧过去,接踵而来的是翻天的情欲。

或许,现在不是思考的好时机。韩睿接过主控权,随即覆在她柔白的娇躯上,指尖揉弄着她红嫩的蓓蕾。

律苡轻颤着,全身窜过一阵酥麻,快感从他触抚的每个地方袭来,让她不禁在他的攻击下娇喘轻吟。

韩睿的手掌揉弄着她的丰盈,感受那儿的柔软,一般欲火焚烧着,让他的欲望疼痛紧绷,他索性撑开她的大腿,将身躯挤进她的双腿之间磨蹭,就像刚才在沙发上的情形一般。

只是现在两人之间只剩几件单薄的衣物,她可以轻易感受到他强烈的欲望,让她不禁轻呼一声。

“韩睿……”她眯起眼,无助的低吟着。

“我刚才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什么你不爱我、却不打算拒绝我……你可以说清楚一点吗?”他移动着身躯,在她洁白的肌肤印上细碎的吻,满意的听到她的喘息加剧。

“我是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享受rou体欢愉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会爱上你。”神智有些迷乱,她的话说得断断续续,但是韩睿却听得清清楚楚。

“是吗?你不会爱上我?”他挑眉,蛮横地挺腰,坚挺的欲望徘徊在她的花瓣间,隔着薄薄的底裤或轻或重地撞击摩擦着。

她最柔软的si处,被他的巨大欲望熨烫着;尽管还穿着底裤,却也因为他的动作,花径本能地泌出蜜汁。

“当然不会……呃?”他含住她胸前的蓓蕾,使劲的嚼了一下,她吃疼的传来一声低哼。

“说谎!”韩睿的目光在察觉她的湿润时变得更加深浓,更因为她所说的话而感到莫名的恼怒,坚挺的灼热在她的柔嫩处稍稍用劲,反覆摩擦着,让欲望的前端能更贴近她的蜜源,折磨着她。

因为那巨大欲望的推进,柔细的布料直接摩擦着花瓣,连番带来不可思议的快感,律苡闭上眼睛,迷乱地低吟,争辩的话瞬间忘得一干二净。

他侧开身子,将两人的衣物卸尽,直到感受到彼此的体温,一股莫名的满足让他更加渴望她。

黝黑的指在花丛间嬉戏着,碰触到她柔软的花he时,她动情的芬芳瞬间弥漫,更加挑逗他的情欲,但是他要的不单是她热情的反应,还要她一如往常的爱慕。

他的手在她的腿间挑弄抚摸着淡红色的花瓣,长指找寻到花径人口,稍微撑开之后挤了进去,探访久违的幽径,接着缓慢抽送着。

“有没有过别的男人?”话问出口,他才知道自己问了,也才知道自己对她竟有那么强的占有欲。

强烈的欢愉已经让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但她却没有忽略那句话里的占有欲。她无法思考,只记得要维持她的骄傲,于是她逞强的点了点头,不意外的看到他的目光射出怒火。

他粗声低吼着,在她柔嫩紧窒的花径中探得更深,蜜汁泌出更多,让他指掌沾满她的春湖。

他的黑发散乱,显得有些狂乱,眼眸中进着欲望的烈焰,让他看来格外狂野,更加。

只要一想到,曾经也有男人碰触过她完美的身子,他的怒火就一波波涌上,几乎要将他炸开……

他的手指抽送得更快,反覆进出她柔嫩的秘境。

“从今以后,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的!”他嘶声说道,靠着春湖的润泽,长指更顺畅的在她花径中挪移。

带着威胁的低醇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但快感连续不断地袭来,让她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驳,欢愉累积到顶点,她尖喊出声,无法控制音量,被他逼到了临界点。

但是他却停了下来,紧盯着她红嫩的肤色。

“从今以后,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知道吗?”他声音低哑的逼问她,听得出正努力压抑着欲望,只是他更渴望能听到她的承诺。

她微微皱起了眉,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关口上,逼着她要承诺……

“说话!”他又再次命令,口气听来不佳,像是他自己也不好受。

“不要。”她咬着牙,瞪视着他,只是因情欲而迷蒙的眼神,让她看来更加妩媚迷人。

“丫头……”韩睿低沉的声音也因情欲而不稳,他不知道此时自己比较想指住她纤细的脖子,还是用力贯穿她柔软的身躯。

“你如果不想做了,你大可以松手,我不在乎……”她全身是汗,被他折磨得几近无法思考,却还是倔强的紧,不肯落居下风。

她断断续续地喘息着,娇躯不断颤抖,连花瓣也期待的抽搐紧缩,泌出更多花蜜,渴望着他的占有。

“口是心非!”他的眸心闪着怒光,由指间传来的收缩,明明不如她所说的无动无衷。

他大可以抽手离开,只是……他已被撩起的情欲,可能会让他痛得几天无法成眠。

更别说她轻眨迷蒙的眸望着他时,他的情欲更是翻搅得难以克制,于是热烫沉重的身躯来到她身上,覆盖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他决定要好好满足自己。

巨大而坚硬的灼热,轻触挤压着柔软的花瓣,寻找到她最温热潮湿的一处,放肆地挺进,坚挺的欲望一寸寸地滑人她的花径。

火烫如铁的欲望贯穿了她的花径,她空虚太久的柔嫩花径,立刻紧密地包裹住他,像是期待他的深入。

“看着我!”韩睿先是将欲望缓慢退出,几乎要离开她的体内时,再凶狠地一刺,全部没人她的体内,换来她满足的低吟。

“在我占有你的时候,看着我!”他狂妄的命令着。

韩睿清楚的明白,他没权力要求律苡为他保持清白,但是……在知道她没有这么做的时候,他又该死的生气,直想抹去她生命中的其他男人。

她的心里只能有他!

他的野性被挑起,再也没有余半分理智,除了彻底地要她之外,没有办法再思考其他的事。

他连续的撞击,让她发出娇弱的申吟,修长的双腿缠紧他的腰,承受着他的占有。

一阵阵欢愉的浪潮席卷了两人,冰冷的地板似乎不再有冷度,他低下身去,吻住她娇吟的唇,在高chao中解放了彼此。

jjwxcjjwxcjjwxc

律苡被韩睿紧紧抱着,无言的召告着他的占有,她伏在他的胸口,只能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

身躯传来酸痛,坚硬的地板让人不舒服,她想起身,却一次次被他压回胸口。

“你回去吧。”又一次被他压回胸口,律苡终于下了逐客令。

韩睿岸并没有什么反应,大掌仍旧压制着她,只是微微掀动薄唇。

“利用完了就叫我走人……会不会太现实?”他的指在她的裸背上游移,喜欢指间传来的细嫩肤触。

“我刚刚就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纯粹只有rou体关系,另,j想我会给你多好的脸色。”律苡把话说明,不想两人的关系更加复杂。

只希望他能就此满足对她的征服心,转身离去,还她一个安静的世界。

“这是你留下我的目的?为了rou体上的满足?”他的表情没变,但是眸光变得冷冽,语调也显出不悦。

“这是彼此的互利,你能说你刚才什么感觉也没有?”她故作镇定的说,转开目光,怕他看出她眼中的虚张声势。

“是啊,那感觉的确不错。”他压低声音,嗓音添了一抹亲密,让她的双颊飞红。

或许是对她尚不能完全掌握,她的推拒更加激发他的情欲,让他更能感受她的每个反应,引发他前所未有的高chao。

“既然如此,你满意了吧?可以走了吗?”压不下脸上发热的温度,她只能把脸垂得更低,试图掩饰她的反应。

“除非得到我要的答案,要不我怎么也不会满意。”像是知道她逃避的意图,他伸手握住她的下额,抬起她的脸,看清她的表情。

她张口欲言,却不知从何说起。

对于这个跋扈的男人,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爱我吗?”他在离她唇畔一寸远的地方停住,低声问着。

“不爱。”她拒绝得果决。

不过这一次,他不再动怒,只是轻笑出声。

“爱撒谎的小丫头。”他摇了摇头。

他带着宠溺的笑,凝视她一会儿,在她惊诧的眸光里,印上她的唇,封住她欲言的话语。

反正,现在她想说的话,也不会是他想听的,那就……就封了她的唇吧!

推荐言情小说作家